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在別人的苦難,您看見的是自己的幸福還是責任?

By
on
2017-12-25

在別人的苦難,您看見的是自己的幸福還是責任?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雲論)

日前有一則小小外電新聞報導,沒有引起輿論太大的關注,據說在國外引起非常多人的關切。該則外電是介紹一張拍攝於阿根廷的照片,照片中的女孩貌似高溫炎熱太過口渴,於是趴在地上喝地上的積水。

每當類似旁觀他人苦難的新聞報導出來時,總會有一種輿論是「感恩自己過得很幸福」,一種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自我安慰,接著便是提醒自己或身邊的人珍惜所有,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台灣發這則外電的媒體小編在網路粉絲團上下的短評,就是一種「感恩自己過得還不錯論」。

從以前我就很厭惡這種拿別人苦難,作為提醒自己或自己的孩子要惜福的教訓,華人世界流傳很廣的三世因果論中也有一些類似的情況存在(像是要是現在不惜福以後就會變得跟非洲的孩子一樣沒飯吃)。

要我說,看見別人正在受苦時,不是用來提醒自己現在有多幸福用的對比反差好嗎?

當初拍攝照片的記者,不只是拍了照片而已,也不只是將照片傳送出去而已,還用實際行動幫助了那個女孩,並且呼籲更多人加入關心類似情況的孩童。

我們應該在別人的苦難中,看見自己的責任,反思自己有什麼樣的能力可以去略略改變這樣的不幸現象?也就是說,挺身而出,以實際行動去做些什麼,去推動世界趨向更美好更公平一些的改變。

最近適逢聖誕節,在西方,聖誕節不只是慶祝耶穌基督降生,或是相當於中國意義的新年,更是一個充滿愛與分享意義的節日。所以在西方社會,每到聖誕節一定有應景的故事創作或電影上市,主旨一定是鼓勵並倡議愛與分享,像是狄更斯的短篇小說《聖誕歡歌》,講述一個原本吝嗇又小氣的守財奴,因為聖誕夜碰到三個精靈讓他幡然悔悟,改變性格,轉為樂善好施的大善人。《聖誕歡歌》作為一種故事原型,被好萊塢翻拍過無數次。

這些故事都在在提醒我們這些有餘的人,更多的站出來,分享自己的有餘,幫助那些仍有欠缺和不足的人。

如果看見苦難只會回頭要自己的孩子惜福,如果只會把別人的苦難當成警醒自己不要淪落的警惕,那不但是在消費他人的痛苦,更是一種二次傷害。

的確,社會上有一些人會利用人們的同情心,假裝成貧苦份子,希望騙走我們的金錢。然而,若是因為少數的騙子而不再良善,不再樂於助人,不再樂於分享,我以為那不過是給自己停止幫助人找藉口而已,還不如大方的承認自己就是不想幫助人。

幸好,我們社會上並非總是只有看見他人苦難而慶幸自己幸福的一種聲音,台灣有很多樂於幫助人的人,從辛苦賺錢努力捐錢的菜販陳樹菊阿嬤,到高雄已經仙逝始終以低廉費用提供自助餐給窮苦人吃飽的阿嬤,到許多看見新聞中有人落難就要出錢出力幫忙的熱血鄉民網友,抑或是看到網路上介紹了某個深夜還不能回家得在寒風中擺攤只為了幫家人籌措醫藥費的故事就一堆人衝去要以新台幣幫忙下架…。

我知道我們社會有更多人是樂善好施、樂於助人,看見苦難是會主動想辦法幫助對方。只不過,略略還有一點遺憾的是,我們只對明顯可見的貧窮與辛苦有感,而且被幫助者往往得要懂得感謝或是道德上毫無可指責的瑕疵時,我們才樂意。若是對方的苦難是自找的,是自己可以改變卻自我放棄時,我們往往選擇視而不見,甚至嚴加譴責。

雖然不容易做到,但是在我看來,落入苦難之中的人就是需要幫助,雖然可憐之人亦容易有可恨之處,卻也仍然是一個人,而且是一個需要幫助的人,至少需要江湖救急(但不救窮)。就像急診醫生不會先問中槍傷或車禍事故送進來的傷患是肇事者還是被害者,再決定是否進行搶救,而是先盡力搶救再說,法律與道德責任歸屬的事情,交由社會上其他部門去裁決。

面對苦難,除了不反過頭來提醒自己的珍惜自己的幸福外,更重要的也許還有培養願意不求回報,心甘情願的幫助(救急)落入苦難者的胸懷,即便需要被我們幫助的人不是什麼道德純潔無瑕、無辜的可憐人。

我們幫助人,是因為他落入困苦之中需要幫助且我們剛好撞見且有能力幫助,僅此而已。

美國的公路上流傳一則故事,有個人的車子拋錨了停在路邊,等了許久終於出現一輛車,而且停了下來,二話不說幫車主換了輪胎。當車主感謝的問對方要支付多少報酬時?對方只說,「不用,只要記得一件事情,將來當你看見需要幫助的人時,像我今天幫助你的一樣幫助他,把這份幫助傳下去就好。」

人生在世,絕少人能夠一輩子一帆風順,我們都曾在人生低潮中受過人不求回報(甚至是我們根本回報不起)的幫助,而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爾後碰到自己幫得上忙的情況時,樂意無私的出手相助,將彼此幫助的精神傳遞下去,我想這應該是耶穌降生的聖誕節所欲傳遞最重要的價值:人們應該彼此幫助,「你們應當愛鄰舍並且愛人如己」。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