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主基督

怎麼會從相愛走到仇恨甚至仇殺的地步?

By
on
2017-12-17


怎麼會從相愛走到仇恨甚至仇殺的地步?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iYoung雙月刊)

記得有一次我去某科技大學談兩性關係,提到恐怖情人的時候,台下突然有個女學生舉手說他有遇過我所講述之症狀的男朋友,列席的教官和老師隨即趨前詢問細節,還好後來女學生回覆說,已經順利和對方分手。

只不過,有時候無法像這位女同學這麼幸運的全身而退,三不五時社會新聞就會爆出情殺事件的報導,從告白被拒到分手要求復合不成,乃至看到分手後情人有新對象,抑或者發現情人劈腿等等原因,都可能種下殺機。

劈腿固然不對,但社會上絕大多數人都不會因為情人劈腿而殺人,是以,更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有一些原本相愛的人,最後走上彼此仇恨,甚至恨到要殺掉對方?

從心理學來看,EQ低、過份自戀、佔有慾強、忌妒心重、好勝心強,無法忍受自己被忽視、無法承受挫折、自我情緒控制能力不佳、過分主觀、缺乏客觀評估事情的能力、有暴力傾向或情感共依存取向的人,容易出現分手暴力或情殺。

從宏觀的角度來看,父權社會對男孩子的要求是「有淚不輕彈」,不要隨便表露感情,要勇敢,過分壓抑情感的社會化模式,加上青春期欠缺兩性教育,不懂如何處理情感挫折的悲痛情緒時,無法承受感情生變,無法自我檢討而怪罪另外一個人,認為是對方造成自己的感情失敗(的挫折感),甚至將對方妖魔化,誤以為消滅了挫折源頭就能解決挫折,認於是輕則動手打人(以暴力迫使對方屈服、順從),重則殺害。

再者,社會主流價值習慣將女性物化,女性在父權社會中普遍被視為男性的財產、物品,沒有獨立自主的權利,因而形成某些男性認為女性對男性沒有說不只有順從的態度。當女性對男性提出分手要求時,等於是男性尊嚴被駁斥,受到挫折的男性不知道如何面對分手宣言的挫折,進而攻擊提出分手者,這些人誤以為暴力能迫使對方屈服,卻也可能失手釀成不幸。

如果你的情人已經有上述行為,務必要謹慎處理分手,切莫不經意地貿然提分手,否則很可能刺激情人。想和危險情人分手最好先仔細沙盤推演,把分手的理由羅列清楚,談判時務必選擇安全的時間和地點(例如白天在人多的公共場所),有朋友或家人在不遠處等待(跟隨前往不是好方法,容易激怒當事人,很可能牽連朋友家人)。談判時務必保持雙方都在清醒狀態,切莫喝酒。

如果談判不順利,最好找理由結束,表明改日再談。一次談判不成可以多談判幾次,給對方一些時間消化吸收分手的事實,不要過度刺激情人。

承諾分手後自己會有一段感情空窗期,不要隨即談戀愛,避免激怒對方,認為你想分手是因為已經有了第三者,自己被劈腿。被劈腿是分手暴力與情殺事件發生的最主要原因。

如果分手情人不斷騷擾自己,不妨考慮換電話換工作與搬家,並且到警察局備案,上法院申請保護令,總之,要考慮對方被分手的心情也務必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

人生一定有挫折,父母應該讓孩子從小就學習承受挫折,鍛鍊孩子從挫折中復原的能力與方法,切莫過度保護孩子,以為杜絕一切挫折,不讓孩子承受任何挫折,使得孩子童年經驗過於順遂,青春期之後面對無法掌控的情感挫折時,不知如何面對內心的暴怒情緒,最後失控。

必須同時從家庭教育與社會價值觀 的改造入手,建立一個讓孩子可以學習挫折復原的環境,教孩子正確面對兩性關係挫折的態度與方法,建立一個兩性平權而非放任女性被物化或要求女性過分順從的社會,才有可能減少此類不幸。否則恐怕未來類似的情殺、暴力行為還會繼續,而且越演越烈。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