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不景氣時代下的書店生存法則

By
on
2003-01-06

不景氣時代下的書店生存法則

2002年,台灣有兩百多家書店歇業。這個龐大的數據想必震驚了關心出版與閱讀的朋友,更讓許多出版同業感到憂心與焦慮。然而,龐大而看似可怕的歇業數字背後,其實隱含更發人深省的問題?除了現今閱讀品味與風格的改變,還有書店經營,這個長期不被關心和研究的冷門角落。
古諺有云:「危機就是轉機」,不景氣的時代,正是汰弱留強,財富重分配的關鍵年代。因為不景氣,因為人民的荷包縮水。人們不再像經濟高成長時代一樣,擁有大量的閒錢可以揮霍。因此,人們開始慎選消費的產品與場所。
書籍,並非人們生理上追求生存的必需品。因此,在這長期不景氣的年代,市場上看似會降低對於書籍這類非民生必需品的購買,進而導致出版業不景氣。而這樣初淺的推論,應該是一般出版同業和人民的推論邏輯。但筆者的看法不同。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暢銷書籍。不景氣時代,其實仍然有不少書籍暢銷。因為人心浮動、無助,其實更追求心靈上的充實和滿足。書籍閱讀自然成為最簡便而有效的方法。
圖書銷售總量上或許沒有改變,但消費的書籍類型卻變了。特別是這兩年來興起的投資理財書、明星書、魔幻文學與愛情網路文學,都再再顛覆過往出版界的閱讀版圖。而老出版人因其堅持,遂將閱讀類型的轉移,做了道德化的解釋。其實,閱讀版圖的遷移,不過反映出人心浮動不安,想從不同的閱讀上求取心靈慰藉罷了。看出這些暢銷書籍的特色嗎,都是在安慰浮動的人心!
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哪有一種書籍類型可以永遠暢銷而不墜?徒然緬懷過去的美好時光,只是讓自己現在缺乏競爭力!出版界如此,書店業更是如此。
台灣早期的書店多半昏暗、破舊。只是陳列書籍的商店而已。和現在的誠品等具有特殊美學風格的連鎖店比起來,消費者花差不多的錢買書,自然不會再選擇過往那些老舊不合潮流的書店。而大型連鎖書店,則因為擴店速度太快,增職後的分店,人員教育訓練不足,書店整體的規劃與營運都沒有特色。徒有連鎖書店的美麗光環,但實際卻是過去老舊書店的翻版。書店或許變亮了、硬體設備變好了,但書店的根本卻變得更糟了。
2002年歇業的兩百多家書店,雖然讓出版社少了不少鋪書的點,看似讓出版業更加雪上加霜。但長遠來看,對於調整台灣出版產業的體質來看,卻是好的。畢竟,一昧讓那些缺乏競爭力的商店保存下來,對台灣出版產業未來的提昇與改建並沒有實際貢獻。反而是淘汰掉體質不健全又不思改進的商家,才會讓整體產業有更上一層樓。
台灣的書店發展了幾十年,可惜的是,除了少數專業書店和大型連鎖旗鑑店,堪稱夠水準外,絕大多數的書店,其實還是一點競爭力都沒有。一碰上不景氣,倒店歇業自然不無可能。
一家好的書店,除了要具備齊全的書籍之外,更應該有完善的裝潢硬體設備,優良的服務態度,專業而迅速的訂書、進書、查補書流程,以及集客力強的店面。而如果我們以上述幾點作為標準,考察一下現今台灣的書店。結果可能不甚理想。而書店歇業的數量,也成為可以理解的個案。而不是令人莫名恐懼的現象。
首先,當然是書店本身存在的地理位置。過去台灣的書店多半以地區的交通匯集區為主。像是火車站,大學文教區附近,自從連鎖書店興起之後,才慢慢打入商業區。一家書店,除非是專業學術性書店,其可替代性低,否則一般的書店,店面位置所在地,絕對是決定書店集客力的關鍵。
第二是書店本身的裝潢和硬體。這部分不容諱言,是台灣書店業進步最多的地方。現在的書店,不敢說是金碧輝煌、富麗堂皇,但絕對是明亮寬敞,舒適自在。已經很少像過去燈光昏暗不明,裝潢擺設老舊不堪。而像誠品這等書店更推出其特有的美學風格,金石堂等其他連鎖書店以及地區大型書店也都開始建立自己的閱讀裝潢美學。然而,過分發展硬體,卻讓書店的其他部分失衡。
例如第三點員工的訓練問題。這部分問題最大的出在連鎖書店,而且是擴店快速的大型連鎖書店。這些連鎖書店早期成立的分店,無論員工素質還是書店經營水準都是一等一。然而,在快速擴店急需人力的壓力下,新開幕的中小型分店成為只靠裝潢美學撐場面,甚至有些分店經營狀況問題百出。
第四、書籍陳列擺設。這部分又與書店的自我定位有關。一般綜合書店均以出版社主打或市面暢銷作家的新書,作為書店主要陳列。畢竟這似乎是主要的收入來源。
然而,對於書店本身經營所必須的長備書單的陳列之選擇與規劃,卻顯得並不在意。例如一些中小型書店,書店中所擁有的書籍類型極為缺乏,不能涵蓋全部的出版範疇無所謂。只是就書店僅有的書籍來看,實在不知道書店進書的選擇標準是什麼?如果只考慮銷售量,那麼一家書店的書籍陳列將會毫無風格,也顯不出閱讀系譜。這也突顯出,一家書店根本不知如何定位自己,做出市場區隔。
例如社區型書店其實應該多投注心力在暢銷新書與文學、歷史、勵志類等大眾閱讀,而應該捨棄商管等稍微具學術性的書籍。專業書店則應該完全放棄大眾書籍。綜合大型書店則應該兼顧新書的顯眼性與各種書籍類型的均衡性。做出市場區隔,讓讀者再選購不同類型書籍時,知所取捨,那樣各種類型的書店才都擁有各自的營運利基。
一昧擠向大型綜合書店找書,並不代表有品味,只是突顯台灣閱讀文化缺乏根基與脈絡。因為 ,讀者根本不知道,如何在書海中找到適合自己要的書。所以就鑽進書籍最多的書店。但不是我們要的書,書店越大,找不到書時的失落感、和焦慮也會越深。
我們必須知道,每年市場上出的書都一樣,為什麼有的書店門庭若市,有的卻門可羅雀?其關鍵除了書店本身的裝潢和風格吸引人之外,書店內的書籍,才是消費者關心所在。畢竟一家門庭若市的書店,有可能叫好不叫座,很多人進書店,但卻兩手空空拂袖而去。書店如果只在乎硬體裝潢的建構,或者是書店美學風格的經營,而忽略書店最實質的獲利商品—書籍—的話,結果可能也不甚樂觀。
不景氣時代,要賺取非民生必需品的錢,本來就比過去高經濟成長時代要難上好幾倍。但,如果書店業願意趁著這波不景氣,放手讓自由市場機制運作,少一點道德化思考,讓市場汰弱留強,那麼剩下來的書店,將可能讓我們提早看到,出版產業的燕子。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