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生活

高物價,很大一部分是房租惹的禍

By
on
2018-04-12

高物價很大一部分是房租惹的禍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前一陣子台北米其林版公布名單後,網路上有人開玩笑說,接下來這些餐廳只怕要漲價了,因為房東們要加租了。

 

一般來說,餐飲業在估算成本時,店舖租金約落在產品售價的三成。也就是說客人在餐廳消費的三成支出是付給房東的。

 

最近媒體狂批墾丁餐點的售價太高,只是著眼於餐點食材與售價之間的關係,卻沒想過觀光區高物價的一部分原因,可能正是觀光區可用來做買賣的土地資源有限?故而被有心人壟斷之後,可以坐地喊價,承租業者只好把營運成本轉嫁給消費者。

 

記得以前高速公路上的休息站、機場管制區內的餐飲店舖,做的也是獨家壟斷生意,開價都非常高,餐點也都頗難吃。一問之下,因為得標金額驚人,只好轉嫁消費者。

 

最近還有兩則新聞,都跟房租有關。其一是台北某滷肉飯便當要價90元,許多網友紛紛留言說房租太高,店家也是不得已。其二是六福皇宮因不堪房租年年調漲,決定今年年底要歇業了。如果連財團都承擔不起營運的房租土地成本,更別說小吃店或小老百姓了。

 

在台灣,有屋可出租者自成一個階級,這群人逐利潤而居。但凡看承租者賺錢,要不要求加租,要不要求加入(當股東)。若都不同意,合約走完就讓你拍拍屁股走人,自己再去找其他承租者進駐(房東高價買入的房地產,自然也不可能低價出租)。

 

又因為黃金地段有限,是稀缺資源,許多人敢怒不敢言。

 

高房價、高租金的畸形環境,吸光了為商者的利潤,購屋者的餘錢(以至於選擇買房者遂不敢生小孩甚至索性不結婚),租屋者當中的弱勢只能承租違章建築或鳥籠式房屋,不說民間的消費動能全被房地產吃乾抹淨,弱勢租屋者的人生安全更是讓人憂慮。

 

曾經有人說,在台灣經營百貨業很輕鬆,在黃金地段坐擁土地,只要出租即可。其他的營運之事都交給廠商煩惱,自己只要坐等抽成。業績不好的還能用合約淘汰之,保障的盡是房東。

 

遺憾的是,不但政府對於房東或地產財團無可奈何,人民百姓中有不少人也成天幻想著自己能當上包租公,每天只要將房產放租出去即可愜意過活,因而對於要求政府打房、平抑房價或租金之事,並不積極,甚至對於政府興建社會住宅之事,用力反對與抗議,因為擔心社會住宅會衝擊其居住區域之房價。

 

在德國,為了保障租賃者的權益,不被自由經濟之名的漫天喊價所傷害或驅趕,施行有租金管制制度。一開始的房租租金由房東與房客雙方共同協商,簽約後如果房東要調漲房價,得經過房客同意,不是片面想加租金就能夠加租金的。這是為什麼德國近四十年來薪資成長近三倍,住宅價格僅上漲60%。

 

如果我們社會中有一群不算少的人,整天都幻想自己是不合理制度中的既得利益者而非被剝削者,房租或房價的不合理情況難以有效改善,又怎麼好去謾罵某些在黃金店舖開門做生意的商家賣高價?那些被鄉民網友大讚佛心的低售價商家,很可能不過是因為不用繳房租,減去了租金成本所以才能回饋給消費者,不是嗎?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