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信仰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讓大家都樂意參與,還是追求盛大而完美?

By
on
2019-09-03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大學時,學校團契輔導說過一段關於服事的精神,讓我印象深刻,奉為日後服事乃至工作的標準。大意是說,服事的工作可能做失敗、搞砸,但人不能因為服事而跌倒,必須能夠得造就。延伸來看,從失敗中獲得造就與成長也是人生中很常見的事情。

遺憾的是,道理我們都知道也覺得正確,實際上日常生活中卻仍會不自覺的被完美主義綁架,甚至拿出這是上帝的事工當理由,逼迫自己或他人得做到盡善盡美。

美國科羅拉多州的罪人與聖人之家(House for All Sinners and Saints)的牧師納迪亞波茲韋伯也有同樣的看見,他將教會的運作精神設定為「反對卓越,支持參與」。

具體來說,是什麼意思?

如果您有機會造訪該教會,可能會發現,負責帶領聚會的可能是第一次造訪該教堂做禮拜的人,罪人與聖人之家每次都有十五到十八位信徒參與聚會儀式的某個部分,協助聚會運作。

然後,您可能還會發現,這個教會的詩班的水準頗不敢令人恭維,因為他們並不追求詩班表現的卓越,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參加,所以就算唱得零零落落也沒關係。

韋伯牧師認為,重要的是讓人願意且樂意參與聚會,過往教會那些過度追求卓越的敬拜內容,會讓某些人自絕於服事之外,甚至不來教會。

罪人與聖人之家就連大型聚會,都不是找來一群強大的同工負責執行,而是看誰剛好現身在教會,就讓他們承擔籌備活動的責任。就算做得不盡善盡美也沒關係,重要的是讓每個人都能夠參與且樂於參與。

或許你會擔心,這樣的教會運作方式真的可以嗎?

如果就聚會人數跟吸引的族群分布來說,看起來應該是不錯!

罪人與聖人之家吸引了很多年輕世代進教會,如今在美國,青年世代不信上帝或是信上帝卻不進教會的比重日高,但是罪人與聖人之家卻能讓這群人走進教會。

常常我們以為,人們是因為被世俗吸引或心靈沉淪才不來教會,也許的確有這樣的成分存在,但是,有沒有可能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對教會生活過分追求聖潔屬靈乃至聚會運作的完美的壓力感到窒息,看到那些負責帶領聚會的人都表現傑出,自慚形穢,先是婉拒各種服事邀約,最後事慢慢退出教會?

是誰規定,服事一定要做到盡善盡美?是誰規定,唱詩歌一定不能走音或漏拍?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或多或少認為,聚會過程的每一個環節都必須優秀傑出,整體上來說必須變成一個吸引人好看的秀?

這樣不自覺出現的標準,會否讓某些剛進教會的慕道友乃至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但其實很想服事但考慮到表現的結果可能差強人意)感到壓力,甚至退卻而不再出席?

上帝更在乎的應該是我們敬拜他的心意,而不是表達出來的完美卓越?!特別如果當那份結果的卓越會反向阻擋其他人來親近祂時,祂可能寧願不要?!

心靈跟誠實的敬拜,跟表現出來是否卓越完美無關,對吧?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By
on
2019-06-14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還想讀讀Zen大其他基督信仰類文章請見此)

是基督徒都應該知道的,耶穌出道之前,在曠野禁食四十天後,魔鬼撒旦來就近祂,提出了交易的價碼,只要耶穌跪下,就將世界全都給祂。

耶穌沒有跪,撒旦的試探失敗了,於是就撤退了。

接著耶穌出來傳道,三年後釘死在十字架上,死了還未復活之際,生前的追隨者幾乎四散逃光,看起來像是一場慘敗!?

當然,耶穌沒有失敗,不然今天我們就不會紀念耶穌也不會如此規模的基督信仰流傳後世?!

這一切成就的源頭,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耶穌沒有取容易走的捷徑,堅持走上祂知道那條難走的荊棘路。

然而,我們這些坐在漂亮而富麗堂皇的教會裡的主的門徒,也跟當初的耶穌一樣,拒絕了來是世界或魔鬼撒旦的誘惑嗎?

老實說,的確是有,但遺憾的是,也有其實沒有拒絕偷偷在心裡跪下的。

好比說,迷戀醫治神蹟更勝十字架福音的;好比說,迷戀聖經打開有金粉有五倍鑽石更勝耶穌甘於貧窮的虛己;再好比說,迷戀於追求人數成長與教會巨大化而忘了耶穌當初是怎麼帶領門徒的;又好比說,選擇忍住不開口批判獨裁政權對其人民的凌虐甚至是對主的褻瀆,只為了換取能夠進入傳福音的資格…

常常我在想,我們明明光景沒有耶穌當年那麼苦,那個是以肉體承受四十天的禁食,那可是最疲弱最需要麵包與養分的時候,腦科學也說那樣的人體狀態是意志力最糟糕最容易屈服的時刻,但耶穌沒有屈服,祂知道自己這輩子所謂何來?要堅持的大原則底線在哪邊?

祂知道如果原則一開始就放棄了,就算結果是好的,也還是錯了!

基督徒是手段與目的都要遵從神的教導而行的人,不是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不是為了福音的緣故可以違背道德或法律或神的誡命,就可以因此欺瞞作假見證傷害人…
這幾年,教會跟社會大眾的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多人覺得教會充滿偽善與噁心,不就因為我們當中有一些弟兄姊妹為了口中的福音的緣故,一方面軟弱的向權勢屈服跪下,一方面卻又傷害了比我們還弱勢小眾待幫助的族群(好比說同志與教會的反同婚行動),明明今天的我們已經不是那麼軟弱而無力的群體,卻沒有變得更體恤軟弱者,而動手開始逼迫其他弱者。

世人都看在眼裡,耶穌當然也是,我們用以自我安慰的自己本來就是罪人耶穌都會幫助潔淨我們的軟弱,讓我們更肆無忌憚的向強者跪下與傷害弱者,不勝唏噓!

何時我們基督徒群體可以只為了幫助弱者而屈膝,在強者面前硬頸不屈服?!願主憐憫我們的軟弱與剛硬。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利用民主反民主,社會能否接受?

By
on
2018-11-05

利用民主反民主,社會能否接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多數教會反同婚已經不是新聞,雖然網路上一片嘲諷反同婚的教會與基督徒的所作所為,但大體上都還是當成濫用言論自由、不懂尊重差異與不自覺的歧視看待,不過,最近發生一件事情卻是激怒了某一些人,因為踩到了社會制度的底線。

 

那就是明擺著是反同婚立場的基督徒,竟然鑽法律漏洞,跑去申請成為自己反對的公投立場方的辯論人。事情被發現後,網路一片譴責,被抓包的人竟然不知檢討反省還反過頭來找出一堆技術性細節來替自己的錯誤辯護(說什麼是聘請專業辯護人參與)。

 

網路上更有人大開嘲諷(包括不同信仰的人),說原本是反同婚大本營的某教會如今支持同婚囉,趕快放話出去。

 

的確,法律沒有也無法明確規定公投辯論的正反雙方原本的立場與辯論所持立場是否一致,不過,會把腦筋動到這一塊上面去的人,放眼本次公投,只有基督徒主導的反同婚公投出現,其他一些也算備受爭議的公投案件都沒有人使出這種「下三濫」手段。

 

民主社會最重要的價值就是與異己對話、包容差異,和不同意見者協商折衝並妥協,並且是在一套各方都能接受的程序正義下進行。而今,基督徒竟然主動打破民主社會最寶貴的價值,這種活在民主社會利用民主制度反民主的作法是向來最為人所不齒的事情,因為這毋寧已經打破了社會集體認同的共識。也就是不覺得自己是共同體的一員。

 

既然自己如此表態,那就要有覺悟會受到來自認同這個共同體的其他成員的攻擊甚至刻意排除。

 

不管被抓包的當事人如何替自己辯護,又說自己被霸凌云云,總之就是不願意看看自己為達目的的不擇手段已經如何荒腔走板?甚至以為了福音的緣故這些理由替自己的錯誤手段辯護。是拉,教會歷史上多的是為了福音的緣故而去殺人甚至發起戰爭的,加上教會歷史遠早於民主制度,也難怪有些仍然活在神權統治觀念底下的基督徒可以如此肆無忌憚的破壞民主秩序,以求自己的信仰價值能在地上彰顯。

 

這些人早已心剛硬,任何外界的批評指教都聽不進去,一心覺得自己在捍衛上帝,一心覺得自己是正義的一方,只管話說出去而不管說出去的果效,沒讓更多人了解並且願意接近上帝,反倒讓人開始懷疑基督教是不是邪教?

 

當基督徒打著為上帝的名義,破壞社會秩序,非但不是幫助弱勢最小的一個弟兄反而是壓制與傷害,種種作為早就已經違背聖經教導。

 

整場戰役中我覺得最諷刺的就是教會界對「性解放」(Liberation)一詞的錯誤解讀。性解放是一個性別理論中的專有名詞,泛指不再有某一性別被不平等的社會關係所壓迫或剝削或傷害,今天女性之所以能夠讀書工作婚姻自主投票…都是因為性解放,包括教會裡的女性可以在公共講台上表達自己的意見乃至於教會能有女牧師女傳道都是受惠於性解放,但是反同婚與反性別平等教育的基督徒卻只從字面意義去曲解性解放的概念,將之侷限在多元性行為手段上,這真是典型的不讀書又自以為正確的代表。真讓人擔心這些教會讀聖經是不是也都只從漢字聖經上望文生義,不求真解?

 

未來基督教會在台灣得花非常多的心力去修補因為反同婚和社會所造成的分裂,在台灣一百多年始終被視為外來宗教不太能被接受的基督教會,又將因為這一波大混戰讓更多人遠離耶穌,想想真的是蠻可悲的,因為過去的歷史一再證明基督教會總是選錯立場,而我們似乎能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蒙恩的罪人組成的基督教會學不會教訓,一再犯錯。

信仰主基督

衝突與紛爭未必是壞事

By
on
2018-09-17

衝突與紛爭未必是壞事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質疑神是否存在或全知全能的人當中,最常見的一個挑戰是「如果神是全知全能,為何會引許惡與苦難的發生卻袖手旁觀?」

 

基督徒也做過不少回應,在此就不重述,有興趣的弟兄姊妹可以找相關的書來讀(立緒出版社有一本《哲學家如何看待神?》便蒐羅了西方哲學家質疑或解釋上帝存在的主要問題和解法,每一篇都不長也不會太難,可以參考),我比較覺得有意思的是,這類質疑背後的預設本身,會否其實存在盲點?

 

相信和諧與秩序比衝突和紛爭好,會否只是「人義論」下的「偏見」?因為人的求生本能讓我們發展出了活著比死去好,因此將活著乃至活得好,視為良善或正義而不自知?

 

知名經濟學者熊彼得曾經提過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創造性破壞」,意思是每一次的創新之前都必然出現破壞,甚至可以說,創新是奠基在破壞之上。唯有將舊的破壞掉,才有可能創新生成的契機誕生。

 

那麼,罪進入世界後的人類與世界,會否要走到末日審判與新天新地,這些當下的破壞、苦難或貌似神冷眼旁觀不施恩手,有其必要性?

 

如今的心理學研究發現,青少年要發展出獨立成熟的性格,脫離對原生家庭或父母的依賴而獨立,必須經過叛逆期,甚至是沒來由的為反對而反對,因為獨立性格是從表達不同意見開始的。甚至,一些日本學者研究發現,把自己關起來足不出戶的繭居族,極有可能就是在應該對抗世界以發展獨立人格的青少年時期,沒有機會表達反抗(如父母過度溺愛)或表達反抗失敗(被父母強力壓制而屈服),導致最後邁向發展獨立性格的成年人的社會化過程受挫,於是退化為足不出戶的繭居族。仔細檢視繭居族,某些人甚至出現身體樣貌停滯不前的幼態。

 

會不會是為了讓人類最終能夠回歸神,進入新天新地,在世俗歷史中的人類必須一再經歷衝突、紛爭與苦難,在此過程中進而不斷的蛻變成熟,從而領受基督耶穌的恩典,為將來做好準備。

 

聖經中有一句話我非常喜歡,堪稱我的人生座右銘。「萬事都互相效力,為要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在我的解讀是,神並未應許天色長藍,災害和苦難都是我們在世界上生活必然會碰上的,然而,如果真心誠意接受耶穌基督的人,卻能從這些事情中獲得領受與成長,得著真正的益處。

 

那些苦難是祝福,一如耶穌基督的死成就了恩典一樣,也許我們也應該翻轉看待不幸或苦難的態度。因為更重要的也是人們碰上苦難與不幸之後的回應態度,是回應的態度與方法決定了生命的品質,而不是發生在我們生命的本身。

 

當然,說道理總是比較容易的,實踐起來多多少少都有難度,是以我們欽佩那些捨己利他的人,更是對耶穌基督願意在十字架上捨命感到由衷的敬佩與尊崇。

 

道德是人與他者為了能夠和諧共存不彼此耗損而誕生,維持某種社會秩序好讓人命存續機率極大化,道德是人義論,以人命的延續為主。上帝是非道德的,因為祂高於人也高於社會秩序,在神的視角來看,某件事情最終對人是有幫助而過程可能出現不幸或苦難甚至是現世的生命殞落,上帝應該是會允許其發生的。畢竟,神更在乎的是人類在未來復活之後能否進入祂新造的天地,不是嗎?

 

苦難是通往新生的必要存在,人將因此而蛻變成熟,遠離老我與罪性,進入新生。所以,不要害怕衝突與紛爭,更不要一味的追求表面的秩序於和諧,因為前者能夠讓我們更成熟而堅定,後者卻可能腐蝕我們的生命,讓我們看不見的內在逐漸腐鏽而不自知。

信仰主基督

無法糾正高層錯誤的教會

By
on
2018-07-17

無法糾正高層錯誤的教會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香港教會爆出牧師性侵信徒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

 

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之事,不是第一次發生,多年來天主教會飽受爭議的一點,就是教廷一直對於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一事保持過度寬容的態度,並不積極調查更別說協助讓國家法令定罪,甚至以教會的權勢跟影響力包庇犯罪的神職人員也有。

 

其實,我也說的也不光是性侵一事,而是在教會這樣的組織機構裡面擔任高層者出狀況時,往往難以有效糾正錯誤,甚至在追求一團虛假和諧的氣氛下假裝沒看見,默許錯誤繼續發生。

 

和許多人的刻板印象不同,性侵被害人大多並非衣著或行為不檢點,更不是因為容貌出眾引發覬覦。根據相關統計調查報告,性侵事件中有超過七成是熟人所為,且主要還可分為兩大項,分別是權勢性侵(利用與被害人之間的權力地位不平等要脅對方與自己發生性行為)與約會強暴。

 

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一類案件,當屬權勢性侵,神職人員利用自己在教會中的高聲望與地位,一方面對平信徒下手,二方面以自己所掌握的組織全力壓制其他人的質疑。

 

實際上,從過往的幾個比較有名的案例也不難發現,當神職人員性侵事件曝光後,所屬教會組織的態度泰半是姑息,搬出聖經中關於愛與饒恕和罪人等段落來替犯罪者開脫,甚至試圖息事寧人,讓被害人住嘴。

 

這裡面有非常多的人的罪性在運作,像是刻意強調教會裡應該以愛包容犯錯的罪人,疏遠被害人使其在教會備感孤立最後離開(典型的消滅提出問題的人而非製造問題者),強調我們都不過是蒙恩的罪人應饒恕,甚至堅持說被指控的神職人員不可能犯此類的錯誤…。

 

總而言之,大概就是逃避面對的鴕鳥心態主導。或許是我們無法承受作為神的代理人,平日負責餵養領導教會的神職人員竟然會犯錯這樣的認知,認知失調的嚴重干擾下,為了平衡自己內在的認知失調,於是作出各種外人看起來相當荒謬可笑的否認與逃避面對的行為。

 

教會裡平日過度高舉神職人員的權威,讓神職人員主導教會運作,甚至讓部分神職人員貫徹自己的牧養絕對不會出錯的權威態度,都讓不幸悲劇發生後更難有效糾錯並且建立防堵錯誤繼續發生的機制。

 

若我們不能更有效的改革教會組織的運作與監管方式,若基督徒認為某些犯罪行為仍能用愛與信仰包容而不需要先送法律審判定罪之後再來談饒恕,就是繼續放任權勢性侵的惡在教會裡四處尋找可吞噬的靈魂,你我都是助長神職人員犯錯的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