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民國史學研究的重鎮—國民黨黨史館保存重要中國現代文

By
on
2003-08-12

民國史學研究的重鎮—
國民黨黨史館保存重要中國現代文學與史料文獻(原文發表於文訊2003/8 請勿轉載)

文/王乾任

清末民初,是新中國正要開始大鳴大放的時候。無奈歷史局勢詭譎,眾家是立紛起,舊大清帝國餘黨,民主政體下的諸多派系、軍閥,各自擁山頭自重。政治局勢的不明朗,卻無法阻止新中國學習西方文化,引進新文學與思潮的趨勢。只是在多變而動盪不安的政治局勢下,這些文化的、歷史的、思想的保存工作,就顯得更加困難。
如果以中國自古一貫的歷史道統來說,中華民國算是承接大清帝國的正統,因此對於中華文化與文物的繼承與保存,也顯得理所當然。而主導民國初年主導中華民國的主要政黨則是由國父孫中山先生所創立的國民黨。
中國自古以來一直是個重視文學、歷史與文化的國家。因此,在當時那樣紛亂的時局中,國民黨似乎成了少數幾個有能力而且也應該作史料典藏與蒐集的組織團體。
由於清末民初的中國政治局勢與歷史詮釋,至今仍然紛亂而無所定,因此,保存史料以供後世研究,則成為當務之急。
國民黨的政績與歷史功過,更是段仍然眾說紛紜且充滿政治立場的歷史迷霧。而一般人對國民黨的認識,也多半停留在推翻滿清、北閥抗戰、國共內戰、撤退遷台、白色恐怖、台灣經濟奇蹟的創造,與最近的政黨輪替等政治經濟上的經驗。然而,國民黨這個龐大的政治團體裡面,卻有一個小組織,默默的運作著。而其中所典藏蒐集的文學史料與歷史文獻,卻可能對後世解讀清末民初紛亂的中國歷史,剖析國民黨複雜的歷史定位,有著無可預計的貢獻。更有甚者,該單位裡面還保存了不少古中國的古籍與線裝書。這個單位就是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所屬的圖書館,過去簡稱黨史館,後更名為孫逸仙博士圖書館。
黨史館於民國十七年成立於南京,為蔣中正、陳果夫等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倡議設立。不過由於當時正值北閥,故到十九年五月一號才正式成立。國民黨當初倡議設立黨史會的目的,在於蒐集革命建國史蹟文物,以免日久湮滅;其二在為國民黨保存歷史,以傳後世。
黨史館經過多年努力,截至目前為止,中西文藏書有三十萬餘冊,而史料文獻更有多達三百萬餘件。其中書籍方面,關於三民主義、國父思想與國民黨黨史有一萬五千餘冊。關於中國近代史史料傳記,有四萬五千五百冊以上。中國古籍線裝書有兩千六百餘種,五萬五千多冊。其中明朝與清朝的版本多達兩萬一千多冊。而更可貴的是其中有不少海內孤本,非常具有文獻價值。
除此之外還有兩大特色,其一是中國各省地方誌,計有兩千多種,一萬三千多冊。另外則是中文期刊,總計從清光緒二十四年到現今,共一千三百餘種,三萬三千六百餘冊。可以說是中國期刊發展史料的重要蒐集寶庫。
而這些藏書之中,更有不少是早期國民黨大老先進下世後所捐贈的藏書和文物。像是方東美教授八千一百七十九冊,多數關於中西哲學與歷史文學的藏書,孫科補不足齋中近三萬本的藏書(其中包含不少善本古書),還有像是蔣緯國、余國華、于右任、吳稚暉、狄膺、李大超等早期國民黨大老身後都將藏書,都捐贈給黨史館。黨史館可以說是坐擁民初政治文化精英的思想寶庫。
然而,坐擁如此多史料與珍貴圖書的黨史館,無論在圖書典藏或者是學術研究上(特別是中國近代史),都應該扮演舉足輕重的關鍵性角色才對。然而歷史往往是殘酷的,若不是國父紀念館為歡慶三十週年而發現黨史會一直將其藏書集中在國父紀念館地下一樓管理,並且不對外開放。這些貴重的史料和文獻,恐怕將繼續被埋沒在超大型倉庫裡,而任憑腐爛。
一般一個普通的市民圖書館,甚或者大學或學術研究單位的研究型圖書館,藏書三十萬,而且全部集中在某個特殊領域,也非易事。而黨史館所典藏的三十萬冊圖書與三百萬件史料文獻,其年代多少部份集中在明清,絕大部分則集中在清末到國民黨遷台這數十年間。這些史料的重新問世,將有助於中國近代史的研究與探討。
清末民初是現代新中國的發端。民初的五四運動、白話文運動,乃至各種西方思潮的傳入,都再再影響中國文字與思想的模塑。而當時的文字書寫紀錄,則成為考察當時文字與思想流變的重要史料,也是文學史與思想史的重要考證來源。黨史館中所保存的黨國大老藏書著作以,及蒐集當時中國文字的工作,都將成為後世的寶庫。僅就文訊二十年專刊所舉辦的文學雜誌展中,諸多民初文學雜誌都是由黨史館所提供,就可略窺黨史館在民初中國文學保存上的重要性。
而黨史館中最特別別也最等待日後研究人員發掘與整理的,則是1943年到1949年間所蒐集的圖書和文獻史料。也就是抗戰末期的中國到台灣光復,乃至國民黨遷台這段中國近代史上最混亂,過去也最缺乏史料與文獻研究的時代,將隨著黨史館的遷移與開放,而日漸被重視。
黨史館自國父紀念館遷出這麼龐大的史料與書籍之後,現已經對外開放所有的史料文獻與圖書,並預計在今年十一月國民黨黨慶時,全面開放黨史館,並朝向公共圖書館的規劃邁進。日前國民黨設立K書中心,就是黨史館的第一步試驗。除此之外,黨史館也深知這些史料圖書的重要性,目前正有計畫的將之數位化與網路化。
可惜的是,擁有這麼重要的史料與文獻,國民黨本身並不重視這個舉世無二的重要圖書館在黨史館。在黨史館將所有的史料與書籍遷出國父紀念館後,目前將大部份圖書資料安放在國民黨的地下一樓和九樓,然而礙於空間與人力,這些史料文獻的整理呈現,還有待努力。不過目前陸續進行中的目錄編撰,相信對於未來的中國近代史研究將非常有貢獻。
不過,雖然這些資料是對外開放的,然而卻非開架式,原因在於這些史料多為百年古物,須有專門的典藏空間。任意的開架陳列與借閱,將會加速耗損。而且這些史料並非一般性綜合圖書,雖有不少重要的文學與哲學歷史圖書,然而卻也無開一般民眾借閱使用的必要。
筆者經過這次的訪問與了解後,很希望相關單位乃至國民黨本身,都能多重視這個寶庫。台灣社會的文化,套蔣勳曾說過,的是一種減法的文化。舉凡在台灣當政的政權,都要減去抹滅過去政權在台灣存在過的事實。邪惡化、甚至消滅其存在的痕跡。過去的日本政府欲皇民化台灣人,讓其遺忘大清帝國,民國民政府也不承認日本統治,欲抹殺日本統治所遺留的任何元素。而現在的政黨似乎也是。對舊政權的合法性大加達閥。然而,這樣的結果則是我們對過去歷史日漸模糊,無法定位與落腳。最後只剩下不確定的現在,進而失去歷史深度。
黨史館館長表示,該單位目前最缺乏的是典藏與展示蒐藏館藏的空間,以及管理營運的費用。限於黨史館本身組織規模、經費來源以及現有的黨史館空間,將很難再進行有系統的史料蒐集。然而,這對一個圖書館來說,其實是莫大的扼殺。無法累積文獻與史料的特色圖書館,將會日漸孤獨;而缺乏空間展示的圖書館,也將自外於歷史社會。筆者小小的希望,這麼些具有價值的文獻與圖書可以能被善待。無論這些史料與圖書所記載的知識與過去,是不是為現在所接受與承認,但那都代表著歷史的痕跡,應該被保存應該、被善待,而不是被遺忘被忽略。
而且就黨史會成立的宗旨來說,國民黨也也義務繼續蒐集整理與該黨相關的史料圖書,以免湮滅、以傳後世。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