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與學習

社會真實的建構靠語言說出腦中認知,你的想法決定你的現實

By
on
2017-12-23


社會真實的建構靠語言說出腦中認知,你的想法決定你的現實

文/Zen大

我不是讀正向心理學之後才開始調整自己的日常用語(不是全然放棄不使用負面字彙或邏輯,而是斟酌審慎且注意其在文字語言中的總量占比),而是讀腦科學跟認知科學之後,開始講授從閱讀到寫作的整套流程之後,慢慢摸索出一套自己的理解後,再對照回過去所讀的書籍們,找到一個覺得能夠說服自己的理由,所以才開始改變。

某種意義上來說,人都是說謊的,因為人類在七萬年前出現認知革命後,懂得使用人造的符號虛構(建構)出世界的樣貌(想更多了解這一脈絡的系譜學可以讀傅柯的詞語物或事物的秩序),即便人類一開始是盡力想以符號再現世界,但終究不可能,而人類使用來定義或描述解釋世界的任何符號都是人類所創造,從無中生有,是虛構的。

這套虛構有個致命的缺陷跟優點,那就是簡化複雜的本真世界(物自身)為文字可表達的狀態,詳細的優缺點狀況這裡就暫且不談,總之結論是,同樣一個世界,會因為人們用不同的態度去理解,並且用不同的語言去組織並建構出人為的虛構真實,而在腦中形成某套真實,然後大腦接受的是我們所虛構出來的真實,而非真正的世界(物自身)。也就是說,我們對世界的理解是由我們透過文字劍構出來的世界來呈現,你只看得見你看得見的世界樣貌,而你的世界又被你所看見的世界樣貌決定其往後的發展。

世界的資訊量是趨近無限的,人必須大幅簡化才能夠在此世界存活(盧曼的系統功能論對此有不少著墨,有興趣的人也可以讀一讀),因此,每個人因著不同的心態認知與語言使用方式,各自建構出了一個自己所相信的真實(但這個真實並非真正的世界)。

有腦科學家說,人都是自欺的,大腦都是被欺騙的(被人類使用人為建構的語言所構築的世界樣貌),因此既然都是被欺騙的,那不如就用對自己好的理解方式去建構而不要用對自己不好的方式建構。

在這個脈絡意義下,我認為勵志書或成功學說的那些語言的選擇使用會決定你的心態以及行動,是可信的,就像日本人過去相信的言靈說(許多日本作家所創作的陰陽師系列都在談語言建構真實再反過頭來影響說出此一語言的自己這件事),因為你所說的語言是你的心態與想法的結晶化,而這些將形塑你認知中的現實樣貌,你將以此解讀並認識世界,建構你的世界,然後形成一套循環。

不過,在這個脈絡意義下,正向或負向,成功或失敗,不若某些成功學說的是簡單化約為年收入或資產,而是你自己認知建構出來的世界是成功的或失敗的(人生),其實是你自己決定。不過,在我看來,正向語言產生的連結其他節點(人類或生存資源)的能力相對來得比負向語言高(負向語言通常是截斷可能性,除非在創作的領域中使用且引起讀者共鳴時才能以另類方式產生連結),日後形成所謂的成功(無論是主流社會意義或個人意義)的機率高些(但非絕對,因為之前說過了,成功是極少數人才能達到的異例而非常態,至少主流社會意義的成功,可量化成金錢指標的成功)。

唯一感到遺憾的是,放棄駕馭某些負面語言的同時,也是放棄了某些創作深度的可能性,只能歸咎於我的資質與耐受力不足,或者說,在創作中可以有意識的使用這些負面文字去建構出必要的虛構真實,但不在生活中使用。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