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利益

逆社會觀察

韓國瑜能反覆出來參選就穩賺不賠

By
on
2019-09-27

(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一陣子,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在各種地方瘋狂跳針,大肆否認自己說過的話,最近一次否認的是太平島挖石油。不但在議會質詢時否認,事後還加碼開直播否認,說選舉公報上又沒有如何如何,再次佔據媒體版面,引來滿滿批判聲浪。

其實,不少選民在乎的未必是政績,而是溝通、表達的態度。雖然重視態度勝過政績,並不理性,但是,人類的確是不理性的物種,許多人文社會科學研究都不斷證實這一點,所以,即便進步派人士或覺青們不喜歡,直斥為「智力測驗不及格」現象,但那就是存在的。因為人是情感好惡先於理性分析的物種。

馬英九執政期間就已經多次發生過,政務官和社會溝通態度不良而被民意嚴厲抨擊的事件,未必是那些政見都不好,而是那種「我是為你好」、「我說的一定對」的態度讓人反感。

因此,當去年這位仁兄宣稱自己帶著一瓶礦泉水就南下高雄,獲得熱烈支持,因為,當時這位仁兄表現出來的態度很誠懇謙虛,讓不少基層庶民感到親切。因為這人會用俗民語言跟大家溝通。

沒想到,選上市長之後,就變了,就跟某些追到女朋友之後態度就變了的男人一樣,開始露出另外一面。

這位仁兄顯然並不打算記取柯文哲或馬英九等人的前車之鑑。

曾經,柯文哲以素人之姿,挾廣大民意(討厭國民黨長期霸占台北市加上硬推服貿),風光選上台北市長。

柯文哲選上市長後,第一屆任內雖然偶有失言,前半任期大多還在民眾能接受的人設範圍之內(柯文哲原本就是以容易失言的白目形象出道),且認真推動市政,早出晚歸,勤懇踏實地走該走的行程。

這樣的柯文哲,第二任當選後,施政即便還是照舊,失言風波開始擴大,甚至罔顧台灣民意開始說一些容易被視為歧視或傷人的字眼,且堅持自己沒錯的繼續說,於是,民意開始反彈,粉絲團開始掉粉。說起來,就是廣大民意開始不爽柯文哲的態度。即便他的態度還算始終如一,都是白目、容易失言,但人們心中有一把尺,就是不容踰越。

假設執政還算認真的柯文哲,都會因為說話得罪民意而轉黑,那麼,從上任之後就開始不斷政見跳票,被人質疑後還不斷否認甚至斥責是社會抹黑,擺出一副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自己很委屈都被欺負的態度,我想,除了死忠鐵粉之外,其他曾經投票支持的中間選民應該都有受騙上當還被甩一巴掌的羞辱感吧?

曾經兩次總統大選都大勝,民選選舉不曾輸過的馬英九,執政後期民意支持度只剩九點二趴,還是依然堅持推動服貿,堅持認為都是社會誤解他,最後的結果就是國民黨在2016總統大選慘敗,讓民進黨首度行政與立法都拿下,完全執政。

如今的高雄市長,選上前說絕對不會選總統,選後馬上反悔甚至也反駁說自己不曾如此說過,如此公然說謊,不斷打臉曾經投票支持自己的民意,就任不到一年沒有任何政績卻公然落跑去選總統,還真心相信自己能贏嗎?

會不會其實他自己也根本不在乎會不會贏?

反正就算選輸了還是可以繼續回鍋當高雄市長,下次也還可以再選高雄市長,甚至還可以再選下次的總統。光是能夠反覆出來參選,能夠調動與掌握的資源就不知凡幾?只要他目前還是國民黨內聲望最高的太陽,只要還沒有其他同黨同志能夠超越他,光是這些資源分配與使用權,對於十多年前已經淡出政壇的他來說,都是白賺多賺的勝利,且是大大的勝利,早在他選上高雄市長後,他的人生往後就有贏沒有輸,只是看能贏多少而已?

不管他的行徑如何荒腔走板,都有人會力挺到底,做他繼續鬧大的後盾,長期下來,會輸的只有國民黨與台灣社會,乃至對岸的共產黨,至於他本人,都是穩贏不賠,因為竟然靠各種空口說白話的瞎扯淡就能贏得高雄市長,還順便帶領國民黨收復一堆地方縣市版圖的時候,他早已幫自己人生寫下了歷史新高。後面能不能再創新高,根本無所謂!

這種「成本外部化,效益私有化」(好處歸自己,成本由社會或其他人承擔)的做事方法,在台灣不算罕見,只不過這位仁兄將之應用在我們認為不該如此直白露骨的政治領域,且發揮的淋漓盡致而已!

國民黨人曾經說過,「能撈救撈、能混就混」,拖垮民進黨執政的台灣。民間有句話說,「老子不幹了最大!」假設他也是抱持這類心態在選舉與執政高雄,恐怕除了罷免過關之外,還真的沒有任何能夠制衡其繼續拒絕承認自己曾經承諾過的任何事情,因為他壓根就不在乎那些大家在乎的事情,而他在乎的事情已經全部都超額達標完成,不是嘛?

逆社會觀察

仔細檢驗言行的利益歸屬,不要只聽表面修辭

By
on
2019-09-12

(本文發表於上報)

據傳,自稱是泛綠陣營的喜樂島聯盟,也要推派自己的總統候選人。

然而,有人發現,該人選過去長期屬於泛藍陣營的身分,甚至曾經差點成為泛藍總統候選人的副手。

再深入檢視,最近一直緊咬蔡英文總統論文議題追打的教授學者,有人過去則是倒扁運動的核心份子。

另外,民進黨初選期間,則有打著自己曾經是學運籌畫者身分的意見領袖不斷呼喊著賴清德不上寧可投韓國瑜!

雖說人的政黨屬性可以改變,過去支持國民黨今天未必就不能支持民進黨,只不過,通常這樣的「改宗」行為應該伴隨著某種程度的自白或懺悔文字,透過某種宣言讓世人知道其為何改宗?

政治是有其理想信念成分存在的,雖說也有利益導向的務實主義者投身其間,但如果,宣稱自己是某陣營的群體,主事者竟然多為改宗份子,或其言行明顯是拆自家同盟的後台而非助長其擴散時,或許我們應該直接將之視為反間與臥底,不能輕率地相信其公開發言,而必須檢驗其所作之事的後果影響,利益歸屬於誰?

假設有一個群體對外宣稱自己是深綠台獨,但是做的卻多是拆毀台獨基礎的事情,那麼,即便這些人真心相信自己是最純正的台獨份子,也應該敬而遠之,不應隨之起舞。

法國哲學家布希亞曾經說過一句話,「如果他知道真理不存在,就可以玩弄所有與真理有關的符號。」這些操縱資訊者顯然不相信真理存在,因而可以大肆玩弄有關真理的符號,對於某些前人付出性命相搏的台獨,在某些玩弄符號修辭的人來看,不過是用來分化台獨勢力的有效工具,因此,輕蔑而任意的使用,且使用的力道跟頻率比那些真心推動台獨者還用力,唯有讓自己比真的台獨還獨,才能誘使人們上當。

難怪明居正老師說,最藍與最綠的地方,都有共產黨的布局。

之前我寫過一篇談資訊戰的文章就曾提到,資訊戰發起方是可能同時主動散布各種不同立場的意見,為的是盤點言論戰場上各種意見的聲量,並且透過滲透同溫層的方式進行分化。

喜樂島的行為無論是有心或無意,在效果上已經適得其反,已經造成同樣政治光譜的支持者彼此攻擊,在戰略上來看,泛綠群體是被人分化了,因此,應該格外小心。

古人有云,兵不厭詐,民主社會的戰爭毋寧就是選舉,戰爭過程會有各種合法與非法手段相繼出現,或許對老百姓來說違法是很大的事情,但對於有特定目的者來說,違法不過是需要承擔部分代價的手段,只要代價負擔得起,就算是違法手段也在所不惜。這也是為什麼過去台灣每逢選舉就有一堆抹黑消息大肆擴散,因為這些人知道就算被抹黑方提告,判決下來早已過了投票時間,且就算被判有罪也不過是繳一些罰款,相較於競選背後的利益,罰款根本小事,於是違法的代價被當成選舉的成本計算,因而各種抹黑造謠攻擊始終無法禁絕。

未來的選舉,會因為各陣營都逐漸嫻熟網路行銷工具與資訊戰的操作手法,而讓各種大亂鬥現象變得更加普遍。假新聞、後真相都會繼續上演。會有人在檯面上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是某派,但做的卻是拆毀該派勢力的事情。

話說回來,既然會有人自稱深綠卻幹著拆毀綠營團結的事情,會否其實也有人自稱深藍且大肆對中共宣達輸誠言論,卻幹著分化泛藍陣營的勾當?

選舉其實不是選聖人或好人,而是選能為群眾做事謀福利的人。會做事的人,也許長得討厭嘴巴壞,甚至私德有損,但是,只要能為人民謀福利,我覺得好過選出一個自以為聖潔或好人,但所作所為卻都在傷害社會的人好!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通往地獄的路是善意鋪成的」,在政治場域要格外小心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人,因為,要推動眾人之事得以順利運作,不可能不傷害到某些群體的利益,不可能不得罪人,不可能不遭受特定群體的攻擊抹黑傷害與逼迫,也不可能討所有人喜歡。但是,不管你如何討厭這個人,其施政結果卻是對公眾大利益好,那就是我們應該選擇的對象。

至於如果怕有能力的壞人圖利自己,那人民就要懂得設計能夠監控執政者使壞的制度,不是選出一個人來就把國家丟給他去管,而是在透明監管的情況下讓這個人的能力為社會國家所用,野心卻能被制約而不至於外溢傷害到國家。

遺憾的是,眼下台灣大多還是喜歡選一個能說討好我們的漂亮話的人出來代表我們治理國家,卻不願意去檢視其作為的結果與後續影響。

逆社會觀察

意在言外的網路爭吵,不要傻傻跟著加入

By
on
2018-06-06

意在言外的網路爭吵,不要傻傻跟著加入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最近一陣子大概是天氣變熱了,不少人耐心跟脾氣都變差了,爭吵類的事件層出不窮,好比說立法委員跟健身房業者之間的爭吵就是一例,徒生事端的一例。

 

起因健身房業者批評了蔡政府不肯在公托上多花錢卻援助海地,且似乎是在批評時用了辱罵性的字眼,引來立法委員的不滿,也用充滿情緒語言的修辭回嗆。

 

然後雙方的支持者就開始在網路上大規模交戰,陷入一陣大亂鬥。

 

有些人試圖說之以理,將兩造雙方的陳述中的資訊與情緒區分開來看待。照理說如果能夠區分開來,單就資訊部分進行檢驗,雙方其實都有自己的道理。

 

只不過,偏偏發話雙方從一開始就讓情緒透過修辭噴發,讓事實資訊的重要性被丟到最邊邊,使得事情從一開始就陷入意氣之爭,釐清事實根本於事無補。

 

傳播學有個麥拉賓法則,說的是一個人說話,接收資訊方透過內容資訊理解的部分極低(7%),更多是透過肢體語言和表情腔調(93%)來理解訊息。好比說,人可以用刻薄的嘴臉說漂亮的話,但是懂得解讀表情與肢體語言的人都知道那些漂亮的話並非字面意義,而是另有所指。

 

從這個角度進行理解,就不難發現為何網路上成天都在大亂鬥?

 

往往引發輿論爭議的發言本身的態度就大有問題。

 

以文章開頭提到的新事件聞為例,關心公托的健身房業者大可以選擇以冷靜理性的論述政策問題,而立法委員也可以謙卑再謙卑的說明。

 

然則,沒有。

 

兩造雙方都沒打算用理性冷靜的態度和對方溝通,都是用情緒性的修辭攻擊自己想攻擊的對象。

 

箇中原因,我猜並不是性格率直或護主心切之類的表面解釋,而是這些爭議輿論發動者早就知道這是個攪動情緒才能擴散事件的時代。一件事情好好說根本就不會被關心,只有兩造雙方激烈爭吵或彼此攻訐時才會被圍觀被注目被討論…。

 

反正在社群網路時代,無論什麼意見都會有人支持也會有人反對。反正無論什麼事件大體上都不可能達成社會共識,那麼善加利用爭議性的發言凝聚自己的支持者,利用對抗外部敵人的鬥爭團結自己人就成了越來越常見的動員手法。

 

社會學者在很多年前就提過「社會衝突的功能」這樣的概念。當兩造雙方的對抗越激烈,各自內部的向心力與凝聚力越強大,在團體內部時的認同感與一體感也越強大。

 

既然誰都說服不了誰,既然爭吵是日常,那就好好利用這股力量創造自己在社群裡的地位、名聲以及因此而來的各種社會政治經濟文化資本。

 

就如某些人說的,健身房業者每天的直播或評論時事不過是在做生意,透過批判議題或捐款凝聚認同自己的粉絲,壯大自己的事業版圖。

 

回擊健身房業者的立法委員,貌似替黨主席打抱不平,但何嘗不也是在累積自己在支持者中的聲望?

 

對於上述爭論事件的層出不窮且無日無休,我等市井小民應該做的並不是選邊站或跳進去支持某個陣營,花費自己寶貴心力時間和好心情在網路上跟不可能被你說服地對立方爭論不休(如果你從這些爭論中並不能換取實質利益的話,即便只是有個可以義正嚴詞譴責的對象好發洩自己內心的負面情緒也算),而是應該更客觀且隔著距離的去觀看並且思考,這些事件背後的其他可能性、非預期結果?

 

對於充滿情緒修辭的言論要小心迴避仔細檢驗,不要太過輕易的被情緒性修辭激怒,不要輕易地淪為別人鬥爭的幫腔工具人,花自己的時間跟心力去幫別人打天下的自帶糧草的五毛黨。與其有時間幫別人打天下還不如多花一點時間陪陪家人朋友,來得實在。

職場煉金術

關於合作~不要只是想著拿,而是要多想著給

By
on
2017-09-08
關於合作~不要只是想著拿,而是要多想著給 文/Zen大 永遠要優先思考自己可以給合作夥伴什麼幫助,解決那些他自己不能解決的問題,以及讓他透過我們的協力可以獲得什麼好處? 不要只是想著自己能夠從合作夥伴那裏挖到什麼好處,不要只是想著拿,而是要想著給。 之前我有分享過,有時候人家跟我們合作並非是只有我們獨家,而是因為願意給我們機會,其實人家找別人合作也可以,給機會透過合作建立關係,往往也是貴人出手幫忙...
逆社會觀察

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盤算…

By
on
2017-07-13
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盤算…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柯文哲去了一趟上海,說了一些讓中國開心的兩岸言論之後,引起台灣的獨派和深綠人士的不滿和批評。 較為善意的解讀者認為,柯文哲只是市長,且基於他的成長世代跟所受的教育,以及過去所發表的推崇蔣經國之言論,會有如此兩岸和諧論的誕生也是理所當然,不用太意外。只要柯文哲的市政做的好,那就夠了。 反應比較激烈的解讀者則認為,柯文哲選前所說都是騙選票,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