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公投

逆社會觀察

公投常態化,讓爭議法案付諸公民決議

By
on
2020-06-20

本文發表於上報
前幾天,醫界對健保署八月準備施行的自費醫材上限一案,發出強烈抨擊,力道之大,連蔡英文總統都表關切。
最後,在陳時中部長斡旋下,宣布暫緩實施,再繼續與醫界進行溝通。
對健保署來說,可能覺得很委屈。
過去秉持相同的治理邏輯,隊藥材方面的價格規限,也順利通過(不是沒有反對聲浪,醫界抨擊此一作法讓台灣拿不到好藥,讓部分好的藥退出台灣市場)。
怎麼這次輪到醫材,醫界的反應如此劇烈?
全民健保的核心精神之一就是以量制價、總量管控。
除非再次推動修改全民健保的施行精神與規則,否則,只要此一核心原則不變,信奉此一原則的公民團體與政府部門合作之下,未來應該還會有更多引爆醫界或民間不滿的法案推出。
全民健保的深層辯論,本文力有未逮,暫且擱置。
本文想談的是,在台灣,各種法案的推動,其實背後有不同利益團體在對政府進行遊說。某個版本的法案勝出,代表的是某個遊說團體成功讓政府相關單位採納其論述。
然而,有些議題領域的遊說團體,彼此之間的實力懸殊,好比說環保議題中財團支持的遊說團體與缺錢缺人的環保團體,誰更有心力與資金去對政府進行遊說,不言可喻。
若法案的推動若全都按照目前的做法(遊說團體向政府相關部門提案、招開公聽會,取得產業共識後對社會大眾公布,取得民意支持後交付立法院進行修法),說實話,是對資本雄厚或長期耕耘政府關係的遊說團體較為有利。
最近高雄順利完成罷免投票,再次展現了台灣公民社會的力量,也是民主法治成熟度更上一層樓的象徵。
我認為,未來政府應該逐步將非人權議題的重大爭議法案的最後表決權,交付社會,人民有直接對非人權議題的重大爭議法案進行表態的權利,想通過法案的遊說團體,必須向整個社會進行遊說。
現行的狀況是,某些遊說團體長期耕耘政府關係,甚至根本變相成為政府部門的民間智庫或政策意見徵詢對象。然而,這些遊說團體只代表該領域的部分聲音而非全貌。
以我熟悉的出版業來說,政府相關部門總是只跟某幾位意見領袖徵詢意見,其他的意見就容易被疏遠或忽略,以至於推動出版相關政策時,總是偏向某些聲音而忽視其他聲音。
也就是說,很可能政府部門在擬訂某一政策草案之初,所能獲得的專業意見或社會輿論聲音就不夠全面。從一開始就再部知覺間陷入某種偏頗,若再加上政府部門原本也有自己的偏好立場或施政方針,兩派人馬很難不會合流,排除了其他聲音。
據說瑞士一年舉辦四次公投,法案從倡議到公投有一連串的行政程序要走,大小事均可付諸公投。
現階段的台灣或許還無法事事都讓人民進行公投,但是,牽扯重大爭議或重大利益的非人權議題法案,我認為應該讓人民的集體意志決定,遊說團體不能只專攻少數政府部門或立法委員的遊說工作就可以,必須將整個議題交付社會討論,相信公民意志與群眾智慧。
當然,對於法案該如何設計投票的文字必須精確規定,不能再出現像2018年那次,靠著玩弄修辭技巧,混淆投票人理解力的方法偷渡過關。
我相信長期來說,想要深化台灣民主,讓人民更多關心公共事務,公投的常態化是必須要走的路。讓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全部常態化,進入國民日常生活的一環。
民主是主權在民,卻也不是投完票就把國家大小事都丟給政府部門處理。如果真的這樣做,最後只會讓懂得遊說政府部門接受自己法案的利益團體從中得利,公民必須更務實的聯合起來,支持跟自己主張意見一致的公民團體,使其有足夠的力量與政府部門和其他不同立場的利益團體斡旋,制衡特定利益團體。
與自己相關的政策的立場,說到底只能自己守護,如果自己放棄了遊說政府採納自家立場的權利,很可能就是由支持其他政策立場的利益團體勝出。
民主國家的各項政策的具體執行方案,是各方勢力的辯論折衝下的結果。若放棄進入協商機制,很可能就是其他人全盤端走!
太陽花學運之後,民間發起的零時政府等公民聯合組織,在本次防疫工作上也發揮了不少助益,相信若也能在施政論辯的公開透明化與公投的常態化上著墨深耕,會是台灣社會之福!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逆社會觀察

競選是說故事比賽,不是什麼智力測驗

By
on
2018-11-28

競選是說故事比賽,不是什麼智力測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九合一大選與公投結束,開票結果,民進黨的縣市長席次與進步派的公投提案潰敗。

 

民進黨內出現檢討聲浪,蔡英文總統辭黨主席,承認失敗並表示將深自檢討。

 

不過,進步派對此結果卻有不同理解,不少意見領袖第一時間在網路上貼出嘲諷投給保守派與國民黨陣營的支持者的文章,不少人都大剌剌的直言此次大選「智力測驗」沒過。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民意展現就被某些進步派菁英形容成大型智力測驗,且結果不符其預期就稱之為智力測驗沒過,彷彿一堆選民都是笨蛋,只有他們最清楚。

 

忘了曾經在哪一本書上讀到過,但記得是日本社會心理學者說的,他說社會平均智商只有十一歲,這就是事實,當人或群體要跟社會溝通時就是得調降語言使用的難易度。我在想,這可能是當年日劇Change的男主角木村拓哉為何設定成小學老師,且在戲裡屢次三番提及要用小學生能懂的口吻解釋民主政治的運作機制的緣故。

 

大前研一也曾經在書裡檢討自己當年投身選舉失敗的關鍵,在於顧問出身的他,競選語言太過菁英,論述條理雖然清楚,但卻無法找出那句打動民眾之心的口號,他後來了解自己不適合直接投身選舉,但僅次此一錯誤,日後在其所建立的平成維新會裡訓練有志投身選舉者時特別重視語言的選用,後來此一維新會出了不少政治人物。

 

這幾年工作有性接觸銷售團隊,發現一件事情很有趣,銷售業績要好,跟產品本身的好壞不一定有正相關,產品好還不夠,還得銷售團隊懂得使用合適的話術賣給合適的客戶才行?最基本的就是要貼近客戶的需求,找出客戶的問題,使用客戶能懂的語言,以能感動人心(或讓人心恐懼)的故事將自己的產品推銷出去。

 

光是自顧自地說自家產品功能有多強還不夠,要能指出產品能夠解決客戶的什麼問題?給客戶帶來什麼益處?

 

如果選舉是智力測驗論的話,《反民主》一書已經告訴我們結論,人民大眾的基本知識就是不足以理解複雜的公共議題或基本的國家大小事。同時告訴我們,人的行為決策更像行為經濟學所說的,充斥各種認知捷思,而非像傳統經濟學所說的完全理性。

 

面對不理性且充斥認知偏誤的選民,更需要的是能夠喚醒其想像的好故事來說服。

 

也就是說,選舉更像是說故事大賽,最會說故事的那位往往能夠勝出。說故事不等於吹牛,雖然故事裡往往充斥一些誇大的描述或能夠挑起聽故事者情緒的虛構資訊,但現實世界運作的規則就不是聽從理性論證的論辯,《超越邏輯的情緒說服》一書更是直接了當告訴我們,情緒才是人們之所以下決策的關鍵成因(腦科學有不少研究也證實這點)。

 

能夠喚醒民眾情緒的,才比較可能勝選。一如川普靠民粹式語言激發中下階層白人男性的恐懼進而投票給他,最後贏得選舉。本次台灣大選也是一樣,又老又窮論看似激怒很多人,覺得是不正確的價值判斷,但從結果來看似乎更多人認為這是事實陳述,是必須被解決的問題,然而反對方只是不斷的嘲諷又老又窮論卻沒有看見那些真心覺得有道理的人們的吶喊與不滿,更沒有看見那整套故事敘述的起承轉合,只是不斷在網路上用力開嘲諷,結果就被沉默螺旋給教訓了。

 

當然這些話未來四年會被人民檢驗,但這是後話了,這裡要談的是選舉過程的語言使用,不是執政,雖然的確在這個時代,對已經在執政的一方的確比較不利,因為經濟問題複雜難解,且的確有一些人是無法被政策照顧到而落入谷底,這些人的不滿很容易跟挑戰執政方結盟,不只台灣如此,全世界民主國家都有類似現象。

 

如今的政治不在是左右或統獨之爭,而是精英與基層之戰,基層發現不管哪一個政黨執政只要是菁英政治他們都是被捨棄的,菁英很會說大道理自己辯不過,但是自己的生活沒有因為那些大道理而變好卻是事實,所以最後開始對菁英政治產生不信任。

 

就像有人說這次並不是國民黨的勝利,只是因為討厭民進黨又沒有其他第三勢力可以選只好投給國民黨,而真正贏得勝利的關鍵高雄,無論對手怎麼解讀但在傳統藍營支持者來看,就是跟過去的國民黨政治菁英不一樣的人選。

 

後事實時代,真相不可考,不是會論辯的人引證比較多就有用,關鍵是虛構的事實能否打動選民的情緒點,使其認同。許多人會廣傳明顯就是假消息的未必不知道那是假的,其中所隱含的另類不滿與反串,某種程度和菁英進步派在撰文批評選民不買單時的酸與嘲諷其實是同一個邏輯。那些酸腐之言同樣是不符事實的虛構,不是嗎?

 

總之,光是抱怨選民水準不夠、知識不夠,不懂欣賞好貨是解決不了理念推不出去的困局,得放下身段跟選民學習,學習其所能懂的語言與之溝通,如果做不到,就算理念再好過對手一百倍,下次還是會慘敗。因為選舉是說故事比賽而不是什麼智力測驗,如果是智力測驗那選民永遠都不會達標,因為社會結構就是如此,任憑菁英族群怎麼在網路上開酸或嘲諷都改變不了選民結構(特別是有黨國七十年填鴨教育的幫助之下更是如此)。

 

 

更多 Zen大開設的活動可以到【活動與課程】查看哦!

大員的通訊

大員通訊–從公投與總統大選看核四民決問題

By
on
2014-04-25
大員通訊--從公投與總統大選看核四民決問題 文/Zen大 (本文發表於2014/4/25東方日報線上版大員通訊專欄,煩請上網閱讀,喜歡的話幫忙按推薦或透過臉書分享,十分感謝) 林義雄先生展開無限期禁食之後,社會輿論開始大規模地針對廢核問題展開討論,撇開那些不入流的汙衊言論不去管,「公投廢核」是一個必須正面進行討論的主題,把攸關國家重大法案或公共政策交付公投,已經是目前台灣社會的共識。 問題是,公投...
信仰主基督

服貿協定與兩岸關係,不該犧牲最小的弟兄

By
on
2013-11-04
服貿協定與兩岸關係,不該犧牲最小的弟兄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國度復興報) 今年以來,國內不少產業對於政府逕自先與對岸談判並決議簽署服貿協議,感到不滿,對於特定必須承受不對等開放的產業的反彈聲浪更是巨大,出版界的郝明義先生更因此憤而辭去國策顧問之職以示抗議。 無論服貿協議是否誠如政府所宣示的,對台灣社會有好處。作為一個主權在民的民主國家,執政掌權者在做出任何重大決議之前,都必須諮詢人民的意見,在...
活動訊息區

309,我反核

By
on
2013-03-09
309,我反核 文/Zen大 2013年的3月9日,諾大一個好天氣,全台北中南東超過二十萬人上街頭,反對核四。 比起去年,今年大大的成功。 社運團體,請別以為是你的成就。 今天很多中產階級參與,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陳藹玲女士跳出來公開呼籲,引發藝人與社會名流的公開響應,才能讓此一反核運動跨出社運團體與文青的窄門,進入廣大中產階級的視域(我聽到竟然有人在檢討陳藹玲女士沒上街頭,真是搞不清楚狀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