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只要自己也有奴隸,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也是別人的奴隸,是嘛?

By
on
2019-01-27
只要自己也有奴隸,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也是別人的奴隸,是嘛?
 
文/Zen大
 
昨天講完讀書會活動,回家路上因為搭捷運到南勢角後等不到計程車只好走路去搭公車。
 
走路時,後方傳來一個聲音,某個年輕人一邊講電話一邊在貼傳單(這其實是違法的,因為不能隨意張貼傳單在馬路上),電話那頭大概是他的朋友,因為我跟他都是同方向就聽到他講了一段話,心想真是難過。
 
他跟朋友聊著聊著就說起家裡的打掃事宜,他大聲慷慨激昂的說家裡有外勞,他爸有外勞,可以叫外勞掃…
 
我沒打算譴責這個年輕人,因為他也可能只是受他生活的環境影響而覺得自己如此對待家裡的外勞。
 
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像這樣一個必須出來馬路上貼發傳單的年輕人,家裡都因故會有外勞,而且也出現了階級不平等現象,這會否是台灣社會普遍形成的一種魯蛇自以為勝利組的假象的原因之一?
 
那就是我們永遠有更弱勢的族群可以剝削,以剝削更弱勢的手法來迴避面對自己其實也是弱勢這件事情?或是說在對更弱勢者進行剝削的同時,暫時性的遺忘自己也是弱勢這件事情?
 
如果這個假設成立,那麼弱弱相殘就有了立足的根基,只要我們能對更弱勢者進行欺壓好完成內在的自卑補貼,彷彿就能暫時遺忘自己也是弱勢的事實。
 
只要自己也有奴隸,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也是別人的奴隸,是嘛?
前兩天讀一本卡爾維諾的散文集,書裡出現一個故事,說是卡爾維諾去美國時曾經去一個富豪家參加派對,他問富豪怎麼沒有請女傭幫忙?
富豪說,家裡其實有女傭,只是他今天放假,因此他決定窩在他的房間裡看一整天電視,除非失火不然不會出來!
富豪還說,聘用的法規還規定,要給女傭的基本人權包括每周休假一天外,還要能夠看電視,而如果不給他一台電視在房間裡看,他會出來跟大家一起看電視…。
想起書上那個故事,覺得很唏噓,真正的人生勝利組反而能尊重家裡傭人的權力,而我們社會一堆只請得起外勞幫忙處理家裡或工廠事務的人,卻覺得自己好像白賺到奴隸一樣,任意指使這些人做不屬於他們職責的工作還覺得這沒甚麼?
台灣有五萬逃跑外勞的事實,大家從來不去面對其中的制度與雇方剝削,只會把焦點放在外勞逃跑外勞不乖還有警察抓外勞上,這某種程度就是整個國家在助長制度化的剝削與不平等,在這種環境下,難怪弱弱相殘十分常見了,我們社會上多的只是沒機會剝削人而被迫被剝削而已,並非不想剝削人啊~
延伸閱讀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