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編輯到底在幹嘛?

By
on
2002-12-17

編輯到底在幹嘛?

文/Zen大 (編輯到底在幹嘛?)

一個編輯所要負責的工作範圍很廣泛。舉凡書籍的生產、分配、行銷與流通都與編輯有關。Coser,1982:97

編輯在出版流程中扮演的角色十分關鍵,寇舍認為,編輯是一種缺乏制度化與偶然性專業化的行業,而編輯最大專長就在「連結」(connection),編輯的角色則是守門人(gatekeeper)。編輯的社會背景(social background)會影響出版方向(Coser,1982: 97-100)。一般來說,「一本書的出版與否,徵稿編輯的影響很大」(蔣濱,2001:26)。

「編輯」其實是個統稱,實際上編輯這個職務有其精細的區分,像是助理編輯、執行編輯、邀稿編輯、文字編輯、企劃編輯、主編輯、總編輯等等。然而在台灣這樣詳細的編輯職位區分,除了少數的大型綜合商業出版社符合外,小出版社多半是由一兩名編輯統包所有類型的編輯之業務。特別是在台灣這種小出版社林立的出版界更是如此。

簡媜認為:「所謂『編輯』,是指以特殊技術將創作者的智慧產物變成可供印製、出版的一種工作(及人)。」

然而,編輯究竟是什麼?

有不少文化界的朋友都開過編輯的玩笑,例如認為找不到工作就去做編輯。

然而,編輯工作是十分繁重而經濟報酬低的行業,如果沒有熱情,是很難在編輯這一行幹下去的,編輯需要細心、耐心外,還需要有敏銳的文字功力與專業知識,編輯簡直得像神一樣無所不能卻只能領比工友還低的薪水,可見其辛苦與繁忙之處的。

簡媜說:「編輯跟加工區的勞工沒什麼不同,尤其是位於基層的編輯,他們所付出的心血,很少被讀者(或使用者)一眼識出而單獨地對他們表達感謝…如果有謝意,通常會指名交給作家、出版者。編輯是一群無聲、無名字的人,他們的一生像一塊巨大冰岩,慢慢在燥熱的世間溶化。

在書籍製作上,編輯日常的工作內容可以說無所不包,從邀稿、催稿、處理來稿到審稿,開發新書稿,進入製作流程中則要催稿、校對、編排、審訂、關心美工、封面設計、處理校樣、製版、印刷、預估成本,與出版社其他部門聯繫、排定出版進度、書籍宣傳文案、向作/譯者或其他負責書籍生產的人催稿;文稿即將完成時則要開始預估數量、邀請專人撰寫推薦序、導讀等等;等到書籍出版後則要負責書籍的行銷企劃,舉辦新書發表會,進行公關活動,舉辦各種促銷活動,邀人撰寫書評、書介等(Coser,1982:97-8;關道隆、徐柏容、林穗芳,1995)。

一個編輯最重要的需要有管理書籍製作進度的能力,企劃行銷書籍的能力,以及擁有豐富而多元的人脈,讓你的書籍編製過程,不至於缺乏人才可以使用

一個編輯從書籍主題的擬定、邀稿、催稿、審稿,到書籍製作、成本預估 、行銷企劃等等,都一手包辦

關於這點,簡媜在其論編輯的文章中,有一段精采的描述:「編輯是『多功能處理機』(簡稱「奴隸機」)。在分工不清的年代(現在仍存餘緒),編輯除了發稿、校稿、管印製,還得兼理企劃、公關、財務、業務、讀者服務。當然,美編鬧脾氣或過度瑣碎不好意思打擾人家時,還得甩甩針筆,、擒拿美工刀。以做一本書為例,一個全能的編輯大約必須跟十五到二十單位聯繫,每一單位平均以三通電話計,約四十五到六十通電話--在不出差錯的情況下。」而且更糟的是,編輯從來不會只編一本書,他手上一定同時有許多本書在跑。

傅月庵說:「編輯這一行的祖師爺,有人說是孔老夫子,因為他述而不作,刪詩書、訂禮樂,活生生就是一位編輯。」

更有甚者,編輯其實是作者的作者,是替作者書籍加工製造的人,將原本雜亂不堪的文稿,編製成可供大眾閱讀的人。編輯必須具有豐富的想像力與邏輯推演能力,可以判斷作者文稿的原意,並且在不改動作者文意的狀況,潤飾修改作者的文章,讓其更為一般讀者所接受。編輯事一個把關者,控管著諸多書籍製作流程的品質。

在台灣,並沒有專門的編輯科系,少數的編輯課程設於中文系所與新聞學系所之內,像是中興中文、靜宜中文,在大眾書領域中,也有不少中文、新聞傳播相關科系畢業生從事出版業。

對於學術專業書籍的編輯之社會背景的考量則有所不同。寇舍談到學術類編輯對於具備專業化知識的必要性,而這需要長時間的訓練。一個學術類編輯最重要的是事先掌握了解學術社群,因為學術社群除了是消費者也是潛在作者,一但產品出現可以盡快適應市場(Coser,1982:103-4)。

若以社會學等專業學術性書籍的編輯來說,該類編輯所面對的書籍內容,並不只讓文字流暢與優美就夠了,還需要面對許多學術上的專有名詞、學術理論與翻譯名稱的問題,甚至還要有判對書稿好壞的能力。該類書籍中大量的翻譯書、經典作品與學術新知,都考驗著編輯的語言能力和學術理解能力。因此社會學專業書籍的編輯製作對於編輯資格的要求不只有出版技術(執行編輯)而已,更重要的是編輯的文字能力(文字編輯)。

而文學出版類的編輯,則必須精通文字與文人系統,免得搞不清楚狀況。

編輯的職業病是「愛校稿」,而且到了瘋狂卻不能自止的程度。例如說,走在街上看到招牌,會先看看有沒有錯字。看書看雜誌也會不有自主的以挑出錯字為主要目標,文字內容反而被忽略就算是在看充滿情色味道的春宮小說,還是免不了有校稿的毛病。非得挑出錯字不可。

台灣出版界中,由於眾多因素(例如薪資過低 、調薪不易、工作時間太長、工作壓力太大、出版社不夠制度化與組織化等等)使然,導致編輯普遍的流動性很大。 有部分出版社也以此來降低成本。一般來說,有意以編輯為職業的一般大眾圖書的編輯,多半藉由年資與跳槽,來提昇編輯自己的身價與職位。然而,編輯人員的高流動率對於出版者的影響很大,特別是需要長時間培養專業與認識學術社群和學術市場的學術類編輯。長久以往,出版社無法建立自己的編輯班底,編輯的人際網絡無法累積發揮加乘效果,出版社本身的規模亦無法持續擴大等等。

台灣出版社群的編輯分類,可由兩條軸線來看,第一是出版社的規模大小正式化程度,第二是出版社編輯走向。

一個編輯的日常工作量十分龐大。根據筆者的研究觀察與實際探查,在小型專業出版社中,一個編輯幾乎負責統籌控管所有書籍出版(包括大量的外包)業務流程。像弘智文化、韋伯文化、唐山等。

在大型出版社中,書籍出版量大、出版種類廣,事有專精、分工較細,像是美編等均有專人負責,公司多組織化、制度化,編輯的職務也較為確定,但相對來說要處理經手的書籍也比小型出版社的多,像是時報文化、遠流的編輯,在架構都是上設總編輯,下設書系主編,再下來是書系編輯與執行編輯、助理編輯等等。然而雖然分工較小出版社細緻,但由於出版壓力大,再加上各個流程的分工細密,因此在工作上的壓力也很大。

一般來說,台灣的出版社的「編輯制度有兩種,一種是主編制。如時報、遠流等由不同主編負責一個出版路線,主編必須負責開路線的規劃與新書開發」(孟樊,轉引自王瓊文,1995:103)。

三民書局的編輯結構是總編輯一人,副總編三到四人,副總編輯之下則依任務分組,如人文組、社會科學組。各有若干編輯。各組成員可以互相推舉方式,推薦三名主管人選,再交由董事長圈選。幹部都由內部員工升遷(轉引自王瓊文,1995:100)。

遠流採主編制,由主編負責某類書系。由出版社自負盈虧三年,三年後若成效不彰,則結束該叢書(轉引王瓊文,1995:111)。

而聯經則是另外一種類型-企劃制。編輯不分路線,編輯只負責一般編務。新書種的開發或規劃,由企劃或主管,也就是總編輯負責(轉引自王瓊文,1995:103)。不過,就筆者對於聯經書籍的觀察與了解,該出版社的編輯還是雖然會負責不同的書籍編輯。但廣義的來說,還是會由某些編輯負責某些類型的書籍製作與選書。例如社會人文類書籍的編輯,就不會跨足文學類書籍的編輯製作。企劃制的編輯在社會學出版社群中有揚智文化、生智文化(孟樊籌畫),劉鈐佑時代的巨流出版社,孟樊時代的聯經。

淑馨出版社也是企劃制。由淑馨來規劃書籍,尋找合作對象,判斷市場(轉引王瓊文,1995:108)。

編輯一本書籍所需要的專業技能,除了一般編輯都必須具備的書籍製作/編輯等基本功夫外,還需要對特定書籍所牽涉的學問內容、思考邏輯、最新知識,甚至語法文句,有一定鑑/判別能力,能夠判定一份稿子的好壞,行文的流暢,觀點思路的脈絡,甚至文獻引用的正確與否,再加上能夠了解最新的研究成果等等,而非一個只是能修飾文句或是修改翻譯的人 。

一個出版社,對於編輯的選擇,是否特定條件?

美國社會學家寇舍(L.|Coser)的研究發現,學術編輯都是大專以上的教育程度,甚至有些研究所程度。而學術類編輯多半出身精英名校甚至有一些博士(大概占10%),不希望聘任英文(也就是本國語言學系畢業),有三分之一的學術編輯有科學或社會科學背景。白人與新教徒為主。寇舍認為個人品味(taste)在編輯事務中占了關鍵性角色。學術編輯的閱讀習慣則以「高品味知識份子」(highbrow intellectual)雜誌和學術出版品為主,編輯的閱讀習慣與其所從事的編輯類型十分有關係。學術類編輯是高級文化的消費者,編輯的文化消費習慣會反映在其工作專業之上(Coser,1982:113-4)。也就是說,一個編輯除了具有文字修養外,還必須博學強記。

根據寇舍對於學術編輯的觀察,筆者彙整出以下幾項條件,是筆者綜合觀察後認為,一個人文社會類書籍編輯,在處理相關業務時,應有具有的編輯與學術專業 。

第一、在學歷方面的要求:

以高等教育社會、人文科學相關科系畢業為佳,例如社會學系、政治學系、歷史學系、外文系。以大學或研究所畢業的新鮮人為主,博士班在學生更佳。雖然每年有不少中(外)文相關科系畢業生投身出版界,然而以學術出版者的角度來看,以本科或是社會科學相關科系畢業的學生,再加上外文能力優秀者為佳。近幾年來更開始有碩士,甚至博士班學生投身這個領域。這類書籍的編輯多半社會科學相關科系的畢業生為主。。

蔣濱指出,最好的徵稿編輯「不一定要有學位,只缺論文的學位候選人(ABD,All But Dissertation)是最好的徵稿編輯人才」。因為已經獲得博士學位者,本身會成為學術界的一員,而受到各種切身利害關係的羈絆;已經放棄學位選擇走進出版專業的ABD,在研究生時代累積對某一學域人事、議題、行情的了解,本身又不再是其中一員,既能掌握資訊,又無切身利害,最能站在出版社立場(蔣濱:2001:Pp.26-8)。

第二、在語言要求方面:

由於台灣地區社會學書籍中翻譯類所佔比重偏高,英語為必備技能,若能懂得德文與法文這類第二外國語更佳。然而與一般西方與非西方國家不同的是,由於有不少書籍的原稿是來自大陸地區,所以還需要具備能夠閱讀簡體中文的能力,與了解大陸與台灣兩岸專業的社會學術語上的差異,或日常語法異同,以方便書籍審閱校訂與製作。

第三、在文字方面的要求:

既然是編輯,對於文字敏感度、文字撰寫修改能力、校稿潤稿能力、行銷文案的撰寫能力也就會有一定程度的要求。

第四、在電腦使用能力方面的要求:

由於書籍製作流程的電腦化,現今的編輯除了將稿件以紙張印出校稿外,大多數的書籍編製工作都由電腦一氣赫成。

與編輯最為相關的幾項電腦軟體像Microsoft Word、Microsoft Excel,中英文打字能力,使用網際網路的能力,基本的排版軟體像是Pagemaker、垮克的使用能力,對字體、字型、版面的美學敏感度,基本的美編概念,版型的構圖,繪圖軟體的使用等等。

第五、資料收集能力與學術敏感度:

由於該類編輯所處理的書籍是社會科學類專業書籍,對於資料的收集與整理,「對某一學域人事、議題、行情的了解」。蔣濱也提過,「ABD,在研究生時代累積對某一學域人事、議題、行情的了解,…能掌握資訊。」(蔣濱:2001:Pp.26-8)

放到實際書籍製作來看,就算單看學術專業書籍的製作,一個相關業務的編輯,所必須處理面對到的學術領域與範疇,以其所要涉獵的領域來看,也遠比任何一位專業教授的專業領域要多,然而編輯多半又沒有相關學門的博士學位。因此學術著作的製作上,對於學術界與出版界各自的專業尊重,就成為非常重要的課題。

以現今台灣社會科學專業出版社群來說,有不少編輯/出版者本身就是學院出身的,以現今的社會學出版社群來看,其中有十餘家的出版社中的出版者或(總)編輯,有擁社會科學學歷或背景 ,也有一些編輯或出版人類似ABD。

這樣的編輯陣容,應該是有助於社會學專業出版的發展。整體來說,台灣社會學書籍製作的編輯素質是逐年上升的。僅就出版社的編輯教育水準來說,就有漸逐年上提升,逐漸以碩士學歷為主的趨勢,出版社若能好好接收這批人才,將對台灣專業出版有提昇的幫助。

至於其他專業出版,也同樣面臨學科專業與編輯專業整合的兩難,出版產業如何能夠訓練出可以結書籍內容專業與出版專業的編輯,能夠評審書籍內容與書籍製作的編輯,將是台灣出版產業是否能夠提昇的關鍵。

不知道是不是缺乏人才的原因,台灣出版界多半以翻譯書為出版考量,大概就是想省去選書的痛苦。

傅月庵對於現今的編輯又有一說說:「如今,錯字滿街走,校不勝校;出版崩壞,大事不妙。編輯的職業病轉成了『找書』,只要一看到偷窺光碟削凱子舔耳朵,就立刻想到:『可以出一本書!』」

筆者認為靈活的開發新書能力並沒有什麼不好,畢竟台灣的出版文化長久以來太被政治力壓抑,不夠活潑和多元。現在這種凡事皆可成書的想法是很正確的。書,本來就可以記載任何東西,誰說一定是具有某些水準或者某種主題的東西,才可以成書?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