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有方法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你以為你在轉述事實 其實是自己的虛構認知或謠言

By
on
2019-04-07

你以為你在轉述事實 其實是自己的虛構認知或謠言

文/Zen大

前兩天在自己臉書版上稍微寫了一下北一女學生賣筆記的事情的感想,後來在別的地方也看到有人在討論,沒想到這件事情在網路上還蠻紅的,就連我一開始寫的文字也蠻多人關注。

然後,看到有人在討論時留言說,那個賣筆記的不是筆記主本人,本人是北一女榜首,賣筆記的是無償取得,而且只考上私立學校。

我猜,應該是蠻多人在傳,所以賣筆記的當事人才貼出自己北一女制服照片,然後對外說明,他其實是考上台北醫學大學,且他們賣筆記所得到十分之一會捐給公益組織。

但是,我在想的是,人家就算白送給同學去賣去賺錢,也不關我們的事情吧?

更別說,製造跟流通是兩種專業,會做好產品未必懂得賣。賣東西要懂的專業也很多,且跟製作不同,要不然網路上一堆各種考試榜首都在賣筆記,為何這家比較紅?

以及,我們是外人,怎麼會懂他們的合作模式為何?

生活中的說閒話,這就是一個小案例,卻並非不重要,雖然說說不相干的人的閒話,大家因為事不關己,不太會想得罪人的去糾正,不過,不代表不會在心裡記住這些事情,作為衡量一個人的考量。

不要人云亦云,不要從惡意去猜別人懂想法,抱持善意理解原則看待自己不懂的事情,多問多求證,不要太過容易相信自己腦中建構的主觀意見就是客觀事實。

共勉之。

—以下是我之前寫在臉書上,討論榜首上網賣筆記的文字—

傍晚看了一則新聞很有感,大意是說,去年北一女考上台大的榜首將他的全彩筆記放在網路上賣,已經賣出一千七百多份,收入破百萬。

協助銷售的是他的高中同學,筆記還做了不少加強功夫才上網賣,也說銷售金額會撥出十分之一捐給公益團體。

其實網路上賣通過考試者的筆記的不少,以前我也賣過(社會學筆記,但後來原始筆記稿不見了只好放棄繼續賣,又不想賣社會理論,因為市場太小)。

重點是,一千七百份,營收就能破百萬,書若交給出版社來出,賣一千七百本的版稅,大概只有幾萬塊,就算乘以科目數,也就是十幾二十萬。

如今的世代是付費購買數位服務過程中長大的,掏錢直接跟作者買內容也將成為可以接受的事情,出版社會再進一步被削弱原本可以接到的案子,最多只需要協助審稿與編排的編輯工作室(這其實是個可以做的生意,國外越來越多)。

特別是銷售對象社群化之後,全通路舖書的意義已經是宣傳品牌勝過銷售量,假設不需要宣傳品牌的作者(好比說同人作家也是),跳過出版社自己來的會越來越多。

去中間化是不斷進行中的過程,從生產者到消費者距離越縮越短。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