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是大老闆口中的賤民,撐起了社會運轉

By
on
2017-10-29

是大老闆口中的賤民,撐起了社會運轉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雲論)

雖然後來大老闆改口說,「賤民」是指那些政客,但從原話的脈絡,我們都知道,大老闆一開始說的賤民,是說那些沒去過中國的一千多萬人,不知道中國的一二線城市比台灣還進步的人,不可能都是政客,而是實實在在的老百姓。

其實我在想,這個大老闆的確是口誤與失言,但極有可能說的是真心話,即便事後他知道事情鬧大了趕快回撤言論,但是,他內心裡是瞧不起他當初所說的那些不知道中國強大的一千多萬台灣賤民。

只是大老闆可能知道但不願意承認的是,正是這些沒去過中國不知道中國強大的賤民,支撐起台灣社會的運轉。我們要能有飯吃、有衣穿,垃圾有人清理,街道有人打掃,商人生產的產品有人買,建商蓋的房子有人願意貸款來買,都是拜大老闆口中的賤民辛苦努力工作所賜。

反而是那些知道中國強大且已經過去中國的人,早已去為大老闆口中強大的中國服務,吃喝拉撒都是讓中國的商人賺去,台灣的商人是賺不到的,而且這些人的生產力與購買力都不會留在台灣,也就是並不會貢獻到罵許多台灣人是賤民的大老闆口袋中。

正常的邏輯,大老闆應該捧留在台灣工作與消費、支撐起台灣社會運轉的老百姓,譴責離開台灣跑去強大對岸的人才對,但我們社會的大老闆真的很不同一般,三不五時就有人輪流出來,一下子指責年輕人太草莓不肯給剝削,一下子譴責沒去過中國的台灣人落後。

也不自己關起門來檢討一下,本該負責制定企業發展方向,帶動國家經濟發展的資本家集團到底是如何無能,才會輸人家中國一大截?成天想著靠中國讓自己的企業更上一層樓也就罷了,還欺負留在台灣吃苦耐勞忍受只能給低薪的無良慣老闆的指責,真是荒謬而不可思議的事情。

換個角度想,也許大老闆說的沒錯,留在台灣的老百姓真的是賤民,但不是因為不懂中國的強大,而是台灣有那麼多無良慣老闆生產黑心食品與黑心商品,不斷向我們傾銷,要我們買單,而我們竟然也真的願意拿出辛苦工作攢下的微薄積蓄購買,即便週末假日還要耗費寶貴時間排隊,即便三不五時就爆出某項商品有問題,即便某項商品台灣的售價竟然是舉世最貴,即便得花二三十年時間才能還清所購買之商品的債務。

我們總是無法團結起來,讓政府硬起來落實勞動法規,抵制那些看不起我們的慣老闆的事業,甚至反而讓這些人的生意蒸蒸日上,有時間跟心力三天兩頭在媒體上批評我們,說真的,在這個意義上,我們的確是太犯賤了。

如果我們不要如此卑躬屈膝,如果我們不接受恐嚇,如果我們能有效抵制那些慣老闆的黑心商品,也許大老闆們會懂得收斂一點,不至於如此明目張膽口無遮攔地說出真心話。

前一陣子,日本有不少企業陸續爆出作假事件,有一些人笑說日本製造的神話也不行了。的確,日本也不是沒有過造假被踢爆的事件,只是看看人家社會在對付造假的企業是怎麼做的?而造假被踢爆的企業主又是如何扛起責任的?

人家是用集體抵制讓造假企業倒閉,人家的企業主是自殺謝罪,而我們則是拼命製造漂亮優雅的廣告形象,一再辯駁、死不認錯。如果日本那樣叫做神話崩壞至少人家曾經有過神話,那我們有過什麼?

最後,奉勸那些熱愛中國的大老闆或專業人士,中國那麼強大那麼棒就搬過去吧!不要成天住在這邊,享受台灣的各種好,再教訓台灣人不長進。

拜託了,既然這裡都是您們不屑的賤民聚集,應該一分鐘都待不住吧?那就快走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