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作家

在地想出版

當作家收不到首刷之後的新增版稅時…

By
on
2020-05-11

書通常可能賣不好,首刷先付了之後(比例不一,全付或是部分都有),可能沒辦法再結版稅。
不過,有誠意的出版社至少會定期出銷售報表給作者看,而不是擺出一副你書賣不好所以沒版稅可以結的姿態。
話說我碰過幾家,其中一家的新總編為了跟我合作新書,我問他以前的書給個銷量吧,好幾年沒結算了,之前只預付了一半首刷版稅(印四千四付兩千二,那時代還能印一堆也是很猛)。
結果,真的有一筆版稅(多年下來,終於快賣完當初印的首刷),他也很爽快的幫我請款結給我了。
但是,後來就不提出書的事情了(當然也沒有後續的銷量與版稅了)。
另外還有一家,也是先預付一部分(印三千付兩千),後來我看書都買不到了,但是那個剩下的一千本版稅,始終拿不到(我合約到期前就提中止合約,照理說即便中止,賣完沒付的部分也應該補上)。
話說,十年前還滿多書首刷都是三千起跳,呵呵。現在很多都一千到一千五而已。
後來出版社其他編輯部來信問我有沒有新書可以合作?想當然爾,我就推掉了。
還有一本書的狀況更神奇,賣掉了海外版權,收到預付,還做了增訂,海外版也出了,但後來出版社倒閉了,也沒有告訴我該書的版權代理商是誰?後面就算想結新的版稅也找不到人問!?
總之,那些後來就不合作了。
其他一些出版社,有的簽約時沒簽特價販售版稅折讓,來信跟我補談,我都同意。出版版稅除了累進制外,也有特殊活動的折讓,例如做五折特賣,版稅也只有一半。有些出版社會明定,有些沒有。
有狀況的雖然為數不多,但也不算罕見。
討錢這件事不是不能做,但就覺得麻煩,無限擱置中!
話說回來,我其實比較喜歡銷結,會銷結的出版社,一定會穩定出報表給作者。
#看到七等生叫小孩跟前衛談積欠多年版稅的報導有感#當年溫世仁先生最有誠意付了一堆電子版版稅給台灣的眾多作家取得電子書版權(據說總金額高達一億元)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接多了無報酬工作只會讓自己被市場貼上免付費的標籤

By
on
2020-03-29

對於出版業,過去我個人不會很在意邀約的報價(其他領域就不一樣,價格我都問得很清楚,沒錢的工作是不可能接的,只有推薦書是例外)。
但是,其實我最近準備收斂這個例外的每月配額,因為沒收錢的工作做多了,市場就覺得你是個不用付錢就可以找來幫自己做事的人,就逐漸不報價了。
對於這種只得到一本書的推薦工作,除非很不喜歡的書我都會答應,就看讀完後寫多寫少,發在臉書或部落格的差別!
幫忙多賣幾本,是我能對出版業略盡棉薄之力的地方。
這麼多年來,這些送書給我看的邀約者,從沒人問過我的稿費價格區間,甚至可能覺得我這種三流部落客送一本書就能打發,或是能得到贈書應該要感恩!
感恩是很感恩,畢竟有人送書。
但其實不送書也完全沒問題,買書這點錢我還付得起。如果有些話我想說的話,我會自己買。
因為我逐漸老於世故,所以不太去說那些挑書毛病的話來累積自己的名聲之類,推薦書就盡量都挑想推的書。
我覺得做人是互相,然而,慢慢的我開始不覺得給我一本書讓我寫一堆文字幫忙推薦屬於互相的領域,特別是某些書上付費買來的推薦序讓我看了覺得根本不用心幫忙寫時,更會想反悔答應…
這個問題我最近常常認真思考,也許很快會有一點決定,我應該還是要貫徹不付費不接工作的原則才對,不能因為自己曾經混過幾年出版界就傻傻地做這些付出,如果說是報恩,應該也夠了,是該回到公事公辦的時候…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像寫作般說話,像說話般寫作

By
on
2020-02-21

有朋友說,我這次出版的新書超快速讀書法讀起來很順,我回說,我是刻意使用講課時的語順去寫的。
講了幾年課,我發現,講話跟寫作使用的大腦區塊不太一樣,構成文句的節奏、語順與概念編織方法也有微妙出入。
在寫作上的幫助就是,多了一種演講式口語體。忘了是哪一本寫作書上提過,最好的表達方式是口語表述時讓人覺得有書寫文字的嚴謹,書寫時則讓人覺得有口語的靈活!
(這個發現,後來我也用在引導擅長說話但不擅長文字書寫的業務人員的寫作鍛鍊上。)
其實,蠻多暢銷書都會用接近口語的文體來寫(也因此容易被認為正式書寫應該使用書面語派睥睨或嫌棄,但其實,這是溝通與傳播策略的一環,有不少人是刻意為之,例如王文華就曾經說過自己在調整書寫方式上下的苦功,他早年也是得遍文學獎的高手)。
我自己的觀察,除了有意為之,另外一個原因可能是暢銷作家成名後,講話機會多了很多,蠻多文章的草稿都是在各種講話中形成!
寫作中有一種名為像講話般的寫作方式,就是讓人讀起來好像真的在對你講話,這種寫法,讀起來流暢但文字縝密度也具備,不會只有單純口語容易造成的鬆散,或是純書寫文字的僵硬,適合現代人閱讀。

活動與課程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中年大叔出租計畫之協助建構個人商業模式、奪回人生自主權專屬教練服務

By
on
2019-12-06

你有一身專業,不想只是賤賣給慣老闆,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在市場上賺取到足夠活下來的收入嗎?

你覺得公司的辦公室政治壓得你喘不過氣,寧可收入少一點,但是能夠過上自己的理想人生,奪回人生自主權嗎?

你覺得公司同事的工作態度與速度都跟不上你,你很想好好發揮專業,無奈同事和公司都只想穩健求活就好?很想獨立自主開業的你,卻不知道可以做什麼,或怎麼發展個人商業模式嗎?

 

成為Soho的十五年來

我經常在想的

除了自己能夠活下來且活得好一些外

就是怎麼利用我累積的經驗和方法工具

協助同樣也想獨立自主生存於世界上的人

找到自己的商業模式與方法工具?

 

因此,從從事Soho工作一開始

我就寫了不少關於Soho如何營生的方法學文章,希望跟有志一同的夥伴分享。

 

八年前,有人找開出版提案課程

協助想出書的夥伴圓夢後,慢慢地開出一系列課程

總的來說,就是希望協助自主獨立的夥伴,在文字表達與相關的變現工具的掌握。

 

十幾年下來,不少人給我的回饋都很正面

有些夥伴順利出書,在各領域有不錯的成就

最重要的是,能夠靠自己的專長在市場上謀生

可以自己規劃自己的人生,甚至作得風生水起。

 

過去十多年

偶爾也會有人私下找我個別指導

通常雙方談得來的話,我也都會承接。

 

個別指導的好處是

可以根據案主的狀況,專門強化某些部分

設計專門的練習與操作方案,協助製作出專屬的個人商業模式並展開運行。

 

過去幾年

比較有機會作大型長期的個別指導後

我開發出一套引導式的作業,我想,未來可以此協助更多希望獨立自主的夥伴。

 

操作方法很簡單

每周我會根據案主狀況

出專門屬性的作業給參加者

作業並不是當周完成繳回即可

有些是必須長期執行且不斷檢驗和盤點成果再進行修正

有些則是觀念的突破與挑戰

 

總之,我設計出來的方案是

只要能夠按照我的要求把整套作業做完且達到某種程度水準

發展出自己的商業模式,獨立自主營生就不是太難的事情了。

(唯一要求是,每一個作業都要確實做到我希望你達到的水準,會有可具現化的量化考核指標,但也不是不近人情無法達標,只是開展個人商業模式往往得從當事人沒想過的其他蹊徑去鍛鍊能力,這部分我會格外要求,不能省略跳過或偷懶,否則將會影響綜合效果。)

 

除了線上作業的提供與意見回饋

一到兩個月也會安排個別指導

(時間另約,每次約兩小時)

見面討論執行狀況與遭遇的問題。

 

原則上以一年為期

如果進度效率好會提早結束專案

若要進階延長加碼也可以再議。

 

教練式引導的關鍵在於根據案主需求

量身打造實戰型的鍛鍊方案

會在反覆刻意練習與修正上著墨

陪您一起撐過比較辛苦的練習歲月

這部分是一對多的上課型態無法做到的

希望透過教練式培訓協助需要的夥伴解決操作實務上的問題

 

有興趣用一年時間奪回人生自主權的夥伴,可以來信詢問報價

可先行參考廢文變黃金分享會、職業作家的五十堂課,或是網站上Soho主題文章。

 

我真心相信每一個擁有專長能力的夥伴

都能靠自己的專業加上一些必要的商業思維與商業模式

開展出自己的獨立自主人生路

為此,我願意提供個人經驗與方法工具從旁協助,以利夥伴們早日實踐夢想。

(附註:已經是Soho或獨立工作者,但是變現轉換或商業模式等工作上碰到瓶頸需要協力,或是想出書需要個別指導者,也可來信!)

(追加,不想離開職場+財務自由,單純希望增加能力或將既有能力用於貢獻社會,建構數位工具自動化系統的夥伴,可以參考這個追加項目的說明)

想參加或詢問報價者,請來信

來信請告知個人基本學經歷、想投身領域與目前遭遇的困難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自由工作者並不總是一人單幹

By
on
2019-10-17

在網路上看到有人說,在公司發展好過一人單幹。

這其實是個難有標準答案的人生抉擇,到底待在公司好還是自己當Soho好?

而且,與其說這是二分不如說是一種漸進光譜。因為一個人單幹的業績好了之後,還是可能開公司。反過來說,開公司的人,一開始可能只有自己一個人。

以出版業來說,多的是一人出版社、一人設計師工作室,更別說翻譯與作家,大多也是一人單幹為主,成立公司與否的考量通常是稅務會計而非組織規模。

查爾斯韓第在多年前就說過,未來是大象與跳蚤共存的時代,這不是哪個比較好的問題,而是市場有其需求因此兩種組織型態都會存在。

然而,自由工作者是否都只有自己單幹?

當然不是!

以我自己來說,雖然寫作工作大部分能夠自己完成,但若沒有其他環節的協力,文章是無法轉化成專欄或出版品在市場上流通的!

然而,我們難道跟合作夥伴都完全沒有往來嗎?

當然不是!

這其實是個非常大的協力網絡,好比說我過去合作的幾個編輯,換工作之後仍然會在新單位跟我合作,我會跟著這些人移動到不同組織,承接該組織的工作。

此外,有時候也會跟其他人合作完成大型專案,並非只有一個人做。

算是非常高度自主性的作家工作都如此了,更別說其他接案工作者。

好比說口譯,雖然也常一個人做,但也會跟其他同行合作,並不是真的都只有一個人幹!

沒做過接案工作的人可能不知道,接案人有自己一套協力網絡,有些案子是找一群人來一起合作,只是不同案子跟不同人合作,並不是真的一直自己單幹,只是沒隸屬正式公司(會計意義的公司不算),也是有合作團隊的,也有同儕,並不是真的一個人單幹到底。

組織社會學也有研究這個領域(開放系統)。

其他像是藝人設計師建築師律師影視工作者,其實都算。或者說,收入稅務別落在9A跟9B領域的專業工作者,所隸屬的組織型態比較特殊。

個人工作者也有組織,也有團隊,只是並不是封閉在單一公司組織裡,而是散落在整個市場,以任務編組行的方式,串聯一組共同完成專案的協力網絡。

而且,在這個社群網路時代,組織跟環境之間的疆界很難一刀切了,以眾包這個角度來看,組織甚至會將內部難題丟到市場上以獎賞方式委請組織外的人幫忙解決。

再者,自由工作者難道不進修嗎?不學習嗎?不成長嗎?

怎麼可能,只是模式跟路徑跟傳統組織人不太一樣而已。

如今的自動化科技,早就賦予個人具備過往時代的中小型企業才有的動能,金流物流行政都可以透過再外包的方式處理,一如當初組織將部份工作外包出來一樣,這是一種專業分工,只要承擔工作者屬於高專業度而非可取代性高的低專業度(如外送平台的承攬工作坊),其職涯發展的能力培養或人脈串聯或合作團隊,跟正式組織不會相去太遠。

想想,J.K.羅琳單幹難道會比待在不良組織裡差嗎? 

那篇文章最大的問題,是仍然使用封閉型組織的觀念看待如今的環境,而且以單面偏袒的方式進行論證。當你舉最好的組織跟菜鳥自由工作者相比,自然能比出一個自己想要的結果,但卻不盡然公允。倒不如直接說作者自己喜歡待在組織裡,覺得很棒,還比較能說服人,不用特別拖一個假想敵來打,這年頭哪個組織沒有將一些工作外包到市場去?

組織難道可以缺了外包工作者嗎?

明明是互補共生的生態系,卻非要一刀切出高下之別,真的是蠻奇怪的?

而且說到底,今天世界上會出現如此多外包工作,不就是組織為了削減成本而大量將工作外包?結構發展是如此趨勢,代表從總體面來說,組織內部的就業數量不足以提供全市場就業,卻來數落為個人接案者的不是,也是很奇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