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出版

書籍品評介 閱讀資訊饗 寫作有方法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想把書評寫得正式有公信力,好歹也搞懂書的組成結構和書評的類型與目的吧!?

By
on
2019-08-13

在博客來上面查資料,找到某本書順便看了底下的評論,發現寫書評這件事情,最大的問題就是自己不懂卻以為自己懂,然後寫了一堆自己以為是對的評論~

以我看到那篇為例,評論者嫌棄某本蠻厚的書的前面花了不少兩三章講基礎知識,覺得廢話太多~

剛好那本書我也有讀過,我知道為什麼作者需要花篇幅交代那些他覺得無聊的東西?!西方人寫一本專著,都會把讀者當白板,必定會花一章談要用的基本概念,再花一章談事情的來龍去脈(歷史),然後再開始談。

而且,有些作者還會很好心的在序告訴你,書不用從頭讀到尾(這是另外一個基本概念,可惜這位評了不少非文學類作品的評論人似乎不懂),某一章對應甚麼主題可以怎麼用,那些章節處理理論或歷史覺得太難或太簡單可以跳過…

這位偉大的評論人(我後來看了一下他寫的全部評論,都有一種把自己主觀認為當成客觀事實來使用的狀況,把自己的不懂或想當然爾當成評論作品好壞的標準),在不少篇評論文章都犯同樣的錯誤~

好比說,某篇一開始他說,如果這是一般讀物就是好書,如果是學術書就不行,給了一個很低的分數,但,他說的那本書明明是一般讀物(我剛好也有讀過),非虛構作品在西方相當程度就是一般讀物,把科學知識用某個主題或故事敘述手法講給一般讀者聽(吳爾夫意義的一般讀者對東方社會來說是程度太高嘛?)~

評論的主題本身的知識或許這人是有專業的,但對於書怎麼寫以及評論怎麼寫顯然很外行且不在乎正確的方法為何!相當的讀者反應理論~

況且,媒體或書店書評最關鍵的是幫忙賣書,並不是拿來寫專業書評用的,只不過,這年頭連這點常識都沒有的人卻很愛寫自己為的專業書評的人倒是不少就是了~

 

想知道更多關於寫作的事情,請參考寫作有方法區或是來參加快速寫作的秘訣~

 

在地想出版

出版不死,只是業態變遷

By
on
2019-06-25

本土自製書的實際銷售量,如今都是作者自己扛了,且加上出版社大多把行銷資源給翻譯書,讓這種情況更明顯~

另外,圖書過往服務的大眾娛樂市場已經全面讓位給網路,未來圖書銷售的主力將會放在工具書與作者的鐵粉身上,書籍內容的承載項目將大幅改變,但是,無論前者還是後者,也多是作者自帶流量,出版社能貢獻不多。

圖書市場的小眾化與分眾化和社群化,已經是不可逆的必然趨勢(雖說出版業從過去就算是小眾產業)。

出版社目前仍能提供的價值,就在於書籍編排設計與印刷,乃至鋪貨到實體書店還有既有媒體的宣傳行程安排,但是,如果未來有更靈活的編輯公司出面承攬書籍編制工作,且發行商跳過出版社直接承接圖書發行業務(也就是又回到過去台灣的一個人出版一本書,就自己開出版社的時代;或是同人誌的圖書編制與銷售方式),出版社的不可取代性還能剩下什麼?

至於媒體行銷,未來的自媒體主恐怕比出版社更加擅長。

除非,出版社自己也開始經營社群,成為某種有品牌聲望背書價值的存在,購書人願意因為出版社的推薦就買書。

這也不是不可能,畢竟長年以來翻譯書的推廣就是這樣做的。

但也有可能,翻譯書會更加成為出版社的主要商品,本土自製品的出版會隨著自媒體化而衰退,除非出版社能夠提出更有吸引力的結盟合作方式吸引高流量的作者。

不過,由於圖書市場本身的萎縮,高流量作者也未必要以書作為媒介粉絲的工具,況且書的毛利低。

抑或者,出版社開始轉型為經紀公司,經紀自己的作者,幫忙辦活動或擴大商業模式的建構,增加接案機會與收入…

雖然很險峻,但圖書出版還是會持續存續下去,只是出版產業鏈與出版品的製作與流通方式會再度經歷巨大變革,反正印刷書問世五百年,流通與生產方式早就變過很多次,再多一次其實也不用大驚小怪!

出版不死,只是業態會變革,能跟上者活,不願跟上者被市場與時代巨輪淘汰,或快或慢,僅此而已~

 

想了解更多出版方面的議題嗎?歡迎參考在地想出版區塊的文章

寫作有方法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不用怕出書後專業被學光,不採買服務

By
on
2019-05-30

不用怕出書後專業被學光,不採買服務

文/Zen大

有一些老師或專家問我,要是書的內容把專業秘訣都講完了,大家買書看就學會了,誰還要來上課?

 

不熟的我都會說,也可以不要寫那麼多操作方法,多談原理原則的迷思破解就好,反正書的強項就不是教人鍛鍊而是講解。

 

比較熟的我還會多說幾點:

 

首先,書很難賣,且通常不會暢銷,比起課程市場小很多,所以,書是賣給會看書且有時間看書還看得懂的人,課程則是服務其他人(例如沒時間看書或看不懂或懶得看或採買專業服務的守門人)。

 

其次,買書來看的人,其中有一種是會採購專業的守門人,書的東西對這些人來說剛好成為判斷依據,並且不會因為看懂了就不買,反而會因為看懂了才更想買。

 

至於末端消費者,有些專家或老師根本極少開公開班,影響真的不大。況且,萬一書賣得很好,那還能引起風潮與從眾效應,當從眾效應產生,那就不是讀懂讀不懂的問題,而是人人都應該買書還要聽演講上課追偶像的事情…,君不見歐美那些企管大師,各個靠著暢銷出版品累積的聲望與擴展的聲勢,墊高市場知名度與收費價格,樂開懷的!

 

所以,不用擔心之餘,還應該開發線上課程、桌遊等多種複合呈現格式,將所有可能呈現專業的知識呈現格式都做齊,甚至也可以推周邊(例如限定版文房四寶、格言日曆、便利貼之類)影視產業很早就開始推這種複合經營,一個專業複合呈現~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在地想出版

三十歲之前找到方向,拼命累積的東西,將成為日後人生一切發展的根基

By
on
2019-05-13

文/Zen大

現在回想起來,從上研究所開始到三十歲那年獨立的九年間,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拼命累積,當時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累積什麼?只是覺得找到了自己想投身領域,喜歡讀書跟寫作,喜歡待在書店,喜歡做跟書有關的事情,喜歡讓腦子可以不斷運轉的感覺,因此就投注大量時間下去。我相信量變將會導致質變,沒有才能跟聰明的我,只能靠不斷累積微小成果來自我鍛鍊。

研究所時代拼命打工,做了很多事情,大概沒有多少人像我在研究所時代就出了好幾本書,擔任叢書主編,還有固定的版面可以寫作,額外還打了很多工。

進入職場後,周間自然就是上班,周末就寫稿,稍微比較安逸的過了一年,直到我發現自己不適合待大企業與出版產業的未來必須認真思考,我調整步伐,設定了離開的期限,後來轉換跑道到出版產業其他環節時,幸運得到很多機會,工作逐漸地忙碌起來。

記得即將離開職場前,有一段時間,至少有一年多,我每天做兩份正職工作(跟兩邊的公司談好),每天下班回到家至少是晚上八點,十點過後也是常有的事情。

這兩份工作都是出版產業,一份在上游一份在下游,都是以簽約模式進行,都可以說是從無到有的全新開始,雖然當年投入的兩個項目最後都不算成功,也都腰斬結束,但是,的確學到很多東西。

每天在兩間公司與租屋處通勤往返的路可以讀完兩本書,周末我就抽時間寫稿(當時已經有一些關於出版觀察跟書評書介的固定版面可以寫),從我研究所開始寫作以來,這個工作項目一直沒有中斷,即便是工作最忙碌的時候。

當時其實沒有牽掛(可能也要拜年輕時感情不順之賜,才能有大把時間讀書寫東西跟投身產業界),一個人在外租房子,所以,準時下班某種程度上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還不如多工作,多累積經驗。

每天從早忙到晚,收入當然也還算不錯,但更重要的是,累積了很多鍛鍊,有一些日後轉化成能力,有一些則是見識與判斷。

後來自己獨立,越工作越覺得自己覺悟得太晚,太晚開始操練自己,但也就只能這樣,在我有限的人生見識中,有很多事情都已經做出了當下最正確的選擇,其他做不了正確選擇的,就算重來一次大概也沒辦法。

所以後來若有人有問我關於生涯方向的事情,特別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以前有一段時間比較常被問,過了四十之後慢慢沒人再對我問這些問題了,大概是老了,經驗不足以參考),我總會對他們說,能夠越早找到自己想一輩子投身努力的大方向越好,就算不行也別擔心,到三十歲之前都還能夠掙扎,只是找到之後,要自己用力補課。

回頭想想,上大學掌握讀書與筆記方法後,我為了補課,認認真真的將養成的讀書習慣深化,大學畢業至少讀了一千本書(到如今至少讀完一萬五千本書,只是快速抓重點跟漫畫雜誌不算),鍛鍊出了快速閱讀、主題讀書法與主題筆記術這三項能力,上研究所後則結合寫作,離開職場獨立後我更是每天拼命寫,九把刀說他一天寫五千字我就加倍寫,每天至少要投稿三篇文章,持之以恆的全神貫注在寫作相關工作的鍛鍊與開發上。

我真心相信,年輕時找對方向之後,花時間在自己身上,刻苦鍛鍊的東西,最後都會化為生命的養分,將自己培養得更加茁壯或能承受外部環境的衝擊。

當然,跟世界上的強者比,我只是小沙粒,我也不懂寫那種很能煽動情緒的熱血論,但是,我知道,只要每天結束前的我跟昨天的自己比,我知道自己有比昨天的自己多學會了一些東西,多寫下了一些東西,多累積了一些東西,只要我能盡可能持續地維持這樣過著不斷自我鍛鍊並產出成果的生活,就可能像巴菲特所說的,找到一條夠濕夠長的雪道,讓雪球滾大,引發雪球效應。

只要往後人生的結果是好的,過去付出的一切也都會轉化成美好的記憶。

書籍品評介 人人當老闆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拚死打破框架,一身熱血出版魂的編輯故事

By
on
2019-05-13

拚死打破框架,一身熱血出版魂的編輯故事

文/Zen大

你知道台灣也有出中文版,日本知名編輯見城徹的作品《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一書的責任編輯,竟然不是見城自己出版社的老手,而是雙葉社的一位菜鳥嗎?

 

當初我看到這本書日文版權時,覺得奇怪,想說社長竟然沒在自家出版社出書?

讀了《除了死,都只是擦傷》才知道,原來見城徹的書《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是箕輪厚介擔任編輯,而且當時的他只是個剛從出版社廣告業務部門轉調到編輯部的菜鳥(之所以轉調,是因為他成功創辦了一本雜誌,首期三萬本全部脫銷)。

 

細讀《除了死,都只是擦傷》一書才知道,原來幻冬舍這幾年陸續推出暢銷商業書,也是箕輪厚介的傑作。箕輪給自己設定一個目標,每個月出一本書(要知道這可不是每個月出一本翻譯書,而是每個月都出一本日本的知名創業人的作品,難度比出翻譯書高很多),一年後累積總銷售量破百萬冊,堪稱出版大衰退時代的奇蹟。

 

當年他跳槽幻冬舍後,心想不能走其他文藝編輯老手的老路,翻看社內出版品後找到商業書這條線,日後出了一堆在日本非常有名的年輕創業人的作品,例如崛江貴文落合陽一等等。

 

這還不算最厲害的,這傢伙為了能夠成功,從郊區搬家到市中心,砸了薪水的三分之二租房子,因為缺錢養家,開始想方設法弄錢,找了寫手和講課工作之外,還創辦了一個網路沙龍,原本是想說招個十個人,每個人月費收一千五就能賺到足夠貼補家用的錢,沒想到加入人數不斷上升(一千三百人),結果收入大幅上升,他以這些人力為基礎開始對外接案(對外接案也收錢),接案回來給這些會員做,而自己的業外收入竟然,超過本業二十倍…

 

這本超有趣的書,毋寧在講述書本沒落時代的編輯該如何奮力求生,結果混得超好的故事。

 

有些人大概會受不了作者不斷挑戰並打破框架的作法,還有過度熱血的說故事方式,甚至認為他只是運氣好,不過他在書中講到一段我覺得很有道理,他認為別人想怎麼批評就去罵,他樂於獨享成果。

 

畢竟成果才是一切,只要沒違法,世人的辱罵與批評更多時候只是替你的成功背書的另類見證(因忌妒而辱罵在這個時代是很常見的一種言論風格)。

 

這本書異常熱血也非常好玩,作者講故事的口氣超狂超屌,當然書中的成功案例有蠻多具有特定時空條件,但每一個人都有其特定時空條件,只是多數人不敢打破框架,不敢奮力爭取的成分多過於盡力卻失敗而已。讀讀看這本書,如果討厭丟一邊就好,如果喜歡甚至覺得有幫助,那就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