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努力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強者是選擇承擔責任、挺身面對,堅持留在場上直到最後的人…

By
on
2019-10-07

對我來說,真正的強者未必是世俗意義的人生勝利組或成功人士,而是碰到問題時願意承擔責任、挺身而出,面對解決,堅持留在場上直到最後一刻的人…

 

人生在世,誰沒受過一點委屈或碰過不得已的情況?

誰沒有能夠拿來說嘴的一些身不由己的麻煩事或軟弱不足之處?

只不過,如果因為這樣就認為自己的人生無望了,只能放棄了,那我只能說,人啊,想要放棄的理由,隨便抓都一大把,但是堅持下去的理由,只要一個就夠了!

關鍵往往不是人生中所遭遇到的事件(的確有一些人格外慘),而是遭遇事件後面對的態度與方式。

想像一下,如果是你,一個高職畢業,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家裡出了需要長期用錢且花費不小的狀況,媽媽已經早晚各打一份工,從早忙到晚,一刻不得閒。老家已經賣掉抵債還遠遠不夠,你又是長子時,會是什麼反應方式?

我認識的一位強者老師,他原本打算高職畢業先去當兵,回來後再考大學,可以加分,可以上更好的學校。反正,男生都是要當兵的!

沒想到,當兵沒多久,家裡就出事了,父親跌倒撞傷,治療得花一大筆錢外,之後還必須入住療養院長期接受看護。

一個變故,打亂他原本的布局。

然而,他沒有退縮。退伍後,找了個以他的有限學經歷最有機會賺錢的工作,擔任保險銷售人員,開始賣起保險。

從事業務工作過程的諸多甘苦就暫且不說。總之,這份工作讓賺到足以照顧好家人的收入,還鍛鍊他日後開展新事業的能力。

或許他運氣好,或許不只是運氣好。但無論如何,他從面對困難的當下,就沒有退縮,就開始想辦法!

就說我自己,雖然碰到的情況沒有上述的老師嚴峻,但是也碰到過類似的狀況,知道自己遲早得承擔起照顧的責任,因為沒有其他人能承擔這個責任!

逃避耍賴或埋怨上天不公平,當然也可以,畢竟不犯法,不過,願意迎上前去承擔起責任,接受試煉,也是一種選擇。

為何許多日後成功的人都會感嘆的說,苦難是偽裝的祝福、感謝那些當初刁難自己的小人…。

或許是後來成功後回頭檢視,發現一路上僥倖的事情太多,哪裡走錯一步就可能努力付之東流。比起努力的累積,外力的干預力量更強大,而這些力量竟然沒有伴隨著苦難繼續干預我們,竟然讓我們的努力能夠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最後竟然順利突破困境還額外累積了一些成功,太不可思議的轉變,只好感謝上天,或是那些啟動一連串機運的源頭:苦難與挫折。

其實我更想和這些強者說,您們真是太謙虛了,真正應該感謝的,是碰到困境決定迎面而上,承擔起責任的你!

更重要的其實是能努力將苦難化為祝福的你,這個轉化的功夫背後所付出的辛勞,很難為外人所知悉!而苦難之所以沒有繼續擴大或滲透,或許正是開始決定努力之後散發的力量,吸引了更多幫助靠近,將苦難隔離在外甚至會後完全驅除!

另外有一些人面對同樣困難,並沒能讓苦難化為祝福,苦難之於他們就仍是苦難,放任苦難在身體發酵,甚至還外溢到身邊的人,造成其他的負面連鎖反應。

想稍微岔題談一下國家/政府應該照顧人民這件事情(不想看討論這部分的可以直接跳過全部標棕色的部分的文字)。因為這件事情,我覺得在台灣不少人只從當下台灣的成果來看,似乎產生某些誤會,應該稍微說一說(即便今天是國民黨執政,這個解釋也依然成立)。

或許是生活在科學昌明,社會上的強者將生活環境設計的越來越舒適,福利制度什麼越來越健全,越來越不容易有人殞命的緣故,讓許多人不知不覺間墊高了對於生存滿意度的標準,拉高了強者或國家應該照顧一般人的基準,甚至降低了某些人的感恩之心(民主國家的說詞無外乎就是人民是國家的頭家,這明顯是統治階級用來安撫民心的話術卻有很多人真心相信,但這點岔題太遠就暫時擱下不多說),才會誤以為,國家或社會上的強者有義務讓每一個國民都活得好,是本來就應該做的事情。

不用回想太遠,就三百年前好了,當時的人類的科技或醫學或衛生環境,乃至政治制度人權意識等等,跟今天相比如何?當年的平均餘命與存活率,或國民平均富裕狀況如何?當時的人對幸福或過上好日子的標準又如何?

再拉遠一點,一萬年前,國家還沒出現,還只是部落或部落聯盟的史前時代,醫學什麼的都還在不久的將來之後,人類命若危卵,隨時可能被自然或環境的不確定力量消滅時,當時的人們的幸福標準又是如何?

就說回現在好了,當下的國際上會上將近兩百國家中,能夠有餘力提供人民完整社會福利的國家又有多少個?就說能媲美台灣的健保的國家又有多少個?

當然,我不是不贊成應該監督國家/政府與社會上的強者,且我也贊成鼓勵或催逼強者或國家代理人們將社會大環境打造的更好(也該避免有權有錢著聯手壟斷國家資源,造成一般大眾努力奮鬥爭取向上能夠賺取的收益被攔胡),畢竟如此做才能幫社會國家培育出更多強者,讓整體環境會共同向上提升,大家可以在這樣的環境內過得更好,是於人於己都有利的好事。

只是有一件事情大家誤解了,那就是成功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國家/政府或社會上的強者也不是從來都很善良或願意幫助人民。更別說,就算願意承擔責任迎接挑戰,不等於就能度過挑戰、獲得成功,歷史上有更多的人或組織或國家/政府也曾試圖承擔責任,面對挑戰,但卻失敗了!

也就是說,克服困難獲得成就是難上加難的事情。

台灣在戰後取得的成就,無論是經濟還是政治乃至文化,放眼古今中外,都很了不起的成就,是少數中的少數。其中有幸運、有努力,也有僥倖(地緣政治之類),但就不是理所當然。

一個落後國家要能在強敵環繞下突圍突破取得成就甚至開始超車原本前段班,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曾經很努力嘗試但失敗的國家與政府不知道有多少?

在個人層次上,我們都知道要成為成功人士或有錢人不容易,大概只有0.3%的人勉強撐得上財富自由,得到客觀意義上的成功。很多人就算想盡辦法學習與努力,還是可能失敗。

但是,為什麼這件事情一旦上升到集體層次或國家層級時,卻突然有很多人,特別是自己的人生都沒有辦法處理好的人,認為國家/政府一定要能帶領大家闖出一番成就,得讓所有人都過好日子這件事情沒有失敗的餘地和可能性?如果失敗一定不是外在環境的錯而是國家代理人不夠盡力,應該被教訓(做不好有盡力但還是做不好與擺爛做不好兩種,若只從結果論來選擇政府,人民遲早會後悔)?這樣的想法背後有一種成功是必然的,失敗是政府或強者不努力的錯的意識在作祟?

為什麼個人不想努力可以找一堆理由開脫,國家或政府乃至企業努力了卻失敗卻得被慘罵(當然如果沒有努力甚至透過權力在搞私人利益是該被監督與痛罵)!?

如果一個人想成功都很難,一家公司想活下來都很不容易(可以看看三十年期的公司平均存活率!),為什麼一個國家要邁向成功會,突然變成為政者應該且只能能做到必然之事?

是不是因為國家出錯的情況通常可以事後諸葛的給出一堆檢討理由,且有不少理由從個人層次上來看很荒謬不可思議?

然而,國家的努力狀況不應該跟個人比,而應該跟其他國家比,才算公允。也許有些事情在個人不難突破但一群人聚在一起時就成了天大難題!

如果是當代的國家跟國家比情況,放眼全世界,戰後能夠連續五十年經濟成長的國家只有兩個,一個是南韓,另外一個是台灣。全世界一堆國家想從戰後蕭條中重新站起甚至擠身前段班,但是,只有台灣跟韓國是連續成功五十年!

如果讀過社會學中的發展理論就知道,一個國家要突破貧窮進入發展中狀態,甚至從發展中狀態進入前段班,每一個階段都是異常困難且失敗多過於成功。

當年台灣的成就引發國際學者關切,就是因為有許多先天或後天條件比台灣好的同質性國家都沒能突破的困境,台灣都突破了,而別忘了,一九七零年代之後的台灣在國際地位上的辛苦,放眼全世界沒有幾個國家能比擬!

我們把擁有了不起成就的成功當成理所當然,把檢視國家的標準訂得超級高,再來嫌棄政府做不好,這一方面可能是對於成功與失敗的理解不足,二方面是別有居心!

說的有點遠了,我只是想先繞出去稍微處理一下更高層次的問題,也就是有一些人常會推拖的,自己無法成功或好好努力是因為政府沒把大環境打造好這個說詞。我想說的是,個人不能把自己的失敗或不幸福,完全歸咎於國家失能(這個說詞某種程度上跟反廢死派嘲諷的說人權派把殺人者的原因全部推給社會,而殺人者自己都不用承擔責任因此也不應該被判刑有異曲同工之妙;當然這些都是錯誤的過度推論,認清結構成因不代表個人就沒有應該承擔的責任,殺人的還是得為自己的殺人負責,就好像人生過得不盡如意的人也許大環境是有影響但自己也不能說完全沒責任)。

某種程度上來說,國家多多少少都是失能的,很少有國家是健全且能好好照顧人民的。

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個現實,現實就是如此。

而在這個意義上,台灣的政府已經算是及格的。

當然,有缺陷就需要改進,我們也希望國家能夠繼續變好。

只不過,國家再強大,在照顧人民上,大多也只能做到防止因為貧窮而活不下去,把社會生活用得到的支援系統盡可能的打造好,無法讓每一個人都獲得積極正面意義的幸福獲成功,後者得靠自己的努力,國家充其量只能提供一些基本的支持(例如就學系統的強化,就業環境的整頓)。

有時候我覺得,人們把自己的人生失敗歸咎於國家沒做好,是在逃避自己應負的責任(的確另外有一些時候是國家的錯,例如前一陣子的大橋斷裂,事後追究是檢修等諸多制度問題,這是台灣長年的漏洞弊病卻始終無法好好整頓,造成的人命損傷的確是國家政府應該承擔的責任)。

試想,有一些國家的狀況真的很多,基礎建設破敗,貪污腐化嚴重,犯罪橫行。好比說某些中南美洲國家的毒梟氾濫,連警政官員民代都可以想殺就殺,根本照顧不了人民。

如果你今天不是生在台灣而是那些國家,難道就只抱著絕望放棄自己的人生嗎?

回來說我們個人自己該承擔的部分。的確,拼命努力克服環境造成的困難,不一定能成功,很殘酷的是,也許失敗的案例還多一些(這些人未必有機會對是人說自己的努力而後失敗的故事),只不過,從一開始就放棄的人,只想把理由轉嫁出去的人,人生還沒開始拚搏努力之前,就已經結束了!

那些奮力拼命過而失敗的人,我認為至少在人生的最後可以無憾地說自己努力過了(過程論,努力過程比結果重要)!

於我來說,寧可努力過後承受失敗,也不願意什麼都沒做只是空埋怨。前者成功的機率也許有0.1%,後者卻是0,而兩者之間貌似只差0.1%,其實距離是無限遠!因為有一方是永遠不會開始,也已經知道結果是百分百的失敗。

國家、政府、社會環境,公司、產業乃至原生家庭,想要放棄的理由要多少有多少,但是,那些抓的再多都不能讓你的人生變得更好一些,只有把那些全部放掉,改抓住一個願意努力下去的理由,一個就好,那怕是我希望自己以後「上餐廳可以不用看價錢」,像要「搭計程車就搭不用在乎跳表」這麼簡單的小理由都無妨,找到之後,用力抓住,死都不放。

舊約聖經中有個叫雅各的傢伙,本來上帝都沒打算幫他,但是他有機會碰到上帝(的使者)時,狠狠抓住不放他走,雅各說不給我祝福就不讓你走,最後上帝(的使者)甩不掉這個非要祝福不可的雅各,只好給他祝福,然後順便在他大腿抓了一把讓他變瘸,作為記號。

只要你真心想要改變,想要面對環境的艱難,想要解決人生的問題,上帝就算不想幫你都不行,更別說其他得知你的努力之後,而願意挺身而出的人了(相信這世界上有願意幫肯努力的貴人存在這件事情也很重要)!

人們通常的問題是,沒有死命努力到根本動不了為止,稍微試一下碰到挫折就退縮,太輕率的就放棄,然後,隨便抓一堆漂亮而冠冕堂皇的理由安慰自己,並且轉嫁責任倒是很會。

文章一開始提及的強者講師,並不是一投身保險業務員就順風順水,他每天從早到晚醒著就在開發拜訪跑客戶,沒有一刻鬆懈,窮到只能跑去菜市場買最便宜的大餅放在機車上,有空的時候吃兩口。住的是最破落的社區的地下室分租。但是,前面有好幾個月業績掛蛋,其他比他不努力的都有業績他卻始終沒有,但是,他苦撐下去,最後在第四個月才終於拿到第一個客戶。

如果是你,一件事情,願意盡力拚多久?

我自己剛開始投身全職寫作之前,已經有八年的投稿與寫作經驗(兼職做),即便如此,開始全職之後,每天寫三篇稿子投稿的日子過了一整年,第一年的收入還是只有上班時期的五分之一,完全不夠養活自己。但是,我沒有放棄(事前也有做一些預防性的規劃),找更多方法嘗試,第二第三年後才慢慢穩定下來,後來開始可以給家裡更多的支持,減輕其他人的經濟負擔,甚至還能有餘力過一點自己想過的生活。

中年以後,漸漸能理解NLP為什麼說「沒有失敗」這句話?

失敗是一種自主選擇放棄繼續在自己選擇的道路上努力下去的結果,只要不選擇離開這條道路,繼續留在場上,或許會繼續發生許多未能達到我們預期的目標的狀態,但並不是失敗,只是還沒成功,只是還沒抵達目的地。只要繼續往前走,沒有放棄,就不會失敗(雖然也可能不會達到客觀意義的成功)。

我常在想,努力拚搏這件事情,最後的收穫與甘苦都是自己的,即便起心動念的原因可能是不得已或外界的逼迫…

我並不只從結果論來看人,我認為真正的強者不只是最後取得客觀意義上的成功,而是到人生的最後都堅持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承擔責任,正面迎接挑戰,堅持努力下去,即便外界看起來只是徒勞無功,但是他目標堅定。

因為真正的強者一開始就只有選擇面對這一條路,即便最後無法突圍也不後悔。至於弱者,也不一定是客觀意義上的貧窮或人生失敗組,而是一開始就放棄承擔自己身而為人的責任,只將聰明才智用在如何推卸責任找尋藉口不用自己拚搏上!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經濟與生活

寧當魯蛇頭,不當溫拿尾

By
on
2019-08-09

想像一下,假設有兩份工作可以給你選,A是年收入三百萬,但是得跟一群年收入上千萬的人一起工作,B是年收入兩百萬,但身邊的人年收入約莫八十萬,先不考慮未來發展性與工作本身的困難度,單就上述薪資情況進行挑選,請問,你會選哪一個工作?又,你覺得選哪邊對自己的健康會比較好?

最近在讀談不平等的書(社會不平等+收入不平等),其實,這也不是新鮮的論點了,幾乎每一本談社會不平等的作品都會提到的一個論點,寧可當魯蛇中的贏家好過贏家中的魯蛇,因為前者對身體健康比較好,後者雖然可能資產多但貧窮感很強(相對剝奪感),生活壓力太大,長期來說,對身體健康並不好(然而有一點要提醒大家的是,若成為魯蛇尾對身體健康更加不利,因為魯蛇尾的人生,屈服於各種被動狀態,被動造成壓力造成健康受損)。

想想也是,好比說我身邊認識一堆年輕溫拿,資產沒有上億也有幾千萬,成就一個比一個高,學歷一個比一個好,公司一家一家開,股票增資拼命成長,工作接二連三來,房子買了又賣賣了又買,一直出國出國去…,活在這些人當中,讓人不免產生認知偏誤,以為整個世界全都是強者,自己則是超級魯蛇(笑)。

偶爾想要偷懶一下,看到人家那麼努力拼命,都會不自覺的萌生莫名愧疚感,覺得應該再堅持一下。

加上我們生活的環境鼓勵個人努力,鼓勵追求績效,以追求績效獲完成夢想之名反向自我剝削,長期的高效運轉,收入與資產或表面風光可能都有了,但身體卻承受了大量的壓力,埋下了不可逆的危機。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也覺得應該要拼命認真努力工作,只是要加上得體的方法讓效率能夠增加,而不只是低度勤奮。

然而,終究那還是過度的自我逼迫,長期來說,並不健康。

或許是這是為什麼選擇投資理財路線以鞏固自我生活品質的人,都會強調分散風險的資產配置方式以及建立能夠產生穩定現金流的被動收入系統的緣故吧?

不用過於拼命或操心就能穩健的創造收益,長期來說,對身體的壓力負擔會小一些。

不過,上述規劃只說對了一半,收入的多寡永遠是相對而言的,所以,最好還能夠遠離強者林立的環境,好比說搬去悠閒的鄉下定居,遠離過度競爭的商業環境。

或許你會說,可是我沒辦法搬走阿?

我也是,我的工作得在人多的地方,且離能夠自動產生被動收入以維持家庭生活運轉的安穩還有很長一段路…

所以,正因為如此,我認為在生活作息的規劃與安排上,要懂得留白,更要刻意練習放空發呆悠閒過日子,不要被過度努力過度勤奮的拚搏影響生理健康。

以我來說,扣除睡眠之外的醒著的時間,三分之一的時間工作,三分之一的時間進修學習,三分之一的時間休息與放空乃至娛樂,是最好的規劃。

社會心理學提醒我們,貧窮很少是絕對定義下的,大多是主觀認知,一個人認知上覺得自己貧窮,比客觀數據證明一個人是否落在隸屬貧窮的社會階級,更能讓一個人認為自己是否貧窮?

也就是說,有一種無解的貧窮是自己覺得自己很窮。

即便收入與存款都不差的人,只要覺得自己窮就是窮。

而如果主觀上認為自己窮又有能力的人,或是身邊一堆強者我朋友的人,很可能就會逼迫自己過度努力,過度追求成就,去填補內在的那個自我貧窮感,結果很可能是內在貧窮感無法拔除,身體也搞砸了,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

一個人的身邊充斥比自己有錢的人,相對剝奪感的影響會很大,即便有自己明確的目標與理想,也知道不應該跟人比較,但人的身體乃至無意識就會自動啟動比較機制,且告訴自己輸慘了。

一個人無論如何提升收入與資產,只要貧窮感還在,就仍然覺得自己窮。

其實,日子過得去就好了,真的不用過多擴張都高速運轉。如果發現自己是被迫高速運轉,好比說事業與行程一直湧過來,那麼,或許應該找人分攤,或許應該將工作轉介紹給其他夥伴,不要一個人死嗑,身體是不能死嗑的,遲早會出事。

想想,許多傑出人士的快速擴張與升級發展,創造累積過多用不到都備餘卻砸掉了身體的備餘造成不可逆的悲劇,真的有這種必要嗎?賺得了財富卻賠上生命,有什麼財富是可以買回寶貴生命的嗎?

想想,也許只要能夠確保自己不會落入絕對貧窮的光景,也就夠了,向上努力固然好,但也要懂得適可而止,不要不自覺的落入某種想贏過別人(其實是想勝過內心的相對剝奪感)而對世界強者發起注定贏不了的軍備競賽而不自知(這世界上有一種絕對強者,是真正的溫拿頭,大概動一根手指就能捏碎我們畢生努力那種強度),最後卻傷了自己的身體~

當然,如果你說我就是要變強要贏,賠上性命也不在乎,那就去吧,畢竟人生是自己的,但我是覺得,能夠優游於溫拿與魯蛇之間,不被世界的規則或內心的競爭框限住的人生會更自在一點,雖然這很需要大量刻意練習來克制內心的與人競爭與比較的自動機制~

人人當老闆 閱讀資訊饗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您也熱衷比廢賣慘耍悲情嗎?

By
on
2019-07-25

求學時代開始,我就發現一個極為奇特的現象,那就是賣慘耍悲情學生們喜歡彼此比廢,向人證明自己超不努力,自己學習成果超慘,完全沒讀書,彷彿認真學習是可恥的。

比廢賣慘耍悲情的目的,不是真的耍廢或賣慘成功,而是要反向凸顯自己贏得輕鬆,好比說,強調自己都沒讀書沒準備,好慘喔,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考得好!?

比廢賣慘耍悲情的原因很多,真心不知道為什麼會考得好當然也有,但其他像是怕被別人貼上認真努力學習的好學生標籤,怕別人來問自己問題(卻答不出來就很糗)等等,五花八門,各種各樣。

又,中國文人傳統中的大隱隱於市的假廢材真有才的意識形態建構,也影響不少人,好比說不少戲劇節目都會有的橋段,主人翁平常看起來很頹廢,關鍵時刻卻發揮才能救了大家。這種真英雄表面上都很廢的奇怪設定也影響了不少人。

好比說我,我小時候真心想當個湖海散人,當個陶淵明式的廢材(長大後才知道陶淵明一點都不廢,他之所以能不為五斗米折腰,想過自己想過的生活是因為有材,他能幫人寫墓誌銘題字賺錢養家,雖不是傳統士大夫的成功定義,但他並不是真如文章表現那麼廢,那只是一種情懷與意境或者說設定)。

熱愛比廢賣慘耍悲情的學生,上大學後,比的則是選到營養學分,到處打聽好修好混又能拿高分的課程,至於功課硬老師嚴的課,則表面上避之唯恐不及,選到了之後整個學期在那邊哀聲載道賣慘耍悲情(結果修課成績卻往往都很好)。

有趣的是,往往是這些人,若將來出國讀書,比誰都認真完成課堂要求,而且回國後還會搖身一變成為嫌棄台灣教育失敗的主要戰將。

怎麼不先檢討自己出國求學後就突然變認真了?

還是,其實一直很認真,只是要假裝不認真。

在台灣,一直有一種裝不認真賣慘耍悲情的氣氛,好像努力認真學習很丟臉似的,好像認真上進很可恥似的,所以我們上課時盡量都往最後面坐(把坐前面地當怪人看),也絕少主動發問,作業更是要拖到最後一刻才交,但是,霸特,成績都要很好(變態的過分貶抑自謙式裝爛,實際上聰明又用功的要命卻怕被別人知道)。

我想說的是,比廢賣慘耍悲情遊戲中,有些人是心知肚明,不能當真,只是嘴巴上的逞強吹牛皮,真實情況是鴨子划水,異常勤奮。但是,也有些人是拿來當真,特別是本來就打算放棄或不喜歡正在做的事情的人,可以拿這個外部原因當成藉口,反正將來真的混不好,在拿這個當藉口,推卸掉就好了。

推卸責任或者稱之為外部歸因,都是我們常用的替自己開脫失敗的手法。

如果是盡力後的失敗,用一下或許真能稍微安撫自己,但如果打從一開始就想放棄,但又不想承認是自己主動選擇而採用外部歸因法,最後人生的苦果,還是得自己承受的,嘴巴說一套漂亮話,完全無濟於事。

年紀漸長到中年之後,對很多事情的看法變得益發務實,虛名可有可無,實力與實利絕對不能缺。

回頭說一開始談到的比廢賣慘耍悲情遊戲,青少年時期開始,許多人之所以熱衷比廢賣慘耍悲情,追求的是同儕關係的認同,也就是為了從眾,跟大家都一樣,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的與眾不同,怕因為這個不同而被貼標籤或被霸凌,所以,選擇跟大家一樣,比廢賣慘耍悲情只是其中一種,其他像是比家世、比偏差行為嚴重度、比叛逆、比被拒絕或異性交往人數等等,都是廣義的比廢賣慘耍悲情遊戲。

比廢賣慘耍悲情的遊戲,能夠趁早解脫會比較好,真正的強者從小就不在乎被當成異類,甚至從小就被某些特徵強過自己的人欺凌,但是他們有更強大的願景目標支撐,知道青少年時期這幾年只是人生非常短暫(但關鍵)的時刻,只要自己撐過去往上爬到很高很遠的地方,就能一勞永逸的甩開這些一輩子熱中比廢的人。

如果一時屈服加入比廢遊戲,反而一輩子得跟這些人活在同一個階層與生活空間,得參與一輩子的無意義比廢賣慘耍悲情,年輕時候是比不努力,長大後是比老闆爛薪水低周末廢缺感情沒人要沒未來…,要我說,不是環境逼迫而是自己放棄努力最後只能當資本家的免洗筷才是真的廢!

要是真的能力差無力爭取向上也就算了,偏偏有些人並不笨且有能力,只是落入一種我只是不想努力而已,我努力起來連我自己都會怕的自我催眠,相信自己有能力也能努力只是不想甚麼事情都努力看起來很蠢,但這樣的人往往到最後會放棄努力,因為靠小聰明贏過比自己差的人創造一點小成就的日子過得比較舒適而滋潤,久而久之卻變成真的不知道如何努力也沒有了遠大目標。

雖說人生在世,人生目標怎麼定都是個人自由,不過,我真心認為,不想自己人生後半場過得辛苦而失去盼望,落入不光只是比廢而是真的廢的光景,還是趁年輕時就好好努力,掙脫無意義的尋求同儕認同的比廢遊戲中,早一點認清自己就是得鶴立雞群才能出類拔萃,才能過好自己一生,而人生的最後你會發現,不管你追求的願景目標為何,唯有按照自己的心意過自己想過的日子且過得充實精彩,這樣的人生才不算白活,才不算廢。

記住,努力認真為了目標而拚並不可恥也不應該被嘲笑,就算失敗跌倒跌個狗吃屎也不可笑,是那些笑你的人才可笑而可悲,他們只是擺出一副老於世故的姿態躲避人生的課題,以不做不錯且嘲笑努力者的姿態苟活於世,看起來很高明,其實很無能很廢。並且,當你發現無論主觀或客觀意義上都活得並不廢且傑出時,就算有些熱衷耍廢厭世才是好生活的酸民怎麼用言語攻擊你,你也不痛不癢,因為你有了自己的主體性與真心認為重要的事情,而且真的好好實踐了,幫助了自己也幫助了社會,問心無愧!

人人當老闆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在地想出版

三十歲之前找到方向,拼命累積的東西,將成為日後人生一切發展的根基

By
on
2019-05-13

文/Zen大

現在回想起來,從上研究所開始到三十歲那年獨立的九年間,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拼命累積,當時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累積什麼?只是覺得找到了自己想投身領域,喜歡讀書跟寫作,喜歡待在書店,喜歡做跟書有關的事情,喜歡讓腦子可以不斷運轉的感覺,因此就投注大量時間下去。我相信量變將會導致質變,沒有才能跟聰明的我,只能靠不斷累積微小成果來自我鍛鍊。

研究所時代拼命打工,做了很多事情,大概沒有多少人像我在研究所時代就出了好幾本書,擔任叢書主編,還有固定的版面可以寫作,額外還打了很多工。

進入職場後,周間自然就是上班,周末就寫稿,稍微比較安逸的過了一年,直到我發現自己不適合待大企業與出版產業的未來必須認真思考,我調整步伐,設定了離開的期限,後來轉換跑道到出版產業其他環節時,幸運得到很多機會,工作逐漸地忙碌起來。

記得即將離開職場前,有一段時間,至少有一年多,我每天做兩份正職工作(跟兩邊的公司談好),每天下班回到家至少是晚上八點,十點過後也是常有的事情。

這兩份工作都是出版產業,一份在上游一份在下游,都是以簽約模式進行,都可以說是從無到有的全新開始,雖然當年投入的兩個項目最後都不算成功,也都腰斬結束,但是,的確學到很多東西。

每天在兩間公司與租屋處通勤往返的路可以讀完兩本書,周末我就抽時間寫稿(當時已經有一些關於出版觀察跟書評書介的固定版面可以寫),從我研究所開始寫作以來,這個工作項目一直沒有中斷,即便是工作最忙碌的時候。

當時其實沒有牽掛(可能也要拜年輕時感情不順之賜,才能有大把時間讀書寫東西跟投身產業界),一個人在外租房子,所以,準時下班某種程度上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還不如多工作,多累積經驗。

每天從早忙到晚,收入當然也還算不錯,但更重要的是,累積了很多鍛鍊,有一些日後轉化成能力,有一些則是見識與判斷。

後來自己獨立,越工作越覺得自己覺悟得太晚,太晚開始操練自己,但也就只能這樣,在我有限的人生見識中,有很多事情都已經做出了當下最正確的選擇,其他做不了正確選擇的,就算重來一次大概也沒辦法。

所以後來若有人有問我關於生涯方向的事情,特別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以前有一段時間比較常被問,過了四十之後慢慢沒人再對我問這些問題了,大概是老了,經驗不足以參考),我總會對他們說,能夠越早找到自己想一輩子投身努力的大方向越好,就算不行也別擔心,到三十歲之前都還能夠掙扎,只是找到之後,要自己用力補課。

回頭想想,上大學掌握讀書與筆記方法後,我為了補課,認認真真的將養成的讀書習慣深化,大學畢業至少讀了一千本書(到如今至少讀完一萬五千本書,只是快速抓重點跟漫畫雜誌不算),鍛鍊出了快速閱讀、主題讀書法與主題筆記術這三項能力,上研究所後則結合寫作,離開職場獨立後我更是每天拼命寫,九把刀說他一天寫五千字我就加倍寫,每天至少要投稿三篇文章,持之以恆的全神貫注在寫作相關工作的鍛鍊與開發上。

我真心相信,年輕時找對方向之後,花時間在自己身上,刻苦鍛鍊的東西,最後都會化為生命的養分,將自己培養得更加茁壯或能承受外部環境的衝擊。

當然,跟世界上的強者比,我只是小沙粒,我也不懂寫那種很能煽動情緒的熱血論,但是,我知道,只要每天結束前的我跟昨天的自己比,我知道自己有比昨天的自己多學會了一些東西,多寫下了一些東西,多累積了一些東西,只要我能盡可能持續地維持這樣過著不斷自我鍛鍊並產出成果的生活,就可能像巴菲特所說的,找到一條夠濕夠長的雪道,讓雪球滾大,引發雪球效應。

只要往後人生的結果是好的,過去付出的一切也都會轉化成美好的記憶。

逆社會觀察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By
on
2019-05-11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文/Zen大

多年來,身為社科院出身的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明明左派承諾的社會平等與制度保障人民生存的社會圖像能夠落實真的比較好,北歐國家的案例更是明證,但為何,有許多社會裡的人卻毅然決然地選擇的右派論?相信個人努力更勝過改善制度?

後來我想通了,跟左派講述的道理無關,跟人的生存時間感受有關。

人生關鍵選擇,好多年才出現一次,以我自己來說,每七八年才出現一次職涯關鍵選擇,每一次的選擇也要七八年到十幾年時間才能讓結果浮現,要等到成果浮現與穩固又要好多年。

左派在講翻轉結構跟體制改革,通往理想世界的進程時,常常讀的時候會讓你誤以為明天就會發生,後天就能穩固。

真實情況是,結構變遷的速率更加緩慢(而且,未必只會往好的一面推進),如果不讓人產生誤解,恐怕願意投身者將會更少,因為一個結構變革的成功至少要三十年,甚至更久,而結構變化完成美好變化,往往只能在次世代身上才會發生,也就是說,你跟同世代人拼命努力,卻是後面那些不用努力者坐享其成,而且他們還會覺得,世界本該如此,完全不懂(為什麼要)感念前人的努力?!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推崇個人努力論的右派討厭推動結構與制度改革的原因之一。因為我自己努力自己拚自己享受成果自己承受失敗,無論如何都是我的人生的體驗,在這一點上,右派思想更符合故事法則的個人實踐,左派卻得靠相當高的抽象化理解程度去鞏固相信者堅持下去。

畢竟努力的結果自己很可能爽不到卻會很累,真的要有熱忱或是道德高尚,或是被逼到沒退路的人,才會願意投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