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公共政策

逆社會觀察

擔心擠壓弱勢族群就反對機車格收費 有道理嗎?

By
on
2018-12-27

擔心擠壓弱勢族群就反對機車格收費 有道理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宣布,未來將分四階段落實台北市機車停車格收費措施,以次計費,每次20元。

 

新聞出來後,不少網友留言表示「早該收費了」、「使用者付費很合理」、「那些長期霸占停車格的車子終於可以消失了」,關於政策本身,幾乎都是正面肯定(至於酸柯文哲或拿不相干的市政問題來酸這個政見就忽略不談)。

 

我自己的看法是,這是柯文哲市府整體交通改善計畫的其中一個配套,為的是透過收費將某些機車族推往購買「公車捷運定期月票」,畢竟一天如果停一次就要20元,一個月就得花上600元,已經是定期票的50%花費,再考慮油錢或維修等成本,對於某些需要經常更換移動地點,也就是一天得在至少兩個地方停車的機車族,改搭大眾運輸系統應該是比較划算的選擇?

 

不過,也有人跟我說,可是這樣會「排擠到社會弱勢」,原本就不富裕的基層民眾大多靠機車移動,這些人通常還是靠機車移動,原本是省錢又省時,現在加收停車費會導致花費增加,但是改搭大眾運輸系統卻會導致時間成本支出增加…。

 

我覺得這點很值得一談,的確在使用者付費這個政治正確底下,某些國民就是負擔不起卻是重度使用者時,該怎麼辦?

 

關於弱勢被單一政策擠壓的事情,可以分成兩方面來看。

 

首先,國家政策的制定,勢必會造成資源重分配,重分配就會導致既有結構的既得利益者的利益受損,另外讓一些人成為新的受益者。如果既得利益者中是富裕階層,那麼,道德非議不會那麼大,人們普遍認為他們應該且能夠承受得起損失。

 

但如果是弱勢怎麼辦?

 

原本政策能讓弱勢生活稍微喘息,沒那麼辛苦,新政策卻得導致這些人支出增加,生活變辛苦?

 

附帶一說,新能源政策常常就是被這一點擋下的,每次都有人罵新能源會導致電價上漲,衝擊弱勢。實際上,真正的能源大戶是工業用電,改採新能源對工業大戶才是真正的衝擊,而真正的弱勢可以透過政策補貼來緩解衝擊(好比說某個用電比例以下不漲價)。偏偏真實情況是,政府補貼大戶而犧牲弱勢,但弱勢卻常常被拿來當成綁架政策的最好理由,著實諷刺。

 

回來說停車收費問題,市政府當然也可以比照好比說給老人交通優惠的方式給予弱勢補貼,不過,我想說的是,政府照顧弱勢可以使用社會福利政策,以福利政策的手法去彌補社會政策落實時造成的衝擊,可是,不應該因為少數弱勢可能遭受的衝擊,以此作為要脅政府不得以推動新政策的理由,目前台灣常常發生這樣的事情,以弱勢基層負擔不起為由,要求政府不可以進行政策推動或系統改革。

 

最近一例就是機車強制安裝煞車系統,政策一推出也是一堆人拿弱勢基層沒錢安裝為由砲轟,結果政府只好祭出補貼(最好其實就是連同補助政策一併宣布,以杜悠悠之口)。

 

另外一面,則是從系統面檢視政策。市政(或國家)建設往往不宜從單點檢視其成果,得跟其他政策加在一起,看總體的趨勢是否出現變化?

 

以機車格收費來說,屬於交通政策的一環,那就得搭配其他交通政策一起看,像是北市府過去四年推的巷弄畫設人行道專區,增設Ubike站,部分公車路線重新規劃與命名,公車與捷運定期票的推出等等。

 

政策的制定與落實,要從系統的角度看,也就是系統內的各點是否能夠環環相扣,最後形成一個新系統取代舊系統,改變系統中的人的行動方式,從而促成更好的交通系統的誕生,不能只看單點政策。

 

所以我認為,檢驗這項政策的指標,還可以納入定期票使用人數,如果人數有再創高,且路面機車數量減少,那就達到其政策目標。

 

近年來國家各項政策推動最大的問題就是,在單點政策上遭逢反對時,政策制定方跟反對方的論辯,淪於單點的意氣之爭,政府沒能從宏觀系統的角度論述,不能有效清楚說明系統變革完成後的好處,是以最後有許多政策被擊潰,連帶系統也被擊潰。

 

好比說韓國瑜市長上任後,立馬決定廢止輕軌第二期。高雄的環狀線輕軌,其實也只是大高雄的交通建設的一環,為政者如果不能讓完成後的新交通系統的好處徹底讓市民了解,那麼,就會有市民因為陣痛期的痛苦與成本代價過高而產生反對意見。

 

當年台北開始大興土木,改造交通系統,導入捷運時,也經歷了非常恐舖的交通陣痛期,許多人通勤時間變得更漫長,然而,如今新的交通系統幾近完成,在新系統下,使用者日增,效益則愈加明顯,陣痛期的成本代價也就逐漸為人所遺忘。

 

好的政策,絕對不是單點式,而是跟其他點組合成系統,且新系統必然取代舊系統,取代過程固然有陣痛,但完成後的新系統對人民與國家發展都更好。

 

為政者必須找出能讓國民撐過陣痛期,熱切期待新系統的溝通表達方式,如果淪於單點爭執,只怕很多良法美意最後將胎死腹中。

 

台灣的教育改革、能源政策、產業政策乃至轉型正義,也是經常淪於單點政策激烈攻防,看不見新系統成形後的好,結果一堆都半路夭折。更別說,的確有一堆政策根本就是撒錢玩補助在討好民意,根本不能跟其他政策串聯成系統,好比說遍布全台的蚊子館,還有一堆短期刺激的經濟振興補助方案。

逆社會觀察

老人殺老人的悲劇

By
on
2018-02-03

老人殺老人的悲劇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日前在板橋的安養中心發生一起老人殺老人的悲劇,被殺的老翁是殺人者的室友,患有失智症,兩人因為長期有口角而院方又無法妥善處理,最後釀成不幸,殺人者在殺了室友之後自殺,且死後根本沒有家屬前來認屍。

 

過去一年,因為無力照顧老後另一半或是年邁長輩而將之殺害的新聞,越來越多。

 

可預見的未來,老人生存窘迫而尋短自殺或被迫傷人等事故只會更多,畢竟不是每一個老人都能夠安享天年,不是每一個老人都能夠順利進入健全的老後熟齡心智,不是每一個老人都有健全的社會安全網,國家無力幫助所有需要幫助的老人(長照到目前仍只是空有其名的存在,勞健保破產倒數計時中),家庭和職場所建構的安全網也早已崩壞,無法被安全網網住的高齡長者日多,這些人的壽命不斷延長,活著只有等死卻是想死都死不了。因為目前國家仍不允許。

 

實際上,現在的療養院或社會的各個角落裡就有不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情形,有一些老人生病之後刻意忘記吃藥,甚至刻意忘記吃飯,想盡辦法想要讓自己提早一些抵達人生終點,不希望身上掛了一堆儀器勉強苟活。

 

更別談那些已經罹患失智症或失能的高齡長者的處境,自己跟家人都被拖住,被孝順等傳統美德綑綁,被高壽是福氣的觀念制約,卻又無力創造一個較有希望的未來,顯得不知如何是好。

 

現代醫療過度發達的結果,強大的延命科技讓不想被搶救回來的老年人都會被搶救回來。即便簽了DNR,也因為目前仍無法律實質效力,在家屬的介入下還是被搶救回來。

 

高齡化社會是人類史上第一次面對的棘手情境,非生產人口比重甚至要超過生產人口,需要被照顧的人口多過於可以創造生產力的人口,是完全沒有前例可循因此根本不知道何種對策有效的情況。

 

偏偏這樣的情況來得太急太快,社會的觀念都還停留在長壽是福氣等過去老年人很少的時代所建構起來的道德觀,使得社會投注大把心力和資源在照顧高齡長者(也就是幫助這些高齡長者活得更長,耗盡更多社會資源)。我們過去以為善而推出的各種高齡友善措施或人權觀念,從宏觀面來看正在拖垮整個社會系統,然而誰也不敢率先出面制止,沒有人想承擔被輿論痛罵的罵名,想要執政的政黨更不敢,因為高齡長者世代是投票率最高且最好被政策收買的群體,未來社會資源只會更多往高齡人口傾斜,社會將背負更多債務將高齡人口的壽命延續得更長。

 

這樣的資源分配方式日久,只會在日常生活中見到更多世代對立與衝突發生,因為有限的資源被大量分配給無法提供生產力的世代時,其他世代的生存機會被剝奪或壓制,衝突在所難免。公共運輸系統上的博愛座之爭就是一個典型案例,其實現在更需要博愛座的是過勞的青年與中壯年勞動人口,不一定是年長者。年長就需要福利的資格論應該被廢除了,我們需要更有效的分配社會資源照顧各個世代的方案,更需要停止過度投入社會資源在延續高齡世代的肉體性命上。

 

遲早有一天,台灣會通過安樂死(或稱尊嚴死)。原因很簡單,當這個社會無力承擔過多老人活得太久,養不起的情況下,社會自然得要有一個合法合情合理的理由跟機制來「解決」,就像日本曾經出現的棄老山。目前的台灣還在逃避問題甚至使用各種政策讓問題繼續惡化,雖說惡化也未必不好,畢竟加速趕底才能夠準備谷底翻身,只是在這個過程中會出現許多讓人鼻酸的不幸悲劇,縱然我們知道在宏觀系統面這是必然之趨勢,但在個別案例上看見的苦難還是不免難過與不捨。說到底,是台灣太慢且至今仍太輕忽高齡化議題的嚴峻性。畢竟就連從四十多年前就開始積極準備預防的日本都出現一大堆棘手的問題,更別說是毫無準備就贏來高齡化社會的台灣了,以後孤獨老人、老後破產、下流老人恐怕將日台灣的日常而非特例。

 

信仰主基督

公共政策辯論對待異見者,需要持守善意理解原則

By
on
2017-08-15
公共政策辯論對待異見者,需要持守善意理解原則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前一陣子高雄有一位老師因為在學校教授性別平等課題,竟然被反同志的保守家長團體告上法院,指控該名老師猥褻和妨害風化。 妖魔化對立意見,是台灣社會在處理公共議題時很大的一個困擾和阻礙。許多政策都沒辦法訴諸理性辯論,已有明確立場者只是不斷地對對立異見者進行攻擊甚至抹黑栽贓。濫訟這種手段都拿出來壓迫老師,著實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活動訊息區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第一次投稿就上手-評論寫作實戰工作坊

By
on
2017-05-13
(第06期)寫完就投稿~超實戰時事評論寫作工作坊(01.20 台北 還剩05個名額/確定開課) 主講人/Zen大(本課程可接受私人或機構包班,十人以上成團,費用與上課細節請來信洽談/本課程的平均上稿率超過50%,且有許多夥伴都是人生第一次投稿就上稿) 開課緣起 時事評論寫作,是公民參與公共事務的重要手段,也是專家達人以一己之專業貢獻社會的重要方式,有抱負有能力有意願者,若能以時事評論寫作投身公共事...
大員的通訊

當道德與資格凌駕事實與專業

By
on
2016-08-05
當道德與資格凌駕事實與專業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8/5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昨天看到媒體報導主播抽菸,且試圖貼上道德標籤羞辱之的新聞,原本單純想從這個事件寫一篇評論。 然而仔細思考之後,發現引用道德應然論攻擊和自己不同立場者的手法,在台灣隨處可見,像是網路意見領袖看不順眼立委提出的吸毒除罪化相關配套,直接說這個比義和團還恐怖,大玩詭辯術,抹黑立委的提議。 寫完文章之後,不多久謝淑薇退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