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歷史、身體、國家:近代中國的身體形成

By
on
2003-06-20

歷史、身體、國家:近代中國的身體形成

近代中國的身體發展始於國勢積重難返,甲午戰敗後有志之士認清器物層次之改革,無力救中國於危難。惟身體改造足以自救,於是一種以改造身體作為改造一切,富國得先強身的身體觀,在殘弱的清末中國逐漸發酵。
中西社會長期以來均不關心人的身體發展。西方思想接受啟蒙之後的身心二元論,身體被視為下等,哲人們關心人的思想與世界的關係。然而隨著八零年代後傅柯著作的影響與消費文化研究的出現,西方社會開始轉向關心身體與世界的關係,西方人的身體觀逐漸成形。然而中國人的身體又是如何?這是作者身為一個中華兒女的關懷!
作者認為近代中國身體的論述與發展都是派生性而非原生性的,近代中國身體觀出現於甲午戰敗後的中國社會,中國社會器物層次上的改革顯然失敗,人們開始傾向日本學習明治維新的成功之道。近代中國的身體觀就是在這種被迫的情況下開展。
在富國得先強身的觀念下,中國進入一連串的以國族富強為終極目的身體打造運動,並分別展現在身體的國家化、法權化、鐘錶時間化、空間化四大層面。進而對近代中國與往後中國身體觀的發展出現廣泛而長遠的影響。
晚清的積重難返使得個人為了國家富強而打造身體,個人身體是為了國家的富強存在而改造,身體的國家化成了近代中國身體發展的基底。一切的身體改造都是以國家存亡為優先考量,國家的富與強成為一切身體打造目的。像是由此衍生的身體法權化,是晚清在為了爭取平等的領事裁判權而修法,而其附加效果卻是讓中國長期以來具有身分等差的禮治化身體觀,轉變成西方天賦人權的法治身體觀(這可是近代中國身體發展所史料未及的影響)。
而中國的屢敗戰,使得天朝退為世界體系中的半殖民國,並且讓原先為了國家救亡圖存而引進的西方工業文明(像工廠)與教育,一併引進了西方工業革命後特有的鐘錶時間與世界時間觀,準確的時間控制讓中國一向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勞動身體型態,轉進成馬克思的那種異化的勞動身體觀。西式教育則讓一向鬆散的中國教化身體觀、教育時間表與課程表,轉變成傅柯所說的那種規訓化的教化身體。
新式教育下所生產的學生,對新中國積弱不振的怒吼,反映在學生將各人的物理空間(身體),藉由物理空間的不斷移動與對腐敗政府的抵抗,幻化學生的物理空間為喚醒國魂的空間,建構政治化的空間(身體),企圖喚醒全社會的物理空間(身體)振衰起蔽,改造新中國。
近代中國的身體觀是建基在身體的國家化,個別人身的打造是為了近代積弱中國的興盛而打造的,而這個受制於列強而改造的身體不再屬於個人,而是為了富強的國家。也就是說無論是身體的法權化、身體的鐘錶時間化與世界時間化、身體的政治空間化,都是作為身體國家化的派生,而身體的國家化則是近代中國身體發展有別於西方社會身體發展的獨特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