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台灣當前出版產業問題解析

By
on
2002-10-23

台灣當前出版產業問題解析

撰文/Zen大

據說,現代的台灣出版界,一年出版的新書高達三四萬種。這似乎是個嚇人的數字,不過,這個數字並不代表台灣過去五十年的出版情況。有些出版人以這個龐大的數字,作為某種出版產業危機論的開脫藉口。

其實,台灣繁體中文書籍出版數量,一直到1953年開始,才有正式統計資料,而當年不過四百多本新書出版。台灣一直到1968年以前,每年出版的新書均不超過4000種,大概維持在兩千種左右。1970年到1985年的台灣出版界,每年大約出版八到九千種新書,1986年後破萬種。1994年正式破兩萬,1998年破三萬,這幾年也都在三萬種的出版量徘徊。

造成書籍出版數量增加的原因有很多。像是台灣國民所得逐年升高,教育水準提高人,民視字率提高,政府出版政策趨向開放,出版界大量引進外文翻譯與大陸地區著作,羅漫史工業蓬勃發展,漫畫市場日漸擴大,電腦產業興起,教科參考書日漸盛行,書籍種類日漸分化等等。書籍出版數量增加的原因,並非本文的重點,不過這個新書出版數量所產生的結果,卻是本文所要探討的問題核心。

新書出版數量快速增加,會有什麼問題?

一般出版社主編或文化分析家,談到新書數量暴增的問題時,多半將這一大堆新書,視為一個模糊而不加分類的統一體,並以此數據陳述台灣出版業的不景氣,抱怨產業結構,甚至人民閱讀風氣等問題,最後再以自嘲式口吻,結束所討論的任何出版產業的問題。然而,無論問題是翻譯素質,書籍銷售量,通路,書籍品質,大陸稿源,人民閱讀風氣等等,這些文章總是以哀嘆起頭和結尾,有誰認真分析過台灣出版產業各個環節,有哪個環節的廠商,願意投注心力分析並且試圖改變現狀?

很可悲,答案可能是-沒有!

 

每個環節的人都在抱怨其他環節的廠商是拖累台灣出版產業的兇手。出版社怪通路,通路怪書店,書店怪出版社,甚至出版社同行相忌、彼此批判者不再少數。小出版社謾罵大出版社將書籍商品化,傳統出版社抱怨財大氣粗的出版集團等等,這些口水文章在報章媒體偶爾會出現一篇,在書展前後有可能大量出現。這些文章流於謾罵叫囂,只是不太髒字,但對於問題的解決,真的沒有任何貢獻。

本文則企圖針對出版產業的上中下游各個出版環節與各自平行間的互動關係,提出筆者長期觀察出版市場與生產環節中可能的問題,提出評析以及解決之道。

一般的讀者或許並不在意自己所讀的書,究竟是由哪些出版社出版。大家或許會注意某些常在書店或媒體曝光的出版社,也許會注意知名大作家所屬的出版社,或者是一些大型綜合出版社如時報、遠流、圓神集團、城邦集團、聯經、皇冠等,但對於某些擁有特定集中而穩定讀者的出版社,一般讀者可能並不太清楚,例如專出社會學的巨流、群學,專營商管的華泰等專業出版社,很多讀者根本不認識。讀者對於出版產業內部情況更是不了解,似乎也沒興趣知道。然而這卻成了出版社隱瞞產業問題的方式。

本來,每一個產業都有其商業秘密,都有不為外人道的專門技術。只是,台灣的出版產業中某些出版人,似乎特別喜歡一方面拿一堆看似可怕的統計數據打迷糊帳,另一方面卻對自己出版社的銷售情況絕對保密,然後大談出版產業的困境與危機,我認為這種片面引用且錯誤詮釋統計數字的觀點,有誤導社會大眾之嫌。既然要談出版產業的危機與困境,卻不談產業內部的問題,而怪罪閱讀風氣不盛、翻譯品質太差、通路系統衰亡。台灣人特有的出事怪別人的心態,似乎在出版產業也存在著。出版產業整體產值無法有力提昇,錯的永遠是其他出版環節的業者,而不是自己,自己只有無奈和苦水,別人才是元兇。這種上游怪下游,下游怨上游的說法,除了互踢皮球外,對於出版產業整體問題的解決,並沒有任何幫助。

本文先簡單介紹出版產業幾各主要的環節,然後再來討論出版產業各個環節所隱含的問題以及可能的解決辦法。出版業可以粗分為上游、中游與下游。上游是出版社,中游是通路,下游是書店,也是一般讀者接觸一般書籍的地方。不過這是指一般大眾,在書店通路自行購買書籍的情況。

在某些情況之下,人們群聚,並且一同購買書籍,是不用透過書店這個通路。例如過去百科全書盛行的時代,書籍是由業務員登門推銷,而不是讀者在書店看了喜歡買回去。還有不需考慮獲利的政府出版品和政府的出版補助,這些都和市場競爭沒有太大關係。

還有像高中、國中、國小、幼稚教育、補習班、才藝班等教育機構,所購買使用的教科書、教材、參考書,這部分的書籍通常以團構方式購買,並不太與書店接觸,其可能購買方式是該特定團體與出版社業務直接接觸購買。

這部分的產值很高,試想全國四百萬的學生,每個人都需要教科書、參考書,這的確是一個龐大的商機。經營這部分的出版社,不太與出版界的中下游接觸,而直接與其所銷售的特定團體之意見領袖接觸,例如學校中的任課老師或校長。

因此,常常傳出有購書弊端與回扣的事宜。這部分的出版社可以說是絕對性壓倒性的獲利,任何讀過計算出版成本書籍或者在出版業工作的人,都可以清楚算出這些書籍的獲利能力,絕對不像這些出版社對外宣佈的那麼低。

例如國小教科參考書,台灣主要經營這塊領域的出版社只有七家,這七家瓜分全國近兩百萬小學生的購書預算,就算平均,其收入也很可觀。書籍編輯排版印製成本,遠比任何不再出版產業中工作的人所能夠想像的低,而且當書籍印製數量是以十萬本計時,更比一般以千計者降低許多。以市場最難被獨占的大學教科書來說,一本翻譯教科書銷售超過三千本後,可以說是賣一本賺一本的情況。而國小教科書出版社並不出版不獲利的冷門書籍,甚至連書籍版權都掌握在出版社自己手上,書籍編輯製作成本,幾乎等於出版社人事成本,這其實並不高。問題出在行銷成本太高,這部分不言可喻。

另外還有一種獨占性出版社就是宗教性出版社,這種出版社擁有團結而兼顧的潛在讀者,想想慈濟有多少人,這換算成書籍銷售量,的確不可忽視。就算一本書只賺三五元,都是可觀的收入。

還有一種是羅曼史工業,以及有租書店系統承受基本印量的書籍,台灣的租書店大約有兩千家左右,有些生意好的熱門書店新書會進上兩到三本,這都是經營這塊出版類型出版社的基本銷售量,出版社有保本的效果。

就拿羅曼史來說,台灣從事羅曼史的出版社約莫十餘家,而台灣羅曼史的出版量占一年的百分之十二。羅曼史的稿件,除非極為大牌作家,否則一般採買斷制,一本書四萬到十萬不等,一般約為五萬,定價幾乎公定180元一本,一印約五千本,有兩千多本進入租書店這類固定通路,另外的進入市場。

還有專營國家及各級考試用書的出版社,補習班附設的出版部門,這些出版社看準市場需求,出版考試用書,獲利可觀。例如早期的三民書局,其法律考試用書可以說是獨霸全國。

另外像語言、電腦、商管等工具書,在出版界中,也是擁有穩定而龐大的消費者來支撐。想想台灣是多麼熱中英語教育,經營這部分的出版社,其收益難到還少得了。

以上所述幾種出版型態是出版產業的特性(書籍類型分殊化,出版社專業出版某些特定類型的書籍),佔去不少出版社,粗略估計應該有一百多家出版社從事這類出版,若再加上高等教育專門出版社,這個數字可能還要再番一倍。這些出版社有穩定而特定集中的潛在讀者在支持,因此市場風險較低,某些具壟斷獨占某些書籍類型的出版社,獲利能力也頗穩定。

其他沒哪麼幸運可以獨/寡占某些特定讀者團體的出版社,必須進入完整的出版流程,在市場上與其他書籍競爭的出版社,其書籍製作成本和選書考量,在經濟普遍不景氣的情況之下,有所調整。
首先談談書籍稿源,一般來說書籍稿源有三種。第一是台灣作者提供,這部分大多抽版稅,也有賣斷(但現在已經比較少),版稅從百分之六到百分之二十不等,但大概都落在百分之七到十二。書籍的版稅計算方式是以書籍定價乘以首刷預計印量在乘以版稅的百分比。一般來說,現在市場上的新書,除知名作家外,一刷約兩到三千本。這樣的版稅除非知名作家,否則很難以版稅維生。

第二種是大陸地區寫手供稿,這部分可以分兩種,一種是台灣出版社直接邀稿,另外一種是大陸已經出版的優秀著作的授權台灣版。前者一般來說是買斷制(也有抽版稅,只是很少),一千字50塊人民幣,一本書假設十萬字,稿費約五千人民幣,也就是兩萬元。後者當然也是版稅制,版稅結構和前面所提一樣。

第三種是翻譯,除了極少數的例外(例如聯經的魔界),翻譯稿費是買斷制,一般翻譯從每千字三百元到七百五十元不等。出版社還必須預付授權費給書籍的原出版社,還有版權代理公司。

書籍授權費又可分下列幾種:學術專書和學術教科書,大眾讀物和暢銷著作。學術專書絕大多數在一千美金以下,學術教科書則再三千美金以下,不過近年來開始轉向合作出版(也就是抽版稅)。大眾書籍大約在一千三四百美金左右起跳,知名書籍當然也是抽版稅,不過情況很少,因為外國出版社對於台灣圖書市場的預計並不大。大致上來說,翻譯書可以算成是稿件買斷制,成本是預付款和翻譯稿費。預付款部分,若由版權代理公司洽談合約,版權代理公司一般的收費是預付款的百分之十。

除開稿費,再來就是其他的書籍製作成本。這部分可分外包和出版社內含自行吸收兩種。由於電腦普及,書籍製作均已電腦化。出版社若有固定編輯(文編、美編)者,多半會自行吸收,排版、打字、潤校、製圖等費用算入編輯的薪資成本之中。

就書籍製作外包來說,排版、打字(現在已經很少)每千字三十到八十左右都有,圖表另計(一圖一表也是三十到八十均有,看書籍本書圖表難度)。潤校從一千字15元到50元(視書籍難易程度)。書籍內含之推薦導讀文章(大約是一千到五千/篇)。封面設計從三千到一萬不等。製版印刷等平均分攤到每一本書中所佔成本並不高(不容易超過定價一折)。

再加上倉儲辦公室等必要的成本,就算是出版社的所有成本。一般來說,出版社可大可小,而台灣出版社的問題就在於固定成本太高,印量控制不宜,出版社定位不清楚。

先說固定成本,其實以台灣的閱讀人口來說,除了時報文化、聯經、遠流、圓神、五南、三民等大型綜合出版社外,其實不需太多固定員工,出版社是個可以大力仰賴協力網絡的產業。出版社可以利用外包來調整自己的成本。中小型出版社只要擁有一定比例的常銷書,可以負擔倉儲等必要之固定成本,人事盡量精簡,則可以在不景氣時候縮減出版量以求彈性自保,並在景氣好轉實增加出版量,賺取利潤。出版社之間更可以藉由不同類型書籍的出版社的相互連結,在市場上建立共同品牌,最有名的例子就是過去尚未有外資進入的城邦集團的共同平台制。

外包有什麼好處?

對出版社的好處我們已經談過了,對於員工好處更大。一般出版社編輯薪資從一個月兩萬到三萬五,主編從三四萬到十餘萬,但高薪編輯實屬極少數,絕大多數編輯乃是兩萬這個範疇的薪水階級。

但是如果出版社均採外包制,由上述的外包成本,編輯可以自行調整工作量,但筆者相信,絕對比現在固定職員所付出的時間和精力回收的多。編輯之間可以成立工作室,集合每個人的專業,向出版社統包書籍製作事宜。

這對出版社節省成本,編輯提昇收入和生活品質,都有幫助。更對書籍品質有所提昇。現在台灣少數出版量龐大的出版社,由於書籍製作時間壓縮,文字品質已經日漸滴落。某大型商管出版社之人文類書籍,錯字連篇時常可見。

然而,為什麼不願意這麼做,大概是舊式管理思維作祟,希望能夠有人可管,喜歡科層管理,難以接受組織扁平化和彈性的做法。但那固定而龐大的人事成本,卻在不景氣的時代成為出版社的高額成本支出。

其實,台灣雖然號稱七千多家出版社,但實際有達到以營利為目的的出版社只有一千餘家,絕大多數出版社都是登記後不出版,或沒有取消登記,以及非營利單位如基金會的附屬出版組,並不能算是營利出版社。

而這一千家中,大約只有五六百家出版社是正常營運。這些出版社除了少數大行綜合出版社所經營的書種較為廣泛而全面外,其他中小型出版社均以數種特定書籍類型作為出版社本身的主要出版業務,一來可以鎖定市場,二來可以專心發揮。出版社是個內部極為分殊化而專業化的特殊產業,除了文學類書籍外,其他每一類書籍多半有二十餘家左右的書店專營(文學是市場的閱讀主力),而多半中小型出版社大概會負擔四到二十種不同的書籍類型,並且可以概括在某個學科或書籍類型範疇之下。例如專營高等教育的學術出版社可以大分為商管類、社會科學類、人文科學類、理工類和醫學類等,而這些類別之下又各自出版屬性相近的書籍。例如社會科學類出版社旗下會擁有社會學、政治學、教育、法律、心理學、經濟學等類型的書籍。

因此特殊的產業結構之故,台灣的出版社雖然看來很多,但其實分工仍屬粗略,仍無歐美出版社的精細。

登記出版社並不難,而且在過去有其必要性。例如過去大學教授升等時需繳交書籍,不少教授就自行登記出版社出版書籍,然後就等待下次升等在使用,然而過去博士畢業是聘副教授,因此絕大多數這類出版社只出版一本書就不再出版。

以六七百家出版社來經營幾百種圖書文類,其實綽綽有餘。特別還有不少出版社是大眾市場冷門但收入卻十分穩定獲利的出版社,如上述和教育宗教有關聯的出版社,以及羅曼史漫畫等出版社。

老實說,就書籍類型來說,台灣可以開發的範圍還有很多,台灣的出版產業並非飽和,而是給錯書給讀者,將讀者的胃給弄壞了。例如這兩年來大量出版的名人書籍,絕大多數都是消耗品,對於資訊或知識甚至智慧的求取價值不大,但卻搶光了消費者口袋中準備買書的錢。而且還進一步毀掉了讀者的閱讀品味,都無文字負擔輕而重視閱讀後感覺爽的書,對於讀者是一種扼殺。這樣做還不如不要出書,免得破壞了消費者選擇書籍的能力。這種完全商業利益考量的書籍越多,台灣未來人力資源的前途就越悲慘。

如果過去對於漫畫那麼多的譴責有些道理的話,那對於那些講究流行宛如流行唱片般的書籍,不是更應該受到譴責。更何況,看漫畫所獲得的資訊和人生智識,還遠比那些書多得多。如果不信,可以看看《家栽之人》、《人生交叉點》等漫畫,保證我所言不虛。

我們出版界的同行最大的問題就是,以秘密不公開原則經營出版業,不對外公開實際印量銷售量和書籍製作成本,不願意以提高效率作為出版社管理方式,造成資源浪費,才是出版社這個出版產業環節的問題。

不過,出版社老闆一定不這麼認為,他們認為是通路與書店的問題,沒錯,出版產業中下游的確出現問題,但上游應該先反行自己所產生的成本浪費以及錯誤決策所造成的浪費。不過接下來我們就要來談談出版產業中下游的問題。

出版人認為,出版產業最核心的關鍵就是中游的通路,通路是影響書籍流通販賣的關鍵。除了少路不需通路的特定書籍類型外,在書店販售的書籍都需要藉由通路鋪貨。通路的利潤是書籍定價的百分之十。出版社一般以定價的五折到六五折為發書給通路的標準,通路再加上所得利潤後,便是下游書店的進書成本。

出版者認為,台灣的通路以死,但卻沒人想為此已死的通路解套,本文則將試圖提供一個解套的辦法。台灣的通路問題其實並非無可救藥,而在與整體出版產業各個環節不願意合作,不願意研究市場的閱讀走向,銷售情況背後所暗藏的玄機,不願意做市場分析與市場調查。試想,傳播界想引進一步新影片,產業界想開發一個新產品都會進行市場調查,台灣的出版者會作什麼認識市場的舉動嗎,很可惜,絕大多數都不會!大部分的人都看看歐美日等先進國家流行暢銷書,然後照單全收,翻譯引進,保證基本銷售量。出版者甚至對於他所經營的書籍類型在市場上有多少同業,多少競爭者,潛在市場和潛在讀者在哪裡,都完全搞不清楚。

回頭來談談台灣書籍的配銷問題。台灣的書店採寄賣制,書籍是出版社寄放在書店販售,在一定時間賣不出去後,失店可以退貨給出版社,不需支付任何款項給出版社。書店的主要成本為電租和水電,書店多半以工讀生和低價電員為主要人力,薪資成本不高。

台灣書店的問題在於不夠專業化,無法了解自己的定位和屬性,更不願意花心血建立最合適的自己書店的書單和書籍類型,完全浪費書店空間,無法達成「單位面積銷售量最大化」。這一點和面積不大但卻銷售成績傲人的便利商店多學習,會有所收穫。便利商店花了很多心血研究分析,試圖找出有限空間的最大商業效能。這並不可恥,畢竟書店是商店,要賺錢維持生存是天經地義的事。浪費空間擺放不合自己書店格調和客戶屬性的書籍,只有浪費成本,讓書擺對地方,賣給對的人,這樣才能解開台灣通路的死結。

有許多出版人都抱怨台灣的通路已死,因為一年新書那麼多,然而全台灣最大的書店,號稱可以容納三十萬本書,看似不足以包納所有的書,更別說一般書店。然而,這完全是錯解統計。人們都只看統計所反映的整體,而忽略內部差異。

一年出版三四萬本書是從1998年才開始,1994年到1997年一年平均兩萬種新書,1986到1993年則每年平均一萬種新書,在此之前的書我們可以視為絕版或老舊不堪使用來對待,還有六十年代拼命出版的那些中國古籍,許多並不需要在大眾書店出現陳列吧,再算上其他不需書店經銷的特定書籍。因此,我們可以大膽假設,現在可供全市場銷售的書籍種類約26萬種,也就是說,台灣號稱可容納三十萬本書的書店一定可以蒐齊,但其實沒有,因為內行人隨便一逛還是可以知道有許多書沒有陳列。更別說一般書店。

台灣的通路並沒有死絕,只是出版社、通路和書店,大家都只從自我的角度出發,並且以龐大而模糊的統計數字營造失敗主義思想,不願意讓出版業工業化和專門化,不願意分析市場結構和特性,而一昧怪罪出版產業的其他環節破壞出版產業。互相幫助而不是互相謾罵,才是產業生存之道。

台灣書店和通路最大的問題在於將書鋪給錯誤的書店。就好比將一本社會科學學術專業著作鋪到鄉下的社區書店一樣,這除了為他將來的絕版留下一線生機,好讓未來可能需要這本書的人,因緣際會買到外,沒有其他貢獻。書店也會因為這個空間一直被佔而無法提昇銷售量,這種書只要多幾本,那書店就很慘。不過更慘的是,根據我的觀察,這種搞不清楚自己定位和屬性的書店,從獨立的社區書店到大型連鎖書店,比比皆是。

台灣一般坊間的書店,雖然不能容納從過去到現在,所有出版社所出版過的書,不過,那完全不必要也不必須。因為,書店必須了解自己的定位,了解自己的顧客群與消費書種,針對顧客群以及書店自我定位,設計出最適合該書店的書單,提高書店的單位面積銷售量,才是解決書店銷售問題的辦法。 台灣的書店可以說極不專業,書店根本不管通路鋪給書店的書是什麼,適不適合,書店擁有判斷一本新書是否該進多少的能力,甚至該不該進的能力都沒有。

更別說建立一份屬於書店自己的常備書單。書店一般都把新書找到相關出版社或相關書系就上架了事,然後依賴電腦的銷售系統資料,判定下架時間,這完全錯誤。簡單說,書店不懂得如何取得書籍的擺放或退送。當筆者在鄉下社區型書店擺著零星幾本冷門學術書時,並感嘆他們的必定滯銷。
筆者曾經在專業書店打工,通路商總是送來一大堆不符合該書店屬性的新書,這些書的下場只有退書,根本無法上架。這些書或許可以在該書店上架,也或許有賣出的可能,但卻不符合書店的效益。因為書店的定位明確,因此讀者的身分也非常特定,根本不預期在此買到某些書。

專賣人文書籍的書店就不該進不符合屬性的書籍;社區型書店就不該進太過冷闢的專門圖書;大學附近專業書店就不該進一般大眾勵志叢書,原因很簡單,和目標讀者的預期心理不符。這都是提昇書店單位面積銷售量的好方法。

筆者逛遍台灣大小書店,發現能夠按照書店自己特有屬性和目標讀者,規劃出合適書單與書籍架位擺設位置和比例,以及新書數量的書店,實在少之又少。無論是專業書店或者是社區型書店都一樣,連鎖書店更不用說了,每家書店都大同小異,忽略了書店位置和銷售對象的差異。

若是無法完全發揮書店的單位面積銷售能力,那麼只是在浪費出版產業大家的時間、金錢和心力罷了。

賣書是一種和時間賽跑的事情,通路如果試探性的每家書店都鋪個幾本新書,而不願意有系統有規劃的為新書選擇合適的書店,那除了增加退書率外,還會有其他的可能性嗎?這種完全浪費資源的事情,每天都在台灣的出版產業上演著。書店缺乏選書專業和主體性,完全被出版社行銷企劃和通路鋪書策略所主導,沒有自己主體性和選書的書店,這如何提昇競爭力?

如果你的書店明明是專業精英走向,卻浪費空間擺放大眾圖書,那就是浪費自己最佳的單位面積銷售能力。如果我是文具與圖書復合的中小學社區型書店,那就別浪費時間在專業書上,一本都不要!難道你能期望高中生買一本如何管理企業的商管書,還是討論經濟原理的大部頭?當然是多擺一些大眾文學、羅曼史、名人傳記(最好是課本會提到的),通俗歷史故事讀物,雜誌和漫畫等等,空間已經很小了,何必再浪費。

書店應該能夠而且必須了解自己的定位,了解自己的讀者階層和閱讀品味,了解他們的需求,針對你的客戶需要進最合適的新書,擺放盡可能齊全的相關圖書。

通路也是,明確的分工與分化,將新書送到正確的書店,將避免不必要的時間成本的浪費。一本書一開始就發到對的書店,會比到錯的書店走一趟,省下不少時間。

像過去一些少數大賣的學術冷門書,在筆者打工的書店一鋪貨就賣到缺貨,一書難求。然而到兩步之外的一般書店,卻仍有存貨,這就是沒有拿捏正確的進書數量。讓你的書店賣正確的書,不要浪費時間去賣你的顧客不感興趣的書!

台灣出版產業最大的問題在於不願意幫助彼此幫助,協助其他環節,讓整體出版產業建立一套完整的鋪書和書籍製作流程,讓書籍生產工業化,讓書籍販售流通專門分殊化,建立完備的配書銷售系統,不讓書跑錯出版社!

書店和書店之間,出版社和出版社之間,也要通力合作。書店和出版社要有雅量向讀者推薦其他出版社的好書,推薦讀者到馬上買得到他想買的書的書店去買,而不是要求讀者浪費時間訂購。相信這個舉動或許不能讓你賺到這筆交易,但鐵定更能留住這個讀者的心。這招可以說是百試皆靈,你不一定要在第一次就作成交易,但一定要讓他在與書店的第一次接觸,就了解我們書店是以服務讀者而非賺錢為最主要目的。

其他提昇書店單位面積銷售量的方法還有很多。例如多和常來書店的客人接觸,了解其閱讀需求和購書類型,適時推薦合適新書,將更有助書店的銷售成績,而這部分則有賴書店和通路提昇員工素質。起碼了解一下你賣的商品是什麼吧?

手機銷售商難道會分不清楚諾基亞和摩扥蘿拉嗎?不過書店就會,你問店員什麼出版社什麼書,絕大多數得到的回答都是我不知道。不知道沒關係,但起碼背一些可以讓客人找到相關資料的店,網路書店也行阿,多花點心血。不知道為什麼書店不請人診斷書店藏書,訓練店員的認書能力和服務態度,這完全不難而且有趣的很!

提昇素質可以借助出版社或老客戶的幫助,書店要了解自己最佳的合作對象是出版社和消費者,並與他們通力合作,定出最合適書店擺設與販賣的商品。

在漫畫專賣店曼詩,在精英書店賣大眾勵志讀物,不都是浪費時間嗎?在商就必須某種程度的言商,那種自認是高貴文化產業而胡搞一氣導致銷售成績下滑的舉動,可一點都不高明。

解決台灣出版產業的困境很簡單,唯有出版產業上中下有通力攜手合作,互相幫助,提供其他環節建立制度和專業的資訊。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否則任憑你出版社自認出了多少好書,只要書店不擺或擺錯書店不都是徒然浪費人力和資源;任憑你書店認為自己多有品味,只要通路沒能給對你想賣的書,書店能夠多有品味?

認真解析統計數字背後的複雜意義,不要老是拿來當作搪塞的銷售成績不佳的藉口,認真了解整體出版產業的多元性複合性和關聯性,以合作代替謾罵,台灣的出版產業才不會走向日本那個出版大崩壞。

書店和出版社都一樣,大不一定好,專業分工,建立風格和特色,了解自己的為字和屬性,兩相配合,才是最重要的解套關鍵。降價求售最後的倒楣的只有未來的消費者。讓出版生態成為良性而非惡性循環。

標籤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回覆

    考古學家

    2007-11-18

    作者提出當前台灣出版產業問題的見解.值得嘉許.個人認為面對台灣淺碟型文化~速食概念可提供思索.由於市場小.能提供空間有限.很難讓有能力人有生存與發揮之地.
    而書籍種類繁雜與單一.不可替代性.自不可能如便利商店之經營模式.誠如台灣幾大連鎖書店其毛利率幾乎微乎其微.更別說小書店如無特色.幾乎無立足點.
    當然.台灣整體出版業並非無改進與生存之道.然而在網路勢力濫觴.出版形態的改變在所難免.
    或許提供轉機而不自知.
    如能放大格局.再個別思考.才是出版產業之福.

  2. 回覆

    小編

    2007-11-19

    很好的分析, 謝謝.
    我於一基督教出版社服事, 常被「上層人士」問及出書在沒有市調, 你也了解基督教出版社的資源很少, 到底如何做市場調查?
    請幫幫忙! 分享一些心得及簡單而省錢的方法. 我們的書大概只印2000, 能三年賣完就很好了, 賣不完「上層」便作呆帳, 當年的虧損便大了! 就算得了一些「金X獎」的書也一樣!

    • 回覆

      Zen大

      2007-11-19

      版主回應
      呵呵 正巧最近我在構思一篇
      如何尋找目標讀者
      屆時再來看囉
      教會圖書的確不好賣
      簡單先說幾句
      一 改書名 別太一看就是鎖定教會市場的書名 會嚇走其他讀者
      二 改封面 現在好多了 但還是跟不上一般書的封面美觀度
      三 改排版 寬鬆 多些活潑 可以以質感提高訂價而不讓讀者排斥
      四 廣宣傳 收集有辦讀書會的教會名單(教會名錄蠻好用的) 建立可以宣傳的email資料庫 定期發送詳細新書資訊(最好是可以直接列印張貼於較會公佈欄 或於周報上刊載的) 另外 教會刊物的廣告也很重要 送書給論壇報 教會空報 中信 宇宙光 傳神….等等
      六 找推薦 教會裡面有些大人物(教授學者 知名企業家 大牧師 找這些人來掛名推薦 寫專文)
      七 培養自己的寫手
      八 作暢銷書 基督信仰是一種宗教信仰 他必然有其過人的生活實踐操練法 這部份是可以提煉為文推薦給台灣社會的 這部份的書 也是比較好賣而可以創造收益又可以做鬆土傳福音工作的
      九 製作長期出版計劃 抓出各種不同書的屬性
      十 用抽獎鼓勵讀者回函/架設布洛格和讀者互動 也是調查讀者需求的辦法
      十一 關心作者的讀者在想什麼
      簡單想到一些 參考看看
      2007-11-19 14:28:29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