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有方法 文化創意考

散文真實性的認定界線到哪裡為止?

By
on
2018-10-11
散文真實性的認定界線到哪裡為止?
關於寫作,你應該知道的事情系列25
 
文/Zen大
 
話說去年我有幸當了一回文學獎評審,但今年收到作品集時,發現當初初選時我們三個評審共同認為最好的一篇竟然沒有得名?
 
覺得奇怪,趕緊翻開內文查找,一看之下才發現,原來複選評審其實也選了,只是最後查證時,公認最好的那篇的作者身分造假,所以取消資格。
 
幾年前也有其他文學獎炒過這個類似問題,那就是作者以虛構身分的方式撰寫的散文/小品,縱然作品水準很高,但若發現身分虛構時,到底該不該給獎?
 
比賽已有明確規定,似乎沒得討論,但其實也不是沒得討論,這是很有意思的話題。
 
以我參與評選的職場類書寫來說,本身就要求作者從自己的職場經驗出發撰寫,因此,作者身分與文章本身的真實性扣連之要求,是不能被取消或虛構的。
 
為何如此?
 
好比說被取消獎項那篇稿件,作者虛構了一個底層勞動階級的身分,寫的是底層勞動階級的工作,當評審誤信此文是來自該身分的人所寫時產生的感動,如果身分拿掉時是否依然同樣感動?
 
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如果作者原本就擁有較豐沛的文化資本與駕馭符號的能力,縱然文章還是很好,但是建立在從旁觀察與虛構想像,而非真實經驗。
 
真實經驗是小品或散文類文章的基本要求,雖然個別要求的具體尺度不同,但基本上要基於真實,作者要能幫自己所寫的文章背書的意思是不只是文筆或故事的真實性層次,而是故事本身是否出自自己的經驗這一點,有絕對的要求。
 
不容否認的是,我們對作品的理解,是與作者本身的身分背景乃至時代脈絡扣連的,抽離掉作者身分,作品固然也有其價值,但兩者是不同的脈絡意義的價值認定,不能被混為一談。
 
有了去年的經驗之後,我個人傾向認為小品或散文的作品真實性必須與作者親自體驗勾連,除非比賽本身不要求這一點,不能以作品本身遠超過其他作品為由,堅持自己有資格獲獎。
 
再者,虛構和說謊還是有一些不同的,雖然要明確說出絕對無疑的操作型定義不容易。
本文僅自陳己見,沒有放諸四海皆準的道理,別人有別人不同的意見,我也絕對尊重,畢竟這種文本虛實認定個人自有一把尺,我只是剛好有個親身體驗,從此一體驗出發整理整理我的想法~
關於寫作,你應該知道的事情(系列文章)
歡迎來參加快速寫作的秘訣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