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中產階級

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教育與學習 在地想出版

在壓迫與不平等的世界,奮力求生

By
on
2019-12-30

(本文發表於國圖出版的季刊)

壓迫與不平等,是社會科學的核心關懷,社會科學家致力於探索藏身於日常生活中各種思想與機制,試圖找出影響人們思考與決策的關鍵,致力於破除錯誤迷思與虛假意識,相信唯有當錯誤思想被揭發,人們導入正確的觀點,行動經過修正,社會與個人的生存光景可以因此改善。

本次將要來介紹幾本深入探討壓迫與不平等的傑出作品,希望這些書能幫助我們看清楚生活現狀,認清造成生存壓迫與不平等的體制結構,找出擺脫壓迫的存活之路。

被壓榨的一代/八旗

說起來可能難以置信,不過卻是在美國真實上演中的故事。

如今的中產階級,即便家戶年收入達十萬美金,只要人生的道路一時出現差錯,也可能淪為支出大於收入的貧困狀態。

這裡所說的差錯,並不是奢侈揮霍造成的現金流短缺,而是好比說生病卻沒有醫療保險支付龐大開銷,轉職或失業後回不去原本的薪資階層而被沉重的房貸壓垮,雖然高收入但卻也居住在高開銷的環境(例如紐約、矽谷等區),過早開始且越來越貴的高等教育支出與學貸,離婚或喪偶但得一個人扶養未成年子女等等。

《被壓榨的一代》作者艾科莎﹒奎特,花了不少時間跑遍全美各地,採訪那些過往被我們視為衣食無缺甚至準人生勝利組的富裕中產階級,深入剖析其生活中的花費結構以及可能遭遇的問題,寫出了讓人不得不認真以對的一部作品。

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如今的美國,如果你不是出身前1%的超級富豪家庭,而只是一個努力學習,爭取到好大學或研究所,並且應徵到一份尚算體面的中產階級工作(律師或大學教授之類),都不再是人生衣食無缺的保證。

甚至,更加嚴峻的現實是,你可能收入很不錯且都沒有犯前述提到的人生差錯,卻還是入不敷出。只因為這個國家,提供給人民用以支撐生活的基礎建設嚴重不足。好比說子女照顧,美國社會提供的公托服務遠不足社會需要,為人父母者要不其中有一人離職在家照顧孩子,要不就得把孩子送到昂貴的私人托育服務,如此的花費佔去了開銷中的一大部分。如果是單親家庭,扶養子女的成本更加昂貴。

當然,問題不全在體制對人民的缺乏照顧與剝削,作者說,人們自己也得承擔部分責任,好比說,相對剝奪感的來源之一,是媒體給我們大量的頂層富豪的生活樣貌觀賞,然而,我們不該輕信網路或大眾媒體成天放送給我們看的百分之一頂層富豪的生活,誤以為這些生活乃是日常生活中的常態(可得性捷思偏誤,抓取最容易獲得的資訊作為自己想法的論證),電視或媒體中出現的名流都是極少數的幸運兒,都不該被當成人生的典範,因為我們絕大多數人都只是其他那為了生活勞苦的99%。

在我看來,體制不利於富裕中產階級以降的人們生活已經是既定事實,新自由主義社會刻意拆除各種來自國家的照顧資源,將人丟到市場上,讓人所需的一切服務都盡量由市場上花錢購買,減少對社群的依賴,好創造出高額(但卻未必健康的)GDP,營造經濟榮景的假象。

作者在最後,提出了一些試圖改變現狀的解方,解方並非來自想像,而是實際上已經在發生的事情,例如為了對付過高的房價而出現的共同承租,為了對抗孩童照顧資源不足而出現的共同照護與共學社群等等,雖然不能說全都完美無缺,但的確有越來越多人看見,因為人手不足而造成的開銷飆升問題,是可以透過重新建構社群連帶,擴增人手彼此幫助的方式來緩解經濟上的壓力。

社會是由社群與市場組合而成,當市場的力量過大壓制了社群的連結,且國家不打算介入抑制市場力量的擴增時,公民必須自行聯合起來,擴大社群連結的力量,壓制市場的強橫,唯有如此,方能讓收入不及前1%的人們也有機會在社會上生存,且過得相對容易而幸福一些,不再被圖利富裕階層的不平等體制剝削與壓榨。

全員在逃/衛城

美國夢的神話之一,就是只要願意努力,每個人都有機會在美國大陸這塊土地上過尚富足而美滿的生活。

這一個神話,前述的《被壓迫的一代》已經明白揭示,那真的只是神話,如今的美洲大陸已經不是努力就能有所成就的時代,努力卻窮忙的情況,隨處可見。

美國夢的另外一個人造神話是,在美國,人生而平等,沒有階級存在。

第二個神話不難破解,黑奴在美國的命運,就是明擺著「人生而不平等」,是會被剝削且不平等對待,即便在金恩博士等人權鬥士的努力奔走下,種族隔離制度已經廢除,甚至有黑人總統誕生,但是我們都知道,黑人的生存困境並沒有因此而緩解。

或許你會說,黑人的命運與地位的改善固然緩慢,但長期來說,的確改善了,不是嗎?否則歐巴馬也不會選上總統?

《全員在逃》的作者,社會學家愛麗絲高夫曼(附帶一說,愛麗絲高夫曼是美國知名社會學家厄文高夫曼的孫女)會告訴你,從他在美國黑人群聚的社區的觀察,並非如此。

《全員在逃》雖然以統計數字點出了黑人成年男性被逮捕與下獄的比例遠高於其他族群(特別是白人)的事實,但是,他也深知統計數字對許多人來說是無感而冰冷的,因此,這本書中,將更多心力放在個人微觀層次的日常生活思考與行為決策的紀錄,關於那些他所觀察到的經濟地位狀況低於社會平均值的黑人男子。

書名之所以叫做《全員在逃》,是愛麗絲在進行田野調查時,逐漸看出的一個端倪,那就是出身貧困社區的黑人,在成長過程中,必學的一項核心技能是「躲避警察」,盡可能不和警察打交道,幫忙身上有案底的黑人夥伴掩護,在躲避警察乃至各種機構的情況下,設法讓自己活下來,長大成人,肩負起養家活口的任務。

新聞中不時可見的白人警察過度濫用權力,開槍或暴力毆打無辜黑人致死的消息,不明白此書所講解的脈絡者,肯定會覺得這些過度使用暴力的警察只是少數特例,然而,讀過此書後,讀者會發現,警察在對付出身貧困社區的黑人時的確經常性的違法值勤,雖說背後的原因也是令人唏噓,因為上頭要求績效,為了達成績效目標,只好以各種脅迫的方式讓黑人就範。

愛麗絲觀察發現,最悲哀的是,許多黑人男子人生的第一件案底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很可能開車超速違規之類,但因為繳不起罰單,積欠罰單金額而被通緝,從此走上不斷躲避警察之路,因為即便是微罪的罰金如若不能如期繳納也可能會被管收入獄服刑,從此踏上惡性循環之路。

另外一個造成黑人出現案底的情況是吸毒或持有微量毒品,但卻因為族群本身的污名標籤而被警察過度放大檢視或以過於嚴苛的刑罰對待,並將之推入更深的深淵。

愛麗絲之所以敢判定是特別針對黑人,是因為許多次次當警察臨檢時他也在場卻沒有被盤查,警察鎖定的對象就是黑人。

雖然愛麗絲也觀察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即便貧窮黑人社區的生活很不容易,但還是有少數乾淨的黑人沒有案底且有好工作,即便讀完其紀錄後我們可能發現,這些人是做了格外多的努力才換到了跟普通白人一樣甚至略差一點的對待,但以其貧困黑人出身來說已經是了不起的成就。

讀完《全員在逃》,實在很難說,美國是個種族平等的社會,黑人在美國社會的生存列是已經隨著種族隔離政策的廢除或有黑人總統當選而改善。

白垃圾/八旗

不過,黑人的困境至少是明擺在許多影視作品與學術文獻中,也有許多人權鬥士積極為之奔走與關心。《白垃圾》一書的作者伊森伯格,想告訴世人的是,在美國,有一群人甚至比黑人還慘且長年以來乏人關懷,也幾乎沒什麼人致力於協助改善其生存困境,那就是同樣是白皮膚但是經濟地位卻落入底層的白人,俗稱「白垃圾」。

白垃圾的存在,由來已久。伊森伯格考察文獻後發現,早在歐洲人前往美洲大陸之初,白垃圾就已經隨之前來,只是這些人長期被美洲大陸的偉大歷史所掩蓋。

我們熟悉的美洲大陸開墾歷史,是一堆有開拓精神的白人,特別是擁有清教徒禁慾並且勤懇工作的白人,辛勤努力的結果(雖然此一努力過程是傷害了不少美洲原住民的權利)。

然而,伊森柏格說,當年移民到美國的歐洲白人裡面,其實有很多是歐洲當地的貧困階層,且歐洲社會的主政者是以丟棄負擔的心態將這些人送往美洲大陸,這些人在黑人開始往美洲大陸送之前,是美洲大陸開墾的主要勞動力,是被剝削的最底層,沒有分配到任何土地,努力成果全都屬於主人,且沒有任何可以翻身的機會,因為這些人一開始就被貼上白垃圾的標籤,被其他富裕階層的白人視為另外一種族群。

作者說,白垃圾在美洲大陸的命運實在悲慘,特別是後來歐洲白人開始從非洲引進黑人奴隸到美洲大陸,這些白垃圾並沒有因為有一整批的奴隸階層前來取代其工作而往上墊高社會地位,而是更加往下,因為美洲的白人富裕階層寧可使用便宜且有生產力又好管訓的黑人奴隸,也不要同為自由民的白垃圾,白垃圾由於連當奴隸的資格都沒有,於是淪為社會更底層。

美國的黑人奴隸,曾經有幾次機會協助其擺脫身分汙名,像是參與南北戰爭與兩次世界大戰乃至日後的廢除種族隔離,然而,白垃圾一直都是白垃圾,因為一開始本就沒有任何來自體制的壓迫,因此,要洗刷其標籤汙名就變得更加困難。

到如今,白垃圾的問題依舊存在,甚至某種程度上可以說,川普就是利用白垃圾長年被拋棄的憤怒心情,成功取得了上位的機會,因為傳統菁英政治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是拋棄白垃圾,甚至連黑人總統上位後白垃圾的命運都不曾有機會被翻轉時,終於有人抓住了白垃圾的集體憤怒,化為己用。

美國夢的另一個神話叫做人生而平等,美國社會沒有階級,只要願意努力就可以創造成就,如今看來,無論是白垃圾還是黑人都被排除在外不說,連傳統富裕中產階級都日漸被排除在外,難怪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由華爾街為中心而向全美開展的對抗1%的社會運動會快速擴展,難怪川普可以利用白人失敗組的悲憤情緒取得總統大位,因為美國夢已經崩解,甚至越來越多人發現那從來就只是個虛構神話而非客觀真實,是靠著少數特殊的白手起家的成功人士(如貓王之類)的故事渲染開來的神話。

大辯論:左派與右派的起源/時報

政治思想上的左右對立,是非常有名的一個大問題。

左派追求徹底改變現狀的革命,右派則相信漸進式的改革而拒絕破壞式的革命。上述的左右派思想日後在國家體制的設計的差異,都是由這個思想的源頭衍伸開來。好比說,左派召喚共產主義與社會主義,以社會型態的徹底推翻與重建作為最終使命,右派則相信持續改革的動能,鼓勵改革勢力的抬頭但壓制革命的可能性。

然而,較不為人知的是,如今我們所熟知的左派與右派分野,源頭來自兩個啟蒙時代的思想家,分別是愛德蒙柏克與潘恩,兩人思想的開展,源自對法國大革命的理解的差異。

李文的《大辯論》透過爬梳柏克與潘恩的思想,整理出兩大陣營的核心思想的根源,支持美國革命與法國大革命的潘恩,日後成了支持徹底革命的左派的思想源頭;不認同法國大革命的齊頭式平等做法,支持英國君主立憲制的柏克,毋寧是支持漸進改革的保守派。

說起來兩派各有其道理,只因為兩派各自的社會型態與發展方式的預設不同,自然推論出不同的結果。無論您的政治立場比較貼近左派或右派,都不妨讀讀看李文這本左右派思想的摘錄整理介紹,再想想看,是否兩派的想法真的如此截然對立而不可調和?

或許您有可能找出兩邊人士都能接受的第三條路?

人文科學的逆襲/時報

這幾年,歐美乃至日本和台灣都傳出要砍高等教育中的人文社會科學科系的消息。

消息傳出,可能被砍的學門的老師或學生自然大力反對,並針對刪減人文社會科學學門的常見理由做出反駁。

大體上來說,主事者決定刪減人文社科學門的名額,是就業考量,人文社科領域畢業生求職狀況不佳,薪資待遇偏低,而學貸又居高不下,因此,決定汰除一些名額。

可能被砍員額的科系的反對理由,則無外乎高等教育不是職業訓練所,教育不能只看實用性,人文素養的培育也很重要。

說穿了,兩派人馬根本各說各話,因為人文素養那套說法根本無法說服務實派。

人文社會科學學門是否真的需要開那麼多缺,的確是一個值得深入探討的議題?過去的人類社會,並不若今天有那麼多人文社科學門的入學名額,也不曾培育出如此多具備人文素養的學生,加上過往社會能夠攻讀人文社會科學的學生多半是富裕階層出身的有閒階級,不需擔心日後的就業問題,不若今天,許多人是背著高額學貸入高等教育,攻讀的卻是出社會後難找到高薪工作繳納生活開銷的人文社科,即便讀了很喜歡,也很難不面對現實就業問題?

基本上我也反對刪減人文社科名額,但理由卻不是人文素養的養成,毋寧說更貼近《人文學科的逆襲》一書的說法,在AI崛起之後,愈來越多的中高階白領工作需要懂得人性的人文社科訓練出身者擔任,本書中羅列的大量的案例,告訴讀者,兼顧人文素養與薪資所得的未來即將發生,人文社科學們並非沒有經濟產值的不賺錢學科,只是要懂得使用。擺脫不平等的剝削壓榨也有賴這些領域的知識在社會生活的普及,無論從經濟還是文化層面看,都是人類邁向更平等而有愛的未來不可或缺的。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原本可以過上中產生活卻跌落底層常見的五大原因

By
on
2019-05-29

探討社會底層悲慘光景的書,歐美日中台等國的作品我讀過不少,總結來說,撇開出身、社會制度的制約跟原本的身體狀況不談,也就是那些原本受教育水準不低,出社會時找的工作也不差,結了婚有小孩甚至還買房子,原本應該可以待在中產,最後卻下墜到社會底層者的狀況中,屬於個人的決策失誤或被決策後造成的部分,通常有以下五點:

(先說明一下,這是一種結構層次面的歸納,也就是每一個原因都只是相關,而非因果必然,也就是有這樣的原因比較可能跌落但不一定,具體個人的情況更複雜,不宜對號入座到某個人身上就說只要某人出現這個特質就一定會墜入底層,但可以作為提醒,如果同時發生的變項太多時。)

1.輕忽職場發展對中高齡族群不利的關聯性已經成為必然

如今越來越多企業,因故會開除中高齡工作者(理由在此不探討,那屬於結構成因),明知有此趨勢存在,但自己在職場工作卻太過信任組織,結果到了年紀之後,發現自己也成了被開除的對象。

離開職場後,找不到同樣薪資水準的工作,家庭支出卻已經都欠下(房貸車貸還有子女教育甚至父母照顧),支出不變收入銳減,儲蓄用光,負債上升。

這裡我最不解的個人處理方法是,不選擇盡快出脫有房貸的房子而繼續繳納,相信自己可以找到跟以前一樣甚至更好待遇的工作(通常是沒辦法,只有罕見例外可以),不選擇減輕負債卻將現金投入長期債務的償還,導致現金流短缺。甚至有些人會開始以債養債,刷現金卡支出生活費。

2.離婚+子女養育,單親照顧子女造成職涯脫隊

這裡我不想談公托等社會支援系統對單親家長的照顧不足,這些大環境的不健全問題應該改善的部分,我想指出的是,婚姻的結束與子女必須由單親家長照顧這件事情,會是讓人落入底層社會的一大成因,特別是在美國的案例,當地對於社會中下階層單親家庭的未成年子女照顧系統嚴重不足(且對單親母親更為不利,也就還加上原本的性別不平等的干擾)。

然而,即便如此,還是有不少人選擇順著自己的性子結婚生孩子與離婚,對於後果的思考與準備似乎都欠缺?

3.只按照熱情選擇工作,沒考慮商業模式

這幾年有一些書籍在檢討熱情論,公允一點來說,很少作品只大談熱情不談方法,只是,讀這些書的人似乎都只抓到熱情與熱血,沒看到後面介紹的建構個人商業模式的部分,結果就是有一些人按著自己的想法投入想做的工作之後,收入銳減,又回不去職場,就是脫隊,掉入底層。

4.年邁雙親的照顧時間太長,回不了職場

總之,當年邁雙親需要照顧時,選擇脫隊離開職場照顧父母,成全孝道卻讓自己的中高齡時期落入貧困階層,因為當順利送走父母之後,自已已經無力回歸職場。

5.個人生病拖垮家庭經濟支柱

一開頭我說的不談健康問題,指的是年少時就已經身障或有特殊疾病,不包含原本健康後來才身體出狀況。

中高齡身體出狀況如果又是家中經濟支柱,有可能因為退下來養病就此退出職場,收入銳減且積蓄不斷耗盡,而家中的原本負債也沒有及時轉換處理(房貸仍是一大原因)。

以上五點最常見,如果親族手足或朋友人際網絡又偏單薄,支援人手不足時,即便原本是中產生活,也可能漸漸往下滑落。雖說上述原因都可以歸咎到某些社會制度面的支援系統不足的原因,但是我們就是生活在這樣殘缺不足的系統中,短時間內系統無法發展成足以照顧國民生存需求的情況時,個人生涯決策該如何以實然的嚴峻去制定與規劃,我覺得認真思考,從長計議,人生關鍵抉擇時不宜情緒衝動下去作!

至於具體來說做些什麼?就是盡可能從人脈與資本累積方面強化社會安全網,找工作要兼顧熱情與務實商業模式不要太過一頭熱,避免在工作上過度信任組織,幫自己做好替代方案的規劃,萬一真的不行被離職,務必放下面子好好調整生活成本支出結構,減輕債務為最優先。另外,好好經營婚姻與家庭,做好健康管理,該買的商業保險多買一點,對父母如果力有未逮時,承擔不孝的汙名請父母入住養老機構也許會比自己固執地照顧下去好一些!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思苦憶窮有必要

By
on
2017-01-29
思苦憶窮有必要 文/Zen大 六年級中段班的我,在台灣錢淹腳目的經濟成長時代下長大。雖說我家不過是尋常低階公務員家庭(當年公務員還不是人人追搶的飯碗),且只有父親一人工作,收入只算能夠餬口養家,身邊卻不乏飛黃騰達的親戚朋友。 不過,從小到大,我卻甚少欽羨這些富豪親戚,主要的原因之一,我想是家庭教育的內化。 在我們家,平日裡吃飯,只要一家人到齊的日子,父親經常會跟我講述他年幼時的窮苦生活,像是窮到沒...
信仰主基督

尊重弱者自主選擇,莫以強者正義強迫之

By
on
2016-06-22
尊重弱者自主選擇,莫以強者正義強迫之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假如有一天,你發現自家門口睡了一個街友,你會怎麼做?讓他繼續睡,只要他沒有打擾到我的生活作息就好?打電話通報社會局或警察,請社工來處理安置事宜?告訴里長或社區保全、巡守員,請他們代為驅趕?請議員民代來潑水趕人?邀請對方到家裡來住,或是設法替他找個安置住所? 我猜想,多數人應該都會選擇找人幫忙驅趕或者通報社會局吧?會找議員來潑水...
大員的通訊

小確幸不會亡台 受雇青年低薪窮忙的常態化才會

By
on
2015-09-25
小確幸不會亡台 受雇青年低薪窮忙的常態化才會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9/25東方日報大員通訊)和碩科技的董事長童子賢說,「22K是假象」,是多年來的錯誤印象。以他的公司為例,新鮮人的起薪都高於22K。 關於22K的問題,童子賢董事長只說對了一半。單就字面意義來看,真的領22K的年輕人當然有,但卻是相對少數。以2014年主計處資料為例,30歲以下台灣年輕人薪資在20K以下約莫1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