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分化

逆社會觀察

看事情要看大佈局的整體影響 不是執著某個細節的堅持己見

By
on
2020-03-23

他們並不只是攻擊張上淳的小孩出國,還攻擊陳時中的小孩的罷韓設計(把兩個成年人打成父母的財產似的小孩)。
同時間,在網路上一直呼籲鎖國斷航,阻止所有海外留學生回來…,否則就是對中國武漢的台商雙重標準(喔,他們都只說雙標)。
同時間,一堆中國留學生紛紛說要從台北轉機,確診也要算台北頭上。
台灣捐贈物資給邦交國,邦交國發的文章中提到中國台灣,就自己認領去自嗨,說我們捐贈物資卻被說成是中國的,拜託,台灣的邦交國當然承認台灣是中華民國的正統,因此稱台灣中國台灣是剛好而已~
總之,他們對台的攻擊是接二連三,並沒有中斷,且挑目前最辛苦的兩周防疫工作時間密集轟炸,其心可誅,非常邪惡!
不要說什麼分中國人跟中共,中共可以動員所有的中國人打大外宣當特務當生化武器,中共跟中國人就是一體的,不要被太平生活養出的素樸良善癱瘓了對共產黨的防範,看看歐洲被整個打趴就知道有多慘了!?
這不比平日,還可以在那邊說著人家的攻擊裡面的確有道理我們該檢討之類的鬼話,這就是想瓦解分化台灣的統戰與資訊戰而已,想炒高話題當然就是得挑一些議題加油添醋,虛實交錯,但其意圖邪惡至極,沒有其他了!
我對那種捍衛小細節的正確性,卻放過大主題惡意的言詞,很看不下去,人家發了一堆攻擊?你只拼命說張醫生小孩活該被罵,那怎麼不看看不譴責整個大外宣跟甩鍋瘟疫的佈局之惡劣呢?
根本搞錯閱讀理解的重點了!
資訊的解讀要通盤,抓脈絡抓大局,而不是淪於在碎片化的細節裡進行雞蛋裏挑骨頭論辯。
不要學馬英九只會堅持某個細節都己見卻不看整體佈局的影響好嗎?
替這些攻擊辯護的,都是中共的同路人~
最近許多旅外國人逃回台灣,此一現象引來不少鄉民的抨擊批評!
除了惡意帶風向者,也的確有一些人正在進行弱弱相殘的自我內部分化。
然而,別忘了,這些人當中有不少在一月的時候,才咬緊牙關掏出荷包中有限的預算,忍痛刷了機票回台灣投票,他們當中有不少人也是817萬的一份子,也就是今天我們之所以能夠守住第一波的原因之一!
如果不是這些人在選前積極遊說,投入拍攝影片鼓勵返鄉投票,請假放下課業與工作回台灣投票,我們還不一定真的能贏那麼多,甚至有今天的幸運?
出國的並不是都是想佔台灣便宜的天龍人,也有出國受教、工作,為台灣而打拼的人。
再者,我自己就知道有些朋友,雖然回來投票,但這次沒有選擇回來避難,難道我們不該出手幫忙仍然在海外而承受嚴峻遭遇的同胞嗎?
看事情要全面,有些事情就是概括承受利弊得失,你不能只要他們回來投票卻不接受他們回來避難,若留在島上的人如此勢利,這些人將來還會願意如此嗎?台灣還能有新一波的幸運嗎?

台灣想真正的獨立,被世界看見,散居世界的台灣人是必不可少的力量,他們能最直接傳遞訊息並且影響身邊的人,讓更多人看見並了解台灣。實際上很多人在國外努力,心繫台灣,不時幫台灣向世界發聲。

不要讓恐懼擊倒了自己的良心,說出了不合宜的話語,傷害了明明是我們應該保護與珍惜的同胞。他們是我們不可分割的家人,即便裡面有一些人比較不長進。

逆社會觀察

仔細檢驗言行的利益歸屬,不要只聽表面修辭

By
on
2019-09-12

(本文發表於上報)

據傳,自稱是泛綠陣營的喜樂島聯盟,也要推派自己的總統候選人。

然而,有人發現,該人選過去長期屬於泛藍陣營的身分,甚至曾經差點成為泛藍總統候選人的副手。

再深入檢視,最近一直緊咬蔡英文總統論文議題追打的教授學者,有人過去則是倒扁運動的核心份子。

另外,民進黨初選期間,則有打著自己曾經是學運籌畫者身分的意見領袖不斷呼喊著賴清德不上寧可投韓國瑜!

雖說人的政黨屬性可以改變,過去支持國民黨今天未必就不能支持民進黨,只不過,通常這樣的「改宗」行為應該伴隨著某種程度的自白或懺悔文字,透過某種宣言讓世人知道其為何改宗?

政治是有其理想信念成分存在的,雖說也有利益導向的務實主義者投身其間,但如果,宣稱自己是某陣營的群體,主事者竟然多為改宗份子,或其言行明顯是拆自家同盟的後台而非助長其擴散時,或許我們應該直接將之視為反間與臥底,不能輕率地相信其公開發言,而必須檢驗其所作之事的後果影響,利益歸屬於誰?

假設有一個群體對外宣稱自己是深綠台獨,但是做的卻多是拆毀台獨基礎的事情,那麼,即便這些人真心相信自己是最純正的台獨份子,也應該敬而遠之,不應隨之起舞。

法國哲學家布希亞曾經說過一句話,「如果他知道真理不存在,就可以玩弄所有與真理有關的符號。」這些操縱資訊者顯然不相信真理存在,因而可以大肆玩弄有關真理的符號,對於某些前人付出性命相搏的台獨,在某些玩弄符號修辭的人來看,不過是用來分化台獨勢力的有效工具,因此,輕蔑而任意的使用,且使用的力道跟頻率比那些真心推動台獨者還用力,唯有讓自己比真的台獨還獨,才能誘使人們上當。

難怪明居正老師說,最藍與最綠的地方,都有共產黨的布局。

之前我寫過一篇談資訊戰的文章就曾提到,資訊戰發起方是可能同時主動散布各種不同立場的意見,為的是盤點言論戰場上各種意見的聲量,並且透過滲透同溫層的方式進行分化。

喜樂島的行為無論是有心或無意,在效果上已經適得其反,已經造成同樣政治光譜的支持者彼此攻擊,在戰略上來看,泛綠群體是被人分化了,因此,應該格外小心。

古人有云,兵不厭詐,民主社會的戰爭毋寧就是選舉,戰爭過程會有各種合法與非法手段相繼出現,或許對老百姓來說違法是很大的事情,但對於有特定目的者來說,違法不過是需要承擔部分代價的手段,只要代價負擔得起,就算是違法手段也在所不惜。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台灣每逢選舉就有一堆抹黑消息大肆擴散,因為這些人知道就算被抹黑方提告,判決下來早已過了投票時間,且就算被判有罪也不過是繳一些罰款,相較於競選背後的利益,罰款根本小事,於是違法的代價被當成選舉的成本計算,因而各種抹黑造謠攻擊始終無法禁絕。

未來的選舉,會因為各陣營都逐漸嫻熟網路行銷工具與資訊戰的操作手法,而讓各種大亂鬥現象變得更加普遍。假新聞、後真相都會繼續上演。會有人在檯面上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是某派,但做的卻是拆毀該派勢力的事情。

話說回來,既然會有人自稱深綠卻幹著拆毀綠營團結的事情,會否其實也有人自稱深藍且大肆對中共宣達輸誠言論,卻幹著分化泛藍陣營的勾當?

選舉其實不是選聖人或好人,而是選能為群眾做事謀福利的人。會做事的人,也許長得討厭嘴巴壞,甚至私德有損,但是,只要能為人民謀福利,我覺得好過選出一個自以為聖潔或好人,但所作所為卻都在傷害社會的人好!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通往地獄的路是善意鋪成的」,在政治場域要格外小心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人,因為,要推動眾人之事得以順利運作,不可能不傷害到某些群體的利益,不可能不得罪人,不可能不遭受特定群體的攻擊抹黑傷害與逼迫,也不可能討所有人喜歡。但是,不管你如何討厭這個人,其施政結果卻是對公眾大利益好,那就是我們應該選擇的對象。

至於如果怕有能力的壞人圖利自己,那人民就要懂得設計能夠監控執政者使壞的制度,不是選出一個人來就把國家丟給他去管,而是在透明監管的情況下讓這個人的能力為社會國家所用,野心卻能被制約而不至於外溢傷害到國家。

遺憾的是,眼下台灣大多還是喜歡選一個能說討好我們的漂亮話的人出來代表我們治理國家,卻不願意去檢視其作為的結果與後續影響。

大員的通訊

月經文大戰

By
on
2016-10-25
月經文大戰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10/25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今天的大員通訊要來談談台灣網路上的月經文現象,起因是最近的蘇苗大戰,讓我很有感觸。 蘇苗大戰展開後,網路迅速蔓延開來,各方意見領袖紛紛表態或發表評論,不同立場意見者戰成一團。 遺憾的是,基礎教育中沒有邏輯思辯和理性思考訓練的台灣,月經文之戰只是流於大亂鬥,得不出甚麼共識,只是不同立場者各自強化群體內的團結和認同,且醜化與敵...
逆社會觀察

菸捐與二代健保的本質都是掠奪

By
on
2016-10-06
菸捐與二代健保的本質都是掠奪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評論網) 日前行政院長林全拍板定案,說是為了發展長照,穩定經費來源,決定調漲菸捐為每包20元,預計每年可以收入18億元。 蔡英文政府認為,長照的經費必須由稅收而來,於是找菸捐開刀嗎? 這樣的做法,是否跟當年政府說健保虧損,就發明了一個叫做「補充性保費」的東西,針對特定收入進行健保費的課徵,且可徵金額明顯不合理的遠超出一般健保費用! 調漲菸捐...
職場煉金術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大員的通訊

台灣最不缺的就是弱弱相殘

By
on
2016-06-03
台灣最不缺的就是弱弱相殘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6/6/3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最近的台灣社會很不安寧,不是治安不好那種,而是很多抗議制度設計不公的事件,像是輔大女學生為了門禁事情絕食抗議,華航員工抗議公司的勞動政策等等 然而,每次台灣社會有人站出來抗議時,就一定有唱衰的聲音罵著不爽不要做,不爽不要住 每次談起年金改革,就一定會有人嗆說 不然你來考公務員阿 甚至我們有網路意見領袖會說,不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