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主觀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口罩之所以重要,是它成了安全與保護的象徵

By
on
2020-01-30

 

武漢肺炎爆發後,因為蘇貞昌院長說了暫停出口一個月,被某些人拿來大做文章,批評政府不願幫助中國人(即便後來澄清,台灣從中國進口的口罩數量遠多於出口,且我們過去主要出口國是日本而非中國)。

為何口罩成為本次防疫的交戰重點,且能引起社會廣大回響?

從符號學角度解讀,瘟疫蔓延後,口罩的符號意涵勝過實質功能。

至少目前的台灣,並不是隨時都需要戴口罩。

口罩的符號意涵是保障安全、隔離危險。

戴口罩代表我很安全、不要怕我,又可以將危險與自己隔離。

 

從群體面來看,政府宣布口罩暫不出口,供應無虞,是象徵政府照顧國民。

因為市場買不到口罩,代表買不到安全,國民不安全感加深,會造成社會治訊動亂,事關重大,不可不慎重處理。

 

那些想捐或送口罩給他國人民的,不管是人權還是自己市場考慮,在多數人心裡的解讀是,這些人更在乎他國人的安全勝過我們國民的。

這是為何最近大家繞著口罩出不出口,戴不戴吵個沒完的真正原因。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堆醫學專家,試圖用機率與論理說服大眾不要恐慌,不需要戴口罩,真心覺得累。

(政治專家知道安民心避免擠兌更勝於說理解釋,所以政府的作為全都往安民心的實際行動設計著手而非只有倡導說理,這是正確的~)

這個某種程度上跟政治上的進步派嫌大眾智力不足一樣,都無法有效解決問題。

行為經濟學與認知科學的大量研究都指出,人就是非理性的動物,靠自己的主觀感知與偏見解讀世界,只有極少數經過訓練的人才能稍微使用理性分析進行判斷,其他都還是訴諸大腦杏仁核的戰或逃機制。

機率只在人類社會存在幾百年,普及使用不過百來年歷史,是一種非常嶄新的東西,人需要透過學習與反覆練習才能使用,而且還常常誤用(專家試圖用解釋群體的機率來安撫個別的人就是一種典型的誤用,因為群體的成因不能套讀到個體,反之亦然)。然而,大腦杏仁核中的戰或逃機制已經數十萬年,早寫入DNA了,人類碰到危險時會訴諸戰逃機制而非停下來評估機率。

風險社會學說,很多現代社會的風險問題,就是雙方的風險感知與詮釋方法的差異造成彼此不信任。俗民就是相信主觀經驗,一旦自己碰到或聽到過朋友發生的一例,在腦中的加權後就是遠勝過專家說的機率很低。

再者,人們評估一件事情的嚴重性不光只看機率,還看後果,機率雖低但後果很嚴重的事情,人們還是會害怕後果而不會去看機率。

好比說,從機率來看,醫療糾紛高嗎?為何一堆醫生都很恐懼,不用機率說服自己不用擔心?因為,機率再低,碰上一次就完蛋了,所以會怕,俗民大眾更是。

再不然,買樂透中頭彩的機率那麼低,比被雷打中還低,為何全世界都每天都有那麼多人去買?

嗯,真希望更多專家能夠學習認知科學與行為經濟學中的人性預設修正,多瞭解苦民的認知運作規則,找到能夠令其接納的表達方式。如此,與俗民溝通上可以更有效,否則,說了等於白說,還徒增自己的挫折感,甚至替自己招喚職業風險。

如果連專家都不願透過學習新知識來修正認知,又怎麼可能說服非專家的俗民大眾?

附帶一說,天朝本地對口罩的處理方式,也看得出當地社會的安全排序,好比說,海關與官員會扣住人民購買或捐贈給武漢的口罩,不肖商人靠口罩發大財,這些都代表瘟疫造成天朝當地的官民或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再,安全欠缺,大家都在搶購或囤積安全感,都想要比別人更安全,卻沒想過,當有人落入不安全的狀況才是造成國家總體不安全的根源~

#符號學

教育與學習

以為自己有努力,是生活中最大的自欺欺人

By
on
2019-12-12

很抱歉的想要來說一個不討人喜歡的話題

有些人口中說的

自己買很多書的所謂很多

其實根本不多

只是在自己的有限認知與周遭環境比較下的結果。

 

您只是以為你買/讀很多書

就好像你自己以為自己很努力很上進,很認真過生活

但其實是沒有真的碰到什麼叫認真上進與多所產生的誤解!

 

我碰過不少跟我說他買或看了很多書

一問數據資料或看完所謂書櫃的藏書後,我就不太再說什麼了。

可量化的證據很重要,不是聽起來有道理的論點都是成立的。

 

就像有些人口中說的自己努力,很可能根本算不上是努力

只是周遭更不努力造成相對比較下的假象。

 

所謂的買很多書然後都沒看這句話的真相可能是

自己其實不怎麼有讀書,且書其實也買的不怎麼多!

 

我一年買大概二十萬上下的書

將近一千本,讀完的大概五六百本。

勉強到這種程度,才叫多吧?!

家裡的書都用堆疊的情況。

 

一個月買個幾千塊,讀不了十本書

然後,常常跟別說自己買太多書都沒看

有知識焦慮,這是偽命題啊。

 

主觀認知不等於客觀真實!

 

退一步來說

我的例子或許比較極端

但是,身為一個有上進心且想在專業上有所成就的人

每個月固定閱讀數本自己專業相關的作品

新書或新論文上市就能把握或找來看,應該是算合理的事情吧?

 

可是,不少人固定連逛書店跟買書讀書的習慣都沒有

自己的領域相關的專業書讀不到一百本的也所在多有

連基本的專業知識的知識庫或最新狀況都無法把握

要說自己很努力,我覺得真的需要有一些客觀指標來衡量會比較好?

 

另外,每周寫點跟自己專業有關的文章,或整理想法或與其他人分享

累積自己的專業表達力與影響力

應該也是一個想上進的人應該可以做得到且必須堅持下去的事情吧?

可是,實際上會堅持做下去的人又有多少?

 

如果連上述的閱讀與產出都難以定期維持一個可量化評估的數量

卻認為自己很認真或做了很多事情

很可能只是自己以為做了很,多其實並不多

就像有些人以為很努力了,其實並不算真的努力。

 

當然,這些話說出來後讓人聽了覺得很受用

可以讓人覺得自己很上進,算是很高CP值的自我經營手法。

 

諸如此類的情況還很多

所以為什麼日常生活裡許多閒聊就是聽聽就好

認真往心裡去,則需要檢驗論述,檢驗論述則需要可客觀評估的證據資料

而且結果往往人言言殊,且會讓人不開心。

 

只是,如果您真心想要過上好日子

就要避開這種以為自己有在努力與上進的假象。

 

努力與上進,成果未必和過程有關

但是,過程卻仍然可以量化檢驗評估

或者毋寧說,以客觀量化資料評估自己的努力與上進過程

才可能揪出那些努力是無效

那些是自以為在努力的自我感覺良好,哪些是真正的努力!

 

留下那些真正有效的努力

丟棄那些只是自以為的努力與上進

務實客觀的面對自己的人生現狀,或許人生能夠過得好一些!

 

建議不妨給自己定一組客觀衡量上進或成長的指標:

1.自己的專業領域的新知,是否能夠即時掌握不遺漏?
2.市面上有重要新作出版是否會找來讀?
3.會否每天瀏覽與專業相關的網站期刊或意見領袖的訊息?
4.對自己的專業領域的傑出狀況有確實的理解?例如年收或是實務工作必須處理的範圍與狀況?
5.實務上來說,每年從專業上獲得的評價反饋狀況是否持續成長?是否有可量化指標來顯示成長趨勢?
6.在專業領域的影響力擴散情況是否持續增加中?有無可量化指標來評估?
7.自己是否是媒體採訪專業相關領域的備詢人選?
8.有沒有固定發表專業領域相關的評論或文章?若有,獲得的回饋狀況是否持續成長?
9.與其他領域的橫向連結或合作,是否持續成長?
10.年收入是否因專業的付出而持續成長?

生活有感想 心靈處方箋

最糟糕的負面思考,是你該按照我的標準改正…

By
on
2019-09-27

這些年碰到一些凡事都先從質疑的角度出發否定別人的人。

以前我還會想解釋解釋,後來我就只是省略忽視跳過,不要浪費自己寶貴人生去讓自己不開心。

就是有些人看到跟自己價值觀不合但其實並沒有錯的事情,就習慣性的引用自己的價值觀對所看見的事情下負評(唯我論,覺得自己的價值觀放到世界也一體適用)。

好比說,看到人家家裡書很多,就說人家有囤積症,自己是斷捨離派等等。

我覺得這才是真的不好的負面思考,從自己的好惡出發斷人長短的慣性負面切入評論法。即便這人所引用的觀念客觀上來說是正向的、一般意義上來說是正確的,卻因為誤用而成為負面的與批評的,是不可取的。

最糟糕的負面思考,是我覺得你不對不好該按照我的標準進行改正…

真的碰到不好不開心的事情,會有一些負面想法出來,其實是情理之中,這種客觀的負向思考在我看來是對風險的評估,是一種思考進程。

但對於上述那種不說也不會怎樣卻硬要說,硬要挑別人的毛病,用自己的主觀去套讀別人的事情且看出負面意涵,就滿糟糕的。

而且,這些人還會覺得自己心直口快,沒有惡意,是為你好,自己是好人。

人生有些關鍵時刻必須選擇神聖的跳躍,先試試看再說。

只是以既有已知去質疑或否定未知,最後只是畫地自限的或在自己一個小圈圈。

在裡面的人也許也是快樂的吧?

但是已經在外面的人,絕對不想再回去。

一如柏拉圖的洞穴寓言。總之,就是會有人不相信,根本無須辯解,對想改變想相信的人說就可以。

只要自知沒有騙人,真的對人有益就好,對方要怎麼想,甚至要反過來糾正你的想法去順從他的想法,也是他的自由,不理他就好。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享樂跑步機效應,讓人身在福中不知福

By
on
2019-09-17

一個人可能已經很幸福了,卻沒能意識到這件事情,甚至反而覺得自己很窮。

好比說我,因為工作的關係,這幾年接觸的人當中,有不少都是老闆階級,而且是開賺錢公司的老闆,一堆人身價上億,跟這些人相處,很容易就覺得自己不如這些人,且窮!

所幸我對自己的人生有很明確的目標跟規劃(以能多讀書與多寫作為生活軸心的人生),且對自己的性格和能力的局限十分了解,因而,每次當貧窮感萌生時,我會刻意中斷反應,告誡自己,這是錯誤的比較意識下產生的不如人的結果,其實不需要跟這些人比,也永遠比不完。

心理學說,因為享樂跑步機效應作祟,人會逐漸習慣自己所處的狀態,並且開始感到不滿足。

別人看已經夠有錢的人卻覺得自己窮,還想更有錢,一部分是跟其他更有錢的人比較下的相對剝奪感,另外一部分就是習慣了!

心理學家研究發現,身受重傷的人,除開個別例外,平均來說,約莫三個月左右就能逐漸接受自己的狀態,即便當初痛不欲生的人,也慢慢適應了,習慣了新的狀態。

棘手的是,如今時代人們很容易就能在網路上找到比自己過的更好的人的訊息細節,並因為觀看而產生相對剝奪感,開始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夠幸福,甚至自覺很窮。

然後,莫名的想要去追逐什麼,覺得自己應該去追求些什麼,好讓自己更覺得幸福。然後,又再度讓自己落入無止境的享樂跑步機循環,習慣後追求新目標,達到新目標後又習慣,如此反覆。

往好的一面來說是不斷成長,往壞的一面來看卻可能給自己人生施加過多不必要的壓力,特別是那些追求如果不是自己真心想要而是與他人比較之下的自卑,為了超越自卑而做的話!

或許,節制與知足,是在這個時代格外需要修煉的能力,因為世上充斥鼓勵消費與成功的訊息,卻未必是你真正需要的。

徹底搞懂自己到底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打造自己真心以為好的生活型態,可能是現代人更重要的一項功課。

唯有明確的人生定位,設定自己的主觀標準,才能避免主觀感受到世界的排序系統的標準之壓力,造成的無謂的比較與自卑情結反噬。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人真的客觀又理性嗎?

By
on
2019-05-29

人真的客觀又理性嗎?

 

文/Zen大

 

讓我們來看一個很有名的行為經濟學實驗:

 

琳達三十一歲,單身,聰明而敢言,主修哲學。作為一個學生,他很關心社會歧視與不公平的問題,並參與反核示威遊行。

 

1.銀行員

2,積極參加女性運動的銀行員

 

請問,琳達的身分是1還是2的機率比較大?

 

不知道您回答的是1還是2?

 

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思考與判斷,並不總是理性客觀,跟傳統經濟學家的人性預設不同。

 

我們的思考與判斷有很多抄捷徑或倚賴過往經驗的作法,好比說,我們通常以刻板印象看人,以過去自己經驗過的事情做為未來碰到類似之事的判斷依據,甚至我們根據個人主觀的情感好惡而非客觀證據下判斷等等。

 

所謂的客觀理性,如果是判斷事件是否發生,通常最客觀的就是看統計數字呈現的結果,而不是看少數個案,因為個案呈現的故事可能偏離常態分配,是極少數例外狀況(統計稱之為極端值),但是,例外狀況可能相當傑出或勾動人們的情緒,因而容易被記住,從而產生行為經濟學者稱之為代表性捷思偏誤的認知偏誤行為。

 

代表性捷思謬誤意旨,當你在判斷A是否能歸結到B時,你考慮的不是實際的機率而是你的刻板印象中的B你自己有多相似?

 

代表性捷思法是種常見的模式錯誤認知,人常錯判隨機,試圖尋找某種可以依循的模式,好比說賭徒謬誤就是一例,當有人連續投擲出十次硬幣的人頭(連勝),你認為下次會再出現人頭或字的機率較高時,就犯了此一謬誤(實際上是都有可能,因為每一次投擲都是獨立事件)。

 

手風順、連勝、棒子正燙,都可能是代表性捷思謬誤。

 

文章一開始的問題,正確答案應該是1,因為1本身就包含了2,但是,不少人會錯判成2,因為2提供的資訊更多更詳細且更貼近我們腦中對於題目敘述的既定印象,是以容易在感覺上覺得2更貼近事實。

 

行為經濟學者提醒我們這些事情,讓我們更多了解自己的思考與決策系統,雖然未必從此以後就能阻止自己錯判,但至少事後結果發現自己錯判時,能夠檢討,甚至在未來置入防堵機制,避免再錯。

 

琳達測驗還指出一項名為合取謬誤的認知捷思,簡單來說,就是我們直覺地認為,比起單一事件發生的機率,推定兩個事件結合發生的機率更高。也就是我們高估了實際發生的機率,以自己的主觀進行評估。

 

主觀是一種威力強大的捷徑思考,我們生而為人幾乎無法避免使用主觀進行思考,特別是牽扯到情感認同的時候。

 

好比說,假設你跟一位好朋友一起看棒球球賽,只是你跟好友支持的球隊剛好不同,此時,當你支持的球隊的選手擊出一支深遠的高飛球時,你覺得,這顆球將會

 

順利落地
被接殺

 

你覺得你的朋友又是如看待這顆球?

 

順利落地
被接殺

 

我相信,上述情況,您跟自己的朋友的答案肯定大不相同,對吧?

 

如果是你,應該會選1,而你的朋友應該會選4。

 

為何同樣一個情況,不同立場的人會產生不同的預期心理?而且在結果出現之前都相信自己的看法是正確的(好比說,比賽開打前兩人都相信自己支持的球隊會贏得勝利)。

 

因為先入為主的主觀偏見會干擾我們判斷。

 

每個人都會有先入為主的主觀判斷,沒有人能例外。

 

所以,到底是我們因為喜歡才選擇,還是選擇了才讓自己喜歡?

 

心理感受是否影響我們的認知與判斷?

 

再好比說,紅酒盲測界的知名案例,當年加州紅酒還沒出名,被法國品酒界不屑,卻在一次盲測中被公認為最好,直到揭示答案,跌破一堆專家的眼鏡。

 

我們究竟是根據知識/資訊產生的感受進行判斷還是根據事物本身?雖然多數人 說是後者,事實上很難有人不受前者的影響,這也是為什麼企業致力於品牌形象的打造與建構,因為,的確對人的認知感受與決策有影響,即便被影響的人並不承認。

 

可口可樂與百事可樂的盲測也很有名,將可樂的品牌蓋住時,原本宣稱可口可樂比較好喝的支持者中會出現一部分人認可百事可樂比較好喝的情況。

 

預期心理(刻板印象)會影響感受與判斷,請務必小心自己在下判斷之前,是否已經被自己的預期心理牽著鼻子走而不自知?!

 

同樣的,有時候我們覺得貴價商品比較好,是因為昂貴感帶來的感受而非物品本身的品質(安慰劑效應)。不要以為自己不會被制約,四千塊的床墊跟四十萬的床墊讓你試躺,就是會有人說出四十萬的床墊比較好,即便兩者其實是同樣的床墊。

 

偏方之所以很貴,也是根據這種預期心理進行定價,以引誘有需求者上鉤。

 

當個人主觀引導我們選擇自己過去經歷過或情感上比較偏坦的選項時,結果不如我們預期而出錯,也就不難預料。

 

然而,有些人即便結果不如自己預期,已經判斷錯誤,為了自我防衛,仍然不會承認自己判斷思誤,會開始向外尋找可以怪罪的理由(外在歸因)或代罪羔羊,找藉口開始自我合理化錯判原因。

 

人要客觀理性的進行思考與決策判斷,真的要花很多心力克服內在的系統性認知捷思偏誤,才有可能降低錯判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