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十字架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讓大家都樂意參與,還是追求盛大而完美?

By
on
2019-09-03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大學時,學校團契輔導說過一段關於服事的精神,讓我印象深刻,奉為日後服事乃至工作的標準。大意是說,服事的工作可能做失敗、搞砸,但人不能因為服事而跌倒,必須能夠得造就。延伸來看,從失敗中獲得造就與成長也是人生中很常見的事情。

遺憾的是,道理我們都知道也覺得正確,實際上日常生活中卻仍會不自覺的被完美主義綁架,甚至拿出這是上帝的事工當理由,逼迫自己或他人得做到盡善盡美。

美國科羅拉多州的罪人與聖人之家(House for All Sinners and Saints)的牧師納迪亞波茲韋伯也有同樣的看見,他將教會的運作精神設定為「反對卓越,支持參與」。

具體來說,是什麼意思?

如果您有機會造訪該教會,可能會發現,負責帶領聚會的可能是第一次造訪該教堂做禮拜的人,罪人與聖人之家每次都有十五到十八位信徒參與聚會儀式的某個部分,協助聚會運作。

然後,您可能還會發現,這個教會的詩班的水準頗不敢令人恭維,因為他們並不追求詩班表現的卓越,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參加,所以就算唱得零零落落也沒關係。

韋伯牧師認為,重要的是讓人願意且樂意參與聚會,過往教會那些過度追求卓越的敬拜內容,會讓某些人自絕於服事之外,甚至不來教會。

罪人與聖人之家就連大型聚會,都不是找來一群強大的同工負責執行,而是看誰剛好現身在教會,就讓他們承擔籌備活動的責任。就算做得不盡善盡美也沒關係,重要的是讓每個人都能夠參與且樂於參與。

或許你會擔心,這樣的教會運作方式真的可以嗎?

如果就聚會人數跟吸引的族群分布來說,看起來應該是不錯!

罪人與聖人之家吸引了很多年輕世代進教會,如今在美國,青年世代不信上帝或是信上帝卻不進教會的比重日高,但是罪人與聖人之家卻能讓這群人走進教會。

常常我們以為,人們是因為被世俗吸引或心靈沉淪才不來教會,也許的確有這樣的成分存在,但是,有沒有可能還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對教會生活過分追求聖潔屬靈乃至聚會運作的完美的壓力感到窒息,看到那些負責帶領聚會的人都表現傑出,自慚形穢,先是婉拒各種服事邀約,最後事慢慢退出教會?

是誰規定,服事一定要做到盡善盡美?是誰規定,唱詩歌一定不能走音或漏拍?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或多或少認為,聚會過程的每一個環節都必須優秀傑出,整體上來說必須變成一個吸引人好看的秀?

這樣不自覺出現的標準,會否讓某些剛進教會的慕道友乃至覺得自己能力不足(但其實很想服事但考慮到表現的結果可能差強人意)感到壓力,甚至退卻而不再出席?

上帝更在乎的應該是我們敬拜他的心意,而不是表達出來的完美卓越?!特別如果當那份結果的卓越會反向阻擋其他人來親近祂時,祂可能寧願不要?!

心靈跟誠實的敬拜,跟表現出來是否卓越完美無關,對吧?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By
on
2019-06-14

耶穌並沒有向權勢下跪,也沒有傷害比自己更弱小的弟兄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還想讀讀Zen大其他基督信仰類文章請見此)

是基督徒都應該知道的,耶穌出道之前,在曠野禁食四十天後,魔鬼撒旦來就近祂,提出了交易的價碼,只要耶穌跪下,就將世界全都給祂。

耶穌沒有跪,撒旦的試探失敗了,於是就撤退了。

接著耶穌出來傳道,三年後釘死在十字架上,死了還未復活之際,生前的追隨者幾乎四散逃光,看起來像是一場慘敗!?

當然,耶穌沒有失敗,不然今天我們就不會紀念耶穌也不會如此規模的基督信仰流傳後世?!

這一切成就的源頭,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耶穌沒有取容易走的捷徑,堅持走上祂知道那條難走的荊棘路。

然而,我們這些坐在漂亮而富麗堂皇的教會裡的主的門徒,也跟當初的耶穌一樣,拒絕了來是世界或魔鬼撒旦的誘惑嗎?

老實說,的確是有,但遺憾的是,也有其實沒有拒絕偷偷在心裡跪下的。

好比說,迷戀醫治神蹟更勝十字架福音的;好比說,迷戀聖經打開有金粉有五倍鑽石更勝耶穌甘於貧窮的虛己;再好比說,迷戀於追求人數成長與教會巨大化而忘了耶穌當初是怎麼帶領門徒的;又好比說,選擇忍住不開口批判獨裁政權對其人民的凌虐甚至是對主的褻瀆,只為了換取能夠進入傳福音的資格…

常常我在想,我們明明光景沒有耶穌當年那麼苦,那個是以肉體承受四十天的禁食,那可是最疲弱最需要麵包與養分的時候,腦科學也說那樣的人體狀態是意志力最糟糕最容易屈服的時刻,但耶穌沒有屈服,祂知道自己這輩子所謂何來?要堅持的大原則底線在哪邊?

祂知道如果原則一開始就放棄了,就算結果是好的,也還是錯了!

基督徒是手段與目的都要遵從神的教導而行的人,不是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不是為了福音的緣故可以違背道德或法律或神的誡命,就可以因此欺瞞作假見證傷害人…
這幾年,教會跟社會大眾的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多人覺得教會充滿偽善與噁心,不就因為我們當中有一些弟兄姊妹為了口中的福音的緣故,一方面軟弱的向權勢屈服跪下,一方面卻又傷害了比我們還弱勢小眾待幫助的族群(好比說同志與教會的反同婚行動),明明今天的我們已經不是那麼軟弱而無力的群體,卻沒有變得更體恤軟弱者,而動手開始逼迫其他弱者。

世人都看在眼裡,耶穌當然也是,我們用以自我安慰的自己本來就是罪人耶穌都會幫助潔淨我們的軟弱,讓我們更肆無忌憚的向強者跪下與傷害弱者,不勝唏噓!

何時我們基督徒群體可以只為了幫助弱者而屈膝,在強者面前硬頸不屈服?!願主憐憫我們的軟弱與剛硬。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By
on
2018-06-04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這個看似廢話,答案肯定是「不行」的問題,現狀卻非「不行」,而是看狀況。

 

這些年,反同婚或跟自己政治立場不一樣的基督徒中,頗有一些人經常口出惡言,對那些和自己立場見解不同的人進行惡意的人身攻擊。

 

例子就不舉了,網路上到處都是,只要願意誠實面對的話,用Google找一下隨便都有大把。

 

倒也不是想要譴責那些人身攻擊的事情,反正就算譴責了,犯錯的人也會拿基督徒本來就是蒙恩的罪人這些理由替自己辯解,再不然就說自己會禱告悔改認罪,總之,現狀是難以遏止的。不光在台灣如此,在一些歐美的老牌基督教國家也是,所以才三不五時傳出有同志被霸凌而後自殺的不幸事件。

 

我想講的是另外一個更可怕而幽微的潛在人性心理,那就是為什麼某些人會對跟自己意見立場不同者進行人身攻擊卻絲毫不覺得自己有愧?

 

關鍵在於,這些人把個人的意見或對事物的看法跟此人存在的本質混為一談。認為持有跟我不同意見者必然是壞人,是必須被消滅的惡者。

 

甚至更嚴重的,是將這些人視為「非人」。當眼前這些跟我不一樣意見的人不用當成人看待時,就不需要遵守聖經或關於人的道德律法,就可以任意的攻擊並且消滅。

 

和古代中國人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人以群分是一樣的道理。

 

這是人性,雖然不符合基督信仰的教導,卻是人根深蒂固的本性,想消滅跟自己不同意見者,將不同意見者視為邪惡。

 

遺憾的是,聖經的教導並不是消滅異類,而是「恨惡罪而愛罪人」,而既然我們都是罪人基督徒只是蒙恩的罪人,那麼也就是說不管眼前之人跟我們在某些事情的意見或立場一不一致,都是基督徒應該去愛的人,至少都是耶穌基督要愛的人。

 

耶穌是先上十字架替所有罪人贖罪,並不是先問了一批人要不要祂贖罪再上十字架。也就是說,耶穌替所有未來會信與不信者都獻上了祂的生命,再將選擇權交給每一個人。

 

既然耶穌都如此,我們又怎麼可以打破耶穌的教導和實踐?

 

基督徒非但不能人身攻擊,甚至要像德蕾莎修女說的,「愛,直到成傷」,即便自己受傷也仍然要愛,因為耶穌基督也是如此。

 

耶穌的榜樣是寧願自己上十字架都要愛人,我們身為跟隨者怎麼會將耶穌教導逆轉成以人身攻擊去傷害其他人,更別說其中有一些人和我們同信一主,都是主內肢體只是在某些事情上有不同見解?

信仰主基督

世大運凝聚台灣認同,那有什麼可以凝聚基督徒的共識?

By
on
2017-09-05
世大運凝聚台灣認同,那有什麼可以凝聚基督徒的共識?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剛落幕的世界大學運動會,賽前社會各界普遍唱衰,卻在柯文哲結合網紅大力行銷,加上台灣選手傑出表現下,後勢看漲,催出了原本不曾預期的票房佳績,甚至遠超上一屆的光州世大運。 雖說世大運並非毫無缺點,但是從賽前的不被看重到賽後的封街遊行,台灣社會隨著這十多天的賽事進行,再度被凝聚了起來。 這樣的民心凝聚,不代表這些人在...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只是寄居者而非統治者

By
on
2017-06-08
基督徒只是寄居者而非統治者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同婚釋憲案之後,教會反同的弟兄姊妹大表不滿,部分人在網路上痛罵,甚至將6月初的暴雨歸因於大法官釋憲結果。也有牧師帶頭討論,當世俗其他群體將其價值信念以法規的方式,強加在基督徒身上時該怎麼辦? 關於教會界一連串的反應,讓我想到義大利哲學家阿岡本在《友愛》一書裡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的主旨是提醒基督徒一件事情,基督徒跟基督的教會「乃是寄居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