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品評介

高級迷信

By
on
2003-06-20

高級迷信

這是一本自然科學家對於純科學的詮釋權已被某些認為科學不過是特定時空脈絡下的一種文化建構與論述的人文社會學家,也就是作者所說的學院左派所把持,而提出的反駁與批判。

作者在第一章清楚的交代了寫作這本書的重要原由,並定義了學院左派。作者認為不能再將自然科學這門科學裡的純科學的詮釋權交給那些根本連高中的物理、數學程度都不懂而卻可以在各大重要學術單位大放厥詞,並佔據各個重要學院與期刊的主要位子的學院左派。

那麼誰是學院左派?如果從本書一開頭所下的定義的話,應該是指那些抱持「強文化建構論」,也就是說對所有的學科,甚至是科學家自認最客觀的純科學也是特定歷史社會條件下的產物,其科學的表述方法受意識型態與社會文化脈絡的影響而建構。這些學院左派可能出現的地方是後現代主義、文藝理論、文化批評論、女性主義、基進環境主義論者與批判學派等等。

作者使用了大量的文獻來證明這些學院左派形成的歷史文化脈絡和作者認為可笑而充滿錯誤的科學觀念。作者試圖論證這些學院左派也是一種文化建構的產物,然而這一點我想即使是被歸為學院左派的學術社群,應該本來就不否認。而至於對學院左派的「科學哲學」與「科學研究」的批評範圍與版圖,其實並不完整。在後現代主義方面,作者大力批判了德希達,然而對傅科的批評卻不能向對其他學者的批評一樣引出清楚的文本來討論。而在對女性主義者與環境主義論的討論方面,作者大量的引證該學科領域的文本,並極盡可能的賣弄修辭來嘲笑與反駁那些充滿錯誤的科學觀念。然而批判學派我想作者可能完全搞錯了批判學派的對手是誰吧!

作者企圖為純科學翻案的努力是明顯可見的,而學院左派中某些錯誤的發言與科學批判也是本書的貢獻。如果說作者認為當初學院左派是基於怨恨純科學的成就而提出文化建構論來相對化科學的客觀性與貢獻的話,是因為學院左派怨恨純科學在對自然世界的研究所取得的重大成就的原因的話,那麼本書的作者自己也犯了同樣的錯誤。

其中最離譜的是認為如果有一天學院中的所有人文社會科學學者都不在的時候,自然科學家們也可以自己上這些人文社會科的課程。作者的傲慢與優越感都藏於此。別忘了作者一開頭對於所欲批判的學院左派的定義,其實不過是人文社會科學界多元典範中的一小部份而已。然而作者最後卻將這個結果推論到整個人文社會科學範疇並整體加以否定。這讓我們對作者所有的論述與出發點都不禁有所懷疑。

而這樣的一本書出現在並沒有堅持強文化建構論,缺乏科學研究和純科學研究的台灣社會。我們可以說在被告與原告都是缺席的情況下,對於這些批判與言論只能當成是對「科學研究」這個領域的入門,並不易激起被告與原告雙方的辯論。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