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制度

逆社會觀察

選舉結果經常是「多數服從少數,少數統治多數」

By
on
2019-05-21

選舉結果經常是「多數服從少數,少數統治多數」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雖然不正確但卻深植人心的一句台式民主口號,相信不少人都聽過:

 

「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

 

就別說這句話的字面意義也極少有被實踐的情況(敗選的少數方常常鬧事鬧不停,完全不願意服從多數;勝選的多數方也常常罔顧少數的異見,一意孤行),且真正的民主法治社會是服從程序正義而非數量決定,重視與不同立場者的對話與折衷而非訴諸數量決勝負。

 

在台灣,真正的光景是「多數服從少數,少數統治多數。」

 

不信的話,讓我們來看幾個數據。

 

首先,得票數跟總人口數的比例。以馬英九選上第一任總統的七百多萬票來說,僅占全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三分之一的人口數決定了全部人民的未來,怎麼看都不覺得是多數決?

 

或許你會說,因為法律有規定投票年齡,加上投票當天有人無法投票,各種因素加總下造成的結果。

 

的確,不過,想過沒,是誰決定法律可以規定投票年齡的?尊重法律規定的投票年齡,是不是一種尊重程序正義勝過數量決?

 

為何投票年齡不能更低一些?以如今的教育與資訊普及程度來說,難道還非得等到二十歲才能投票?

 

等到二十歲才能投票的意思是,我們從生下來到二十歲左右,至少有十次選舉(以台灣平均兩年選舉一次的情況來推算)是無法投票,被其他人決定我們由誰統治?

 

絕大多數情況下,現今台灣的投票制度,其實等於是設計出一套讓少數選民得以決定多數人民的未來的方案,不是嗎?在這個意義上,絕對不是什麼少數服從多數,反而是多數(因制度關係)服從少數。

 

某種程度上,這也是為什麼選輸方中總會有人不願意服從多數的原因,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是制度使然的多數,並非真多數,更別說碰上三強對決情勢時,聖者根本只是相對多數(卻是實質少數)。

 

第二,選舉花費限制投身選舉人的資格。

 

撇開得票數與國民人口數不談,再看選舉辦法中的保證金制度。想要在中華民國在台灣投身選戰,首先你得夠有錢,要能繳得起保證金,這筆保證金對多數國民來說都不算是小錢,更別說我們都知道,從事競選不光只是繳交保證金而已,還有投入競選的經費。

 

也就是說,實際有能力投身選舉的人,要不是自己夠有錢,就是得倚靠夠有錢的政黨或金主支持。這些人無論在任何意義,都是少數。擁有足夠資本力量的少數,才有資格出馬角逐代表多數運作國家的選舉。不管多數人民投票選誰,都是從少數群體中選出國家治理的代理人。

 

國家的代理人初選資格,根本是由1%的資本家集團決定的吧?

 

在台灣最明顯可見的一點就是,無論哪一黨執政,都是禮待資本家集團。

 

或許你會說,選舉就是要花錢,沒辦法啊?

 

不一定。古希臘的民主制度,選舉領導人的方式是透過一套複雜的抽籤制度,抽籤說起來並不比較不公平,如果抽籤機制夠隨機,且人民基本教育素養都能達到某種水準時。每一個人都有資格中籤,擔任統治者,不是更公平嗎?

 

也就是說,落實民主未必只能靠投票(們已經說了,民主是尊重程序正義而非多數決),還有其他方式(注意,是領導人而非文官集團,這是兩回事)。

 

第三,由政黨推派候選人

 

在台灣,大多數投身選舉者,由所屬政黨推派。然而,擁有堅定政黨立場乃至黨證的民眾,其實是少數(看各政黨的有效黨員人數)。從結果來看,這不也是一種多數服從少數?

 

第四,少數政治極端狂熱者引導輿論與投票風向。

 

大型選舉時,人們總說,中間選民決定勝負。

 

為什麼?

 

除了第三點提到的黨員人數遠低於國民人數外,多數國人投票都是看感覺看情緒看風向或看心情,而非根據政策執行成果等客觀數據或獨立思考結果投票,而這些,是能靠少數媒體工作者、政治工作者或是政治狂熱者堅定的帶風向。

 

好比說,當年陳水扁海角七億案被國民黨透過媒體炒得沸沸揚揚,民怨沸騰,最後不光民進黨輸掉總統大選,連其他的公職選舉也兵敗如山倒。然而,荒謬的是,國民黨長年在台灣透過制度優勢侵占國家資源,拿得遠比陳水扁多許多,國民黨被判刑定讞的貪汙政治人物數量也遠多過民進黨,但是,少數人順利將風向帶領成功,民進黨兵敗如山倒。

 

這又哪裡是少數服從多數了?

 

投票式民主給普羅人民最大的幻覺之一,就是自己可以用選票教訓做不好的政治人物,把不喜歡的政黨換下來。

 

實際上,人民真正能做的只是貢獻自己的選票給自己支持的輿論集團,而這些人形塑的輿論與民意才是真正決定了國家下一任統治代理人。

 

民主機制,並不是真正的落實多數決,只是盡可能不流血的更換治理國家的代理人,統治社會的還是少數,真實的情況是透過制度規則設計的巧妙安排,讓少數能看起來像多數且代表多數,少數統治多數,甚至是因為少數綁架多數以達成順利統治多數的目的,多數在各方條件運作下,只能服從少數。

 

認清這個殘酷的現實,雖然不代表能夠改變(要讓真正意義的多數人民直接進行統治,需要修改相當多的社會制度與規則),卻可以提醒我們隸屬於被統治的多數方(人民),願意審慎認真地看清楚那些宣稱代表多數的少數,投給願意好好對待多數而非奴役人民的代理人。

 

 

 

 

 

 

 

 

 

書籍品評介 愛情事件簿

為何現代人能自由戀愛了 尋覓良緣卻反而變得更加艱難?

By
on
2019-03-06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如若有在留意婚姻相關的統計數字的朋友,應該不難發現,當前社會的初婚年齡不斷延後,且離婚率不斷上升,甚至選擇不婚的人也越來越多。

明明這是一個人人都能自由戀愛,自由挑選所愛之人結婚的時代,怎麼戀愛或結婚卻變得比過往媒妁之言時代,來得不穩靠?

戲劇和小說不都告訴我們,自由戀愛比媒妁之言來得好?能夠自主選擇對象而不被父權結構壓迫而結婚,人們都能和心愛之人結婚,婚姻不是應該變得更加幸福嗎?畢竟,對象是自己選擇的嗎?

若從人類群體的角度來看,獲得自由戀愛的人類,似乎並沒有讓人類整體的婚姻滿意度提升不說,甚至也沒能提升婚姻維繫能力?

難道自由選擇戀愛與結婚對象,竟然不如媒妁之言或利益結盟式的婚姻型態嗎?

明明我們還有一大堆兩性專家和作品,在教導為情所困的世間男女如何和異性相處?如何挑選對象?如何約會?如何解決衝突?

《為什麼愛讓人受傷?》的作者易洛斯,從社會學而非坊間常見的心理學切入,探討愛情在當代社會之所以變得如此困難且使人受傷的社會成因。

先說結論,易洛斯發現,人能夠自主選擇對象,跟自己喜歡的人結婚與戀愛,還是比被人決定來得好,即便自主選擇的結果普遍來說不如被決定。

能夠自己選擇,還是值得稱道的價值信念。

只不過,能夠自己選擇跟能夠做出好選擇,卻不是二合一的必然會發生的事情。

要能做對選擇是需要練習與許多的準備,才可能發生的結果。

單純只是擁有了選擇權卻不懂得如何選擇,最後可能做錯選擇。

無論是尋找戀愛還是結婚的對象,當代社會都只會比過往來得困難,是因為人們在獲得自主選擇對象的權利的同時,也讓選擇對象這件事情變得遠比過往時代更加困難且複雜,但卻沒有學會相應的選擇判斷能力,因此,雖然結果來說越來越多人可以自主選擇,但做錯選擇,搞砸選擇的情況卻也增加不少,結果看起來自由戀愛貌似不如媒妁之言來得幸福。

易洛斯指出,愛在當代社會變得困難,恰恰是因為人類的自由選擇程度提升的緣故。

和過往傳統社會只需要針對經濟或家世條件進行判斷不同,而今的擇偶或挑選戀愛對象,考慮的不光只是家世(但有時候會自欺欺人地說自己並不考慮家世),還有文化、意識形態、生活風格等面向,簡單來說,如今的擇偶是一種品味選擇,且雙方都在進行品味選擇,而品味又隨著當代社會的多元化而變得更加複雜且沒有絕對標準。

如廝情況,讓雙方都覺得自己選到合適對象的困難度大增。

人類全面獲得自由之後最大的弔詭,就是丟失了確定信,被拋入一種深層的不安全感與焦慮狀態,好比說當初愛得火熱的戀人,沒有人能夠向你保證他會一輩子愛你,就連你自己都不能保證自己會願意一輩子愛著對方了。

其次,與許多人的素樸直覺理解不同,可選擇對象的增加,或許讓找到對象變得容易,卻反而讓維繫關係變得困難。

正因為隨時隨地都可以選擇,正因為選項變得遠比過去多很多,除了造就了不知如何選擇的選擇障礙外,還有選了之後如果不滿意可以輕易放棄(反正在到市場上挑選新對象就好),不再珍惜。

好比說網路交友軟體的崛起,有大量的對象可以讓自己自由選擇,任何的不滿意或看不順眼都可以成為淘汰選項的理由。然而,許多人未曾意識到的是,太多選項可以輕鬆選的結果,是不自覺的讓我們把挑選標準拉得極高且嚴苛,這都不利於經營一段長久而穩定的關係。

反而是過往社會,選擇有限,如果不能把握,很可能落得一無所有,反而會讓人更加珍惜眼前的有限選項,不敢輕言放棄。

愛情社會學揭示了一個十分殘酷的現狀,當代社會將選擇權交還給個體之後,當人不再生活在具有高約束力的社群,而是生活在只要我喜歡就可以的資本市場中,再沒有任何道德規範能夠約束人們的選擇,人們挑選對象越來越著重美學品味。好比說,過往時代,選項有限,因此,對於配偶的容貌只要長相尚可即可接受,而今全世界都可以納入選擇時,人們對於容貌的要求不自覺得開始提升。再加上影音媒體與色情產業的推波助瀾,如今人們選擇對象不光只是要容貌好看,還要夠性感,身材夠好…,而這些都還只是外貌條件,還沒談到談吐教養身家經濟條件等。

生活在商品拜物教的消費資本主義社會,人們選擇戀愛對象的態度,早就受到購物行為模式影響(卻不自知),趨近於選擇商品,喜歡就買,不喜歡就丟,都不利於經營長久穩定的感情,因為越來越多人怯於給出承諾,甚至逃避承諾,而偏偏承諾是經營親密關係不可或缺的關鍵。

貝克在《愛情的正常性混亂》中指出,當前人類只能靠自己的努力面對體制變化後的問題,再沒有體制能夠幫助人類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人就是得自己在婚姻市場上尋找對象,就是得學習經營親密關係,別想靠任何體制保障愛情或婚姻。

擇偶的社會環境變得嚴苛且不利於人們做對選擇,已經是必然的趨勢,即便世界上出現了許多可以提供專業諮詢的兩性專家,越來越多人為了找到好對象投入自我提升與兩性相處之道的學習(以《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一書為代表),但如果我們未能識破當代社會的制度面問題,只是不斷提升個人的能力,只怕也會在無形中不斷調高擇偶標準,而陷入某種軍備競賽,到頭來選擇對象與經營愛情依然是困難重重。

當然,與人攜手一生從來都不容易,無論古今中外皆然。

只不過,過去的社會使用某些強制規範與約束讓人屈服,墊高結束關係的門檻,讓人在不可結束的前提下去思考並面對親密關係,而今卻再沒有任何外在束縛只有個人自己是否願意委身,就系統結構面來看,就是愛情的維繫與經營變得更加困難,實在是放棄變得太容易,選擇太多,且人又變得挑剔的結果。

弗洛姆曾經在《愛的藝術》一書中提到,關於愛情的經營與維繫,關鍵不在愛的對象的有無,而是愛的能力,一種做出選擇後就堅持到底的愛的意志。佛洛姆的說法作為道理非常正確,然而作為生活實踐,卻只能靠個別人的品格與修為去堅持(如果想要且願意的話),因為社會制度本身並不提供讓人約束人堅持下去的機制,反而提供各種輕鬆結束關係的方便。

面對此一現狀,易洛斯也提不出好辦法可以修正制度造成的現狀,只能透過書寫點出問題,提醒更多關心愛的維繫問題的人留意小心。

 

其他愛情社會學作品

液態之愛,商周

愛的藝術,志文

愛情的正常性混亂,立緒

親密關係的轉變,巨流

學著好好愛,三采

學著好好分,三采

浪漫倫理與現代消費主義精神,五南

 

閱讀資訊饗 逆社會觀察

人類對待物品的態度,終究會回報到自己的身上

By
on
2019-01-16

人類對待物品的態度,終究會回報到自己的身上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時書)

 

當環保淪為新商業模式的促銷手段

 

說件政治不正確的事情,我很討厭過去二十年來,以「環保」之名發展出來的一堆新商業模式。

 

好比說提倡以購物袋取代塑膠袋這件事情,到後來我只看到一堆企業或政客,動不動就在發送環保購物袋。

 

於是我便想,該不會製作這些環保購物袋的生態成本支出,最後竟然遠高於人類用掉的塑膠袋吧?以及,該不會我們家裡的環保購物袋數量比塑膠袋還多吧?

 

我是這樣想的,環保在某些人的心裡,只是一種行銷手段,並不是真心的環保。

 

抑或者說,就算是真心誠意,但是,實際上製造的成本支出,未必真的符合環保。

 

好比說,各國政府為了減緩排碳量,搞出一套各國排碳量的分配方式。原本是希望各國能夠自我克制,以減緩排放速度,避免溫室效應變得不可逆轉。但結果卻造成國家或企業之間的碳排放量交易,這真的是荒謬至極卻又極端聰明的創造新商業模式的手段。

 

再好比說,我也沒有很佩服那些標榜自己一年什麼都不買,然後記錄一整年生活,最後出書,變成暢銷作家的人做的事情。

 

原因很簡單,如果仔細閱讀這類書,你會發現,他們更多只是佔既有的社會系統的便宜,好比說很多的物資由朋友親人提供,好比說去某些地方撿拾免費的廢棄品資源。

 

況且,實驗完成後,這些人就回歸文明了,雖然可能持續維持簡樸,但一如前一陣子某個科學研究成果所揭露的殘酷真相,人類其實並不環保,真正做得到環保的是根本花不起錢的窮人,人使用資源的程度與其富裕程度呈正相關,過去多年以來的環保作為,基本上是失敗的。

系統不改,個人再努力也只是徒勞

如果我們願意冷靜客觀的審視各項統計數字,就會知道,當前的環保運動是失敗的。

 

關鍵在於,我們最多只能做到在系統內的個人的有限時間內的環保,對於整個系統的揮霍式生產與消費模式卻無法撼動分毫。環保份子無法讓更多人加入來推動系統改革,只能在破敗的系統中優化個人行動的環保成分,從系統的角度來看,成效極為有限,個人所能節省的資源,遠遠不及系統所新增的浪費與破壞。

 

這些年,環保甚至有點成為菁英階級自我標榜生活風格的方式,能幫個人品牌或企業加分的手段,且只在少數能夠負擔得起更多麻煩與時間使用的富裕階級流行,無法擴及更大的面向,無法在更多人群中普及開來。

 

真正能夠有機會讓人類免於耗盡資源與破壞生態而造成文明崩解的方法,不是少數人的立志不浪費不消費的環保主義式生活,而是讓國家層級的制度能從根本設計出一套《從搖籃到搖籃》,從《東西的誕生》開始,就是完全可回收或分解的生產製造與流通消費與回收再利用的循環模式,為政者要能擋住大財團的威脅利誘,堅持修改系統,讓系統從浪費耗盡式轉向永續運轉式,否則,再多菁英的環保行動,都只是杯水車薪。

 

舉個例子好了,就說塑膠,其實PVC製品如果不加工染色,在製作產品的工法上多所規定的話,是可以透過回收而不斷循環利用的。問題是,建立起了這樣一套商業生產模式之後,生產PVC的企業的獲利可能大減,政府能否擋得住這樣的壓力而推行到底?

 

再好比說,從《東西的誕生》開始,產品的原物料挑選與設計和製成,全都以可分解或可完全回收做為標準作業流程,《從搖籃到搖籃》就認為,生產製造商必須肩負起回收廢棄物的責任,哪有生產製造獲利公司賺,東西用完後變成廢棄物時卻由國家和社會買單其處理成本的事情?

 

如今的地球是「人類世」了,《人類時代》一書中明確的告訴大家,我們生活的地球的所有地景地貌與變遷,如今全都是由人類造成,人類必須負起責任,不能只是生產製造消費使用卻不理睬其過程製造的垃圾廢棄物的回收處理問題。

被無視的真實生產成本,過分低廉的產品售價

 

《垃圾與它們的產地》一書中呼籲我們正視真實的生產成本問題,好比說每一家便利超商都會販售的鋁罐裝飲料。我們人類,竟然將地球上寶貴的鋁金屬拿來作為儲存氣泡糖水的罐子,而且,要生產一隻鋁罐竟然還得用掉鋁罐容積率的25%的石油,如果再加上鋁罐生產完成後,配送到生產飲料的工廠,以及從工廠將飲料配送到商店,消費者再到商店購買鋁罐飲料…,耗費的地球資源相當驚人,這一切,為了製作一罐喝完就丟的氣泡糖水,人類動原了不可思議的龐大物資,而一罐鋁罐飲料竟然只賣10~20新台幣。

作者直言,目前消費者能在市面上所購買的東西之售價與其真實的生產成本,簡直不成比例。而這還沒計算生產東西時得先投資興建工廠,得鏟除農田與樹林,生產的過程中工廠會排放二氧化碳以及各種有毒廢棄物,這些有毒廢棄物與二氧化碳又會破壞地球生態與人類健康,而人類還要為了這些破壞掏錢買單。

更別提生產商不致利於提升寶貴稀有能源/原物料的使用效率,卻反倒大力投入節省人力的自動化工程,或者爭相透過外包,將製造工作轉移到人工土地成本便宜,不在乎環境破壞的國家/區域,在先進國家造成高失業率與景氣停滯,在發展中國家製造大量的汙染。

 

因為人類已經《愛上便宜貨》,企業為了滿足市場需求,盡可能將成本外部化或隱藏起來,產品的末端售價遠遠不能反映真實成本,我們每一個人都知道,卻都假裝沒看見,甚至還以自己的低薪過勞埋怨著商品價格太貴。

消費使用,更是集體性的大浪費

當代消費資本主義社會為了滿足短暫慾望已經耗費了過多的資源,我們將實際的生產成本轉嫁給環境與後代子孫。

遺憾的是,如此生產出來的產品,透過配送系統送到消費者手上之後,並沒有被珍惜。珍惜物質,回收循環利用並不是今天的價值觀。先別說我們今天的生活中充斥著越來越多用過即丟的拋棄式商品,從衛生紙、尿布,到罐裝飲料、隱形眼鏡,我們的生活高度仰賴耗費珍貴資源所生產的拋棄式商品,就連過去被設計城可以用上一二十年的汽車冰箱家具電腦電視相機房屋的耐久財,在廠商透過計劃性過時,以及流行時尚、換季等廣告行銷手法,拚命鼓勵消費者汰舊換新,以至於越來越多消者買新東西並不是因為原來的東西壞掉了,只是因為新產品看起來更酷更炫更有型,就在製造商創造出來的一連串汰舊換新潮,人類又加速了稀有能源與原物料的消耗過程。

我們被丟入一個渴望能夠每年更換新手機相機電視汽車,隨時想要滿足慾望就能獲得滿足的超便利時代,人被系統創造的便宜與便利挾制,每天過著大量耗盡地球資源的揮霍生活,就算想要戒除也因為實在太過便利而難以自拔。

丟棄是場超大規模的災難

如果說,從原物料開採、加工生產,到配送與使用的過程,都有一套百分百的資源回收商業系統,那麼,縱然消費者縱情於追求商品的汰舊換新,也還不至於過分汙染環境,浪費資源,偏偏我們目前的資本主義生產模型,廠商只負責生產並且賺走想賺的利潤,所有應該支付的成本或該肩負的責任,全都丟給政府或消費者自己承擔。

舉例來說,生產一台電腦或電視得使用數千種有毒化學物質,然而,生產者只負責將產品生產出來然後賣掉,至於消費者購買使用並且毀損之後,生產商並不負責回收壞掉的產品,產品回收的責任丟給了政府,政府得成立垃圾掩埋場、資源回收場、焚化爐等設施來消化大量的廢棄物。

更糟糕的是,這些廢棄物在原本還是產品的時候,生產商因為不用負擔回收以及處理廢棄物的責任,根本不在乎生產產品時究竟用了多少有毒物質,以致於廢棄物回收只要沒有處理好,馬上就汙染環境,破壞生態。不時聽到新聞報導某些惡質的廢棄物處理商趁著月黑風高,將有毒廢棄物排放到河水或傾倒在深山裡,亦或者沒有任何過濾防護措施就隨便燃燒,破壞環境。

我們生活在用過即丟的《廢棄社會》中,人類任意丟棄的甚至不只是物品,連人命都是用過即丟,免洗筷式的勞動力使用方式,正在世界各地蔓延,連人類都成了用完就可拋棄的物資時,又怎麼讓人類珍惜資源?

是該建立一套《從搖籃到搖籃》的永續發展經濟模型的時刻了

今天的消費資本主義社會,東西從原物料的開採到生產商的製造、配送,消費者的使用乃至最後的丟棄與回收過程的漫不經心,有毒物質已經深入我們所居住的環境,今天的人類根本就生活在劇毒的環境裡,這也是為什麼癌症人口越來越多,不孕或畸形而比例越來越高,全球暖化極端氣候越來越嚴重的原因。

人類過度輕忽東西的產製運銷使用回收過程,已經讓地球和人類自己都無法承擔,《不對稱陷阱》一書中提到,人類應該積極恢復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處世原則,我認為應該擴及人類對物品的使用上,人類如果不希望被自己所製造的廢棄物淹沒甚至毀滅文明,就應該善待物品的生產流通與回收,人類得趕在地球生態系統無法負荷之前建立一套永續發展的商業模型,淘汰掉高耗能高污染又過度浪費的經濟型態,否則的話,恐怕在我們有生之年,就能見識到悲慘的生態浩劫降臨。

 

 

主題閱讀

東西的誕生,群學

垃圾與它們的產地,時報

不對稱陷阱,大塊文化

廢棄社會,麥田

人類時代,時報

愛上便宜貨,聯經

斷捨離,平安文化

從搖籃到搖籃,野人

 

 

生活有感想

強化安全感降低本體論焦慮的方法

By
on
2018-06-11

強化安全感降低本體論焦慮的方法

文/Zen大

強化安全感降低本體論焦慮大致有幾種辦法:

1.待在舒適圈裡,舒適環境讓人感到安全

2.擴大能力圈,當你能力越強時,面對變動風險的能力也越足夠

3.強化社會安全網,人不是萬能,就算萬能也有意外會干擾,降低意外干擾的方法往往不只是在對自己的投資,更重要的是建構一個當自己完全無法動彈時也會有人協助自己的安全防護網。

4.選擇一個制度健全且未來發展可期待的環境居住

1&2屬於個人層次,3&4屬於社群/集體層次。

四種全都很重要,不過多數人只重視前兩種而忽視後兩種。

大員的通訊

寒門上頂大 除了勵志感人之外

By
on
2017-07-06
寒門上頂大 除了勵志感人之外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17/7/6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日前媒體報道一位高雄的清寒高中生,畢業時獲得市長獎表揚,且早靠著「拾穗計畫」順利錄取清大,卻仍每天幫忙賣蓮藕茶。接受採訪的學生說,高中三年的學費都是靠獎學金支出,未來上清大後也會努力讀書爭取獎學金,將來畢業想當特教老師,幫助弱勢家庭的孩子,且讓母親不用再操勞。 每年到了大學放榜或畢業季,總會有清寒學生努力讀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