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人身攻擊

生活有感想 寫作有方法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經濟與生活

偽理性討論的十大詭辯手法

By
on
2019-01-23

之前整理了十條我這些年來從事社會評論寫作觀察到的負面思考元素

這幾天再深入仔細思考了一下,再整理出十條,這次是關於這些負面思考元素在日常生活中具體與其他意見者進行攻防常用的偽理性詭辯術。

所謂的偽理性詭辯術的意思是,這些人假裝要跟你辯論,言詞假裝成理性討論,但實際上卻使用著各種詭辯修辭技巧,且並沒有打算討論,立場與結論都早已決定好,任意歪曲證據,好服務其結論。

要說明的是,這裡的用法並不全然以嚴謹的形式邏輯概念為依歸,比較是俗民世界生活用法的統整,所以我把一些常見的詭辯技巧做了歸納綜合,詭辯也不是取嚴謹學術定義,而是一種寬泛的不認真講道理的狀態:

1.標籤化,通常對不同立場意見者直接貼標籤,以某種負面刻板印象或概念直接打發。標籤化通常也連接著汙名化,最常見就是綠蛆或藍X或柯粉柯黑之類,直接將某種屬性的人汙名化。

2.資格論,變形有輩份論,簡單說就是討論某個議題得先審視資格,而非就事論事,像次每次談討公務員福利問題,就會被回嗆不然你也去考公務員或是說考不上才會批評之類。

3.道德應然論,訴諸某種政治正確,好比說殺人者死,酒駕或虐童唯一死刑之類的說詞,都是。訴諸道德應然,就沒有論辯餘地,因為跟我不同意見都是錯的。

4.從眾性,變形使用方式有沉默螺旋效應,好比說,當自己是多數時就說少數要服從多數,或是當自己在論證上辯不贏時就說自己是沉默螺旋的多數。

5.假中立,在香港則稱為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最常見的做法就是在某個議題上假裝中立沒有意見,用字遣詞客氣有禮貌,十足溫良恭儉讓,實際上是偏袒某一邊並非真的中立。好比說,藍綠一樣爛,所以我都不投票;常見的變形還有,其實我原本是我現在反對那一邊的,只是因為某某事件我換邊了,好比說,上次我也是投民進黨的。

6.去脈絡或遮蔽前因,不追究事情的最源頭,而是從對自己有利的點開始談起,好比說郝龍斌要求民進黨先道歉,因為民進黨是暴力政黨,以前也常打人,但卻避談更早之前的國民黨不只打人還殺人。遮蔽前因常常能產生顛倒因果的效用,而遮蔽前因要能成功,通常需要去脈絡化的配合,也就是討論事情不追究來龍去脈,只擷取某一個片段來進行。

7.偷換概念,或是俗稱的打稻草人,先射箭再畫靶心。簡單來說,就是把某句當事人沒說的話塞進那個人嘴裡,常見的起手式是:如果XXX說了OOO,但問題是人家根本沒有說,假設性的如果後面的一切根本不曾發生。

8.人身攻擊,對人不對事,常跟標籤化或汙名化手法搭配使用。這招往往十分惡毒就不舉例。通常講不贏的時候用,或是搭配惱羞成怒甚至是私刑(自以為)正義一起使用。

9.陰謀論,或稱事後諸葛,就事情發生之後在以回溯法挑出一兩個變項,重新以這一兩個變項作為組織故事的關鍵成因。或是直接將某些事件的發生原因歸咎單一個人或組織,好比說羅斯柴爾德操縱西方金融與世界局勢進展之類的;台灣的各種問題都是中共在背後搞鬼。

10.過度推論,其他變形有孤例為證,滑坡謬誤,錯把相關當因果,以偏概全等等,簡單來說,就是所提供的證據不足以支持欲證明的論點。但凡舉證不足或蓋推結論過大都包含在其中。習慣用全稱命題來表達其斷言,最常見的說法有:現在的年輕人都是草莓族(但理由只是某天下午搭捷運時有個年輕人不肯讓位)。

當然,詭辯不只上述十種,但以上述十種在俗民生活中最常見。

延伸閱讀:俗民社會常見十大負面思考元素

若對論證有興趣,歡迎來參加邏輯思考與表達工作坊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By
on
2018-06-04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這個看似廢話,答案肯定是「不行」的問題,現狀卻非「不行」,而是看狀況。

 

這些年,反同婚或跟自己政治立場不一樣的基督徒中,頗有一些人經常口出惡言,對那些和自己立場見解不同的人進行惡意的人身攻擊。

 

例子就不舉了,網路上到處都是,只要願意誠實面對的話,用Google找一下隨便都有大把。

 

倒也不是想要譴責那些人身攻擊的事情,反正就算譴責了,犯錯的人也會拿基督徒本來就是蒙恩的罪人這些理由替自己辯解,再不然就說自己會禱告悔改認罪,總之,現狀是難以遏止的。不光在台灣如此,在一些歐美的老牌基督教國家也是,所以才三不五時傳出有同志被霸凌而後自殺的不幸事件。

 

我想講的是另外一個更可怕而幽微的潛在人性心理,那就是為什麼某些人會對跟自己意見立場不同者進行人身攻擊卻絲毫不覺得自己有愧?

 

關鍵在於,這些人把個人的意見或對事物的看法跟此人存在的本質混為一談。認為持有跟我不同意見者必然是壞人,是必須被消滅的惡者。

 

甚至更嚴重的,是將這些人視為「非人」。當眼前這些跟我不一樣意見的人不用當成人看待時,就不需要遵守聖經或關於人的道德律法,就可以任意的攻擊並且消滅。

 

和古代中國人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人以群分是一樣的道理。

 

這是人性,雖然不符合基督信仰的教導,卻是人根深蒂固的本性,想消滅跟自己不同意見者,將不同意見者視為邪惡。

 

遺憾的是,聖經的教導並不是消滅異類,而是「恨惡罪而愛罪人」,而既然我們都是罪人基督徒只是蒙恩的罪人,那麼也就是說不管眼前之人跟我們在某些事情的意見或立場一不一致,都是基督徒應該去愛的人,至少都是耶穌基督要愛的人。

 

耶穌是先上十字架替所有罪人贖罪,並不是先問了一批人要不要祂贖罪再上十字架。也就是說,耶穌替所有未來會信與不信者都獻上了祂的生命,再將選擇權交給每一個人。

 

既然耶穌都如此,我們又怎麼可以打破耶穌的教導和實踐?

 

基督徒非但不能人身攻擊,甚至要像德蕾莎修女說的,「愛,直到成傷」,即便自己受傷也仍然要愛,因為耶穌基督也是如此。

 

耶穌的榜樣是寧願自己上十字架都要愛人,我們身為跟隨者怎麼會將耶穌教導逆轉成以人身攻擊去傷害其他人,更別說其中有一些人和我們同信一主,都是主內肢體只是在某些事情上有不同見解?

逆社會觀察

網路留言前請三思-網路名人也是人生父母養,別被人家父母告了才來哭…

By
on
2018-03-19

網路留言前請三思-網路名人也是人生父母養,別被人家父母告了才來哭…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日前有則新聞,頗值得深思。

 

大意是某個網友很難過的跟朋友說,自己被自己的偶像給告了。對方提告的理由是他在其粉絲團上的留言「毀損名譽」。他辯說自己只是跟著其他人起鬨開玩笑,至於他跟其他人一起開的玩笑是什麼?嘲笑該版版主的胸部是「八字奶」。

 

據說版主本人也覺得很無奈,她自己出來走跳就知道市場上有人喜歡她也會有人討厭她,提告並不是她的主意,她如果真心想提告,每一篇貼文底下的留言都有可以告的材料。這次堅持提告的是她的父母,她的父母認為某些人的言論太過份所以要替女兒討回公道。

 

我覺得這個案例非常值得拿出來討論一下,姑且不論新聞報導中那個主張自己很無辜的網友到底是真粉絲,還是為了脫罪才宣稱自己只是開玩笑平常其實是粉絲?

 

首先,如果真的是粉絲,似乎不應該跟著其他留言者起鬨,留有負面攻擊意涵的文字「鬧」版主。眾多貼文的留言只有該則被挑出三十餘名網友提告,表示該留言的情況應該相當不堪。如果是粉絲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落井下石,應該幫版主辯護才是。

 

而今網路上的生態很詭譎,頗有一些其實應該獲得同情的報導或貼文,卻招來落井下石式的留言回覆。有些朋友說,網路新聞的留言看多了真的會厭世,裡面各種負面仇恨暗黑。

 

其次,更值得警醒的是,如今不但有專門製造來釣魚(引出惡質言論好提告的),也越來越多網路名人試圖以提告惡質留言捍衛自己名譽、杜絕攻擊抹黑傷害的留言,現在甚至連網紅的父母都會跳下來參戰,再想像過去那樣肆無忌憚的假主持正義實攻擊中傷的人,要多三思了!就算當事人不提告,當事人的父母親人乃至愛人看不下去時,堅持要提告的可能性也存在的。

 

讓其他人去告,一來可以繼續維護自己原本的形象,二來可以將棘手的問題交給專人處理,是非常高明的做法。

 

曾經有論者說,這時代什麼事情都可能被網路鄉民攻擊,因為現代人當中有一群人無法面對自己人生中的無作為失敗導致的挫折,便在網路上四處尋找可以藉主持正義之名行攻擊之實的對象。或許對某些真的違法被逮的公眾名人來說,沒有心力也在道德上站不住腳所以不會特別和那些假正義真傷害的言論糾纏,不過,如果並沒有違法只是某些人自己看不下去而在網路上留言罵人的,恐怕未來收到法院傳票的可能性會提升很多!

 

打算留下辱罵性或歧視性言論的文字在網路的貼文底下之前,最好多三思啊!

 

逆社會觀察

新聞底下的留言,人性的真實展現

By
on
2017-07-23
新聞底下的留言,人性的真實展現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媒體人小圈圈) 前一陣子女作家自殺及其原因的新聞曝光後,引發國內許多女性同胞的切身之痛,紛紛在網路上寫下了自己的類似經歷,試圖讓更多人了解此一問題的嚴重性。 然而,無論報導還是後續的接力文章,在網路上發表之後,在報導或文章底下的留言真是千奇百怪,無奇不有,且有頗多不檢討加害者與制度缺失卻反過頭來檢討被害者的。甚至於,各種謾罵羞辱與攻擊文字亂飛...
信仰主基督

神學見解不同就是敵基督、假基督徒嗎?

By
on
2016-08-03
神學見解不同就是敵基督、假基督徒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時事評論工作做久了,難免碰到一些人跟自己的主張不一致的情況。 碰到意見不一致的情況時,按照遊戲規則,理性辯論,提出論點論據,彼此交叉攻防一番,如果能夠取得某種共識固然可喜,不行的話,至少是就事論事的討論議題,未必會傷感情,甚至覺得很慶幸,能有不同意見者和自己討論。 遺憾的是,並非每一個人都有如此禮貌,懂得就事論事的論辯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