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偏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口罩之所以重要,是它成了安全與保護的象徵

By
on
2020-01-30

 

武漢肺炎爆發後,因為蘇貞昌院長說了暫停出口一個月,被某些人拿來大做文章,批評政府不願幫助中國人(即便後來澄清,台灣從中國進口的口罩數量遠多於出口,且我們過去主要出口國是日本而非中國)。

為何口罩成為本次防疫的交戰重點,且能引起社會廣大回響?

從符號學角度解讀,瘟疫蔓延後,口罩的符號意涵勝過實質功能。

至少目前的台灣,並不是隨時都需要戴口罩。

口罩的符號意涵是保障安全、隔離危險。

戴口罩代表我很安全、不要怕我,又可以將危險與自己隔離。

 

從群體面來看,政府宣布口罩暫不出口,供應無虞,是象徵政府照顧國民。

因為市場買不到口罩,代表買不到安全,國民不安全感加深,會造成社會治訊動亂,事關重大,不可不慎重處理。

 

那些想捐或送口罩給他國人民的,不管是人權還是自己市場考慮,在多數人心裡的解讀是,這些人更在乎他國人的安全勝過我們國民的。

這是為何最近大家繞著口罩出不出口,戴不戴吵個沒完的真正原因。

最近在網路上看到一堆醫學專家,試圖用機率與論理說服大眾不要恐慌,不需要戴口罩,真心覺得累。

(政治專家知道安民心避免擠兌更勝於說理解釋,所以政府的作為全都往安民心的實際行動設計著手而非只有倡導說理,這是正確的~)

這個某種程度上跟政治上的進步派嫌大眾智力不足一樣,都無法有效解決問題。

行為經濟學與認知科學的大量研究都指出,人就是非理性的動物,靠自己的主觀感知與偏見解讀世界,只有極少數經過訓練的人才能稍微使用理性分析進行判斷,其他都還是訴諸大腦杏仁核的戰或逃機制。

機率只在人類社會存在幾百年,普及使用不過百來年歷史,是一種非常嶄新的東西,人需要透過學習與反覆練習才能使用,而且還常常誤用(專家試圖用解釋群體的機率來安撫個別的人就是一種典型的誤用,因為群體的成因不能套讀到個體,反之亦然)。然而,大腦杏仁核中的戰或逃機制已經數十萬年,早寫入DNA了,人類碰到危險時會訴諸戰逃機制而非停下來評估機率。

風險社會學說,很多現代社會的風險問題,就是雙方的風險感知與詮釋方法的差異造成彼此不信任。俗民就是相信主觀經驗,一旦自己碰到或聽到過朋友發生的一例,在腦中的加權後就是遠勝過專家說的機率很低。

再者,人們評估一件事情的嚴重性不光只看機率,還看後果,機率雖低但後果很嚴重的事情,人們還是會害怕後果而不會去看機率。

好比說,從機率來看,醫療糾紛高嗎?為何一堆醫生都很恐懼,不用機率說服自己不用擔心?因為,機率再低,碰上一次就完蛋了,所以會怕,俗民大眾更是。

再不然,買樂透中頭彩的機率那麼低,比被雷打中還低,為何全世界都每天都有那麼多人去買?

嗯,真希望更多專家能夠學習認知科學與行為經濟學中的人性預設修正,多瞭解苦民的認知運作規則,找到能夠令其接納的表達方式。如此,與俗民溝通上可以更有效,否則,說了等於白說,還徒增自己的挫折感,甚至替自己招喚職業風險。

如果連專家都不願透過學習新知識來修正認知,又怎麼可能說服非專家的俗民大眾?

附帶一說,天朝本地對口罩的處理方式,也看得出當地社會的安全排序,好比說,海關與官員會扣住人民購買或捐贈給武漢的口罩,不肖商人靠口罩發大財,這些都代表瘟疫造成天朝當地的官民或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再,安全欠缺,大家都在搶購或囤積安全感,都想要比別人更安全,卻沒想過,當有人落入不安全的狀況才是造成國家總體不安全的根源~

#符號學

信仰主基督

別放任錯誤資訊強化個人偏見/好惡

By
on
2018-07-31

別放任錯誤資訊強化個人偏見/好惡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正如火如荼展開中,台灣雖非足球強國平常也不太關心足球,但是到了世界盃期間,還是會掀起一股全民投入的狂熱。

 

然而,我發現世界盃同時也是證成我們平日對各國的刻板印象的時刻。

 

好比說,談到南韓,不少人直覺就是他們愛作弊、球踢的很髒。新聞報導也不斷幫忙歸納整理出南韓真的踢的很髒的一些證據。然而,在我看來,不少傳統歐梅強過也都踢得不怎麼「乾淨」,至於沒有南韓那麼「髒」,有一部分是因為個人技巧更好,拿捏尺度更精準,犯規的情況相對較少。

 

也就是說,不從道德應然或是對韓國在國際賽上就是愛作弊的既定刻板印象來解讀的話,有一種可能,是因為南韓的總體實力,還不若同樣踢法的歐美足球強國,使得犯規情況激增。

 

再者,犯規有犯規的懲罰,犯規者願意且接受了相應的懲罰,這也是遊戲規則的一部份,就像NBA也有惡意犯規戰術,一些足球比賽也有為了阻止對方進攻而強行犯規的做法,有趣的是,同樣的行為在別的國家的球隊來做就是「戰術」,放到韓國隊就是帶有道德貶抑的「髒」。

 

甚至,好不容易掙扎贏了一場,網路上就出現不少嘲諷,還有人開了很不恰當的低級玩笑,說恐怕之後韓國就要說足球是他們發明的(附帶一說,坊間流傳的韓國起源論幾乎都是假新聞製造出來的刻板印象,每次有類似報導之後韓國駐台單位都有出面駁斥與澄清,只是主流媒體從不報導放任社會輿論採用這些資訊來形成對韓國的負面印象,還有,其實中國人比較愛說足球自古中國已經有了類似的東西)。

 

上述種種,都是用負面偏見或道德應然看待單一對象的情況。在基督徒中也有類似的情況,對韓國人有偏見,對同志有刻板印象,對跟自己不同神學見解的人也有自己的看法…,而且偶爾會以非常不恰當(不符合聖經教導)的方式赤裸裸的展現出自己的歧視和偏見,任由那些錯誤虛假的訊息形成自己的偏見與判斷,不願意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或是接受其他可能性,深信自己想的就是對的。

 

如今是後真相時代,網路上流傳大量似是而非、九真一假、扭曲抹黑、斷章取義甚至子虛烏有的訊息,這些訊息的特色是能挑起人們對特定議題或對象的負面情緒,讓願意相信這些訊息者形成某種定見,甚至去做某些錯誤的事情。

 

好比說前一陣子網路上流傳一則竄改兩年前的新聞,當成最近新進發生事情,已引發民眾恐懼或對眼下治安的不滿情緒。神奇的是,當政府和相關單位都出面澄清此為謠言,卻仍有人不改其判斷,堅持相信這樣的竄改報導有其提醒價值和值得省思之處,繼續堅持要求政府要承擔責任,其中也不乏原本就不支持這個執政黨的基督徒。

 

胡適說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這個標準如果太高,那可以改用聖經的標準,聖經說要憑愛心說誠實話,被假資訊誤導誰都可能會碰到,但已經證明為假卻堅持不改判斷而要相信假新聞或自己的偏見時,恐怕是內心不肯認錯的驕傲在作祟,那是非常需要警醒禱告的事情,求主治死我們驕傲不肯認錯的罪。

 

 

 

 

信仰主基督

神學見解不同就是敵基督、假基督徒嗎?

By
on
2016-08-03
神學見解不同就是敵基督、假基督徒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時事評論工作做久了,難免碰到一些人跟自己的主張不一致的情況。 碰到意見不一致的情況時,按照遊戲規則,理性辯論,提出論點論據,彼此交叉攻防一番,如果能夠取得某種共識固然可喜,不行的話,至少是就事論事的討論議題,未必會傷感情,甚至覺得很慶幸,能有不同意見者和自己討論。 遺憾的是,並非每一個人都有如此禮貌,懂得就事論事的論辯規矩。...
大員的通訊

強調窮人拾金不昧值得讚許,其實是歧視

By
on
2015-05-11
強調窮人拾金不昧值得讚許,其實是歧視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5/5/11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上周有則小新聞,值得花點時間談一談隱藏在這則報導裡未被認出的事情。報導是關於一個年薪二十六萬的保全,撿到價值五十萬的鑽戒,而這隻鑽戒是身價五十億的女商人所有,保全沒有暗槓鑽戒,將之還給女商人,大家稱讚這個保全道德良心高,沒有覬覦不屬於自己的財產。 這類窮人拾金不昧的新聞,在台灣不時可見。表面上看來,...
逆社會觀察

這個社會當然以貌取人

By
on
2015-05-09
這個社會當然以貌取人文/Zen大這個社會當然以貌取人,只是如果偶爾有一些影片或文章跳出來呼籲不要以貌取人時,樂於扮演好人的大家當然也紛紛附和,反正附和又不用付出任何成本還能自我感覺良好,當然可能會有一小陣子提醒自己不要以貌取人,然後,就繼續回去以貌取人了.這就是人性,承認會以貌取人不可恥,提醒自己在關鍵時刻不要以貌取人,或不得已就是要以貌取人(但不在違法的狀態下),我覺得會好過假裝自己沒有以貌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