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中國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有些邪惡之聲,是包裹著貌似正義的修辭在傳送

By
on
2020-02-15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武漢肺炎爆發後,蘇貞昌院長宣布口罩暫停出口一個月,直到台灣供給穩定後再繼續出口。
此一新聞出現後,引來不少人斥責台灣人沒有人義,不願意幫助中國人!
後來賴清德準副總統的有條件協助說出來後,有被一些台灣民眾批判。
種種跡象顯示,好像台灣人真的很沒愛心?
有些人還抓住這些點大作文章。
說台灣人不願意幫忙沒有仁愛之心,是太殘酷的操弄,四川大地震也好、東日本大地震也罷,台灣都出錢出力。
幫忙不求回報,願意禮尚往來很感恩,但沒有感謝還落井下石,願意相幫地人或許會少很多。
瘟疫蔓延時,似乎正是考驗真正人性的時候。
好比說河北路續封城,有些人想方設法出逃,有些人乖乖待在家裡,還有些人自願前往疫區協助,或想辦法幫助疫區的人。
我無意批判出逃的人,如果換作自我們,也許也會逃。
只是讓人遺憾的是,出逃求生不打緊,好比說逃回台灣的一些台商,有些人一下飛機就通報,並且自主隔離,有些人卻毫無病識感,四處趴趴走,被人舉報了才辯說自己有好好監控並且全程戴口罩。
還有一些人的行徑更讓人無法接受,隱匿自己曾經出沒疫區的訊息不說,出現疑似症狀後,還刻意跑去人多的地方咳嗽打噴嚏,想要盡可能擴散病毒,因為不能只有自己得!
我想說的是,面對無情瘟疫或天災,有些人會誠實袒露自己的軟弱,有些人反而會任憑自己的心剛硬,甚至試圖利用災難造謠生事、惹事生非。
不願幫助落難者,似乎違背基督信仰的教導,即便是過去與我們為敵的人,似乎也不能因此就忽視不理!
問題是,以過去中國的紀錄,就算台灣願意撇開過往恩怨,出手幫忙,資源也到不了真正需要的人手上,中途就被攔胡了。
每次談到中國與台灣的問題,總是有人忽略了誰才是源頭的始作傭者,而是採取柿子挑軟的吃的策略,對比較好說話的那邊進行攻擊,對明顯看起來不好惹的那邊沉默。
我想說的是,有些話切片出來看的確很有道理,但是重新放回事件的脈絡裡確未必成立,批判台灣不願意幫中國忙的意見就是,論述起來頭頭是道,確是各種扭曲與斷章取義!
實際情況是我們想幫也幫不了,撇開幫了之後還被人羞辱不談,基督徒不在乎個人榮辱只在乎需要被幫助的人是否真的得到了幫助!
若世上不可能沒有苦難與仇恨,那麼就希望願意以愛面對而非轉化為仇恨對立的人能夠多一點,願意真心幫助落入苦難憂愁挾制的人多一點,少一點利用人的苦難絕望替自己撈取好處的人。這些假裝成追求公義真理的法利賽,最該被譴責,因為他們在譴責別人不願出手相幫時,自己也毫無作為,只是一味透過仇恨言論挑釁雙方。
那些包裹著道理的聲音,本質上就是邪惡的,根本不用往心裡去。就像有些時候我們會碰到一些人以聖經的文字包裹自己的私心,偷渡自己的私慾,企圖以聖經合理化自己的仇恨與偏見,這種時候,不要畏懼,不用落入神學上的爭辯,只要直指其背後的動機之謬誤,將之攤在陽光下即可!
當動機意圖不正,論述修辭即便都正確,結論也是無效的!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年關過後,想好該如何面對疫後中國了嗎?

By
on
2020-01-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武漢肺炎在中國全境快速擴散,也輸出了一些病例到往來較為頻繁的國家,台灣也有返台過年台商與來台旅遊中國人確診。

或許有些人至今仍然相信,台灣可以僥倖躲過一劫?

料敵最好從嚴,特別是出現過武漢回台卻不自主通報或隔離還不帶口罩到處走的案例後,對於本次武漢肺炎在台灣的擴散情況,大家不應該抱持沒有證據的樂觀!

面對下檔衝擊很大的風險,進行決策思考時,應該審慎保守,不宜過度樂觀。勤洗手、戴口罩,避免出沒人多的密閉空間,是還沒有研發出疫苗的我們少數能自保的手段!

本文不打算談公衛,而是要從風險管理的角度,請大家思考,初五年關過後,在中國仍有工作或投資的你,是否要一如既往地返回?身處台灣的人,又該如何面對中國經濟可能出現的下檔衝擊?

以中國當局過往總是以隱匿問題與打壓通報問題者作為處理問題的手段,在武漢肺炎的擴散等問題尚未完全明朗化的階段,貿然按照過往慣性,年後就回到工作地,似乎是把自己推入風險之中!

工作沒了再找就好,碰上這種不可抗拒的黑天鵝,我等小民也難以扭轉乾坤。

我真心認為,台灣社會應該好好思考自己在中國的布局與兩岸關係的再定位了!

中國改革開放以後的各種紅利優惠不再,且美利堅決定重返遠東,重振自己在遠東的勢力,不再放任中國坐大。

日前完成第一階段的中美貿易協議簽署,許多人都被美國方面詳細表列的附錄嚇傻了,想說這根本是對中國該如何在國際上做生意下指導棋,而中國竟然也簽了?不正代表中國在此次中美貿易戰是敗戰一方嗎?

武漢肺炎尚未擴散前的中美貿易戰尚且如此,瘟疫爆發後的貿易戰中國又該怎麼跟美國打下去?

剛結束的台灣總統大選,美國一堆官員率先祝賀不說,選前的用力助攻,再再表明美國在遠東的利益底線,精明的台商不可能看不懂趨勢,否則去年台商回流的速度與力道不會如此快速?

大環境的風向已經變了,各種數據與狀況都指向情勢不利中國,除了已經在中國結婚生子打算規劃深耕的人以外,其他只是在中國求學或工作的台灣人都應該好好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真的要在那塊土地上繼續下去,還是要轉換跑道?

中國的富強泡沫,也是該破了!

過去中國經濟榮景的潰而不崩,靠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宏觀調控。然而,人或產業或許可以靠大撒幣,被自殺、國進民退等手段宏觀調控,病毒卻無法。

縱然這一波病毒最後可以防堵(但已經損失慘重),根據共產黨處理問題的不透明、欺上瞞下,報喜不報憂與專制等處理態度來判斷,重蹈覆轍是極有可能的事情,難保哪一天又在哪個地方出現無法收拾的失控災情?

古人有云,危邦不入,更別說這個危邦過去幾十年來不斷用炮口對準台灣,要脅絕對不放起武力犯台,每一次台灣需要國際援助時都率先出面阻擋,甚至幾次害台灣錯過黃金救援時間,讓不幸在台灣孳生!

雖說我們不落井下石,對著已經落入苦難的中國人民吐口水,但是,我們不能不尋思預防下檔衝擊的自保手段,畢竟保住小命,日後才有機會。

人生總會碰上幾次牛市熊市,幾次關鍵時刻,我想,對台灣來說,如今就是那個關鍵時刻。好比說,中國撐過這一波之後對台灣與世界的態度是否會轉變,而我們又該如何因應?面對關鍵時刻,不宜以過去的慣性作為應對,應該多方收集資料,審慎思考,因為新的未來道路已經開啟,過去的做法已然不合時宜。

我不是說絕對不能回中國去,畢竟富貴險中求,武漢肺炎固然會重創中國,中國也可能劫後重生(也可能不會,如果不思悔改繼續以過往方式處理問題),此次出現的變異中仍然藏著巨大的機會,只是我們得思考的是,這些機會是否真屬於我們,我們是否真能抓得住?

《黑天鵝效應》的作者塔雷伯說,如果做一件事情的下檔風險很大(例如會致命),但上檔收益很小時,他建議最好不要做。

這是寫歷史的一刻,每個台灣人都必須審慎判斷中國未來的可能發展趨勢,做出自己的決策!沒有人能給你萬無一失的答案,只是無論如何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不能逃避問題,假裝瘟疫過後一切如常!否則難保下一次黑天鵝來襲時,承受下檔風險的當事人不是你?

願我們在瘟疫蔓延時,仍能保持內在清明,審慎決斷而不混亂,共勉之!

逆社會觀察

2020年,當中國社會評等機制全面上線…

By
on
2019-10-04

(本文中關於信用評鑑的資料性內容,整理至信任革命一書,若想知道更多關於科技變遷與信任的關係,可以參讀該書)

2014年6月14日,中國國務院公布一份名為《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的文件,主旨是國家未來將有評分人民的信用評等的權力,人民將根據評分結果決定能否獲得貸款?獲得某份工作?子女能夠上哪個學校?甚至,能不能買到車票,有沒有資格結婚之類的事情,大概全都由評分結果決定。

為此,中國政府正在積極發展一套可以全時間監控跟評估人民行為舉止的機制。

未來,每一個中國公民都會得到一個公民分數,且昭告大眾,進行全國性的排序,此一數字等同於宣布此人是否值得信任?

中國政府宣稱,這套審查制度將能增進並強化全國人民的信任,打造誠信文化與社會環境。

據悉,這套機制將在2020年全面強制加入,屆時每一個中國公民與法人團體,都會強制加入,並且獲得評分跟排序,教師醫生政府行政人員司法體系人員與體育明星等將會受到特別檢查。

至於未來中國政府將會如何對人民評分?

據悉,極有可能採用目前正在試辦中的芝麻信用,芝麻信用將人的評分以350~950分不等來評算,考慮五大因素:

第一、 信用歷史,過去有無準時繳納帳單?信用卡付款紀錄?

第二、 履行能力,使用者履行合約義務的能力。

第三、 個人特質,如個人手機號碼住址等都會列入評估。

第四、 行為偏好,一個人的購物習慣或行為習慣都會被列入評分,好比說每天打十個小時電動可能被當成懶惰鬼,若扶老奶奶過馬路就會得到好評價。總之,若購買社會認可的東西評分就會高,反之則反之。

第五、 人際關係,可以說是大數據版的連坐法,你的朋友的狀況以及你與朋友之間的互動關係,都會影響你的評分。簡單來說,如果你有一些不入流的朋友,你的評分也會降低;亦或者妳的朋友言行有問題而你卻不出聲糾正也會得到相對應的評價!

第四與第五兩點,可以說影響深遠。

好比說,未來如果膽敢私下從事不良嗜好,將會得到低評價;如果沒能及時糾正朋友或家人的錯誤,自己也會被連帶處分!

可以想見的是,未來中國人民在全世界主張中國政府的正義之聲的情況應該會變得更加頻繁且激烈,因為,這不是你不表態就可以的事情,你沉默等於認同等於扣分,扣分太多在社會生活會很困難,會找不到工作無法貸款買房買車更別說結婚生子,所有一切都被政府監控且決定。

未來,要是誰膽敢張貼抗議言論,不用等政府單位出手,這人的家人朋友同事就先將之剿滅了!

未來,國家不用出手,人民彼此就互相監督並且互相對付,怕的是自己的信用評等受影響,在社會上很難混下去!因為,若是信用評等分數低的人,等於是被社會宣告這人不值得信任,甚至是不值得在這個社會取得生存資源…

這樣的人可能寸步難行,因為沒人要賣東西給他,沒有人敢聘用,沒人敢嫁娶,沒人想與之往來,甚至連上網速度都會被降速,當然也別想出國了…

這就是中國人民的美好未來,至於被當成中國人民的台灣人在社會信用評等機制公布後若是進入中國,會否也被迫一體適用,值得觀察?但無論如何,未來與台灣人來往的中國人肯定會格外愛國且認真糾正台灣人的各種不符合中國政府價值信念的言行,勢必會有更多主動拆連儂牆或在網路上當五毛的行為出現!

在地想出版

說一件關於簡體書輸入台灣的陳年往事

By
on
2018-05-04

說一件關於簡體書輸入台灣的陳年往事

文/Zen大

 

台灣最早期開放簡體書進口時,要求只能是學術書,且該書不能在台灣有繁體中文版。

 

是以,在台灣能看到的簡體書的種類不多,我是直到去過廣西跟香港後才知道簡體書有多少以及兩岸都有發行的翻譯書有多少?

 

後來台灣的出版界就一直用這個法規自我保護,如果是要阻擋外文翻譯書的低價競爭勉強算是個理由(但也完全不是個理由而且沒用),後來則是為了保護自己買下的中國版權在台灣出版時不會被原版競爭。

 

這些法規在當年網路買書以及電子書還不是那麼普及時,或許多少能擋下一些,而今兩邊來往的普及,電子書或跨國電子商務的普及,都只是讓有辦法的台灣消費者直接向中國買而已~

 

當然中國也是阻擋台灣出版品進口的,不過他們是凡不喜歡的都禁,而我們只禁中國的,表面上的理由拿的是兩岸間的特殊關係,實際上的目的大家都知道,經不起低價傾銷。

 

我想說的是,台灣的出版界就是一次又一次這樣面對自己的系統性危機的,所以到如今可以說兵敗如山倒,因為取代人們閱讀需求的不是出版品而是數位新世界…

書籍品評介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貿易戰其實常常在打,也未必是壞事

By
on
2018-04-10

 

貿易戰其實常常在打,也未必是壞事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害怕英國製造業、景氣經常轉捩、有必要增加稅收,逼得北方採取保護主義。」

 

上面這句話是《貿易大歷史》的作者在談十九世紀的美國美方採取保護主義的三大因素。然而,這句話若將英國製造改成中國製造,把北方改成美國,放到眼下的美國,似乎也完全能夠成立。

 

許多人說,川普鐵了心要跟中國打貿易戰爭,所以祭出301條款來對中國製產品加稅。但川普自己則認為,美在中美的貿易戰爭中早就輸了,他現在只是在收拾戰場,遏止損害擴大。

 

說起來,世界各國開始大幅調降關稅,甚至大搞區域同盟,不過是1980年代新自由主義崛起之後的事情。在此之前很長一段時間,世界各國都是關稅壁壘的保護主義政策,而且有一部分經濟學家認為,即便各國都搞保護主義對於各國經濟並不會有重大衝擊與影響。而且,這一派的經濟學者認為,政府當然應該利用保護主義政策保護國內的幼小產業,免於被來自海外更大更具規模的競爭者的摧毀。

 

有一個說法,強國都希望施行自由主義,弱國才會寄託在保護主義政策。想想也蠻有道理,中國自己雖然不滿美國對其強大的製造業課徵高額關稅,但自己在偏弱的電影產業卻以限制外國電影的放映數量來保護自家市場不被侵蝕。

 

也就是說,也許真實的情況是,每個國家都同時在施行自由貿易與保護主義,當自家強的產業就堅持世界各國應該降低關稅令其能夠暢行無阻,但是自己弱的產業就拉高關稅阻擋國外產品進入。若是萬一因為某些緣故不能明目張膽地拉高關稅,那就祭出補貼政策,補貼自家產業令其具有足夠的競爭優勢或免於被淘汰的風險。

 

某種意義上來說,其實很多國家彼此之間都在打貿易戰,當我希望自己國家的產品能夠在其他國家取得壟斷或寡占,且沒有其他國家能夠迎頭趕上,為此而祭出的各種政策,都是貿易戰爭。

其實,川普和中國政府都沒有錯,他們都是為了自己國家的經濟在奮鬥,為了佔據優勢地位和其他各國進行合縱連橫。畢竟,沒有人想要在《全球化的故事》中,淪為輸家或是後進國。

 

經濟後進國的悲劇是,被貌似有裡的比較利益法則的國際分工所壓制,淪為負責製造低價或高污染的產品,卻無法分到高階製品,在全球經濟位階中區居下為。

多年前曾經紅極一時的《經濟殺手的告白》系列中,作者就明白指出,戰後美國為了控制並分配各國的世界經濟分工角色,以協助開發等名義大量派出顧問團到世界各國,介入各國的基礎建設之規劃。

 

你有想過為什麼那些擁有豐沛原物料的國家都剛好被獨裁政府控制,明明原物料可以賣個好價錢幫國家翻身卻似乎不盡如人意嗎?

 

而戰後日本與亞洲四小龍之所以能夠順利翻身,也許不光是因為人民勤奮,而是美國的全球地緣政治布局需要這些國家擔任防堵共產國際跨出太平洋的第一島鏈,所以用力支援這些國家的經濟成長,沒有像培植原物料豐富的國家那樣培植極端貪腐的獨裁政權。

 

那個時代的美國,難道不也是在打貿易戰嗎?

如果我們真心相信景氣循環論,好比說像哈利﹒鄧特二世在《全球經濟的關鍵動向》等預測全球經濟走向的作品中那樣積極找出人口、經濟、科技發展等各種週期去推敲景氣週期循環的話,我們應該知道,眼下的世界經濟必須有一波落底,因為金融海嘯之後各國央行的貨幣寬鬆政策只是不斷地延後泡沫破滅、景氣落底的時間,卻沒有解決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泡沫沉思錄》一書深入探索了景氣循環與金融政策之間的關聯性,對於「善意欺騙」卻讓泡沫破不了的貨幣政策所造成的潛在金融危機提出嚴厲的批判。如果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向來是靠景氣循環的方式來處理,景氣就像春夏秋冬,有榮景也會衰敗,衰退才能帶來熊彼得所說的創造性破壞,才能為下一波榮景復甦做好準備。

 

如果川普的貿易大戰真的能夠戳破中國的大泡沫,成為二十一世紀版本的廣場協定(美國當年就透過廣場協定迫使日幣大幅升值,應是砍掉了日本的製造業榮景且讓日本落入二十年之久的衰退),啟動新一波的景氣循環,長期來說未必是壞事。因為景氣循環論學派的學者認為,各國央行不斷做多延後景氣衰退的降臨已經過分干預市場,這會導致未來無法再延後而景氣開始潰敗時,嚴重程度只怕會比1929年的大蕭條還嚴重。

 

俗話說得好,危機就是轉機,如果衰退是必然的景氣循環,那麼就讓中美貿易大戰些開序幕也好過遲遲不開始,至少未來明確了,也好知道如何制定對策,不要再懸在一個不上不下的混沌不明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