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出版社

寫作有方法 在地想出版

先是被騙稿,後又被賴帳的一段經歷

By
on
2020-01-08

假設你對接的窗口,將原本你替公司做的案子的費用污走,那麼,公司就可以賴帳不付這筆錢嗎?推說錢已經付給統籌者,跟自己無關。但是,你的合約明明是跟公司簽的不是統籌者,只是對方自己貪圖方便或是不知道聽了什麼理由而將錢付給捲款跑路的統籌者?

我就碰過一個這樣的例子!

早上有人問我某家出版社找他推薦書,可以幫忙推薦嗎?

想起當年的事情,跟對方說,最好不要!

當年還在職場但有兼差接案,有個單位找我編寫一本歷史書中的一大塊,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額外收入,我當然接了,找了一堆資料(有些當然得自掏腰包買),一個月內瘋狂地趕寫完!

然後稿子交了!

我忘了我有沒有做一校,太久遠的事情。

總之,過了一段時間,都沒有收到款項(我還有簽合約喔),就寫信問編輯。編輯跟我說,老闆說你的稿子不行,所以公司不出了,沒辦法付錢!

我雖然很不爽,但也無可奈何,只好當作作白工!

神奇的是,再隔一陣子,我在書店看到該出版社出了一本應該是我承接的案子的書(畢竟在書店工作),我打開來看,發現裡面字句也太眼熟,回家找出稿子對著看,根本就是我寫的!

不是說稿子不行,不出了?

於是,我找了該社總編詢問,對方說編輯已經離職了,我說了當初合作的事情。

總編說,那套書是整個外包給那個編輯做,他不清楚。

我說我有合約,把合約掃描寄了過去,總編說幫我跟老闆問問看,能否請款!

結果,老闆說不行,因為他們已經付錢給編輯!

這中間當然是我被那個編輯騙了,他把工作外包給我然後拿走所有錢卻假裝是我稿子不行不給錢,期間還很好心的推薦我去補習班當講師(當然是沒成,當時我還在上班沒有心力去兼課)。

總之,他也人間蒸發,我其實跟他也不熟,就只是接案!

合約我是跟公司簽的,我沒拿到錢是事實,公司為何把我的稿費也付給那個編輯卻也說不清楚,但我知道對方不打算付費,我只好算了!

如果該公司也被騙,那就算了,但因為該公司背後有一堆暗黑八卦(我就不說了),我就覺得老闆想賴帳,但也無力追討,打官司也完全不划算還需要倒貼律師費,只能啞巴吞黃連。

總之,出版界有一些骯髒事,業內人才知道,外面的人還常常誤以為這些人也是認真勤勞做文化產業的辛苦人,我心裡只能慘笑。

(之前說要關掉兩家門市後來又不關那個書店也是業界知名暗黑大戶,但不少人還支持,也還有自認是社會良心的作家,長期在那邊上班,一邊幫黑心公司一邊寫良心文章,我心裡也是很呵呵。)

總之,權充個紀錄,每個業界都有暗黑面,要跨界合作時,如果願意多個心眼問一下該領域的朋友,也許能避開不必要的麻煩。

出版業的糾紛最難處理事錢往往不多,訴訟不划算,且冷門小眾,加上多數人都息事寧人,也讓這些骯髒事很難擴散出去,導致一直有人被騙!

好比某個暗黑出版集團,至今也仍然繼續用當初手法在騙市面上想出書或開出版社的人投入,最近還搞起了講師生意,說起來也是無可奈何。

有個人問我,怎麼能夠一直出書?

他聽說有些老師出書,只賣一刷就沒了,也沒有再寫的意願!

我講了一些看法,像是找錯出版社,畢竟我也寫了二十年,知道跟什麼出版社合作比較好,以及如何不讓出版社賠錢…

想想,大出版社最近一直找講師出書(我也聽到不少讓作者自己掏腰包的包銷案例),但若不能給翻譯書的待遇去推廣,只怕最後兩邊都不愉快!

還不如找成本低壓力小的中型出版社合作,長長久久,且就推廣效益來說,其實不會差很多。

具體就不多說了,這些知識,說起來也挺值錢的,雖然如今出版是沒落了!

但是,關鍵其實是整個的寫作配套模式的建構,如果只出書卻不寫其他文章,書是很難賣給客戶以外的其他讀者或非個人通路的!

出版業的供應鏈收款日期,基本票期是出書後一個月到三個月,作者則不一定,如果是銷結,那得出書隔年才能結算,再看出版社的票期開多長?

所以,從開始寫到拿到錢,兩三年也是家常便飯。所以版稅不能當正常收入看待,不然會很痛苦。

再者,假設寫完交稿出版社壓著書不發,甚至最後不出,拿不到錢的情況也有的?!

對方只要拖過合約約定出版日,就能廢約,條約通常也不會保障作者作品沒出版的權益。

如果是投稿還有話說,你就找其他家投。有些是企劃組稿工作,出版社自己提的案子,也還是敢用合約的規則來廢棄之前編輯決定的案子不執行,而且不提早跟作者說。

我自己碰過幾次,最後勉強要到材料費跟基本稿費。

因為對方可以完全不理,但是因為這幾家都是換主事者不想出之前的案子,卻都跟我過去已經有一些合作不好直接扯破臉只好付錢。

當然也碰過做完後對方就是耍賴不出甚至倒閉,拿不到錢的情況。

做出版業要能活下來,得能撐得住各種超長不合理票期跟事後反悔的情況。出版產業鏈的乙方,在合約上是任人蹂躪的魚肉,沒有任何實質保障會寫入。

只能看合作廠商是不是運作順暢有賺錢且人事波動比例低來判斷要不要合作?

通常,如果談下你的稿子的編輯在書籍執行過程中就離職,那你就要有最壞打算的心理準備。

而且,某種程度上換出版社會讓接手者勉強做完的效果好。因為對方不想做時,成果往往慘不忍睹。

這個我也碰過,換主事者之後的書根本亂做一通勉強把稿子出完,銷售與推廣完全變調…完全比不上一開始合作的窗口做出來的成果。

所以,出書有時候滿看運氣的,不光是稿子夠好談的人合得來就可以。

在地想出版

(記幾筆)在書店工作時期處理特殊客訂的陳年往事

By
on
2019-09-23

當年我在連鎖書店總部擔任採購時,還被前輩交辦一個冷門工作(這工作以前事我們部門最資深的大前輩負責),那就是幫處理門市收到的客訂單中,書籍訂購資料撰寫不清楚,或是門市人員在店內系統中訂不到的書籍,協助確認後續狀況回覆門市同仁(簡單的就直接寫在訂購單上,在透過內部物流回傳,複雜的就只好打電話或寫Email交代),好方便門市回覆客人。

這些資料通常會透過物流系統配送到我手上,或是書店門市同仁到總公司開會時帶過來。平均來說,一周大概有十張或二十張。

從營收的立場來看,這是一個完全虧損的工作,因為就算最後順利確認了書籍資料且可下單訂購,整個流程付出的人力成本與花費,通常都會超過該本書銷售的利潤。

但是,開書店做生意,也不能說因為這種特殊客訂沒有賺錢就完全推掉不做,這是標榜服務的書店必須要納入的營業項目,也是客人願意來書店買書的一個要要考量(如果有自己怎樣試都找不到的書,書店人員可以協尋),這除了是非常重要的服務之外,對每一個自認對書有一定程度了解且自詡專業書店人員來說,這也是一項很有意思的挑戰。

通常來說,收到待處理的有問題客訂單有以下幾種狀況:

一、出版該書的出版社與公司沒有往來,因此系統沒有該筆資料。

此時,總公司要判斷是否要和該出版社建立合作關係。不過,後來公司規模擴大後,不會那麼輕易因為一次下定就跟未往來過的廠商談合作關係,但如果連續接到不同地方的客訂則會考慮。

通常,這部分會請教資深同事,它們比較清楚公司從過去到如今跟供應商與出版社的合作關係。

大型連鎖書店因為營運成本與市場定位考量,並不是任何出版社都會合作?

好比說,專出直銷團隊銷售為主的出版品,合作機會就不高。另外,更多是因為合作折扣談不攏或太過專門冷門乃至特定學術領域的出版社,連鎖通路都不太會合作。

另外一個不太會合作(後來有少部分單位會選擇性合作)是公部門成立的出版單位,有些單位的出版品的確不錯但是連鎖通路沒有合作,沒辦法進貨(我自己的做法是請門市建議客人跟該單位直接訂購或是去三民書局訂購,至於門市會如何回覆客人就不是我能決定,只是以前我在獨立書店打工時,碰到客人想買我們店裡沒合作的出版社的作品時,常會建議客人去找跟其他一定會有書的書店購買)。主要是台灣公部門的出版單位太多,且作品售出後的結帳手續太麻煩。

總之,當查到的作品是沒往來廠商時,必須一併告知門市沒有往來的原因(因此也必須去查這些出版社跟公司的關係或過去的洽談案例),方便門市回覆客人。

還有一類沒往來的出版社,那就是學者為了出版個人升等論文或教科書而成立的一人出版社,這東西在過去很多,因為不少學者的教科書都自己出版然後放在學校的書店寄售,不太能在外面的書店買得到,但卻會在該領域的閱讀市場中有傳聞,所以偶爾會收到這類型的詢問!

第二主要類型,是絕版書。雖說大部分書店曾經販售過後來已經絕版的作品,都會在出版社來訊通知書籍絕版後在系統內更改,但有一些書是公司在建構系統時就已經絕版的老書,因此,當初的書籍資料清單就沒有建構,是以雖然絕版但系統查不到。

當年的我,通常會上國家圖書館的ISBN中心的資料庫或幾個大型圖書館的資料庫查找比對,只要出版過且有申請ISBN的作品一定會有資料,所以,至少能找出書籍資料回覆該本作品的狀況。

上述兩類都還算正常,雖然也都需要花時間查找,不過,一些資深門市同仁往往也會自己查好資料一起交給我,只是請我這邊幫忙再確認,因為門市的權限有些事情無法處理。

第三種情況就開始比較有趣,也考驗找資料者的功力,那就是書籍資料誤植。

有單純書名、作者、出版社等資料單一項目誤植的。

也有個別資料都寫對但配對錯誤的,例如書名對但,作者或出版社寫錯或寫成其他人或其他出版社,這個情況至少是三者其中有一或兩筆資料寫對,只要把全部的可能性列出來之後告知訂購者即可。

最棘手的是三項資料都寫錯,且明顯看起來就是訂購者自己想像臆測的,甚至有只留下對於書的大概狀況的描述的,雖然這時候我也會嘗試著尋找看看,但大多數情況都是找不到書,無論作者腦中所想那本書是否曾經存在過?

通常,門市在接這類客訂時也都會先追問對方更多細節,並且告知尋獲可能性不大,但如果真的靠片段訊息就找到正確書單且完成訂購,將書交到作者手上時的那份喜悅,應該會是身為店員的充滿自豪,認可自己工作價值的所在。

如今的我當然已經離開第一線書店工作很多年,也不知道如今網路搜尋便利以及購書狀況大幅萎縮的時代,是否還會有讀者去書店門市寫訂購單?

只是偶然想起這件陳年往事,略為紀錄一下,以資留念!

若想知道更多關於出版方面的事情,歡迎參考在地想出版區的文章

文化創意考

開書店經營出版社一直都是商業行為

By
on
2018-12-31

開書店經營出版社一直都是商業行為

 

文/Zen大

 

開書店與出版社,都是專業,都是商業,只是靠文化符號包裝產品與銷售,本質仍是商業,且一直都是商業,從西方資本主義社會與平價版印刷書結合之後,出版與書店一直都是商業行為。

 

台灣發展文創的最大問題就是不尊重專業,不把商業當商業,嘲笑努力想要活下來的經營者的生意模式不入流沒文化夠粗鄙,甚至還反過來譴責商業。

 

那是中了日常生活的美學化之毒,把文化銷售看得太簡單與浪漫的緣故。

 

空有夢想理想熱血卻不知道怎麼實踐怎麼接觸讀者,說服讀者買單,最後都只得認賠殺出,但,那未必是市場辜負你,畢竟很多人從一開始就瞧不起市場,認為可以靠信念逆市場法則而行,那麼市場也漠視你,很正常!

 

文青就該好好消費文化商品,而不是跑去做文化掮客或生產者,這搞錯專業了。很會讀書跟買書不一定很會賣書,更別說開書店了。

 

那些平常檢討別的社會議題的理論多多拿來檢視自己的話,很多事情其實很清楚,沒有那麼多濃郁的情懷,或是不必要的分離焦慮~

 

因為一開始就不應該開始。

 

真正能活下來的,其實是被文青看不起的轉型後的誠品書店之類的文創企業。

--
我選這張照片是有深意的,曾經差點倒閉且規模不算大的結構群,也是因為找到自己在簡體書市場中的獨特利基,做出進入障礙,才有辦法活下來,然後兼著賣一些平常的老顧客想買的書~

每一家能活下來的書店,都很認真在找自己的獨特商業模式,接軌自己的市場與讀者的獨家或寡占商品,不會只是用道德呼籲或道德譴責在斥責或教訓市場,而是勤勤懇懇地思考並嘗試自己的假設是否能夠落實。

這些最該被尊敬的人,卻常常反而淪為文青口中不屑或鄙視的對象,真的是讓人覺得很荒謬!
原本也只是各做各的事情就是了,但偏偏有一些人就要沒事找事的到處尋找不符合其價值美學規範的商店或人批評,又完全提不出有建設性的建議。

在地想出版

關於出版產值的推估,需要一套可長期重複使用的模型

By
on
2016-11-23
關於出版產值的推估,需要一套可長期重複使用的模型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出版資訊網) 自從有位出版先進利用統一發票推估出了所謂的台灣出版產值後,一堆人不經查驗紛紛引用(附帶一說,這種未經學理嚴格建立模型就自行計算出來的數據通常稱之為統計黑數),然後開始高喊台灣出版產值衰退論,甚至連新政府的文化部都繼續採納這套說法。 關於那套數據是否可信的責任不能歸咎於提出統計數據者,而是政府長年失職。明知道出版...
活動與課程 自學力課程 活動訊息區 書籍品評介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寫作有方法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鍛造自學力I-(新版)超快速讀書法:一年輕鬆讀百書工作坊(2020.05.30)

By
on
2016-09-05
鍛造自學力I--超快速讀書法! (本課程可接受私人或機構包班,費用與上課細節請來信洽談) 消除階級差異的方法唯有學習!~福澤諭吉 未來的文盲不是不識字的人,而是不懂持續學習!~艾文托佛勒 想要好好讀本書,無奈卻擠不出時間嗎?你是否翻書翻不到兩三頁,就會不自覺的入睡?已經找到喜歡的書籍,想讀竟然讀不進去!周公又立刻找上門!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