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努力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寧當魯蛇頭,不當溫拿尾

By
on
2019-08-09

想像一下,假設有兩份工作可以給你選,A是年收入三百萬,但是得跟一群年收入上千萬的人一起工作,B是年收入兩百萬,但身邊的人年收入約莫八十萬,先不考慮未來發展性與工作本身的困難度,單就上述薪資情況進行挑選,請問,你會選哪一個工作?又,你覺得選哪邊對自己的健康會比較好?

最近在讀談不平等的書(社會不平等+收入不平等),其實,這也不是新鮮的論點了,幾乎每一本談社會不平等的作品都會提到的一個論點,寧可當魯蛇中的贏家好過贏家中的魯蛇,因為前者對身體健康比較好,後者雖然可能資產多但貧窮感很強(相對剝奪感),生活壓力太大,長期來說,對身體健康並不好(然而有一點要提醒大家的是,若成為魯蛇尾對身體健康更加不利,因為魯蛇尾的人生,屈服於各種被動狀態,被動造成壓力造成健康受損)。

想想也是,好比說我身邊認識一堆年輕溫拿,資產沒有上億也有幾千萬,成就一個比一個高,學歷一個比一個好,公司一家一家開,股票增資拼命成長,工作接二連三來,房子買了又賣賣了又買,一直出國出國去…,活在這些人當中,讓人不免產生認知偏誤,以為整個世界全都是強者,自己則是超級魯蛇(笑)。

偶爾想要偷懶一下,看到人家那麼努力拼命,都會不自覺的萌生莫名愧疚感,覺得應該再堅持一下。

加上我們生活的環境鼓勵個人努力,鼓勵追求績效,以追求績效獲完成夢想之名反向自我剝削,長期的高效運轉,收入與資產或表面風光可能都有了,但身體卻承受了大量的壓力,埋下了不可逆的危機。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也覺得應該要拼命認真努力工作,只是要加上得體的方法讓效率能夠增加,而不只是低度勤奮。

然而,終究那還是過度的自我逼迫,長期來說,並不健康。

或許是這是為什麼選擇投資理財路線以鞏固自我生活品質的人,都會強調分散風險的資產配置方式以及建立能夠產生穩定現金流的被動收入系統的緣故吧?

不用過於拼命或操心就能穩健的創造收益,長期來說,對身體的壓力負擔會小一些。

不過,上述規劃只說對了一半,收入的多寡永遠是相對而言的,所以,最好還能夠遠離強者林立的環境,好比說搬去悠閒的鄉下定居,遠離過度競爭的商業環境。

或許你會說,可是我沒辦法搬走阿?

我也是,我的工作得在人多的地方,且離能夠自動產生被動收入以維持家庭生活運轉的安穩還有很長一段路…

所以,正因為如此,我認為在生活作息的規劃與安排上,要懂得留白,更要刻意練習放空發呆悠閒過日子,不要被過度努力過度勤奮的拚搏影響生理健康。

以我來說,扣除睡眠之外的醒著的時間,三分之一的時間工作,三分之一的時間進修學習,三分之一的時間休息與放空乃至娛樂,是最好的規劃。

社會心理學提醒我們,貧窮很少是絕對定義下的,大多是主觀認知,一個人認知上覺得自己貧窮,比客觀數據證明一個人是否落在隸屬貧窮的社會階級,更能讓一個人認為自己是否貧窮?

也就是說,有一種無解的貧窮是自己覺得自己很窮。

即便收入與存款都不差的人,只要覺得自己窮就是窮。

而如果主觀上認為自己窮又有能力的人,或是身邊一堆強者我朋友的人,很可能就會逼迫自己過度努力,過度追求成就,去填補內在的那個自我貧窮感,結果很可能是內在貧窮感無法拔除,身體也搞砸了,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

一個人的身邊充斥比自己有錢的人,相對剝奪感的影響會很大,即便有自己明確的目標與理想,也知道不應該跟人比較,但人的身體乃至無意識就會自動啟動比較機制,且告訴自己輸慘了。

一個人無論如何提升收入與資產,只要貧窮感還在,就仍然覺得自己窮。

其實,日子過得去就好了,真的不用過多擴張都高速運轉。如果發現自己是被迫高速運轉,好比說事業與行程一直湧過來,那麼,或許應該找人分攤,或許應該將工作轉介紹給其他夥伴,不要一個人死嗑,身體是不能死嗑的,遲早會出事。

想想,許多傑出人士的快速擴張與升級發展,創造累積過多用不到都備餘卻砸掉了身體的備餘造成不可逆的悲劇,真的有這種必要嗎?賺得了財富卻賠上生命,有什麼財富是可以買回寶貴生命的嗎?

想想,也許只要能夠確保自己不會落入絕對貧窮的光景,也就夠了,向上努力固然好,但也要懂得適可而止,不要不自覺的落入某種想贏過別人(其實是想勝過內心的相對剝奪感)而對世界強者發起注定贏不了的軍備競賽而不自知(這世界上有一種絕對強者,是真正的溫拿頭,大概動一根手指就能捏碎我們畢生努力那種強度),最後卻傷了自己的身體~

當然,如果你說我就是要變強要贏,賠上性命也不在乎,那就去吧,畢竟人生是自己的,但我是覺得,能夠優游於溫拿與魯蛇之間,不被世界的規則或內心的競爭框限住的人生會更自在一點,雖然這很需要大量刻意練習來克制內心的與人競爭與比較的自動機制~

人人當老闆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您也熱衷比廢賣慘耍悲情嗎?

By
on
2019-07-25

求學時代開始,我就發現一個極為奇特的現象,那就是賣慘耍悲情學生們喜歡彼此比廢,向人證明自己超不努力,自己學習成果超慘,完全沒讀書,彷彿認真學習是可恥的。

比廢賣慘耍悲情的目的,不是真的耍廢或賣慘成功,而是要反向凸顯自己贏得輕鬆,好比說,強調自己都沒讀書沒準備,好慘喔,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考得好!?

比廢賣慘耍悲情的原因很多,真心不知道為什麼會考得好當然也有,但其他像是怕被別人貼上認真努力學習的好學生標籤,怕別人來問自己問題(卻答不出來就很糗)等等,五花八門,各種各樣。

又,中國文人傳統中的大隱隱於市的假廢材真有才的意識形態建構,也影響不少人,好比說不少戲劇節目都會有的橋段,主人翁平常看起來很頹廢,關鍵時刻卻發揮才能救了大家。這種真英雄表面上都很廢的奇怪設定也影響了不少人。

好比說我,我小時候真心想當個湖海散人,當個陶淵明式的廢材(長大後才知道陶淵明一點都不廢,他之所以能不為五斗米折腰,想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是因為有材,他能幫人寫墓誌銘題字賺錢養家,雖不是傳統士大夫的成功定義,但他並不是真如文章表現那麼廢,那只是一種情懷與意境或者說設定)。

熱愛比廢賣慘耍悲情的學生,上大學後,比的則是選到營養學分,到處打聽好修好混又能拿高分的課程,至於功課硬老師嚴的課,則表面上避之唯恐不及,選到了之後整個學期在那邊哀聲載道賣慘耍悲情(結果修課成績卻往往都很好)。

有趣的是,往往是這些人,若將來出國讀書,比誰都認真完成課堂要求,而且回國後還會搖身一變成為嫌棄台灣教育失敗的主要戰將。

怎麼不先檢討自己出國求學後就突然變認真了?

還是,其實一直很認真,只是要假裝不認真。

在台灣,一直有一種裝不認真賣慘耍悲情的氣氛,好像努力認真學習很丟臉似的,好像認真上進很可恥似的,所以我們上課時盡量都往最後面坐(把坐前面地當怪人看),也絕少主動發問,作業更是要拖到最後一刻才交,但是,霸特,成績都要很好(變態的過分貶抑自謙式裝爛,實際上聰明又用功的要命卻怕被別人知道)。

我想說的是,比廢賣慘耍悲情遊戲中,有些人是心知肚明,不能當真,只是嘴巴上的逞強吹牛皮,真實情況是鴨子划水,異常勤奮。但是,也有些人是拿來當真,特別是本來就打算放棄或不喜歡正在做的事情的人,可以拿這個外部原因當成藉口,反正將來真的混不好,在拿這個當藉口,推卸掉就好了。

推卸責任或者稱之為外部歸因,都是我們常用的替自己開脫失敗的手法。

如果是盡力後的失敗,用一下或許真能稍微安撫自己,但如果打從一開始就想放棄,但又不想承認是自己主動選擇而採用外部歸因法,最後人生的苦果,還是得自己承受的,嘴巴說一套漂亮話,完全無濟於事。

年紀漸長到中年之後,對很多事情的看法變得益發務實,虛名可有可無,實力與實利絕對不能缺。

回頭說一開始談到的比廢賣慘耍悲情遊戲,青少年時期開始,許多人之所以熱衷比廢賣慘耍悲情,追求的是同儕關係的認同,也就是為了從眾,跟大家都一樣,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的與眾不同,怕因為這個不同而被貼標籤或被霸凌,所以,選擇跟大家一樣,比廢賣慘耍悲情只是其中一種,其他像是比家世、比偏差行為嚴重度、比叛逆、比被拒絕或異性交往人數等等,都是廣義的比廢賣慘耍悲情遊戲。

比廢賣慘耍悲情的遊戲,能夠趁早解脫會比較好,真正的強者從小就不在乎被當成異類,甚至從小就被某些特徵強過自己的人欺凌,但是他們有更強大的願景目標支撐,知道青少年時期這幾年只是人生非常短暫(但關鍵)的時刻,只要自己撐過去往上爬到很高很遠的地方,就能一勞永逸的甩開這些一輩子熱中比廢的人。

如果一時屈服加入比廢遊戲,反而一輩子得跟這些人活在同一個階層與生活空間,得參與一輩子的無意義比廢賣慘耍悲情,年輕時候是比不努力,長大後是比老闆爛薪水低周末廢缺感情沒人要沒未來…,要我說,不是環境逼迫而是自己放棄努力最後只能當資本家的免洗筷才是真的廢!

要是真的能力差無力爭取向上也就算了,偏偏有些人並不笨且有能力,只是落入一種我只是不想努力而已,我努力起來連我自己都會怕的自我催眠,相信自己有能力也能努力只是不想甚麼事情都努力看起來很蠢,但這樣的人往往到最後會放棄努力,因為靠小聰明贏過比自己差的人創造一點小成就的日子過得比較舒適而滋潤,久而久之卻變成真的不知道如何努力也沒有了遠大目標。

雖說人生在世,人生目標怎麼定都是個人自由,不過,我真心認為,不想自己人生後半場過得辛苦而失去盼望,落入不光只是比廢而是真的廢的光景,還是趁年輕時就好好努力,掙脫無意義的尋求同儕認同的比廢遊戲中,早一點認清自己就是得鶴立雞群才能出類拔萃,才能過好自己一生,而人生的最後你會發現,不管你追求的願景目標為何,唯有按照自己的心意過自己想過的日子且過得充實精彩,這樣的人生才不算白活,才不算廢。

記住,努力認真為了目標而拚並不可恥也不應該被嘲笑,就算失敗跌倒跌個狗吃屎也不可笑,是那些笑你的人才可笑而可悲,他們只是擺出一副老於世故的姿態躲避人生的課題,以不做不錯且嘲笑努力者的姿態苟活於世,看起來很高明,其實很無能很廢。並且,當你發現無論主觀或客觀意義上都活得並不廢且傑出時,就算有些熱衷耍廢厭世才是好生活的酸民怎麼用言語攻擊你,你也不痛不癢,因為你有了自己的主體性與真心認為重要的事情,而且真的好好實踐了,幫助了自己也幫助了社會,問心無愧!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在地想出版

三十歲之前找到方向,拼命累積的東西,將成為日後人生一切發展的根基

By
on
2019-05-13

文/Zen大

現在回想起來,從上研究所開始到三十歲那年獨立的九年間,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拼命累積,當時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累積什麼?只是覺得找到了自己想投身領域,喜歡讀書跟寫作,喜歡待在書店,喜歡做跟書有關的事情,喜歡讓腦子可以不斷運轉的感覺,因此就投注大量時間下去。我相信量變將會導致質變,沒有才能跟聰明的我,只能靠不斷累積微小成果來自我鍛鍊。

研究所時代拼命打工,做了很多事情,大概沒有多少人像我在研究所時代就出了好幾本書,擔任叢書主編,還有固定的版面可以寫作,額外還打了很多工。

進入職場後,周間自然就是上班,周末就寫稿,稍微比較安逸的過了一年,直到我發現自己不適合待大企業與出版產業的未來必須認真思考,我調整步伐,設定了離開的期限,後來轉換跑道到出版產業其他環節時,幸運得到很多機會,工作逐漸地忙碌起來。

記得即將離開職場前,有一段時間,至少有一年多,我每天做兩份正職工作(跟兩邊的公司談好),每天下班回到家至少是晚上八點,十點過後也是常有的事情。

這兩份工作都是出版產業,一份在上游一份在下游,都是以簽約模式進行,都可以說是從無到有的全新開始,雖然當年投入的兩個項目最後都不算成功,也都腰斬結束,但是,的確學到很多東西。

每天在兩間公司與租屋處通勤往返的路可以讀完兩本書,周末我就抽時間寫稿(當時已經有一些關於出版觀察跟書評書介的固定版面可以寫),從我研究所開始寫作以來,這個工作項目一直沒有中斷,即便是工作最忙碌的時候。

當時其實沒有牽掛(可能也要拜年輕時感情不順之賜,才能有大把時間讀書寫東西跟投身產業界),一個人在外租房子,所以,準時下班某種程度上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還不如多工作,多累積經驗。

每天從早忙到晚,收入當然也還算不錯,但更重要的是,累積了很多鍛鍊,有一些日後轉化成能力,有一些則是見識與判斷。

後來自己獨立,越工作越覺得自己覺悟得太晚,太晚開始操練自己,但也就只能這樣,在我有限的人生見識中,有很多事情都已經做出了當下最正確的選擇,其他做不了正確選擇的,就算重來一次大概也沒辦法。

所以後來若有人有問我關於生涯方向的事情,特別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以前有一段時間比較常被問,過了四十之後慢慢沒人再對我問這些問題了,大概是老了,經驗不足以參考),我總會對他們說,能夠越早找到自己想一輩子投身努力的大方向越好,就算不行也別擔心,到三十歲之前都還能夠掙扎,只是找到之後,要自己用力補課。

回頭想想,上大學掌握讀書與筆記方法後,我為了補課,認認真真的將養成的讀書習慣深化,大學畢業至少讀了一千本書(到如今至少讀完一萬五千本書,只是快速抓重點跟漫畫雜誌不算),鍛鍊出了快速閱讀、主題讀書法與主題筆記術這三項能力,上研究所後則結合寫作,離開職場獨立後我更是每天拼命寫,九把刀說他一天寫五千字我就加倍寫,每天至少要投稿三篇文章,持之以恆的全神貫注在寫作相關工作的鍛鍊與開發上。

我真心相信,年輕時找對方向之後,花時間在自己身上,刻苦鍛鍊的東西,最後都會化為生命的養分,將自己培養得更加茁壯或能承受外部環境的衝擊。

當然,跟世界上的強者比,我只是小沙粒,我也不懂寫那種很能煽動情緒的熱血論,但是,我知道,只要每天結束前的我跟昨天的自己比,我知道自己有比昨天的自己多學會了一些東西,多寫下了一些東西,多累積了一些東西,只要我能盡可能持續地維持這樣過著不斷自我鍛鍊並產出成果的生活,就可能像巴菲特所說的,找到一條夠濕夠長的雪道,讓雪球滾大,引發雪球效應。

只要往後人生的結果是好的,過去付出的一切也都會轉化成美好的記憶。

逆社會觀察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By
on
2019-05-11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文/Zen大

多年來,身為社科院出身的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明明左派承諾的社會平等與制度保障人民生存的社會圖像能夠落實真的比較好,北歐國家的案例更是明證,但為何,有許多社會裡的人卻毅然決然地選擇的右派論?相信個人努力更勝過改善制度?

後來我想通了,跟左派講述的道理無關,跟人的生存時間感受有關。

人生關鍵選擇,好多年才出現一次,以我自己來說,每七八年才出現一次職涯關鍵選擇,每一次的選擇也要七八年到十幾年時間才能讓結果浮現,要等到成果浮現與穩固又要好多年。

左派在講翻轉結構跟體制改革,通往理想世界的進程時,常常讀的時候會讓你誤以為明天就會發生,後天就能穩固。

真實情況是,結構變遷的速率更加緩慢(而且,未必只會往好的一面推進),如果不讓人產生誤解,恐怕願意投身者將會更少,因為一個結構變革的成功至少要三十年,甚至更久,而結構變化完成美好變化,往往只能在次世代身上才會發生,也就是說,你跟同世代人拼命努力,卻是後面那些不用努力者坐享其成,而且他們還會覺得,世界本該如此,完全不懂(為什麼要)感念前人的努力?!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推崇個人努力論的右派討厭推動結構與制度改革的原因之一。因為我自己努力自己拚自己享受成果自己承受失敗,無論如何都是我的人生的體驗,在這一點上,右派思想更符合故事法則的個人實踐,左派卻得靠相當高的抽象化理解程度去鞏固相信者堅持下去。

畢竟努力的結果自己很可能爽不到卻會很累,真的要有熱忱或是道德高尚,或是被逼到沒退路的人,才會願意投身。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看結果,不要只看過程

By
on
2019-02-12

村上春樹曾經寫過一個短篇,大意是說,有一男一女各自碰到海難,兩人剛好在海中某處碰見,一起飄在海上聊了一晚。聊完後,女生說她要去找尋可以上岸的島,男生說要留在原地。女生很認真的游了兩天後終於找到一個小島,登島後等待救援。

後來,兩人都被救了,多年後女生碰見男生,心裡很是不爽,大概是因為覺得自己那麼努力才被救,為什麼這個甚麼都沒做的男生,卻也被救了?

如果是你,你也會覺得女生生氣有道理嗎?

我在投資跟銷售兩個領域學到影響我後來工作開展與規劃最大的一點是結果論,或稱業績主義,或者可以說是報酬論。也就是不只看理論解釋,還要檢視行動成果。單有漂亮理論卻無法運作或產生正向結果的東西,不採用。

甚至,不太重視過程只看結果。好比說,有些工作不費吹灰之力就能獲得不錯的成果,有些工作得很努力卻還未必能有好結果。很多人會很珍惜後者而非前者,實際上,兩者都很重要,甚至前者比後者更重要,因為有好結果,積極的人會去思考如何擴大前者的占比,讓自已可以在這個正向循環中向上提升。

或可稱為實證主義加實用主義。

根據此一原則,可以延伸出很多的概念,例如行動比解釋重要,結果比過程重要,報酬比知識重要,實利比虛名,商業模式比才華重要等等。

如果說,生存是最關鍵的核心,那麼,唯有能夠創造出實績的人,才能活下來,才能活到最後,才能看見世界的改變,或是讓世界採行你所一直堅持的信念。

想辦法活下來這個不可動搖的前提,會改變你思考與決策的側重點,也能夠在龐大的知識系統面前坦然無懼地說出自己的主張,因為那些無法幫助你活下來的知識顯然是無效的,即便再高深,對自己無用,某種程度也可以不用理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