逆社會觀察

質疑年輕人不肯為了捍衛台灣而犧牲的人,自己又做了什麼?

By
on
2017-09-29

質疑年輕人不肯為了捍衛台灣而犧牲的人,自己又做了什麼?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雲論)

日前台大學生抗議校方出借場地給中國的節目舉辦活動一事,鬧得沸沸揚揚,檢討警察到場太慢的聲音有之,檢討黑道假政黨名義到學校鬧事打人有之,檢討台北市文化局和台大校方的行政疏失者有之,檢討中國對台統戰的聲音有之…,各方檢討聲音都很有道理,不過,我比較關心一種經常出現在各種有青年世代成為主角的事件中必然會出現的聲音,果不其然在這一次也出現在網路上,且能量還不小,那就是指責年輕人不會/願為了捍衛台灣而犧牲,只是打嘴砲的想要獨立,捍衛國土等辛苦事都丟給別人做,卻又要有很多不滿與嫌棄。

十多年來台灣社會最不缺的就是嫌棄年輕人不長進的聲音,這種意見以各種變形出現在各種議題裡,畢業季的時候檢討青年人出社會工作不肯吃苦耐勞領低薪,股票市場動盪時主管金融機構的文官埋怨年輕人不肯買股票,碰到有青年人不肯讓座或是坐在博愛座就失控怒罵青年人沒禮貌、沒家教、沒有救了,碰到青年人主張減少白話文課本內容就斥責其數典忘祖,面對敏感複雜的兩岸政治議題時則斥責主張獨立的年輕人不願意當兵捍衛國家。

在我看來,這些聲音歸納起來是一種對青年世代的仇視與厭惡所演變而生,這些人的實質目的就是斥責青年不長進,議題本身不過事後追加的藉口而已。

這些人最厲害也最可悲的就是所有針對青年人的厭惡與檢討都是「自做假設」並且「自問自答」,他們所提出的假設性問題在短時間內根本無法驗證或是無法進行大規模社會意見調查來得知確切狀況,然而這些人根據自己主觀想法所臆測的答案卻可以言之鑿鑿,並以此形成對青年世代的某種偏見和歧視,好合理化其「厭青論」。

然而,不遵守規則、沒禮貌的只有年輕人嘛?俗稱的馬路三寶裡為何會有老人一項,不就是老年世代不願遵守交通規則的人不少嗎?

非青年世代就真的全都很樂意吃苦耐勞並被老闆剝削嗎?非青年世代碰到國家有難就真的都願意挺身而出捍衛國家嗎?

沒看到積極前往對岸接受招安的退休將領,和出賣台灣軍事機密的軍人當中有多少都不是年輕人?再看看有多少企業主或是中產菁英在敏感議題面前就閉嘴?

再看看有多少非青年世代的富裕階層擁有雙重國籍?

根據《父酬者》一書中的統計,戰後台灣移民往美國的人數超過七十萬人,這些難道都是青年世代?

明明每個世代都有的狀況,偏偏在台灣就是格外愛找青年世代開刀,這些人為何如此厭惡青年世代?

難道只因為別人的政治立場跟自己不一樣,別人的價值信念或生活方式跟自己不同,就可以用各種難聽的羞辱性文字攻訐或抹黑對方嗎?

只因為不一樣就想排除、想攻擊,卻完全不想了解的心態,莫名的偏執與狹隘。

台灣社會最可悲的就是有這種因為某種信念或想法不同,就開始分邊,然後彼此攻訐彼此傷害的現象,明明說的都不是事實卻可以堂而皇之的一說再說,非要把白地說成黑的,非要眾口鑠金不可。

民主國家保障公民的言論自由,就算有青年人只想主張台獨但不想捍衛國家,只要不是違法逃兵,使用道德勒索性的字眼並不能改變什麼,只不過是加深言者自己原本的偏見而已。

一再地使用無法證明的假設性話題去攻訐他人,並不會讓更多人加入,只會讓旁觀者或尚未選擇立場者感到厭惡,最後反而適得其反,讓自己被邊緣化,

更別說那些開口嘲諷青年不願捍衛國家者,自己又有多少是願意挺身捍衛國家的人?

當勞工承受不公平的聘用制度和低薪剝削時,嘲諷青年不願挺身捍衛國家的人在哪裡?當台灣的環境被不肖資本家破壞時,嘲諷青年不願挺身捍衛國家的人在哪裡?當某些台灣青年站出來捍衛社會秩序不被破壞時,替洪仲秋等冤案平反時,,嘲諷青年不願挺身捍衛國家的人又在哪裡?

還是說,因為自己早就選擇事大主義、投降主義,甘當奴才,因為自己放棄抵抗了,所以也不准別人抵抗呢?這些看不起年輕人的人當中,又有多少人是在撕裂社會,破壞台灣呢?

過去十多年來,台灣社會最不缺的就是各種羞辱抹黑貶抑青年世代的言論,最缺的就是給青年人希望跟幫助令其成長的能量,是該翻轉這種荒謬的厭青論的時候了!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