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隨筆記

英倫才子的旅行藝術

By
on
2003-06-20

英倫才子的旅行藝術
本文發表於書海拾貝

書名:旅行的藝術
作者:艾倫狄波頓
譯者:廖月娟
出版社:先覺

最近這兩年,由於週休二日的原因,過去只懂得辛勤工作的台灣人,,也開始重視休閒旅遊。關於旅遊的書這兩年來彷彿雨後春筍般的冒出,好生熱鬧。其中多半為旅遊指南或者行程推薦,而進一步的進階讀物,則有些出版社開始推出國外的重量級旅遊文學。而台灣,也出現了向舒國治這類撰寫旅遊文學的好手。
一時之間,旅遊文學在台灣蓬勃發展,其盛況空前,但似乎沒有消退的痕跡。而現在,就連以書寫體裁和文本屢叫人驚艷的的英倫才子艾倫狄波頓,都來插一腳,湊湊熱鬧,寫起哲學家的旅遊指南書!
那麼,狄波頓的新作,哲學家的旅遊指南-《旅行的藝術》,有何特出之處。狄波頓除了保留其精闢的文筆、深富洞見的觀察法以及將哲學融入生活的一慣寫作手法外,這一次狄波頓還把思想家與文豪生平的旅遊經驗,和其思想特點結合,又替我們找出一種閱讀哲學間欣賞風景的好方法。
除此之外,狄波頓還是保留其獨特的虛實交錯寫作手法,一邊紀錄談論自己的旅遊經驗,一邊讓時空自由交錯,談論著諸多思想家、畫家與文豪們的旅遊經驗。狄波頓,在這本梳裡,大概把自己當成我們這些市井小民的領隊,除了偶爾跟我們說說他自己旅遊經驗外,更想強調的是,他書中所提及的那些不凡人物再旅遊或休閒時所開創出的閱讀世界之道。
思想家的腦袋,大抵上來說,和我們這些駑鈍的市井小民不同。無論這些思想家本人的性格有多奇怪或者彆扭,但是,思想家有價值的地方不在於他們在世界上生活瑣事能否處理的井然有序,而在於他們獨創一格的觀看世界的方法。
因此,一個平凡無其的景色,在畫家、文豪或思想家的眼中,則有了不同的解讀。例如,一個最討厭實際旅遊的人,卻同時也是最愛閱讀旅遊與最神馳於旅遊的人。例如梵谷在普羅旺斯所看到的世界,畫出的向日葵與諸多梵谷式繪畫,就是我們一般人很難測透,但卻是梵谷之所以為梵谷的原因。
再者,當我們以為旅遊一定是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前進到陌生的世界角落,放下生活慣習,享受新事物所帶來的刺激和享受時。有的人卻以自己的房間重新出發,來一趟最省力也省錢的自己的房間之旅。因為,旅遊在於心態的轉換看世界的心態與方式,而不一定在於欣賞特定風景文物。
走馬看花式的旅遊,就算你走遍全世界,最後留在心理的,大概只會是更多的空無與惆悵;然而,如果能夠找到落花水面皆流水,大塊假我以文章的方法。那麼,就算是你家門口的行道樹,或者是不起眼的一棵小草,都將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風景。這一點,梵谷為我們示範過了,而狄波頓將帶領我們找到方法。
每次讀狄波頓的書,都是一種心靈上的享受與休息,也是一種智慧的啟發與神遊。更讓人在繁重的日常生活中,得以舒緩自己,獲得心靈釋放。
因為,狄波頓總能在人所未能見之處,找出生活微小事物的新意。而被狄波頓寫過的主題,無論原本有多麼的艱澀,例如普魯斯特,突然也都變得風趣幽默而且親切,甚至充滿實用性。
這次,英倫才子艾倫狄波頓,為我們安排了好幾位知名哲學家與文豪,請他們做嚮導,撰成本書,讓這些思想文豪,教我們如何以不同的方式,用哲學思維旅行於天地之間。

延伸閱讀
艾倫狄波頓,《我談的那場戀愛》,先覺
艾倫狄波頓,《吻了再說》,先覺
艾倫狄波頓,《愛上浪漫》,先覺
艾倫狄波頓,《哲學的慰藉》,究竟
艾倫狄波頓,《擁抱逝水年華》,先覺
舒國治,理想的午後,遠流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