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By
on
2018-04-08

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雲論)

 

孫安佐事件繼續延燒,陸續有一些演藝圈的大哥大姊出面試圖緩頰。然而,說的話卻一次比一次讓人傻眼,反而更多激怒鄉民網友出言反諷。

 

從綜藝大哥大張菲要求外交部出面協助救援,到溫翠蘋說狄鶯的小孩送錯州了且認為問題可能是出在Home媽。

 

或許是網路輿論不滿聲浪太大,讓狄鶯跟孫鵬兩人對外發出正式聲明希望大家能夠尊重其隱私。

 

可以想見,當然沒用。

 

這些習慣了鎂光燈跟掌聲的資深藝人,這輩子很少碰到需要危機處理的時刻(在台灣,碰上了的名人也很少意識到要找專門的公關公司協助,往往自己來,結果把事情搞得更糟)。

 

有些人出面呼籲,不要落井下石、見獵心喜。這話我也是同意的,對於自己的養育管教方式如此有自信的父母,卻驚見自己的孩子竟然捅出這樣大的簍子,其挫折和難過可以料想。

 

不過,有些人無法接受這些人自己碰到事情了才要求別人體恤,平日裡評價別人在落難時就很不客氣,硬是挖出了狄鶯過去平價陳銳時接受媒體採訪說的話,「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意有所指的反諷其只會說別人(附帶一說,近來的陳銳混得很不錯,自己成了公司老闆,往返兩岸,且生意不錯,似乎已經走出當初的低潮)。

 

說真的,我認為狄鶯評價陳銳時的說持狠中肯,人在成年之後的所作所為,只要是自己深思熟慮之後的抉擇,願意自己承擔風險與責任,與外界真的關係不大。

 

無奈的是,包括我們許多批評狄鶯與一票演藝圈大哥大姊的護航太秀下陷的人,未來自己人生道路上碰到一些明顯無可推諉的錯誤時,我們所表現的嘴臉可能也不會比狄鶯好太多。

 

人毋寧就是犯錯被逮、東窗事發後,會想盡辦法脫罪、替自己找藉口,把責任推到別人或環境身上的一種動物。某種程度上這麼做並沒有錯,那是動物求生的本能。當我都快滅頂了,活下來是首要之務,那些仁義道德早就被拋諸腦後了。

 

道德是人能夠安穩的活下來之後,為了維護社會秩序所創造出來的一套規範,這也是為什麼人類的道德多半有彈性(律己寬而對人嚴),因為我們在要求別人要遵守道德時是站在一個說話不腰疼的安全位子,但是被人指責應該要有道德的卻可能是快要滅頂的求生者(被抹煞社會人格的存在也是一種滅頂),所以在奮力掙扎求生時會出現許多讓站在岸邊安全觀看的我們覺得匪夷所思的言行。

 

某種程度上來說你可以認為護航者是有同理心,知道滅頂者的可憐所以跟著說出一堆荒謬的言詞。有句俗話不是說了,「朋友就是全世界都知道你錯了但還是力挺你的人」,從這個角度來看,狄鶯跟孫鵬的人際關係經營得很不錯,至少都這樣的情況了還有那麼多人甘冒被網友鄉民批判嘲諷的風險,站出來替其子說話。我們其實更應該想想,如果今天換成是自己的家人出狀況,能有這麼多好朋友願意站出來幫忙力挺嗎(雖然說其實是幫倒忙)?

 

孫安佐為什麼會做那些事情?將來有自然能夠有專家深入去探索,找出其真正的動機跟理由。在這一連串的事情發生後,我覺得我們作為旁觀者不應該只是落井下石或是針對那些明顯荒謬錯誤的言論進行道德應然的抨擊與斥責,還更應該想一想,「這些事情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怎麼辦?」

 

這是一個誠摯的呼籲,不是開玩笑的。心理學家說,人普遍都有過分高估自己能力或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知偏誤,「不相信自己會那麼倒楣碰上」的心態,反而會讓我們輕忽於防範,沒能事先做好準備,結果往往在我們最有自信的時候出最大的狀況。

 

這也是為什麼一堆所謂的乖小孩犯罪被逮時,許多父母親人第一時間只能拒絕承認或選擇外部歸因(都是別人的錯),因為在這些人的認知裡根本不覺得自己的孩子會犯錯。

 

回頭想想台灣過去幾年發生的大型意外事故,乃至於每年一堆人仍然持續酒駕肇事,這些事故的背後大多帶有過分自信的認知盲點。

 

其實,我們很難說自己真的不會碰上,就算我們自己不會,難保我們的家人或朋友不會?而如果你非常有自信的覺得自己或家人朋友才不會跟這些人犯一樣的低級錯誤,那麼恐怕你已經陷入心理學家所說的過份自我感覺良好、自覺高人一等與自信不會犯錯的認知偏誤中,正是最應該小心提防犯錯的族群。

 

18歲已經算是成年人了,要為自己的所做所謂負責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太過輕信自己,不要太過自我感覺良好,多一點風險防範意識,謙卑一點面對自己與家人的人生可能會好一點。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