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世界體系

逆社會觀察

歐陸不想讓你知道的世界史

By
on
2020-05-23

幾年前歐洲學界就有人開始宣告後現代主義的終結。
這次瘟疫過後,我認為算是算是正式結束。
解構,小敘述,遊戲化…,感覺都是逃避歐陸/世界大歷史的一種逃逸思想路線。
歐洲的假仁假義,武漢肺炎發生後,總算是徹底見識到了!
西歐國家長年以二戰的重創(假託蘇共威脅)的可憐形象,逃避掉了自己在十九世紀之前三百年,對世界的破壞剝削與蹂躪該承擔的責任(轉型正義不是應該先究責再看要和解還是懲處嗎?),造就戰後歐洲一堆巧妙的左派。
靠著美國霸權支撐的和平安逸,發展出一套好像他們天生就充滿正義與道德,重視人權與環保,而其他國家都很糟糕,追不上歐陸的先進一般。
當然歐陸哲學家很厲害,所以要論述論證還是強辯,其他世界可能真的是贏不了!世界史的建構與詮釋權算是掌握在擁有大學系統的歐洲手上。
美國在實務上當然很強,科學也很強,但在文化與思想上的發展,美國在歐陸面前也經常是矮一截的存在,難以抗衡歐陸兩千年哲學思想史的分量(但其實,歐陸這些文明結晶之所以能夠在今天大肆宣傳,還不是靠著美國打贏二戰的緣故)!
就說亞洲的日本當初發起大東亞共榮圈,唯一的失策就是去打美國,引來美國反擊,結果丟失了一堆亞洲佔領區,否則,今天的歷史還不知道會怎麼寫?
畢竟日本佔領了亞洲各國之後,首先市區除了西歐殖民帝國的勢力,接著才接管,且因為打仗打輸了,話語權在人家贏家手上,所以,史學研究承認日本當初其實幫助了亞洲脫離殖民統治的論述不多,大多都只是抨擊日本發起戰爭,卻不想想日本為什麼要發起戰爭?日本其實也可以說成是在對抗侵略亞洲的歐洲帝國主義!
仔細回想戰後歐陸思想家的思想開展,認真對待歐洲過去三百年對世界的破壞的不多(大概就年鑑學派還有一些歷史學者),都在檢討納粹希特勒或社會主義的危害,不然就是討論工業革命後的現代社會的各種優缺點,重新發明歐洲世界對人類歷史的重要性的歷史論述(黑暗跟破壞面就放在小角落稍微帶一下,混過去)。
最糟糕的就是歐洲,特別是西歐跟南歐。最會成本外部化利潤私有化。國際責任不要扛,對我有好處的,我都用法規跟思想論辯制定好好的一群國家(環保問題無解的原因之一,不也是這些所謂的先進國家不想承擔工業革命以來,帶頭造成的汙染累積下來的破壞的責任?只是不斷地在規範現在承擔歐美產品消費生產製造的開發中國家的環境保護標準,這是非常狡猾的逃避策略)。
好好讀一下大航海以後到二戰結束前的歷史,歐洲真的是鬧很多事,破壞很會的一個地方。造成兩次大戰的原因,歐洲似乎也簡單的推給了發動戰爭國,然而從社會史的角度來看,這種都是託辭。
這些搞出一堆爛攤子的國家們,戰後靠美國的馬歇爾援助計畫活了過來,活在美國霸權的體系保護下,卻開始編織自己是西方文明的發源與建構者的神話(當然,歐洲出現的科學與哲學、政體形式、法律、會計、醫學,金融邏輯這些知識系統都很棒,也是事實,但是他們並沒有像他們說的那麼認真盡責的推動並落實這些知識系統,且開始以思想成就掩蓋真實世界史發生的鳥事),以歐陸思想的成就睥睨整個世界。
某種程度和鴉片戰爭以前的東方天朝一個德行,以重新研究與解釋世界史的聚焦方式引導大家遠離某些議題。
所以,不要太指望歐洲反共,美帝跟亞太的澳州與長年與中共邊境鄰接,彼此有仇的亞洲各國,還比較有希望一點。
不過,美國畢竟打算修改對中政策,從協助融入世界體系改為對抗,因此,接下來十年,國際地緣政治版圖開始大規模調整。
不能預先看清楚趨勢的組織或個人,可能會在這波大調整過程中被市場與國家清洗掉。
感覺上會洗掉不少人,因為大腦中的世界模型一但建立後,會隨時根據真實世界的資訊修改的人不多,往往是扭曲世界真實來配合模型。
修改模型是不斷自我否定與批判的過程,違反人類喜歡穩定與秩序的慣性。會願意且能夠持續做的人比較少。
這是為什麼典範轉移過程,有些人會殞落,有些人可以趁勢崛起。

逆社會觀察

中共正在竄改瘟疫發生史…

By
on
2020-03-14

(本文發表於上報)
相信有些人已經發現了,最近中國開始宣稱,除武漢外,其他省分已無新增確診病例。就連武漢,日新增確診病例也已經降到兩位數,很快就能脫口罩!
雖然外界始終質疑中國的官方數據,然而,中國官方就是一概否認!
當瘟疫在中國快速擴散時,WHO死都不肯承認全球進入大流行,還反過來稱讚中國防疫好。中國官媒也配合WHO,甩拋出「全世界欠中國一個道歉」的大外宣用語。
之前我們只覺得荒謬透頂,雙方一搭一唱說著沒人相信的話,根本不知所謂。
然而,從最近疫情蔓延全球的趨勢來看,上述荒謬發言,突然有了意義。中國官方正透過自己買通的國際組織,發明對自己有利的歷史版本。
西方史學界有個名論,所有歷史都是當代史,也都是被發明製造出來的,而我們正目睹製造歷史的工程在我們眼前發生!
試著回想一下,WHO什麼時候開始承認瘟疫已經進入全球大流行?
是伊朗義大利韓國等確診人數開始飆升時。
韓國伊朗與義大利目前確診人數,若將本國的人口數與中國人口數進行加權換算,疫情已經比中國嚴重。以六千多萬人口的義大利有一萬多例確診來說,,如果義大利人口跟中國一樣,確診案例應該是破二十萬。遠超過中國目前公開承認的八萬多例!
這是一個極為荒謬的情況,公然在統計數字上作弊說謊的國家,未來人們若只看官方數據,中國將是疫情相對不嚴重的國家,而且是防疫做得很好的國家。
台灣人會相信的很少,但相信WHO乃至與中國友好的其他國家又如何?
據傳義大利已經向中國求救,中國也表示會伸出援手。
公衛上對付瘟疫是超前部署,以求減災,中國卻是超前部署歷史發展路徑的論述,把所有日後用得上的言論都先甩拋到世界上,趁著各國忙著防疫於霞他顧時,公然竄改紀錄、製造歷史,打造中國的形象。
公然竄改當下雖被砲轟抗議,但都不可能列入官方紀錄,抗議都只是野史,都是抹黑中國。
日後,當人們查找資料時,官方資料只有那一套,特別是WHO、中國官方和世界各國媒體的紀錄。
或許你會問,中國為何要如此大動作竄改一份沒有其他國家相信的資料?
中國內部將來撰寫歷史時,唯一可引用的可信資料只有中國官方認可那一套,能夠維穩政權的道統即可。中國人民未來讀到的歷史,就是中國力抗瘟疫,協助各國對抗瘟疫,有功於人類世界。證明世界需要共產黨,中國人民有共產黨是福氣。
中國官方歷史向來就是維護道統延續正當性的背書,裡面的資料可不可信不重要,是不是真相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道統的正當性可以鞏固不被質疑,政權有德且配位,不必改換,至於四夷的說法,都是抹黑。
此次瘟疫,中國無論是否實質守住,總之資料與面子上都要擺出守住的姿態。共產黨向來不怕犧牲人命換取其目的達成,從國共內戰犧牲數百萬農民工當炮灰,到後來的大躍進三反五反文革與六四,七十年來死傷數千萬人,這不過是一以貫之的統治之道。
能夠維穩,對共產黨來說已經是勝利,更別說還能趁機削弱歐與東亞各國的國力,以人道救援協助的名義進一步深化參加一帶一路國家的掌控權,鞏天下國家的體制,根本就是超額完成。
前幾天,中國捐了兩千萬美金給WHO,根本是論功行賞。WHO發言有效的鬆懈了各國防疫,讓瘟疫可以在世界擴散,削弱世界各國的國力。
唯一會讓中國感到遺憾的,大概就是沒能第一時間拿下台灣,台灣不甩WHO與中國官方紀錄,也不甩島上統派的扯後腿,根據自己的判斷超前部署,料敵從嚴,將第一波大流行擋了下來。
若是今天在台灣執政的是親中政黨,口罩全都捐了中國,始終不停止中國觀光客來台,甚至中國回來的都不用隔離…,真不敢想像台灣疫情會有多嚴峻?
恢復古代中華帝國的朝貢體系,以天下國家之姿君臨天下,是共產黨真正想達成的目標,為此,並不是只有動用軍事武力占領一途,經濟戰、資訊戰,操控國際組織,竄改歷史,讓瘟疫發揮生化武器的威力都是可用的武器。而這正是《孫子兵法》說「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展現!中國正透過改寫瘟疫發生史推動之!

逆社會觀察

一帶一路不過是天朝試圖突破被世界體系邊緣化的徒勞

By
on
2017-05-22
一帶一路不過是天朝試圖突破被世界體系邊緣化的徒勞文/Zen大 說點嚴肅的,天朝的一帶一路不過是另外一次試圖掙脫自己被歐美創建的世界體系地方化的徒勞(天朝從明代以來就開始被世界體系地方化,鴉片戰爭後算是首度完成降格作業,丟失天下帝國的位置),除了大中華派(將華視為天下或已恢復天下國家為己任的華人)之外,關心的重點應該放在歐美如何對付一帶一路(最近就是抵制阿),而不是害怕台灣被邊緣化! 台灣就是要借鏡...
書籍品評介

當亞洲與西方全面接觸之後

By
on
2013-12-18
當亞洲與西方全面接觸之後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3/12廈門書香兩岸月刊) 書名:從帝國的廢墟中崛起 作者:潘卡吉.米什拉 譯者:黃中憲 出版社:聯經 西方主導的全球化 吾人今日生活的全球化世界,毋寧是歐洲開啟大航海時代以來,靠著思想、器物與文明之優勢,逐步打造的西方理性(現代主義)文明的成果。 被歸類為泛亞洲的地區,在西方以帝國主義的船堅炮利強行「開化」的過程中,一點一滴地被納入這個世界...
文化創意考

淪為人類廢品的台灣中產階級

By
on
2007-11-02
淪為人類廢品的台灣中產階級 文/zen 十月底,世界經濟論壇公佈布最新全球競爭力評比,台灣的排名第14名,較去年滑落一名,南韓則從去年的23名躍升上11名,超前台灣,成為各大媒體版面標題。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幾乎整垮南韓,十年不到,南韓浴火重生,而且大舉超前過去的成就(明顯可感的指標是:南韓國民所得從台灣的三分之一到超前台灣)。 對於近年南韓的崛起,學者專家們給出各種「學術專業」解釋。但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