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事件簿

分手就像搬家

By
on
2002-11-23

分手就像搬家

文/zen

1
有點不捨的望著在公館住了一年的頂樓加蓋,雖然不是個頂好的棲身處,當初雖然是因為被有嚴重潔癖的二房東趕走,而被迫緊急的尋找棲身之所,藉由女友的推薦,又加上離當時女朋友近,想說相互有個照應,就搬進公館這個住處了。

2
不過,搬進新房子後,一切似乎沒有兩人預期中的順利,雖然女友順利的考上理想的研究所,然而繁忙的課業,再加上我不得不為生計四處打工賺錢,逐漸將兩個人的距離拉大。見面變成了相互訴說彼此今天的遭遇、不幸之事,並且日復一日的重覆。而當時電視正播著人間四月天,一個流行將「許」當成動詞用的日子。

3
兩個人各自打工的日子多了,唸書的事情多了,互動機會少了,誤會慢慢增加了,感情則慢慢地淡了。最後結束了這段感情,也得準備搬出這個棲身之所。

4
然而在搬家的時候,讓我有了很深的體悟。我覺得,分手的過程其實就像搬家一樣,原以為已經整理打包得差不多了,原來只是一些平常易見的顯眼物。其實,藏在櫥櫃、衣櫃、鞋櫃、書桌、牆角的小東西,仍然不少,還須努力整理打包。

5
弄了半天,捆了幾十箱的書,好不容易將書整理完畢,其他的東西也整理的差不多好了。然而,當我再次以為沒問題,收拾好了,可以走了的時候,卻發現地上怎麼還有一堆小釦子、紙條、原子筆、杯墊、問候、關心沒撿乾淨。扳開床板,發現原來以為掉了的合照,落在這裡啊,怎麼在這個時間點給找到?!

6
想說再挖挖床底,撥開厚厚的灰塵,愕然發現還有我陳年的上排乳牙,乖乖的躺在小糖果空盒裡,坐下來沉思了一會兒當年換牙的過程。不過,我沒住這麼久啊?回過神,原來是自己長年隨身攜帶,到了新的住處,就像安神位一樣,擺在床下。卻怎麼差點給忘了!自己也傻笑了起來!

7
雖然滿頭大汗,但好不容易,總算打包好了所有的細軟,眼看著空曠卻佈滿灰塵和垃圾的房間,本來應該打掃乾淨,不過想想,算了,反正以後不住了,就別打掃了,讓後面住的人來弄吧。沒有脈絡的他,整理起來應該是既輕鬆又興奮吧!!

8
似乎該走了,又看了幾眼。我的內心雖然有點興奮的要往新的住所邁進,然而同時卻摻雜著對即將離開的地方,打從心底升起一絲絲的分離焦慮。正在焦喜參半的時候,遲到兩小時的搬家公司的人也終於來了。第一眼映入眼簾的是個個頭瘦小又戴幅眼鏡的搬家工人,還夾帶著兩個小孩、老婆。我起初還以為請錯人,想說搬家公司剝削員工,找打工學生來搬家。來者看起來比我還文弱書生,更需要照顧。當我好心的問起需要一起幫忙嗎?他卻客氣的連忙說:「不用不用,您一邊休息。雖然今天已經搬了六趟(擺出自豪、專業狀),不過我們可是專業的!」

9
然而,搬家工人才舉起我的第一個箱子,那厚厚重重的回憶,就完全撐破箱子所能承受的力度跌了出來。工人說:「你這樣子打包不行,裝書的箱子怎麼都沒有綑緊。」我心想是啊,怎麼沒有綑緊。工人說:「那我先搬大件的好了,你趕緊把那些厚重的箱子綑緊。」我一邊傻笑、一邊道歉答道:「好的、謝謝你、麻煩你了!」心裡想的卻是,又要重新再打包一次了。

10
折騰了一晚上,好不容易將所有的東西都弄上車載走了。天空還下起了毛毛細雨,雖然等會兒還要到新的住處整理,今天晚上才有辦法睡覺,不過沒關係,新家還沒有任何記憶的軌跡,它們正等著興奮的我去創造(並希望藉此安撫一下被分離焦慮所苦惱的另一個我)。但是在兩間房屋轉換的這個空白的瞬間,我以為總算搬好家。卻無奈的發現我還有電話沒拔線;網路沒辦退租;電話沒辦移機;曬衣架沒收;拖鞋沒拿;杯子、碗盤還晾在洗手台上;垃圾還沒倒(雖然這個我不打算倒);寶特瓶還沒拿去換錢;盥洗用具忘了收(還好有被份);一堆帳單地址也都還沒改;更還沒跟房東算剩下的水電費,還有押金。原來搬家的事情簡直多的恐怖,彷彿找到你身體所有的毛細孔縫細鑽進去,藏起來。非得用力的拔才會出來。還記得上兩次搬家後才發現衣服還曬在陽台,那衣服還是在國外的Pub買回來做紀念,一年不過穿兩三次而已。更慘的是,到了新家還得將那些好不容易包好的回憶與生活,一件件的拆開、放好。我心想可是從打包到開封卻不過短短幾個小時。

11
分手就像搬家,當你以為一切已經整理完畢。其實才是重新打開才是開始整理的契機。而且當你以為已經清空一切、打包整齊、搬往新的住所,誰知道卻也順便將這些記憶一併打包帶往新的住所,並沒有無預期的留在原來的地方。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