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認識未來社會的新樣貌

By
on
2017-12-16

認識未來社會的新樣貌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國新書月刊)

前言

始終令人類掛懷的一件事情,就是未來社會的樣貌,以及人類該如何自處?

所以出現了烏托邦小說、科幻小說和未來學,趨勢分析也一直是出版市場上受人追捧的作品類型。

本文將介紹一系列令人一窺近未來社會(十年到二十年後的未來社會)樣貌的作品,每本書各有不同的側重點,讀完這些書,或許您能夠更懂得如何在未來世界立足與發展。

縮時社會/新樂園

曾經人類相信,科技大幅進步之後,不需要再花大量的時間工作賺錢,處理家庭瑣碎事務,省下來的時間,可以用來閱讀或陪伴家人,提高生活品質。

遺憾的是,現實並沒有按照人類的想像般發生,現實是,科技的確縮減了人類執行工作的時間,可是,社會卻出現新事物,人類得花上其他時間來賺取收入,才能購買。

舉個例子,原本洗衣服是很花時間的事情,有了洗衣機之後大幅減少了洗衣服的時間。可是,人類卻得花錢買洗衣機,而為了賺到買洗衣機的錢,即便工作時間原本可以因為新科技的導入使用而簡短,但卻得延長工作時間才能賺到買洗衣機的錢。

威吉曼發現,人類雖然利用科技縮短了從事各種事情的時間,但省下來的時間卻被其他新的事物占滿了,生產力提高的同時,對於生活品質的要求也提升了,一來一往之間,人類非但沒有縮短工作時間,反而延長了工作時間,因為自動化科技導入工作的結果,許多原本需要專業技能才能從事的工作(也因此可以領好薪水),只要找沒有專長的普通工人來做就可以(給相對低廉的薪水)。

況且,世界因為生產力的提升,市場供給的新事物源源不絕的誕生,人類為了追求這些新事物,自願更加努力工作賺錢,結果是人類反而因為生產力的解放而變得更加忙碌,更加欲求不滿。雖然新科技可以輔助我們經營人際關係或提高生活品質,卻也讓生活變得更加忙碌(卻誤以為忙碌就是充實)。

威吉曼認為,人類得懂得奪回被科技控制的快轉人生,好比說在安排行程時就自動先排入空白行程,懂得適度的放棄無止境的追逐成長,或以成長為名造成的各種壓力。

說到底,威吉曼認為不是科技讓人類變得更快速與匆忙,是人心對於理想生活的錯誤想像造成,科技只是輔助這種可能性實踐的工具,人類可以更有智慧的使用之,就能更從容而自在的過上舒服的好日子,不再被時空壓縮的快速資本主義社會追者跑,以忙碌壓垮自己的人生。

二十一世紀的工作論/商業週刊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問世後,引發了一系列探索二十一世紀人類經濟生活樣貌的作品,這本《二十一世紀工作論》將重點鎖定在未來人類的生活與勞動(工作)的關係。作者萊恩艾文是《經濟學人》的撰稿人,無論文筆還是研究都有一定水準。

艾文一針見血的指出,由於數位科技的快速發展,人類的勞動力出現了空前剩餘。許多人在數位科技發達的時代找不到足以養家活口的工作,高薪好工作雖然有且持續出現,但數量遠遠不足以滿足多餘的勞動力,更別說那些多餘的勞動力是在上一波經濟轉型中被淘汰的剩餘勞動力,根本沒有足夠跟上數位科技工作的必要技能。

此外,數位科技的蓬勃發展讓擁有數位科技能力的人的生產力大增,只不過收入未必能夠跟生產力一起大幅成長,數位科技讓人的生產力大躍進,只要極少數的人就能夠滿足讓世界運轉,讓資本積累讓生產滿足全世界需求,因而勞工越來越難以靠團結起來向資本家或政府爭取提高工資或改善工作狀況,因為資本家可以全盤放棄這些難搞的勞工,或是乾脆搬遷到其他更窮且需要工作又不會過度抗爭的國家去,因為全球化的崛起也讓生產線的遷移與管理變得更加容易。

收入因此全都進了資本家口袋,社會開始出現兩極分化,資產朝少數人過度集中,其他人落入光譜的另外一邊,社會正在崩解成兩大陣營,1%的人統治並擁有剩下99%的人的支配權。

政治人物面對全球性的勞動力過剩現象,開始思考解決之道,除了提高最低工資之外,還琢磨著要推動基本收入制度(不用工作每個人每個月固定可以領到一筆錢) ,支持者相信,如此一來工作將會交給想要工作的人,不想工作的人則靠著手上的錢可以維持基本生活各取所需。

問題是,基本收入制度需要龐大的稅金來支撐,而高收入族群越來越抗拒繳稅或不願意承擔過高的稅負,讓政府雖有良好立意但是實際推動上頗有困難。

艾文也不相信高齡化浪潮或分享經濟可以改善現狀,不過雖然整本書所指出的各種現象都趨於悲觀,看似沒有盼望,但是艾文本人卻是保持樂觀態度,他相信重分配財富的方式不只有在市場上,取得還有社群。而社群的良好運作將能夠讓人擺脫財富的制約,找到一個可行的均衡之道。

無論勞工在二十一世紀的工作會因為數位科技衝擊而變成甚麼模樣,身為社會人的我們,是可以在社群裡找到替代性的解決辦法,讓自己活得相對富足。

愛無能的世代/天下雜誌

德國作家米夏埃爾說,這是個人人追求完美自我實踐卻愛無能的時代。

這個時代的人將「自我優化」當成不可動搖的信仰,熱衷自我成長,卻難以接受情人的一點點不完美,進而放棄長久的親密關係,轉而追求短暫的情愛關係,反正有很多科技協助,獲得短暫的親密關係不再是難事。

四十幾歲的人看起來像二三十歲,貌似變年輕了,卻同時也變得比較不負責任,不想承擔責任。作者說自己心裡彷彿還是十二歲的大男孩,帶著童稚之心與社會上其他的人互動,結果是生涯進度嚴重落後,一把年紀卻還賴在家裡,單身未婚且不太可能生育下一代。

更殘酷的是,男性上了年紀是成熟,女性上了年紀是凋零,男女明顯有別,社會明顯歧視年長的未婚單身女性,不管保養品用再多或事業成就再高都一樣。

愛無能世代無力維持親密關係,認為為了維持關係而妥協折衷退讓是不可原諒之事。滿足自己的期望遠勝於滿足伴侶或社會,活在講述春秋大夢以為滿足卻不想實踐的空中樓閣中,躲在大城市的底層,靠打工兼差賺取微薄薪水支持自己繼續做白日夢。

愛無能世代當中有些人還是怕被碎念自己的單身與愛無能,於是化身為「偽單身」,用大量的約會和短期親密關係讓人誤以為自己有在尋找對象甚至有對象,其實早已單身許久且未來仍沒有擺脫單身的可能性。因為無法擺脫單身卻仍然有情慾需求,加上觀念開放,越來越多人沉迷於追尋短暫歡愉放棄長久親密關係。

米夏埃爾直白地說,許多人寧可冒著罹患愛滋的風險也不願意在性行為時有所準備,到了做愛滋篩檢才在幻想一切不幸,卻又在宣告安全之後將一切拋諸腦後,如此不斷循環於快感追求與罹病恐懼之間,卻無論如何不願意找一段穩定的長遠親密關係。

自媒體的普及也是助長愛無能的自戀世代崛起的原因,人們只想發表能夠被社群媒體上的朋友粉絲肯定的照片或文字,為此不惜大幅整修,使得越來越多人在初次見本尊時的落差感大增,好感自然難以滋長。

愛無能世代熱衷於表面膚淺關係的維繫,樂於做個人人好的社交花蝴蝶,就是無論如何不願意深入和自己一樣有缺陷的不完美的人建立關係,長此以往,社會人口的組織型態將會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不懂經營親密關係的世代將會顛覆現行的社會結構,人將會變得更加疏離且不快樂。

老科技的全球史/左岸文化

艾傑頓說,談到科技史研究,過去太多人都把重心放在研究人類社會所出現的最嶄新而頂尖科技,好像有了科技上的重大突破,人類社會就能跨入新的境界。

的確,有一些曾經的頂尖而嶄新的科技創新,日後普及了,也改變了人類社會的樣貌,好比說電腦。不過,並不是所有嶄新而頂尖的科技最後都能夠順利在人類社會扎根成長並且普及,有許多頂尖而嶄新的科技只是曇花一現,好比說協和號客機。

重點不是一項科技是否嶄新而頂尖,重點是一項科技的生活應用能否深入社會並且普及開來。艾爾頓認為,科技史應該研究的是普及在人類社會中的科技使用狀況,唯有從這個切點來看,才能夠了解科技與人類之間的關係。

《老科技的全球史》就是從科技的普及性來研究人類與科技的關係,艾傑頓發現的結果可能跌破不少人眼鏡,艾傑頓發現,真正推動人類社會運轉的並非人們心中以為的那些嶄新科技,有許多科技相當老舊了,十八十九世紀就出現,而且一直被沿用到相當晚近才被淘汰,甚至有一些還在。例如人力車的誕生其實是在十八世紀的日本,而且到今天還有很多人在用。

艾傑頓還發現,影響科技普及的關鍵因素是一個國家或社會的經濟實力。也就是說,科技再嶄新再頂尖如果沒有足夠的金錢生產製造普及,也無法深入人類社會改變人類社會,協和號客機的中止商轉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另外,比起研發嶄新而頂尖的科技更重要的事情,是編列足夠的保養維修科技產品的經費,後者才是真正讓科技產品落實且在社會中普及開來使用的關鍵。空有嶄新科技卻沒有後續維修保養的費用,這項科技絕對難以在社會中普及開來(例如,道路維修保養費用比開發出道路的科技更重要)。

艾傑頓的作品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視野,讓人理解科技與社會的關係,我相信也提供了一個嶄新的事也讓人重新審視未來社會與科技使用的關係,人類的未來未必只有嶄新而頂尖的科技會存在,很久以前就發明並且普及的科技也會持續存在,而這裡面或許有人們得以在未來安身立命的方法。

外包災難/漫遊者

外包,是許多企業為了降低營運成本會做的選擇。

把組織中的非核心部門外包出去,交給外面的廠商處理,自己只專注負責核心部門的業務。

許多先進國家的企業在製造成本大幅上升之後,都開始將製造工作外包到後進國家,並讓組織本身專注於發展品牌或研發等提高收益的工作。

外包曾經是很美好的一種社會分工,組織可以降低過高的營運成本,後進國家也得到就業跟發展經濟的機會。

遺憾的是,外包的運作模式並沒有理論上所以為的那麼美好!

企業雖然一開始的確是為了降低營運成本而將工作外包到成本低廉的國家,不過,所降低的營運成本並非只有人士跟土地取得,還有日益嚴格的環境與勞動法規造成的成本增加,部分不願承擔法規嚴格後的成本支出之企業,也同樣將工作外包到其他後進國家,特別是勞動或環境法規還不嚴格且薪資成本低廉的國家。

於是,出現了《外包災難》。

許多承接外包工作的後進國家的工廠工作環境惡劣,造成工人身體狀況的損傷。其次,環境不受法規嚴格管理的國家,承接了不少高汙染的外包工作,賺得收入的同時卻也毀掉了環境,破壞的地球氣候與生態,甚至開始反向影響將工作外包出來的國家。

第三,也是最可怕的一點,可以將工作外包的企業不再需要害怕本國的嚴格勞動法規或是工會組織。守法很麻煩且會造成製造成本上升時就以外包處理。

西方原本在戰後強大起來的工會之所以會式微,和外包崛起不無關係。

總而言之,外包是一種成本外部化而利潤私有化的做法。想賺錢的企業不想遵守國內法規也不想承擔社會責任,只想找到可以降低生產成本的環境,至於大環境會受到何等程度的侵襲與傷害,他們並不在乎。

雖然外包災難的作者艾列克在全書最後一章提出了改善外包災難的建議,也有不少建議已經具體制定成國際規範,可是,真正能夠促使企業自律的作法並不是來自政府部門的法規,而是消費者的選擇。唯有消費者不再購買造成外包災難的企業所生產的產品,唯有消費者以腳投票選出真正對環境有益處的好產品,否則外包災難還會繼續,而且沒有人能夠幸免於難。

人類大命運/天下文化

如今的人類征服了世界,利用科技讓世界臣服於人類的腳下,有論者因而宣稱,這是「人類世」。

進入人類世的人類社會的未來,究竟會變成甚麼模樣?

當人類不用再為飢餓與求生存而努力,溫飽不成問題,大規模毀滅戰爭越來越少,世界趨於相對和平與富庶,瘟疫被醫療科技大幅消滅,壽命不斷延長且健康狀態良好的情況普及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人類大命運》的作者認為,智人開始往神人之路發展,人在各種意義上都更像神而不是動物,人類更多的追求快樂與幸福而非溫飽而已,世界會變成什麼模樣?畢竟神人並不是真的神,人間雖然因為各種科技進步而讓人變得更加強壯,卻也因為資本等不平等的聚集狀況出現了新的社會問題。

更要命的是,自動化科技似乎無法回頭,機器的深度學習已然相當程度取代人類的勞動力,當演算法統治了整個世界之後,如果未來世界如果是一群長生不死卻沒有工作可以賺取溫飽所需的神人,科技操控在極少數超神人手上,甚至科技起來成為取代人類的新物種,屆時人類的命運又將如何?

我們究竟該如何面對不可逆的未來世界?

拯救資本主義/聯經

羅伯﹒萊克發現,當前資本主義的危機,是因為建立資本主義社會的五大基石,也就是財產、獨佔、合約、破產、執法機制全都出現了不利勞工與中產階級而圖利富人的新狀態。

新狀態不利資本主義社會的運轉,長期來說會毀壞資本主義(雖然短期內富人因此獲得更多利益),因此我們得想辦法拯救資本主義,降低資本主義所受到的威脅才行。

萊克發現,富人因為資產集中而強化了自己干預社會的政治影響力,得以堂而皇之的介入社會制度的設計,修改資本主義制度的基礎規則,圖利自己。被富人大幅修改後的資本主義,政府在執法上偏厚富人,富人犯錯所受到的懲罰極為輕微甚至根本不懲罰,讓富人有恃無恐。富人在新制度下能夠保障自己的財富,可以獨佔市場,富人擁有對自己有利的合約和法規,萬一出事的破產機制,也是優先保護富人。

另一方面,新機制卻是對窮人極為不利。就以破產來說,富人經商失敗可以破產整頓財務,窮人的助學貸款卻一輩子綁住自己,無論再貧窮都無法放棄償還。窮人變得更難群聚以向富人爭取屬於自己的權力,反制富人的工會勢力殞落,當前的資本主義社會無力制止富人巧取豪奪,甚至以新自由主義的才幹至上論來洗腦群眾,讓窮人相信是自己不努力才會落得如此下場。

萊克擔憂,不只工人失去議價能力,傳統的中產階級也失去議價能力,整個市場機制已經被綁架,早已不自由,窮人拼命努力工作卻仍無法翻身,富人完全不需工作卻富可敵國。

富人卻宣稱如此的市場機制才是自由而放任,還要求政府不可以干預(實際情況是,富人透過捐款給政治人物或遊說團體干預法律的制定與修改,卻對外宣稱自己的成功全都是拜自由市場之賜)。

萊克呼籲,是到了重新整頓資本主義遊戲規則的時候,資本主義必須重新設定重開機,否則當機器人接管世界,沒有反制力量的中產階級、勞工與窮人只會落入更加悲慘的光景。中產階級、勞工與窮人必須以公民身分聯合起來要求政府重新修訂制度,壓制富人的巧取豪奪,建立一個更加公平(但未必無效率)的分配制度,拯救資本主義倖免於富豪的蹂躪,繼續協助更多人可以過上理想的好日子!

Z世代效應/時報文化

面對千瘡百孔的未來,湯瑪斯﹒辜洛普羅斯和丹﹒凱德生認為「Z世代效應」是一種解法。

先談談「世代」。世代是學者以年齡區間將人類分群的一種概念,像是戰後嬰兒潮世代、回聲世代、X世代、Y世代、Z世代等等,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特質,並且有別於其他世代。

有意思的是,人類總覺得自己就是最後一個世代,此後再也沒有新世代,雖然實際上並非如此,新世代還是不斷出現。

不過,湯瑪斯﹒辜洛普羅斯和丹﹒凱德生認為,當科技成熟到一個地步時,當所有人類接收資訊的管道都一樣時,世代真的會消失。

而且,這樣的時代很快就會來臨,Z世代以後的人類,將不再有任何區別。

更值得開心的是,其他早於Z世代的世代,也可以透過一些方法學習Z世代的特質,取得與未來時代連結的方法,湯瑪斯﹒辜洛普羅斯和丹﹒凱德生將此稱之為Z世代效應。

那麼什麼是Z世代效應?

湯瑪斯﹒辜洛普羅斯和丹﹒凱德生認為是符合以下六點的人都算:

一、打破既有世代藩籬,世代混合交融

二、網際網路高度互聯,萬物皆聯網

三、高科技的普及化,科技取用的便利性高且成本低廉

四、由財富轉向影響力,比起財富更重視以力量去改變世界的影響力

五、以世界為課堂,推動全球教育普及

六、突破制度障礙,專注於結果而非過程

湯瑪斯﹒辜洛普羅斯和丹﹒凱德生認為Z世代效應有助於解決世代之間的衝突,可以消彌代溝,讓人類可以更加團結而非彼此分化,一起面對即將到來的各種難題,想辦法解決。

Z世代效應是有助於改變未來的六種力量,如果人類懂得善用的話。

哲學能做什麼?/橡實文化

最近幾年,台灣也終於出現了哲普浪潮,越來越多哲學科班出身的人投入哲學普及推廣工作,希望讓台灣社會更多了解哲學思辨這項工具。

為什麼要推廣哲學思考?哲學能為我們做什麼其他學科做不到的事情?

蓋瑞葛汀寫了一本書來回應這個大問哉,葛汀提醒我們,只要在任何公共議題的論辯上都盡可能導入邏輯思辯而非訴諸權威,抱持善意理解原則看待與自己不同意見或立場的人,結合善意理解原則與邏輯思辯能力進行公共議題的論辯,若雙方都無法以理性說服彼此時,再訴諸投票表決。只要這套理性思辨能力可以在社會扎根,許多原本棘手而複雜的難題都能夠慢慢地釐清並找到出路(雖然現實狀況仍然不甚理想,這也是為什麼葛汀在書中花了八章篇幅做了一個又一個的漂亮案例示範給讀者看)。

葛汀雖然也認為哲學能做的不多,面對日漸專門化的現代學術發展趨勢,哲學日漸被孤立。但是,葛汀毋寧認為,哲學可以拯救這個走向偏差的資本主義社會。因為哲學是眾學門的基礎,哲學可以作為判斷與規範各學門學科成果的工具,也就是說,哲學能夠協調並整合所有學科研究成果,去理解事物的可能意義如何與代表事物的概念相符合?

哲學反思可以協助我們思考並理解人類的常識與科學成就,有系統地結合出一個完整的人類存在科學世界中的圖像,協助人類建構並理解自己的身分認同,發展個人操守,而這些成果的累積將能夠有效引導人類往更好的社會未來邁進,避免人類走上滅亡。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