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世界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面對變動未來世界的自主生存之道

By
on
2018-12-25

面對變動未來世界的自主生存之道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台灣閱讀與出版)

 

前言

 

如今這個世界的發展型態,唯一不變的可能就是持續變動了。

 

面對變動不居的世界,過去上一代那種「穩定不變的世界觀」應該被揚棄了,我們要重新建構一套面對與應對世界的新觀點,在這套觀點中,能夠協助我們因應不斷變動的世界,找出生存之道。

 

本次要介紹的書籍,盼望能幫助大家找到變動世界的自主生存方法,不被變動的過程中所帶來的新現象或震盪干擾,從而做出錯誤判斷,影響人生。

大退潮/寶鼎

 

過去三十餘年,呼籲解除管制,讓市場接手,讓人自己來的新自由主義論述大勝,世界各國政府的監控機制逐漸放鬆,出現了貌似十分活絡的全球化,甚至有人高唱「世界世平的」,一切阻撓世界變得更加融合的崎嶇都將被彌平。

 

然而,《大退潮》的作者有不同的看法,他認為近年來的全球化或世榮景,不過是更大的景氣循環論中的一小段,從歷史過去的經驗來看,眼下貌似繁榮與全球化的世界已經走到盡頭,一如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的世界其實也非常的全球化(當年叫做國際化),但因為全球化的過度發展的負面風險沒能被正視,貧富不均等現象接二連三發生,最後以兩次世界大戰的發生阻止了上一次的全球化進程,且帶來了許多動盪。

 

在《大退潮》中作者比對了上一次跟這一次的全球化現象,指出目前的世界其實處於高度風險,隨時都可能出現讓人承受巨大損失且讓世界發展倒退的大退潮,作者呼籲人們應該更審慎而帶著風險意識看待未來,不要太過盲目樂觀。

資本的世界史/遠足文化

 

要了解眼下與未來世界,最好的方法是窺探歷史、追本溯源,看看當今世界是從哪裡走過來的?曾經又發生過那些影響世界發展的大事?

 

如果說,我們都承認今天所生活的世界叫做資本主義,那麼花點時間掌握「資本的世界史」當有其必要性才對。

 

《資本的世界史》一書作者赫爾曼指出一個非常有趣的點,他提及早在古羅馬帝國或古代中國,就出現了財富群聚的現象,人們也懂得類似今天的期貨交易行為,且放眼古今中外,可以說沒有人不愛錢的。

 

但是,偏偏財富轉化為資本開展成新的經濟型態一事,沒有在富庶的古羅馬帝國或中國發生,反而出現在並不能算是富裕的英國。雖然後來的英國是富裕且成為日不落帝國,但資本主義萌芽的時候,英國卻是最欠缺資本的地方。

 

作者認為,關鍵在於,帶來資本主義的並非財富而是生產方式,工業革命驅動了生產方式變革,生產力的大幅提升成了創造財富的動能之後,財富累積的方式出現了革命性的變化,財富可以不靠資本而靠創新/生產方式創造,資本主義才有了立足的空間。作者更直言,正式在最欠缺資本的地方,正式在最窮的地方才會萌生資本主義,只不過得要有爆炸性提升生產力的生產工具配合。

 

所以,資本主義並不是市場經濟,資本主義毋寧是創意經濟的擴大延伸,而且需要國家強力干預、積極調控市場才得以讓剛發芽的資本主義茁壯。市場經濟講究競爭,但是資本主義卻試圖壟斷/寡占。

 

資本並不是貨幣或財富的累積,資本有一種帶著生產性的動能,能捲動國民財富的累積並擴大,以提高生產力的方式。

 

錢能生錢並不是甚麼嶄新的發明,但優化的生產力卻也能生錢且創造讓財富自行增值的動能才是資本主義的嶄新發明。

 

資本主義的前提不是財富或市場,而是創造成長的生產動能。也因此,觀察當下與未來世界的重點便在於「成長何時會終結?」如果一旦出現成長的終結,屆時人類可能面臨是否要繼續走資本主義道路的抉擇?至於未來是否會有更好的經濟型態,這個問題作者無法給出答案,只能由全體人類一起思考!

知性對話必備–讀懂世界的生存之書+提升素養的生存之書(究竟)

 

要能深入思考人類世界,必須對整個人類世界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乃至人類所提出來描述、解釋、批判的觀點,具有最低必要限度的理解,才能有效運用知識作為理解世界的工具,甚至是推動世界變革的武器。

 

然而,世界史與解釋世界的知識如此浩瀚,要能窮盡理解並不容易。

 

所幸,韓國知名作家蔡社長所撰寫的一套兩本「知性對話必備」《讀懂世界的生存之書》與《提升素養的生存之書》給了我們一份簡明扼要且全面又好懂的知識地圖。

這兩本書總共介紹人類的十大領域學門,分別是歷史、經濟、政治、社會、倫理、哲學、科學、藝術、宗教與神秘。蔡社長認為,要了解人類世界就必須掌握上述十個領域的基本知識及其演變。

 

也因此,蔡社長從歷史出發,以馬克思的生產工具論作為帶出人類歷史的關鍵理論模組,介紹人類各歷史階段出場。馬克思將人類歷史分成原始古代中世紀近代與現代五個階段,造成階段遷移的關鍵因素是經濟型態的變化,由此,蔡社長帶入第二個領域學門經濟,介紹人類史上曾經出現過的早期資本主義、晚期資本主義、新自由主義、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

 

在經濟型態的基礎上,蔡社長接著介紹政治出場,因為政治制度相當重要的一個(但非唯一)功能是決定經濟成果的分配,蔡社長以人類的保守與進步兩大思考模式作為切點,介紹了民主主義與菁英主義兩大政治思想陣營各自的發展與重視的問題。

 

再接著輪到社會上場,關於社會的探討,蔡社長認為關鍵在於能否理解個人與集體兩者之間的兩難矛盾,個人主義與極權主義兩者之間的千絲萬縷。

 

第五個知識體系是倫理學,蔡社長從後果論與義務論來談人類道德思想與決策背後的成因。有些人更在乎應然而有些人則看重實然,不同的側重會讓同一件事情得出不同的理解。

 

因為篇幅有限,另外五個知識學門就留給有興趣的讀者自己閱讀。總而言之,這裡想傳遞的一個重要訊息是,一個人想要深刻的理解世界甚至預測未來社會的變化,沒有一定的知識系統作為分析工具是很難窺見世界的本質與奧祕,分析社會變遷不是看著某些重大新聞事件提出個人見解而已,還要了解事件跟整個人類社會之間的關係,不同觀點者重視的面向以及緣由,在不同領域之間可能產生的影響變化。

準確預測未來的思考術/春天

 

的確,能否準確預估未來變化模式,影響的可能是你的人生?

 

而預估未來這件事,很可能和許多人想的不一樣?

 

坊間有些預估未來的書,事後諸葛證明了並不準確,但做出錯誤預估的人卻還是能夠持續出書,讓某些人覺得是在騙錢,更嘲諷那些寫書的人。

 

那是因為準確預估未來的確很難,這類作品的可看性也不是結果到底準不準,而是作者在預估未來時所提出的推論與證明方式究竟是怎麼走的?

 

也就是說,內行人看的是預估者的思考模式而不是結果。

 

事後諸葛來看,更要仔細剖析推論與證明過程,找出哪些地方是誤判或疏漏導致預估失準。因為,預估未來更重要的是鍛鍊預估的思考與判斷能力,而非結果有沒有中(中了固然能大紅特紅,但其實多數預估者都是沒中比中的情況多,只是世人多半只記得中的結果而忘掉失準的部分,就跟去算命我們只記得老師說的正確的部分卻忘了沒說中的部分)。

 

一部分原因是這類談未來發展的書在預估未來的思考方法的部分講得太少,或是讀者沒能意識到這些才是重點,所幸我們手邊有了佐藤航太《準確預估未來趨勢的思考術》一書,針對預估未來的思考方式進行深入探討,作者指出,要能夠準確預估未來,必須能夠看出科技進步背後隱藏的模式,此一新科技對未來社會系統的影響(正面的效益與負面風險),最後則是個人如何因應未來做出決策?

 

某種程度上來說,預估未來要能看出散落在世界上各種新事物(點)背後的趨勢(用線將點串聯),找出這些串聯點的線,就能看出未來可能的進展。比如說別人只看到了網際網路、雲端、電子商務、人工智慧、物聯網…,而你能看出貫穿其中使其作用或改變社會系統的「東西」,那麼你也許就可能比其他人更能精準預測未來並且做出因應之道。

全球經濟的關鍵動向/商周

 

鄧特二世就是經常提出全球經濟分析,預測卻似乎不是太準而經常被網友鄉民嘲諷的作者之一。

 

他最新的作品《全球經濟的關鍵動向》仍舊堅持以他提出的循環週期論分析全球經濟走向,且仍然堅持2019年之前會出現大落底,並且提出他認為正確的資產配置布局。

 

社會科學預測未來趨勢最棘手的一點在於,當預測的結果還未到來之前,得知預測結果與推論過程的人們,可以行動介入干預。

 

舉個例子,每個國家的人口學者都會提出未來的人口金字塔圖預測,特別是出現少子化與高齡化趨勢時,就會向政府建言,應該以政策作多的方式避免那個可預測的未來真的降臨。是以,如果最後少子化並沒有發生,可以說是預測失準嗎?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端看怎麼解讀。

 

同樣的道理,當鄧肯二世不斷從人口等各種循環指標提出建言時,假設掌握國家資源分配的關鍵人物得知預測之後,決定以政策做多干預市場,或消滅或延後預測結果發生時,可以說預測失準嗎?

 

人力可以因為得知未來趨勢的預測而進行行動的調整,避免預測的不幸結果降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正是提出預測分析者期望見到的結果,畢竟真的出現不幸的結果,預測真的成真,未必讓人開心得起來。

 

好比說鄧特二世過去曾經預測的新一波金融海嘯之所以失準,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各國央行不斷以貨幣政策做多,透過量化寬鬆等政策讓問題爆發的時間往後延。遞延是否等於失準或不會發生,只能等待時間來證明。

 

這也是為什麼我前面提到,閱讀未來預測之類的作品更重要的不是去比對預測結果準不準,而是去審視作者所提出來預測的思考與模型有沒有道理。

 

鄧特的作品利基於景氣循環論,景氣循環論算是經濟學中被肯定的一套論述,而鄧特在此基礎上回顧歷史找出多項大小周期不等的指標,目的也是希望替其預測的可信度背書之外,更試圖擴大提醒更多的人群留意其所預測的問題。

 

放到大脈絡來看,鄧特二世的作品跟文章開頭介紹的《大退潮》一樣,都在提醒那些相信未來只會有榮景不會衰退的人們留意衰退指標,不要過份樂觀了。在這個意義上,我認為《全球經濟的關鍵動向》一書中的模型推估很值得一讀。

機器、平台、群眾/天下文化+2030年雇用大崩壞/大牌

 

最近幾年,未來趨勢分析類的作品,不管是樂觀預測還是悲觀預測的作家,不約而同的都會提到的共同趨勢是AI、物聯網等技術的成熟應用,以及對於就業是和經濟制度的衝擊。

 

樂觀派認為,未來人類可以更多仰賴AI或自動化科技減少勞動力,人可以從勞動力中解放,因為機器人就能創造更高的產值,人類將過上更好的生活。

 

悲觀派則認為,機器人雖然可以提高生產力,卻也會帶來驚人的失業潮,因為資本家不在需要領薪水還會抗議的工人,他們可以直接買入大量的機器人來使用即可。

 

悲觀派還看到一點,失去靠勞力換取收入的方式後,人的購買力也將大幅萎縮,很快的將會衝擊市場經濟,因為經濟是靠交易所建立起來的貨幣循環系統支撐,當一個市場只有不斷大量高效生產卻無人消費時,一定會崩盤。

 

有意思的是,樂觀派和悲觀派共同提出的一個解方式「全民無條件基本收入」,然而,截至目前為止理論雖然談的風風火火,多數人卻對此一見解抱持悲觀的態度,認為不太可能落實。

在《2030年雇用大崩壞》一書中,對上述脈絡有非常簡扼而清楚的爬梳,值得一讀。

關於自動化科技影響人類未來的作品,往後數年應該會持續出版,不過,《機器、平台、群眾》一書作者的作品則是格外值得留意,麥克費和布林優夫森是《第二機器時代》一書的作者,兩本書都對人類科技發展與社會變遷有非常深入的描繪和解讀,悲觀中帶著希望的看待AI進入人類社會後的滔天巨浪,在這個多數人類將退出生產力的提供這個注定的未來人類該如何自處,作者在《機器、平台、群眾》提出了有趣的解方。

 

簡單來說,就是提出第三條路,既不是過分天真的樂觀相信一切交給機器人就可以了,也不是悲觀的認為人類沒救了,而是更積極的相信未來人類將能更加充分的整合使用這些新科技,透過人機一體,人腦與機器的合作的方式,走出未來人類自己的道路。

 

未來是個不斷跨界整合的時代,誰能看出兩個值得結合的事物並且將之導入商業模式,就能令其發揮相乘效果,在未來社會站穩腳步,就像作者相信人類的商業模式未來是高度仰賴產品與平台的整合,一群核心的專家與廣大群眾的聯手也終將幫人類度過一次又一次的危機。善用跨界整合的力量,審慎的評估風險然後朝希望邁進,也是人類可以選擇的路。

 

你可以不只是上班族/大塊+複業時代來了/高寶+零工經濟/天下雜誌+一鍵獲利/商周+斜槓創業(實踐版)/方言文化

 

前面介紹了不少判斷時局大環境的書,那麼,接著要來談一談當個人確認大環境趨勢的判斷之後該怎麼辦這件事情?

 

大體上來說,讀完上述作品之後,應該很少人還會相信未來將如過去一般穩定,可以靠著找到一份安穩做到退休的工作過完人生才對,甚至眼尖的你應該已經發現了,別說未來轉職成為常態,薪資凍漲也將會是常態,只要留在組織裡且沒有機會爬升到高階主管的話?

 

那麼,該怎麼面對未來變動不居卻薪資凍漲的就業環境?

 

首先有一個很重要的認知要建立,未來不是單靠一份薪水就能養活自己的時代,每個人都必須要有副業(就是最近很紅的「斜槓青年」),而且,副業恐怕不只一種,而是有複數種,只要能夠變現的專長,就應該想辦法到市場上變現(透過網路媒介)。

 

雖然每一種副業都只是零工經濟,但只要販售的是知識而非單純的體力,許多副業加總起來將成為複業,而從事者將成為斜槓人,也就是同時能夠使用多種專長從多種領域賺取收入的新新人類。

 

上班族從事複業,未必要轉為全職,將來也不必然得做大到創業的規模,設定一個金額,每個月用有限的時間達到該金額,也是一種選擇。也就是在公司無法給你足夠薪水且環境短時間內很難改善的前提下,自己想辦法增加收入來補貼生活。

《複業時代來了》、《你可以不只是上班族》和《斜槓創業(實踐版)》三本書,介紹了不少上班族可以做的「零工經濟」,從如何發想概念到落實,甚至未來轉型開展成一門全職事業該思考的問題以及流程步驟,書裡都有。

就算不想搞那麼大也完全沒有關係,開頭我有提到,這類兼差只是為了幫補家用,有點像過去台灣的家庭代工,利用晚上閒暇多少做一點的概念,只是如今做的工作來自網路,且代工的方式是出售知識而非體力活。

有了網路來相助之後,任何專長或服務都可以透過網路銷售,只要掛出之後有人願意購買,工作就成立,完成之後,就能拿到報酬。在《一鍵獲利》中,作者收集了三百種可以透過網路從事的零工工作,還有提供媒合服務的平台,有的收入也許只有幾塊美金,但也相對簡單。例如,幫忙翻譯幾行外文字或幫一段簡短的影片配音,這種在過去不可能透過正式翻譯公司發包的案子,如今可以透過網路媒合,在全世界範圍內找到合適的人選。這類工作的收入少但工時也少,網路更讓接案門檻降低。

 

如果複業做得很順手,決定全職且公司化營運,那麼可以參考《給你10萬,你怎麼做到10億?》一書,本書是中國知名知識型網紅李笑來老師,逐課解讀史丹佛大學的《創業養成課》,從點子如何開展成公司?檢視自己的創業基因?如何找合夥人與首批員工?如何製作有靈魂的產品?執行產品的銷售與新創公司營運成敗,乃至天使投資人的喜好(要能討天使投資人喜歡新創公司才能拿到資金)…等,跟創業有關的大小事的全面解讀。

 

有人曾經說過,「就業已經終結」,而人生成了「永遠的測試版」,面對變動不居的世界,想通往財富自由之路,除了公民聯合推動讓更美好的政治與經濟制度降臨之外,就是靠著自己的專業知識創業,將知識變現能力提升到最極致,也是一種面對變動不居世界的方法。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世代零共識「社會是公平的」?

By
on
2018-04-02

世代零共識「社會是公平的」?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全民論壇版/是本月開始的新專欄,歡迎多支持鼓勵)

 

最近網路上發生一起爭議事件,起因於囧星人接受聯合報願景工程的專訪。結果囧星人認為該報刊登出來的專訪「扭曲」其原意且有斷章取義之嫌,而負責專訪的記者後來在自己臉書上發了一篇不知道算是澄清文還是點火文,總之,又將事件推向高峰。

 

這整起事件本身就非常值得以「世代」的角度進行解讀,從決定刊登內容的主事者到負責採訪的記者,再到接受採訪的當事人三方,就隸屬三個世代,原本希望能夠促進台灣世代間的討論交流的議題,到後來似乎演變成台灣的世代之間果然很難交流討論,想來也挺諷刺的。

 

不過,本文不打算討論「世代」間差異造成的誤解以及誤解出現後該如何彌平,我想談一談囧星人說自己被誤解的那句話「社會是公平的」,為何透過囧星人的口被說出來之後,竟然引發網路輿論的強烈不滿。

 

我認為此一事件的關鍵並非囧星人所說的話是否被斷章取義,而是這句所謂的被斷章取義後說出來的話「社會是公平的」為何能引爆輿論不滿?

 

我們姑且斷開囧星人和這句話的連結,單單將這句話提取出來,也就是說,眼下的台灣如果有人膽敢主張「社會是公平的」,就會被砲轟。

 

為什麼?

 

或許你會質問,難道你不知道人們會生氣是因為「社會明明就不公平」嗎?

 

某種程度上來說,社會一直是不公平的,社會從來沒有公平過。然而,在台灣卻有某個時代或某些事情,有些人覺得很公平。

 

好比說戒嚴時代,你可能剛好出生的省籍有特殊性就能分得很多好處,像是輕鬆通過公職考試,在國家機器的升遷上也比其他人更有機會,某些人更是可以直接報考甲種特考。

 

那是一個絕對不公平的社會,但直到今天還是有一些人認為,那個時代很公平。

 

就像有一些人認為,「過去的聯考很公平」,我們應該回歸聯考制度,而且好像還蠻多人支持並且相信,「過去的聯考很公平」(現在的學測/指考不公平)。

 

然而,「過去的聯考真的很公平嗎?」以前的能力分班制度在一開始計就先刷掉了一堆人,只分配到次等資源,最後學習成果自然低落(這還不談家庭、階級、城鄉差距、師資等其他變項的干擾)。

 

還有一點很有趣,數年前有一本書《世界是平的》在台灣超級暢銷,這本書的內容大意其實跟「社會是公平的」很像,而且,作者並不認為這是扭曲理解世界而是認為世界真的是平的,「社會是公平的」。但在當年的台灣,其實也沒多少年之前,好多人相信,書還大賣超過二十萬本。

 

為什麼那個時代的台灣能夠接受「世界是平的」,即便當年的台灣還是不公平?

 

所謂的公平與不公平,究竟是什麼意思?

 

說實話,囧星人對「社會是公平的」定義和使用方式,就算還原了原本上下文意涵,還是有人無法接受,因為無法接受的人內心也有自己對於這些字眼的定義,且並不打算擴充之。

 

明明一點都不公平的聯考和威權戒嚴時代的國家考試與公職任用制度,卻有些人覺得那很公平,而且要是有人膽敢說那些其實一點都不公平,還會引來一堆輿論攻擊。因為那些人相信那個時代和制度是公平的。

 

之前有一個新聞學概念很紅,叫做「後事實」,大意思說,在這個時代,事實一點都不重要,關鍵在於對事實的理解,而這樣的理解取決於當事人的態度和立場。

 

也就是說,眼下或過去的台灣是否公平,或者更精準地說,是否比過去的戒嚴時代更公平,一點都不重要。有些人「相信」過去的社會是公平的而現在的社會則是不公平的,另外有一些人則是認為過去並不公平而現在比較公平。

 

就算說話者的原意沒有被扭曲且和我們相信的事實不同時,我們也應該只能以理性對話的方式溝通與論辯,而不是一聽到跟自己的立場或意見不同的看法時,就放任情緒爆走。

 

囧星人事件更值得關切的社會輿論背後的情緒如何嚴重干擾我們對於一個社會議題或社會事實的理解與討論。

 

我們社會上有一群人,只要聽到和自己的理解不同的意見時,第一時間就讓本能情緒淹沒理性思考,直接以情緒做出判斷,將理智擱置在一旁。

 

即便我們平常理性時常常嘲諷台灣媒體素質低落報導不可信,可是當我們從媒體報導看到一些能夠引發我們不滿情緒的言論或新聞事件時,往往也還是訴諸直覺反應而非暫停判斷,先查證再說(雖說查證原本就不該是閱聽人的責任,無奈今天的社會環境讓我們必須得自行查證媒體言論是否屬實的情況越來越普遍)。

 

生活的社會有沒有比以前更公平一些,或許見仁見智?但是我們社會在處理跟自己不同意見時的態度更讓人感到憂心,是比「社會是公平的」這句話是否被扭曲還要嚴重的社會問題,因為異見無法溝通會傷害的不只是世代之間的溝通,而是溝通管道全面癱瘓。

 

當一個社會無法以善意理解的方式處理、對待跟自己不同意見的人,都只用戰鬥性的姿態跟語言彼此對抗,是一種非常消耗能量且破壞互信結構的惡性循環,只會讓生活在這個社會裡的人更加不信任且彼此防備,這對需要凝聚共識才能一起解決社會重大議題的台灣來說,是非常致命的一個缺陷。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不用怕那些比自己聰明又努力的人~~

By
on
2018-01-19

不用怕那些比自己聰明又努力的人~~

文/Zen大

 

差不多我進台大沒多久,我就了悟一件事。這個世界不會是公平的,因為某些人就是出身比你好,比你聰明,還比你努力又上進…

某些人的人生頂點,在另外一些人連啟點都鉤不到。

當然,這是個認清現實問題的殘酷,並非自我放逐的開始。畢竟世界很遼闊,可以選擇的很多。

後來,還是自己走了一條路出來,雖然不是太強,但是,我那個時候就意識到,按照社會上認可的方式走的出路不大,因為社會規則是別人訂的,而通常對這些頂大出身的更有利。

所以,我也不相信這幾年很流行的一句話,就是什麼要害怕的是比你聰明的人比你還努力。因為,比自己聰明且努力的人放眼世界那真的多了去,數不清的。要克服這個問題的方法只有一個,找自己的路,發展自己的專長,鑽研到底,建立某種獨特性與不可取代性,永遠不要只是跟著其他人制定的規則走。

我是有幸很早進看過上面的世界有多遼闊,因此體悟了一些事情。這個世界目前看似網狀化,其實骨子裡還是金字塔。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在別人的苦難,您看見的是自己的幸福還是責任?

By
on
2017-12-25
在別人的苦難,您看見的是自己的幸福還是責任?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雲論) 日前有一則小小外電新聞報導,沒有引起輿論太大的關注,據說在國外引起非常多人的關切。該則外電是介紹一張拍攝於阿根廷的照片,照片中的女孩貌似高溫炎熱太過口渴,於是趴在地上喝地上的積水。 每當類似旁觀他人苦難的新聞報導出來時,總會有一種輿論是「感恩自己過得很幸福」,一種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自我安慰,接著便是提醒自己或身邊的人珍惜...
教育與學習

社會真實的建構靠語言說出腦中認知,你的想法決定你的現實

By
on
2017-12-23
社會真實的建構靠語言說出腦中認知,你的想法決定你的現實文/Zen大 我不是讀正向心理學之後才開始調整自己的日常用語(不是全然放棄不使用負面字彙或邏輯,而是斟酌審慎且注意其在文字語言中的總量占比),而是讀腦科學跟認知科學之後,開始講授從閱讀到寫作的整套流程之後,慢慢摸索出一套自己的理解後,再對照回過去所讀的書籍們,找到一個覺得能夠說服自己的理由,所以才開始改變。 某種意義上來說,人都是說謊的,因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