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社會觀察

用力批評青年世代草莓,不過是想節省成本支出

By
on
2018-04-29

用力批評青年世代草莓,不過是想節省成本支出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

 

過去十年,媒體上最常出現的一種言論,當屬數落台灣的年輕人。從大老闆抱怨年輕人不肯吃苦耐勞共體時艱,到職場專家屢次三番說,中國年輕人的狼性就是比台灣年輕人強(說台灣年輕人只有小確幸)…

 

同時間,這些被嫌棄的青年世代在海外卻很搶手,一堆國家出優惠邀請年輕人到該國就學、打工乃至創業。

 

為什麼同樣一批年輕人,台灣的年長世代與職場專家看不起,海外的老闆們卻覺得極其優秀?

 

說穿了,打壓年輕人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的無能或貪婪,簡而言之化約成一個行動就是替不想給台灣的青年世代好的待遇與工作環境的慣老闆找藉口。

 

最近幾年,因為國外拼命來台搶台灣青年人才,加上網路反駁訊息快速而確實,才稍微壓制了慣老闆們的囂張氣焰。

 

要知道十多年前草莓族概念剛出來的時候,那可真是打得當時的青年世代有口難言,台灣的平均起薪也就活生生的從28K一路被往下壓到只剩22K(甚至最後一根稻草還是當時的政府主動幫忙壓上去的),願意留下來打拼的青年世代領著比我們年輕時低的薪資,承受著比我們年輕時高的物價,忍受著比過去糟糕的勞動環境,卻還是三不五時得忍受來自各種專家與企業主的羞辱。

 

經濟數據會說話,薪資在台灣GDP的占比中不斷下滑,三十歲以下的青年勞工的所得停滯,月入能五萬以上的不到7%。

 

要命的是,台灣社會一堆「長輩」完全沒看到今昔環境之差異,今天青年世代的生存焦慮與前途之茫然,還繼續在生活其他領域中加諸各種道德騷擾與情緒勒索。

 

最典型的一個代表作是「博愛座」。幾乎每周都有青年人上網控訴,年長者如何用奚落的羞辱性語言攻擊坐在博愛座上的他們?自己雖然看起來年輕,但選擇坐博愛座實在有難言之隱,卻還是被一些人給羞辱了,甚至動手驅趕。

 

這些驅趕青年人的長者,從不開口詢問落座者的實際狀況,逕自將入坐博愛座的青年一律以沒禮貌、沒規矩…等對青年世代的負面刻板印象對號入座,可以說是社會上對青年世代的負面刻板印象的日常生活具現化的最佳案例。

 

台灣社會氛圍中對年輕人是極度不友善的(弔詭的是,卻對某個年齡層以下的孩童過分友善),處處皆以放大鏡檢視其言行舉止,尋找犯錯的青年人責罵,且動不動就將少數個案的惡狀放大成整個青年世代的特徵。

 

拼命壓制青年世代,不令其得以主張其權益,卻還要責備被壓制的青年世代沒有狼性無法跟中國青年世代競爭?如此精神分裂的矛盾觀點竟然可以統一在一個世代身上看見?

 

從成果上來看,這些打壓青年世代的言論是極其成功的,所以稍有能力的年輕人紛紛選擇出國深造或就業,能力不夠但有覺悟的也選擇出國打工,其他被迫留下的年輕人出社會找工作開薪水談條件時越來越卑微,而且有越來越多人竟以爭取能夠無償工作的「實習生」工作為榮,且深信未來能以此為跳板躍上更好的工作機會(殊不知這不過是另外一個慣老闆用來節省人事開支的偷換概念)。

 

 

 

標籤
相關文章

留言

Zen大

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我是職業作家/時事評論員,同時也是出版顧問、讀思寫文字溝通表達力的專業講師、網路部落客。 每年讀書(至少)五百本,寫文(至少)五百篇,演講授課(至少)五百小時。 本版文章歡迎個人或非營利單位轉載,營利單位轉載,請來信取得授權(切莫私自轉載)。

Zen大著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