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剝削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世界運作,三月中起暫停兩周

By
on
2020-03-13

再一週,大概全世界半數以上強國都要進入緊急狀態,停課並且停止集會活動,大部分商店與公司停止營業或在家上班。
人類文明暫停運作兩週,考驗社會秩序維護能力。
這算是人類史上少見的全球重大緊急事件。
大概除了早早準備好數字解封的國家,在旁邊裝傻之外,其他ㄉ都陸續得承認其威力不如早先所預料的。
這些全部,都只是因為各國一開始的輕忽怠慢,不肯及早認真面對,過份相信維尼熊附屬國際組織的對外數字與說法,而不自己調查研究。
對強調獨立思考的西方現代性文明來說,根本超諷刺的。
歐洲世界安逸太久了。
囂張四十年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成長並沒有讓窮人弱勢過的更好,反而是不斷將社會安全網跟成本外部化。這次看到一堆國家沒有公共醫療資源的情況之嚴重,有錢人得承受不被階級高牆阻擋的病毒入侵的事實。
弱者無法被照顧,就別怪他們碰到狀況時擺爛不配合甚至反過來鬧事,因為他們早就沒有什麼希望,幹嘛幫那些平常剝削自己的人?
民粹的流行沒有讓統治菁英反省,反而只顧怪罪趁民粹崛起的政客。
瘟疫的破口就是各自社會的脆弱點,願意誠實面對,還有機會防堵下一次的狀況。
對事情的判斷變得不可思議的遲緩。
基督教文明世界裡,應該有一些人會感受到末日感吧!?
世界暫時停止運作兩週,感覺就當大家都在家放假。地球被迫全年無休高速運轉太久了,也需要放假,安息!
天朝竄改瘟疫確診與死亡紀錄的成效,慢慢要發揮了!
現在伊朗義大利韓國看起來都無法阻止破萬確診。加入人口比例換算,這些國家已經形同比中國嚴重(正常邏輯,可以反推中國隱匿疫情,但是被中國控制的WHO不會這樣解釋,中國也不承認)。
未來還有幾個國家有可能破萬,這些都將成為比中國嚴重的國家。
WHO其實也超前佈署,只是替瘟疫的歷史詮釋做了超前佈署。日後回頭看就會知道秘書長其實都說了(從中國爆炸卻堅持還沒有大流行到歐洲開始爆卻承認大流行,再到感謝中國防疫有成),只是要反向解讀。
全世界都知道中國在竄改歷史,卻沒有人能阻止。
如果中國是最後贏家,後世讀到的就是中國竄改的版本。
其他都是汙衊中國的野史。
這些,其實是擅長歷史的華夏千年來的技術。歷史在西方是呈現事實,在華夏是維護統治者的道統。兩方根本命題與目的都不同。
評論寫久了,從宏觀系統看世界看久了,慢慢可以發現,人性在某些事件的反應方式,放到系統中去run,最後會得出什麼結果,其實不難推估出來!
系統運作有時間滯後原則,但個人的思考與理論的推論可以靠模型來評估,不受滯後原則影響,可以及早佈局或反應。用模型思考超克時間滯後原則,及早佈局。
去年寫了一些事情陸續都發生了,說的時候感覺還像笑話一樣。好比說牛市翻轉的徵兆。嗯,然後,熊市就來了。
理由是後加的,不是最重要的,總之,事情會發生,以黑天鵝的姿態。
因此,少問why,多尊重已經經過檢驗成立的模型,好比說,景氣循環,經濟週期。
悲哀的是,這些思考工具的發源地,好像沒有很認真用在評估時局,結果超慘的。
附帶一說,突然想到,一堆歐美民主國家,推崇人權自由平等反歧視什麼的,卻不准人戴口罩。扯什麼民俗文化習慣。
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男生可以穿女裝,但是健康的人不能戴口罩喔!
超級諷刺,管很大,住海邊(說一下,跟反蒙面法無關,很多人說是因為這個,並不是)。

逆社會觀察

長年被制度剝削與犧牲的基層民意的反撲

By
on
2019-03-21

文/Zen大

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在學校的學生時期,都有所謂的放牛班的存在,人數壓倒性的多過前段班,但被學校以制度的方式壓制與管理起來,整個制度性歧視。

這些人,什麼壞事都還沒做,只是因為被判定為成績可能會比較差就被丟到放牛班,給予次級的教學資源,結果,大多數人的成績果然不太好,畢業後就去工作或進入非升學體系的學校(如高職)。

這些人當中有不少就是日後的如今的精英口中的智力測驗不及格等等難聽話的指涉對象,他們也的確因為制度性歧視沒能有機會被養育成足夠具備公民意識的國民。甚至被洗腦教育毒害最深且日後毫無翻身的機會,因為生活所迫,都在求生而已。更別說有些人還得背負原生家庭與各種人際災難。

上述是血淋淋真實存在的實然,不是任何漂亮話的道德應然可以否認的事實。

我在想,這些人的人生並非沒有怨恨,甚至可能還不少,只是過去的社會構造令其無法串連,且被工作和生活給壓制,僅有極少數進入了黑幫,另成一個世界,其他人就只能被生活追著跑。

如今,網路讓這些人也能輕易串聯,且當出現一個深知其痛苦且能假裝自己也是跟其有共同生命經驗的領袖人物,能說自己能懂得俗民語言甚至粗鄙髒話時,很難不產生親和性吧?

這些年,許多國家的失敗組和基層紛紛都起身反抗,甚至又被菁英們寫文章寫書酸了很多下,這些人只是默默地累積憤怒能量,然後透過票票等值的所謂民主精神,好好的教訓了一直以來讓自己難過的菁英跟制度。

對這些人來說,誰統治國家或獨立或統一真的差別不大,因為他們不會成為思想犯或政治犯,就算真的被整了反正本來的人生也被整夠多了,所以沒差,標準不能再低了,至少也要把一些看不順眼的上面的人拉下來墊背才行。

說真的,社會發達起來之後虧欠基層太多了,制度充滿了剝削基層,把基層當成成本外部化的工具,且只有五十步與百步的差別,不管誰統治,都是在剝削與壓榨。

困難的歷史脈絡或思辨聽不懂,他們只是有一股怨恨想要發洩,誰願意幫忙就挺誰~

#傾聽民意在某些人說起來將成為一種上對下的姿態與傲慢

#這篇講實然不是在講應然
#應然論講再多實際社會運作就不按照應然論的指示有甚麼用

 

逆社會觀察

只要自己也有奴隸,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也是別人的奴隸,是嘛?

By
on
2019-01-27

只要自己也有奴隸,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也是別人的奴隸,是嘛?

 

文/Zen大

 

昨天講完讀書會活動,回家路上因為搭捷運到南勢角後等不到計程車只好走路去搭公車。

 

走路時,後方傳來一個聲音,某個年輕人一邊講電話一邊在貼傳單(這其實是違法的,因為不能隨意張貼傳單在馬路上),電話那頭大概是他的朋友,因為我跟他都是同方向就聽到他講了一段話,心想真是難過。

 

他跟朋友聊著聊著就說起家裡的打掃事宜,他大聲慷慨激昂的說家裡有外勞,他爸有外勞,可以叫外勞掃…

 

我沒打算譴責這個年輕人,因為他也可能只是受他生活的環境影響而覺得自己如此對待家裡的外勞。

 

我只是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像這樣一個必須出來馬路上貼發傳單的年輕人,家裡都因故會有外勞,而且也出現了階級不平等現象,這會否是台灣社會普遍形成的一種魯蛇自以為勝利組的假象的原因之一?

 

那就是我們永遠有更弱勢的族群可以剝削,以剝削更弱勢的手法來迴避面對自己其實也是弱勢這件事情?或是說在對更弱勢者進行剝削的同時,暫時性的遺忘自己也是弱勢這件事情?

 

如果這個假設成立,那麼弱弱相殘就有了立足的根基,只要我們能對更弱勢者進行欺壓好完成內在的自卑補貼,彷彿就能暫時遺忘自己也是弱勢的事實。

 

只要自己也有奴隸,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也是別人的奴隸,是嘛?

前兩天讀一本卡爾維諾的散文集,書裡出現一個故事,說是卡爾維諾去美國時曾經去一個富豪家參加派對,他問富豪怎麼沒有請女傭幫忙?

富豪說,家裡其實有女傭,只是他今天放假,因此他決定窩在他的房間裡看一整天電視,除非失火不然不會出來!

富豪還說,聘用的法規還規定,要給女傭的基本人權包括每周休假一天外,還要能夠看電視,而如果不給他一台電視在房間裡看,他會出來跟大家一起看電視…。

想起書上那個故事,覺得很唏噓,真正的人生勝利組反而能尊重家裡傭人的權力,而我們社會一堆只請得起外勞幫忙處理家裡或工廠事務的人,卻覺得自己好像白賺到奴隸一樣,任意指使這些人做不屬於他們職責的工作還覺得這沒甚麼?

台灣有五萬逃跑外勞的事實,大家從來不去面對其中的制度與雇方剝削,只會把焦點放在外勞逃跑外勞不乖還有警察抓外勞上,這某種程度就是整個國家在助長制度化的剝削與不平等,在這種環境下,難怪弱弱相殘十分常見了,我們社會上多的只是沒機會剝削人而被迫被剝削而已,並非不想剝削人啊~

延伸閱讀

負面思考的十大元素

偽理性辯論的十大詭辯手法

弱弱相殘的十大成因

私飲食劄記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經濟與生活

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5

By
on
2018-10-29

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5

文/Zen大

去年初(2017年2月)有則新聞,台中永采烘焙坊向離職建教生求償五十九萬元一事,鬧上媒體版面後,群情激憤,輿論譁然,一面倒的批判烘焙坊不合理的虐待和剝削建教生。

有趣的是,第一時間烘焙坊並沒有隨即示弱,還振振有詞地訴說著自己的委屈,後來才逐步退讓為彼此道歉就撤告,後來禁不起輿論壓力,表示會全面撤告,還會發給加班費。

不少人說,永采會這麼囂張,是因為台灣的勞動檢查無法徹底落實,加上勞動法規不嚴格使然。

的確,不管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完全執政,在勞動法規的制定與執行上,似乎都仍然有偏袒資本家的傾向。

不過,如果就這個案例來看,法規的制定與落實不足以恫嚇企業主只是其中一個部分,整體餐飲業的人才養成文化裡,甚至越是自詡為正統或是高級的領域,在學徒訓練上本身就以嚴厲苛求,乃至惡罵學徒的做法為豪的態度裡,很容易就會混入過勞與剝削的爭議。

好比說,近年來台灣最為追捧的旅外名廚,屢次在採訪中提到的訓練方式以及對台灣年輕人的批判(只有熱情、不積極、沒耐心),會否隱藏著另外一種由不一樣的人來說,會很不一樣的故事版本?為什麼台灣的年輕人進了名廚的廚房,過沒多久就找藉口想要走?嚴厲的訓練與要求的背後,是否有什麼外界不知道甚至不認可的管理與訓練方式,以及餐飲業學徒制本身與勞基法彼此牴觸的地方(好比說廚房現場的某些工作環節難以區分是正式勞動還是教育訓練,工作之後再加上培訓導致的總體勞動時間過長等等)?

過往餐飲業十分標榜師徒制,窮人家的孩子為求溫飽與出路到餐廳當學徒,薪水不一定有,但老師會教廚藝給吃住,或許還有一點零用錢,或許不合勞基法,或許師父給的比勞基法還多(因為有傳授廚藝),加上當年人們的情感連帶仍然勝過法律規範,因此,這類作為到底是剝削還是虐待比較少人質疑,畢竟是連生存餬口都有困難的時代,多數人不會計較那麼多?

然而,今天許多餐飲業以建教之名聘用便宜勞動力,貌似師徒制卻未必真有師父傳授技藝給徒弟(也不能說都沒有),而如果當人家師傅的人帶學徒的作法不夠高明,或只偏重便宜勞力的使用而少了技藝傳授,會否就從嚴格培訓的名師,淪為過勞與剝削的無良企業主?

許多傳奇主廚和名廚,都在採訪或傳記中以自己當年學徒時代的超長工時、低薪為豪嗎?許多報導作品都不約而同地提到,歐美許多知名餐廳的二三廚,都有嚴重超時工作與薪資不夠餬口的問題。

日本的餐飲類作品中,更是不乏師傅對徒弟的絕對權威與辱罵當訓練的橋段,這應該不會是全然的妄想才是?

如果這些名廚當年是這樣「苦、撐」過來的,很自然的也以自己覺得嚴厲但是立意良善的方式去「訓練、要求」下一代,不是嗎?

然而,卻不能否認,會有一些不肖人士利用這樣的「優良」傳統,幫自己的虐待剝削找藉口。

有一些人覺得永采的老闆很猛,都已經被輿論抨擊成這樣,卻還堅持要給建教生「社會教育」。從烘焙坊主人給建教生的line訊息對話,和餐飲界的師徒制文化慣習來判斷,不難看見店主人那種要給年輕小屁還一個教訓的意味,一種你們這些年輕人怎麼那麼不懂事的氣氛。

我認為像永采案例所爆出的問題是,沒有以師尊或店主的立場給予用電子通訊軟體辭職的建教生正確教育,也沒去了解對方的不適應,反而以法律對付進入餐飲場域工作的實習生/學徒文化慣習中的不適應者、退出者,沒想過自以為是嚴厲教育那一套未必適合每一個人。甚至,根本錯把自己的失控暴走誤以為是嚴厲管教文化,過於自我感覺良好。

這件事情從外面的社會常識來看,絕對是烘焙坊錯了,建教生受委屈,不過,如果放到餐飲業這個場域來看,過勞與被辱罵會否只是日常風景(雖然永采訴諸法律的做法是逾越了界限),只是不為外界所知?

某種程度上來說,蝶戀花旅行社處理遊覽車翻車意外事件的荒腔走板,不也呈現出了類似情況?

這些熟悉自己場域規則的企業主,有一天突然被丟到社會大眾面前時,每一次發言都震驚社會大眾,會不會,遊覽車司機的過勞和餐飲業學徒的低薪血汗,其實都只是再尋常不過的日常風景?

法律固然可以規範某種行為標準的低標,可是有許多事情不是法律可以約束得了,而是關係到文化與道德層面,需要人民團結起來以社會輿論壓力去監督,並透過教育或宣導,去改變扭曲錯誤的文化慣習(好比說餐飲業中的師徒制訓練方式的各種不合理面),畢竟傳統的師徒制雖然有手把手教育的優點,也帶了不少家父長制的打罵管教陋習。縱然法律規定得再嚴格,若文化慣習不改,搞不好還會被這些場域內的專家或企業主抱怨「不知道怎麼教育下一代」?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1.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6.為何日本名店來台展店不久後就走鐘?

 

 

 

 

人人當老闆 私飲食劄記 經濟與生活

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1

By
on
2018-10-27

我不去讓人覺得小器的名店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11

文/Zen大(圖文不符之照片是京都高島屋百貨樓上的鰻魚飯)

我家大概一周會去吃一次附近的涮涮鍋,就是我在某篇文章中提到的雖然貴一點但是品質好很多的店。

某次發現一位常客竟然把飯或麵的選項換成其他菜,我跟我家老婆大人後來也照樣開始把飯換成菜,但是我發現最近老闆娘越來越誇張,好比說前兩天我去吃飯,老闆娘先問說:今天還是要換高麗菜嗎?要不要換菇?

我說好阿,換菇好了,結果端來我嚇一跳,這根本是菇菇鍋的主菜份量,而且給了兩種,這兩種單點大概各要六十元的份量,我用一個白飯的額度就換了~

之前我家老婆大人都換空心菜,後來開始換木耳,也是誇張的份量,如果說原本配菜盤的木耳有五六朵,換來的大概有三十朵。

老闆娘真的是很會做生意,實際成本可能多不了多少,但就給人大器豪爽的感覺。

我喜歡這種會偷偷給客人一些好處的店,另外幾家我常去且蠻不錯吃的店,老闆也都很擅長利用這種小恩惠攏絡客人,也因此跟客人的關係都不錯。

我不喜歡那種對客人很小器的店,如果是生意不好不得已我可以理解,我所謂的小器指的是,明明店裡生意很好有賺錢(這一點很重要),卻好比說:

1.不給冷氣,讓大家夏天熱得要死吃。

2.餐店面用餐環境不整潔不舒服,一切都是最簡陋最省錢為上,像是碗盤還是用保麗龍乃至美耐皿,不願意換環保或更健康的材質。甚至盤子外面套一個塑膠袋就裝食物給你吃,反覆使用,不想清洗。

3.剝削員工,只給法律規定的最低薪資,甚至還要拗東拗西,像是每天只聘兩三個小時,生意清淡時讓你回家不付薪水,有客人時才又叫你來上班。

4.店面座位超級擁擠,不認識的客人跟客人之間零距離,而且人不多的冷門時段也只想把客人趕集到一起坐,不管舒不舒適,只管高周轉與省成本。

 

5.店面空間很小,讓客人在店外大排長龍,形成某種生意很好的氣氛,甚至不設座位或佔用別人的空間,將成本外部化。

6.跟客人斤斤計較,像是客人帶來的任何垃圾都不能留在店裡得自行帶走,諸如此類的小規定。

 

7.服務態度極差,雖說並不是一定要服務,但有些店擺出我有給服務卻是做得心不甘情不願,還不如不要。抑或是會兇客人,不是天生臉臭人很好那種兇,而是對客人有很多意見,入內就得完全遵守其規矩。

 

8.餐點漲價卻不調整用餐環境或員工薪資福利,只有老闆自己賺很多,還成天說自己生意不好很可憐。

 

9.因為各種苛扣,所以貌似賣得比較便宜,因而被吹捧,但其實根本沒有便宜,那是犧牲體驗換來的微薄折讓給客人,這種微薄折讓模式建立在剝削客人與員工,十分之小氣。

 

所以,很好吃或很有名但卻很小器的店,我能不去就不去,不想助長其氣焰,我喜歡有人情味,老闆會額外招待客人的那種溫馨小店。

 

–飲食與社會評論系列–
1.讓客戶傻傻排隊的名店在想什麼?
2.為什麼一碗番茄蛋花湯不能賣220元?
3.稍貴但品質好v.s.便宜卻有點糟
4.台灣小吃,只能以便宜守住老故事和人民情感嗎?
5.生產成本不只有原物料
6.你愛吃全是噴槍炙燒過的握壽司嗎?
7.輕賤無形專業的社會,終將自食惡果
8.台製抹茶食品,幾乎攏是假
9.名店、老店接二連三倒,真的都是高租金害的嗎?
10.為什麼美食在當代如此受歡迎?
12.什麼才是高CP值的人生?
13.吃是一種美德,讓我們奪回飲食自主權

14.外食加熱產品的塑膠容器問題大
15.是嚴格訓練學徒還是過勞與剝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