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青年就是應該奮力熱血一回

By
on
2017-10-16

青年就是應該奮力熱血一回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iYoung雙月刊)

今年夏天,想必不少人都跟我一樣,好好的熱血了一回。

八月下旬在台北舉行的世大運,台灣年輕選手在運動場上的傑出表現,讓人感到熱血沸騰。

完美的湯瑪士迴旋,穩穩落地站定的一瞬間,現場爆出如雷掌聲,林育信拿下了鞍馬冠軍。

鄭兆村的驚天一擲,打破全國與亞洲標槍紀錄,跨入九十公尺紀錄的領域,拿下91公尺36的好成績,就連同場較勁且剛破自己最佳紀錄的德國選手都替鄭兆村感到開心,兩人相擁的影像更傳為一時美談。

台灣最速男楊俊翰更是一舉拿下短跑一百公尺金牌,在這個幾乎由歐美選手雄霸的競賽項目上,台灣選手拿下冠軍的瞬間,相信整個台灣都熱血沸騰了。

滑輪溜冰更是台灣在本屆世大運的重點奪牌項目,光是楊合貞一個人就拿下五面獎牌,整個滑輪溜冰項目總共拿下五金八銀,是台灣選手在所有競技項目中表現最好的。

本屆世大運台灣選手總奪牌數達到九十面,遠超體協當初預估的十一面,著實讓人驚嘆。

這些年,不少年長世代的朋友覺得台灣的年輕人越來越不堪,有很多不足之處,像是不夠願意吃苦耐勞,太過草莓,抗壓性低,愛計較…,負面刻板印象不少。

然而,某種程度上來說,世大運上選手的傑出表現,似乎成了反例。我們有許多年輕朋友認真投入自我鍛鍊,務求在競技上發光發熱。

或許你會說,那是少數傑出菁英。

或許能夠參加世大運的青年朋友的確是少數傑出菁英。

可是別忘了一件事情,這些年輕選手取得的優異成績,可是嫌棄青年世代不長進的年長世代當年年輕時,都拿不到的好成績。放在同一個量尺來比較的話,顯然這一代的青年選手的實力並不遜於之前幾個世代的選手。

同樣的道理,假設今天的台灣青年能夠擁有公平競爭的舞台,地主國能夠成為青年世代的後盾,整個國家願意一起為青年朋友加油時,也許青年朋友的表現並不會像我們過去的刻板印象所以為的那麼不堪,也許其實當前的青年世代仍然也是很熱血沸騰,願意好好拚搏一回的。

如果我們覺得當前的青年世代不再肯吃苦耐勞,變得有點老於世故而不夠熱血,或許該檢討的不只是青年世代的冷漠化,還有整個社會對青年世代所提供的奧援和支持系統是否健全?

想一想,如果你出社會領的薪水比過去年長世代要低,得承受的物價卻比過去高,更要命的是努力了之後成果卻被其他人整盤端走,或是最後失敗了但主要原因卻不是自己不努力而是上位者的政策制定錯誤,結果上位者不肯承認錯誤還把責任往年輕世代身上推。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反覆發生,不能怪青年世代變得冷漠,不願再熱血。

話說回來,這次的世大運之所以能夠圓滿成功,青年選手之所以能夠有傑出表現,其實還拜許許多多無名英雄的支持,好比說成千上萬的志工朋友,默默投入世大運的各項導覽或檢查工作,這其中有著為數並不少的青年朋友,這些年輕人也很熱血的貢獻了自己的青春,不去打工賺錢,沒有冷眼旁觀,而是跑來當世大運志工,默默付出自己的心力,只希望世大運能夠圓滿成功。

或許我們社會應該多給一些年輕人正面的鼓勵,多從善意的角度看待年輕世代。青年人有所欠缺、能力不足,容易犯錯是很正常的事情,因為青年人還不夠成熟,還在學習、還在成長。不老於世故,對世界有一種無與倫比的天真自信,是最應該被呵護的青年特質,我們不應該用老於世故的眼光去看待或批判那些不成熟。正因為會犯錯還不成熟,才能從中學習並且成長。

這些年,台灣的青年時代其實很積極的努力尋找突圍方法。三年前的太陽花學運雖然手段未必人人都贊成,卻正是一大群擔心國家的熱血青年所發動的了不起的社會運動,正是因為這一群年輕人的奮力一搏,喚醒了數百萬台灣人的熱血沸騰。

另外,有不少青年人不怕失敗不計較薪資收益,投身新創或社會企業領域,毋寧也是憑著一腔熱血,想以自己的能力,為台灣尋找不一樣的出路。

面對如此嚴峻的大環境,台灣還是有很多熱血青年沒有放棄,繼續努力堅持著,我們應該成為他們最有力的後盾,而不是拿失敗主義的論調嘲諷或冷眼看待。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