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想出版

圖書定價制到底要捲土重來幾次?

By
on
2018-03-05

圖書定價制到底要捲土重來幾次?

文/Zen大

前一陣子,文化部長鄭麗君再次對社會拋出圖書定價制的議題,表示未來若通過圖書定價制,出版一年內的新書折扣不得低於九折。

 

新聞曝光後,沒有引發太多關注。主要是被花蓮地震的消息蓋過,不過,網路上與出版界有不少反對意見。

 

圖書定價制不算是新議題了,每一次有新的文化部長上任時,出版界中致力推動圖書定價制的那群人就會再度啟動遊說機制,歷屆文化部長為了顯示自己對文化與出版的看重,都沒敢小看這群人的遊說,總是鎮重接待,朝開會議,甚至還投注經費研究圖書定價制,就連我也參加過幾次部裡招開的會議。

 

說實話,按照文化部對業者所解釋的政策制訂流程來看,圖書定價制要能過關的機會微乎其微。文化部對出版業者解釋,得產業界內先形成共識之後,再向社會進行解說並取得多數人同意,才可能邁向立法之路。按照這個流程,光是業界取得共識就有極大困難,如同業界有一群人積極推動圖書定價制,另外也有一群人誓死反對圖書定價制(自由市場派)。憑甚麼文化部要聽贊成派卻不聽反對派的聲音?

 

再者,就算業界勉強取得共識好了,社會輿論也未必會支持。每一次當有文化部長透過媒體對社會表達可能推動圖書定價制的意願時,反對的聲浪遠大於贊成。

 

說真的,那些認為圖書定價制能夠確保一個公平競爭機制的出版人,可能忽略了一件事情,而今的出版產業最大的競爭對手早就不是大打折扣戰的同業,而是所有能夠吸引買書人目光與口袋金錢的休閒娛樂與文化教育藝術產業。畢竟以年產值僅剩一百多億的出版產業,早就不敵新興數位媒介對出版中的娛樂功能的侵蝕。年產值僅剩一百多億的產業,而且還是祭出各種優惠折扣才勉強擠出百餘億產值的產業,該思考的應該不是文化保護政策下的有限資源重分配機制吧?而是出版這個產業的知識變現能力急速崩壞該如何挽救才對吧?

 

為什麼曾經產值遠不如圖書出版產業的電玩如今已經迎頭趕上且遙遙領先?當消費者不買書就能取得比書更多的免費資訊,出版產業該如何蛻變升級以挽留還願意買書的消費者,甚至擴大這個族群,不是出版人更應該認真思考的事情嗎?

 

如果圖書定價制真的有效,日本出版產業就不會高喊自己也面臨大崩壞的困境了?

 

與其不斷花時間遊說新的文化部長推動圖書定價制,不如多想想如何能夠振興出版產業或是創造出版產業新的知識變現能力吧?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