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煉金術

回報的循環

By
on
2017-10-17

回報的循環

文/Zen大

仔細回頭想想,當初在職場上給我們機會,提拔我們的貴人,我們根本無力報恩,對吧?

說說我自己的故事。當年還在台大念研究所的時候,意外發現某個朋友在某家網路書店寫了一篇書評。於是,我上該網路書店東翻西找,找到了一個Email信箱,便傻呼呼的寫信毛遂自薦,表示也想寫書評。

如果你是負責的主管,看到這種無厘頭的毛遂自薦信,會怎麼做?

當時的我,只有非常稀少的寫作經驗,更別說賣稿件賺錢了。

很感恩的是,當年負責該版面的副總編輯竟然回信了,而且同意給我機會一試,請了負責的編輯跟我聯絡,後來持續合作了一年多,每周寫一到兩篇書評。

然而,無論是答應給我機會的副總編,還是不斷發案子給我的編輯,我都沒有能力回報他們,因為,他們都是業界的大前輩,資歷與專業能力遠勝於我,根本不需要我的回報。

美國的公路上,流傳著一則故事:

有個人有天開車上公路,車卻拋錨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他將車停在路邊,等了許久,終於遇到一輛車子願意停下來,探問他的狀況。得知其車拋錨後,二話不說,便從後車箱拿出千斤頂來,幫他修好了車。車拋錨的車主很是感謝,問對方應該支付多少錢?

修車的人說:「不用,只是記得,把這樣的行為傳下去,一如當初我受人幫助一樣。」

對於人生旅途上無數曾經對我們伸出援手的貴人,絕大多數人,我們是無力報恩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把當年自己承受的恩惠,轉為另外一股幫助人的善意,當你在職場上發現值得提攜的後進時,別吝於給對方一個機會。

今天的台灣,經濟之所以悶,某種程度上,是這種願意無償的幫助人的善的循環消失了。今天掌握資源分配優勢的群體,當年其實也是承受許多前輩的恩惠與提攜而得以往上爬,可遺憾的是,當這些人站穩高位後,卻開始嫌棄底下的人抗壓性低,稱之為草莓族、豆腐族。

人在職場,難免也都會承受不公平的對待,被人誤解,被人傷害,被人背叛。然而,別把目光焦點放在那些創傷經驗上,更不要把別人對你的傷害,報復到無辜人身上。某種程度上來說,婆媳問題之所以無法解,正是因為熬成婆之後又拿兒子的媳婦來開刀,形成負面的仇恨循環。

人活著,沒有不承受人的恩惠的,當初別人怎麼幫助我們,我們就怎麼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形成善意的循環。

日本知名企管顧問千田琢哉認為,在商場上,要「一廂情願地幫助喜歡的人」,不奢望、不期待能得到對方的回報,因為「幫助對方,單純只是為了讓自己更喜歡對方」,人「能夠幫助自己喜歡的人就是一種幸福」,就算得不到對方回報,人生也很快樂。而且,當你放下了恩報循環的考量,真心誠意地幫助你想幫助的人,最後你會發現,自己是從中獲得最多益處的人。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