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一國兩制

逆社會觀察

您還可以投票決定2020的台灣,不覺得很幸福嗎?

By
on
2019-12-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一年,不知道大家過得好嗎?

自從六月開始看著香港人上街反送中條例,越演越烈,許多年輕人被襲擊甚至被消失被自殺,連下樓買個晚餐都會被警察暴力盤查,就覺得很難過。

身為時事評論工作者,連續幾個月看著香港年輕人的慘烈抵抗,回頭再看台灣社會為了來年總統大選的爭執,即便再激烈,雙方陣營再怎樣不滿意對方,目前也都還是在民主法治社會這個最大公約數下生活,兩個不同陣營一起上街遊行,能夠和平落幕,心裡有一種莫名的安慰,即便我們不同立場,我們都是民主法治社會中遵守法律,尊重他人異見的好公民。

雖然很不喜歡這樣比較,但是我們生活在還可以用選票選舉總統與民意代表的台灣,真的已經夠幸福了!

幸福,也許真的不是賺很多錢,可以吃很好穿很好到處去玩,而是能夠生活在一個不用恐懼害怕的社會裡。

即便我們暫時不富裕,但社會上仍有許多良善的力量願意協助我們,但警察與公職人員仍然是可以信任的,不會反過來成為讓人恐懼的象徵!

民主,最棒的地方就是,可以透過定期選舉,用選票告訴執政者你的新選擇,所有人都必須尊重這份選擇。

在這個意義上,民主並不只是理念或一套社會制度,而是一種集體的社會行動,也就是大家在某些日子一起走出門去,到一個定點,投下你的選票,表達公民集體意志。

所以,民主不是在臉書或網路上嘴砲,不是到處罵自己不喜歡的政治人物或立場不同的公民,而是實實在在的公民集體行動,實實在在的以投票表態,以行動監督。

所以,身在民主國家裡的每一個公民,不能只是擺出高姿態的批判眼下自己不滿意的事情,卻不付出行動,不讓大家知道你的真正選擇。

所以,如果你覺得這一年過得不好,那你就去投票,用選票告訴執政者。

但是,如果你覺得過得很好,也請不吝於用選票告訴執政者,我肯定你並且支持你繼續為我們服務。

有時候,幸福的公民很懶且貪心,常常因為過得還不錯,就忙著自己的事業與小幸福,忘了以實質行動肯定讓我們過得比較好的政府或民意代表,心理幫自己找各種藉口說,我沒去投票應該沒關係吧?現在的政府做得不錯,其他人應該也會做出理智的選擇吧?並且,對自己支持的政府的要求標準越拉越高,稍有做不好的不滿,就被放大!

即便其他人都會做對選擇,即便你肯定的政府貌似也被其他許多人肯定,但是我認為,這並不構成自己偷懶不站出來的理由,因為,以行動表態告訴社會自己的選擇,是民主國家的公民的權利,但也是義務,既然是義務,就要盡好盡滿。

更多時候,人們比較願意出來投票,是因為不滿,是因為不爽,是因為生氣,卻不一定是根據客觀事實的判斷。

導致民主的政黨輪替,好像比較常在民怨沸騰下發生。導致民主的寶貴特質往往跟負面情緒連結,導致某些人因此厭惡政治或投票,試圖遠離。也導致選戰經常落入負面文宣攻擊,彼此互相傷害!

如果換個角度來思考,如果選舉不再是比誰爛而是比誰好,每個立場的支持者都是因為我支持的政黨或政治人物為我們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好的在野黨當然也能透過監督,幫人民做很多有益的事情),所以我們紛紛站出來投票去推舉我們認同的政黨,假若社會真的能有有那樣一天,那麼,即便雙方陣營仍然各有擁護,這個辯論卻會變成是比哪一邊對人民的貢獻更多,而不是爛蘋果中挑一個!

這不是烏托邦想像,是有可能發生的,只要公民們願意開始做一件事情,正面數算執政者替人民真正創造的益處,而不是把執政者對國家社會創造益處當成理所當然。

當成理所當然,容易落入扣分思維,做好沒加分,做壞就扣分,一些失和家庭往往也都是因為把其他家人的付出當成理所當然,有做好的地方不肯定不感謝不讚美,一沒做好就拼命罵!

是不是,如果我們評估檯面上的政黨時,可以使用損益表的方式,公平地羅列效益與錯誤,優點與缺點,而不是光憑個人情感的好惡選擇單一邊來看,落入永遠只是以證據鞏固自己的立場卻不肯承認改變已經發生的閉鎖狀態,社會也許會變得更正向一點,少一些抹黑與暴力?

拋出一個顛倒現狀的思維方式給大家參考,畢竟歲末年初,展望來年時,要心存盼望,不要一開始就悲觀絕望的失敗主義上身!

無論喜不喜歡,過得好不好,2019年都要過去了。

至少我們值得慶幸的是,還能平安地迎接2020年,去投下我們自己的那一票,決定未來四年台灣的領導人!不覺得還能夠投票決定自己的未來,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嗎?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二十年間,港台兩地文化發展消長

By
on
2019-11-25

經濟選民常說,政治歸政治,不要讓政治汙染其他領域!

雖然我們知道,政治無所不在,這些人也未必不知道,但是,這是他們用來對政治(或更精準地說是某些政治立場與政黨)表達厭惡與噁心的一種姿態,從這個角度看,其實可以理解。

最近我常常在想香港的事情,不單只是抗爭,還有港台兩地的文化與流行娛樂的翻轉。

我這一輩的人,看香港電影讀香港娛樂小說看港劇長大,九七的時候守在電視前面看回歸,不是因為喜歡中國而是關心香港的未來。

當時的香港社會,對台灣其實應該是蠻瞧不起的,因為從來都是港星旋風式來台宣傳引發一片好評,台星要能愛香港立足可以以說是鳳毛麟角,跟去日本發展能夠走紅的程度差不多(難)。

退伍出社會後,除了去日本,我就是去香港玩,吃和買,也還買書。

然而,約莫回歸十年左右,開始覺得香港不好玩,港劇無聊,沒有想聽的歌手,港片在電影台看還可以,花錢是不太可能了。

再慢慢地,不怎麼想去香港了,物價又高,港人也沒多麼喜歡台灣,開始轉往日本去。

再過幾年,大概是回歸十五六年左右,台灣開始成為港客旅遊的重點選項,台灣明星去香港開演唱會宣傳的越來越多,反倒能來台灣的年輕港星或歌手越來越少…

香港突然好像只剩下金融,其他都停住甚至倒退了(偶有佳作但不若過去是系統性的大批量產)。

仔細想來,讓港台的文化娛樂地位翻轉的,除了政治體制的變遷外,其實我看不出來有什麼其他更強大的關鍵因素?

因為說賺錢,香港人還是比台灣能賺,物價高消費高收入也高(兩極分化也嚴重),但是,台灣在2000年後的政黨輪替以及之後的政治發展,讓本土聲音開始慢慢從被貶抑到茁壯發芽成長為一股勢力,雖然還是有不少人走紅後前往天朝賺錢,可是這塊土地依然可以孕育新生事物,且生猛有力。

可是,香港卻整個被掐住的感覺,被一國兩制被各種力量不斷地矮化壓制,土地的聲音不再能夠透過文化的方式結晶,更別說往外擴散!

政治真的沒有影響其他場域嗎?

當然不可能,只是這世界上也的確有些人只顧賺錢(或賺名)而沒什麼文化品味,如果這些人就是經濟選民,那麼大概還是會繼續相信政治歸政治,其他歸其他,好讓他們可以一方面安心地賺錢一方面繼續相信自己是好人而不用去看那些因為政治產生的影響與傷害!

今年之前,我並不覺得香港真心喜歡台灣了,香港人其實蠻驕傲且內聚性很強,只是台灣作為一種投射與逃避的方便法門,所以看起來好像出現一票人很哈台,但那還比較只是觀光心態的消費台灣的一些東西,以填補或滿足香港失落的部分。

今年之後,我是希望香港人可以真的多了解台灣的狀況,而不是只用投射的,過去港人以投射方式認識的台灣,其實有一部分造成了自己的傷害(好比說對國民黨中的某些人心存幻想)。

另外,希望香港人也不是利用台灣的便宜跟方便去做資產增值與轉移,而是能夠更多的真心地跟台灣建立緊密的關係,有更多實質且平等互惠的交流,真心把台灣當朋友夥伴,拿掉那些隱含的上對下,我相信台灣社會中會有很多人願意傾全力支援香港,而這個支援,會是挺住香港很重要的一個力量。

兩邊都曾經是殖民地也都有白人情結,殖民地社會往往是橫向交流與交好少於對宗祖母國的崇敬,我覺得是該打破的時候了。

這次反送中,台灣私下給香港的實質幫助,我相信不會輸給這世界上任何一個大國,這是台灣社會我覺得最值得驕傲的地方,我們總是慷慨幫助有難的社會,無論兩國之間的官方關係如何(四川大地震時台灣捐款不輸捐給日本的三一一)!

我認為這是台灣社會寶貴的特質,也是這個世界需要的一種聲音,或許是因為我們的處境艱難所以更多同理心,但說起來我們是一個容易激動且熱血,很願意幫助人的族群,這些共同體特質(雖然一體兩面來說也有一些缺點,例如過於濫情,呵呵),正是台灣跟其他社會不同且能作為辨識或建立台灣自己的國家品牌最有價值亮點的地方,不是嗎?

逆社會觀察

與惡的距離,決定權握在您手上的選票

By
on
2019-06-16

與惡的距離,決定權握在您手上的選票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終於,紛擾多時的民進黨初選,有了結果。

五家民調公司,合計一萬六千份問卷,結果顯示,仍由現任總統蔡英文女士代表民進黨角逐來年總統一職。敗選的賴清德也坦然接受此一結果,這就是民主競選的機制,在尊重程序正義的原則下,由勝出者擔綱領導人,如果不服,下次再來,人人都有機會競逐領導人的位置(雖然只有一個人能選上)。

另外一個主要政黨的候選人仍未確定,但我衷心期盼,這樣一個人選也會是在符合政黨政治倫理規範的前提下出線,以代表政黨角逐總統職位的候選人!

對比同時間在香港發生的反送中抗議事件,港府強力驅趕抗議示威民眾造成的各種劇烈動盪與不幸傷害,相信不少人心裡備感唏噓之餘,真心慶幸還好台灣還能夠自由的投票選舉領導人,而不是只能從一群被指派的對象中挑一個(早幾年香港社會爭取真普選失敗的結果)。

曾經有一段時間,社會上流行獨裁威權的行政效率比民主社會好的說法,就連川普都曾調侃式的說過類似的言論。

的確,如果碰上英明領袖主導的開明專制,也許獨裁威權制度推動各項政策與建設會比較迅速且確實,然而,綜觀歷史,真正能做到開明專制的領袖不多,多數時候都只有獨裁與專制,沒有開明,行政效率也未必真的好,貪污與豆腐渣工程一堆,人民也無能為力。

然而,我相信如果香港人今天可以選擇,他們肯定希望能夠落實真普選,可以自己投票選出自己的領導人,除此之外,更希望可以投票換掉做不好的領導人,且這背後沒有其他勢力下指導棋。

雖然這樣的對比太殘忍,但我還是必須要說,台灣社會應該珍惜這得來不易的自由民主,珍惜人民能夠自主投票選出領導人的自由,即便選出來的領導人的執政結果未必都能讓人滿意。

民主原本就不是選無暇聖人,也不是選出一定能夠讓人民發大財的強人,毋寧說,是讓社會上不同意見者都能充分表達想法後,開放讓所有人自行選擇,在不流血革命的情況下,就和平轉移執政權力,能順利選出國家領導人的機制。輸的人或政黨必須尊重遊戲規則而不能耍賴甚至沒收選舉。這在人類歷史上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只是生下來就享受民主制度好處的人,往往視為理所當然且輕忽其價值之貴重,甚至有些人羨慕起其他制度暫時的良好表現,願意拿這個價值信念去換他們以為更重要的東西(好比說個人財富或權勢地位),卻沒認真分析其中所必須付出的成本。

民主最弔詭也最讓人唏噓的地方是,人民竟然能夠以合法投票的方式,選出毀棄民主制度的獨裁者,當初希特勒就是人民投票選出來的國壓領袖,只是這樣一個民選領袖後來大膽的修法,結合國家機器的合法暴力,將整個社會推向獨裁法西斯路線,造成了後來的許多悲劇。

在民主國家,有一事情比人民發大財還重要,那就是國民全體與各類型組織都必須遵守的程序正義、法規制度(以憲法為核心所衍伸出來的各種由法律背書的權利義務關係),不被任何人修改或破壞,即便是我們授權擔任國家領導人的都不可以。

在民主國家,投票是決定我們與各種價值的遠近關係的方式。選得好,將能帶領我們遠離惡事與傷害;反之,別說發大財,連小命都未必能保得住。

當年台灣青年站出來反服貿,為何能擋下?不就是因為還有一個民主選舉機制制衡著當時的執政者,令其有所忌憚。

香港此次反送中的抗爭為何如此慘烈,且目前看來除了有強力外援協助斡旋,擋下的機會不大?說穿了不就是因為沒辦法透過選舉換掉賣港特首,只好站出來拼命!

當我們慶幸自己還能夠自主選擇時,更要珍惜這個其實並不理所當然而是很多人的鮮血換來的寶貴權利。盼望手上擁有選票的國民,從現在開始,可以認真思考手上神聖的一票,要投給誰?想一想,誰是真正誓言並落實保護台灣全體人民之利益福祉的人?因為您們手上的選票,能夠決定未來台灣社會與惡的距離?!

還想讀讀Zen大其他的社會評論文章者,請見此

 

逆社會觀察

為什麼台灣應該關心香港佔中?

By
on
2014-10-14
為什麼台灣應該關心香港佔中? 文/Zen大 香港佔中擴大成佔港,表面上的理由是爭真普選,實際上是香港人在回歸後經濟過度傾中,中國勢力大幅滲透香港日常生活,除了少數地產霸權和跨國企業得利之外,市井小民的生活日漸受到擠壓,心生不滿,一口氣在佔中行動中爆發出來,迅速蔓延擴散為全港公民抗命行動。 此事件爆發後,網路上經常流傳一句話「昨日西藏、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雖然不少人懂,卻仍然有許多人不解,認為香港...
逆社會觀察

克流感與食/藥品保存期限

By
on
2010-11-24
克流感與食/藥品保存期限 文/zen(本文寫於2010/11/15,保存期限在某些產品來說,其實是相當弔詭的,好像東西過了某一天的半夜十二點後就會自動壞掉一樣。) 根據新聞報導,台中市衛生局發給國中同學過期的克流感藥物,引發民眾懷疑,但相關單位卻說這些藥物都有收回重貼標籤,所以沒問題。 相信不少民眾看到這則新聞的反應,應該和我一樣,直覺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吧? 如果連藥品都能收回重新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