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台灣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年關過後,想好該如何面對疫後中國了嗎?

By
on
2020-01-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武漢肺炎在中國全境快速擴散,也輸出了一些病例到往來較為頻繁的國家,台灣也有返台過年台商與來台旅遊中國人確診。

或許有些人至今仍然相信,台灣可以僥倖躲過一劫?

料敵最好從嚴,特別是出現過武漢回台卻不自主通報或隔離還不帶口罩到處走的案例後,對於本次武漢肺炎在台灣的擴散情況,大家不應該抱持沒有證據的樂觀!

面對下檔衝擊很大的風險,進行決策思考時,應該審慎保守,不宜過度樂觀。勤洗手、戴口罩,避免出沒人多的密閉空間,是還沒有研發出疫苗的我們少數能自保的手段!

本文不打算談公衛,而是要從風險管理的角度,請大家思考,初五年關過後,在中國仍有工作或投資的你,是否要一如既往地返回?身處台灣的人,又該如何面對中國經濟可能出現的下檔衝擊?

以中國當局過往總是以隱匿問題與打壓通報問題者作為處理問題的手段,在武漢肺炎的擴散等問題尚未完全明朗化的階段,貿然按照過往慣性,年後就回到工作地,似乎是把自己推入風險之中!

工作沒了再找就好,碰上這種不可抗拒的黑天鵝,我等小民也難以扭轉乾坤。

我真心認為,台灣社會應該好好思考自己在中國的布局與兩岸關係的再定位了!

中國改革開放以後的各種紅利優惠不再,且美利堅決定重返遠東,重振自己在遠東的勢力,不再放任中國坐大。

日前完成第一階段的中美貿易協議簽署,許多人都被美國方面詳細表列的附錄嚇傻了,想說這根本是對中國該如何在國際上做生意下指導棋,而中國竟然也簽了?不正代表中國在此次中美貿易戰是敗戰一方嗎?

武漢肺炎尚未擴散前的中美貿易戰尚且如此,瘟疫爆發後的貿易戰中國又該怎麼跟美國打下去?

剛結束的台灣總統大選,美國一堆官員率先祝賀不說,選前的用力助攻,再再表明美國在遠東的利益底線,精明的台商不可能看不懂趨勢,否則去年台商回流的速度與力道不會如此快速?

大環境的風向已經變了,各種數據與狀況都指向情勢不利中國,除了已經在中國結婚生子打算規劃深耕的人以外,其他只是在中國求學或工作的台灣人都應該好好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真的要在那塊土地上繼續下去,還是要轉換跑道?

中國的富強泡沫,也是該破了!

過去中國經濟榮景的潰而不崩,靠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宏觀調控。然而,人或產業或許可以靠大撒幣,被自殺、國進民退等手段宏觀調控,病毒卻無法。

縱然這一波病毒最後可以防堵(但已經損失慘重),根據共產黨處理問題的不透明、欺上瞞下,報喜不報憂與專制等處理態度來判斷,重蹈覆轍是極有可能的事情,難保哪一天又在哪個地方出現無法收拾的失控災情?

古人有云,危邦不入,更別說這個危邦過去幾十年來不斷用炮口對準台灣,要脅絕對不放起武力犯台,每一次台灣需要國際援助時都率先出面阻擋,甚至幾次害台灣錯過黃金救援時間,讓不幸在台灣孳生!

雖說我們不落井下石,對著已經落入苦難的中國人民吐口水,但是,我們不能不尋思預防下檔衝擊的自保手段,畢竟保住小命,日後才有機會。

人生總會碰上幾次牛市熊市,幾次關鍵時刻,我想,對台灣來說,如今就是那個關鍵時刻。好比說,中國撐過這一波之後對台灣與世界的態度是否會轉變,而我們又該如何因應?面對關鍵時刻,不宜以過去的慣性作為應對,應該多方收集資料,審慎思考,因為新的未來道路已經開啟,過去的做法已然不合時宜。

我不是說絕對不能回中國去,畢竟富貴險中求,武漢肺炎固然會重創中國,中國也可能劫後重生(也可能不會,如果不思悔改繼續以過往方式處理問題),此次出現的變異中仍然藏著巨大的機會,只是我們得思考的是,這些機會是否真屬於我們,我們是否真能抓得住?

《黑天鵝效應》的作者塔雷伯說,如果做一件事情的下檔風險很大(例如會致命),但上檔收益很小時,他建議最好不要做。

這是寫歷史的一刻,每個台灣人都必須審慎判斷中國未來的可能發展趨勢,做出自己的決策!沒有人能給你萬無一失的答案,只是無論如何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不能逃避問題,假裝瘟疫過後一切如常!否則難保下一次黑天鵝來襲時,承受下檔風險的當事人不是你?

願我們在瘟疫蔓延時,仍能保持內在清明,審慎決斷而不混亂,共勉之!

逆社會觀察

做好承受武漢肺炎的經濟下檔衝擊準備了嗎?

By
on
2020-01-27

一早收到缺貨通知,過年前下單的李笑來新書,會不會可能來不了台灣了?!

暫時要買簡體書可能只剩電子版可以挑?

昨晚認真的想了一下,過年完開工後的生活與工作運作,自己除了買書,倒是沒有太多仰賴中國的地方(雖然大系統的間接衝擊一定有,畢竟其他人受影響也會影響我)。

至於日常生活,我有做好最壞打算,某些過去只有中國製造的便宜商品暫時可能沒得買了,只能說,還好這幾年陸續有製造商轉出到東南亞,也許衝擊不會那麼大!

但是,那是消費者的角度,如果自己就是這些工廠的老闆或在中國的幹部,可能就開心不起來了?!

年前就已經聽說,沿海原本就有些工廠找不到勞工(製造業缺工問題),此次瘟疫後,要湊足人開工肯定更難?!工廠不能開工,商家沒有勞動力可以開門營業,甚至物料產品沒辦法順暢流通…

考驗接下來才開始!

幾年前開始,我就很認真在思考自己的中國依存度,不知道有多少人認真思考高度仰賴的中國製造的風險面呢?

想想,覺得很多事情,都是大挑戰!

湖北六千萬人,封城。

相當於兩個台灣的勞動力直接從市場上取消,怎麼想也知道是很大的經濟衝擊? 

你能想像世界上突然少掉一個台灣的產值嗎(我是沒去看河北的整體經濟產值,但是承受衝擊也不只是中國河北一省而已)?

開工後,中國勞動力的缺口會有多大?

更別說不敢回中國上工的外國人,又有多少?

這次,共產黨還能靠宏觀調控維穩嗎?

我覺得最近幾天放年假,中港台的各種經濟數據暫停,加上還沒有本地案例,使得多數國人還沒能真切感受瘟疫的嚴峻!

又不知道開工後,中國市場一口氣少掉幾千萬勞動力,會變成什麼樣?

我想,會出現欠缺的產能,絕對不是只有口罩而已~

假期剩兩天,初五/六開市後,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挺住,目前只是爆開,還沒有達到高峰更別說善後了,至少是長達半年以上的耐力賽。

我完全無法想像連鎖反應有多大?

我是很怕

黑天鵝襲擊中國
台灣不可能全身而退
疫情只是導火線
後續的效應與衝擊
能夠看得清楚的人幾乎沒有
(不是譴責而是指出各變項連動的複雜性)

只能說
辨認出黑天鵝根本不是重點
而是黑天鵝之後會發生的事情
以及對你的衝擊與影響的確認與防範才是關鍵

要重新設定與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今年年假其實已經結束
如果能夠約略看出問題的嚴重性的話
你會知道 之前設定的年度目標必須作廢重來
甚至接下來你習以為常的生活也會出現巨變
因為局勢已經截然不同…

時間就是金錢這件事情
從來沒有那麼真實而急迫過…
(少數人能從中獲得巨大利益,多數人則是還不知道該準備什麼就開始承受衝擊~)

今年年後,是否還要回天朝去上班或出差,不要遵從過往的行為慣性,請務必好好思考思考,這是風險決斷的關鍵轉折?

至於在天朝資產,嗯,看開點,保住小命優先!

這波撐過,難道不會有下波,如果共產黨繼續用眼下方式處理問題?

當錯判下檔風險會致命而不致命的上檔收益也很小時,塔雷伯勸我們不要做,我也勸大家別做。

丟工作總比丟小命好,共勉之!

多嘴一句,過去四十年,台灣人用天朝有廣大人口紅利這個概念,掩蓋我們其實是在賺取語言紅利與統戰紅利的事實。賺夠久了,該獲利了結落袋為安了,北京都封城自保了。

#估算能力對於風險評估很重要
#系統性風險
#系統升級或毀滅
#富貴險中求
#看得出趨勢才能站對位置

 

以前我也寫過,但只是作為提醒與自我勉勵的一件事情堅持下來一直在做的事情,今年或許會變成真實而非象徵意義的,那就是景氣不好的時候,不妨學習神話學家坎伯年輕時面對大蕭條的做法,多讀書,靠讀書累積充實自己撐過不景氣。

當年坎伯碰上1929大蕭條,沒什麼工作可做時間一大把,就鑽入書中,讀遍群書,後來讓他領悟出人類神話背後的故事模組,寫成了千面英雄,正好景氣蕭條結束,出版後受到熱烈追讀!

人生數十寒暑,不可能永遠身處上漲的牛市,通常是牛市與熊市穿插而來,所以巴菲特和塔雷伯等投資高手都說,不要去預測牛市或熊市何時會來,而是要做好無論身處哪一種環境都能讓自己得利的準備!

當社會開始走下檔區段,就沉潛學習,用上一波上檔期間累積的備餘支撐,直到市面上大家都不敢進場投資時,輪到你開始撿便宜,陸續進場,並將此段期間所學應用在下一波上檔,如此反覆!

人棄我取,下檔石就沉潛學習,所以,接下來一年,應該是很好的充電時刻,只要你的資金足以幫助你撐過這一段下檔風險,那麼,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累積自己下一波上檔來臨時所需要的實力!

歡迎來參加能夠累積反脆弱性的自學力系列課程與主題讀書會

逆社會觀察

美利堅只要能協防天朝出海的朋友,不需要助共勢力增長的敵人…

By
on
2020-01-15

過去的美國扶植蔣介石與支持國民黨,是因為國民黨反共,可以協防台灣,擋住共產勢力出海。

後來國民黨開始親共,正好碰上美利堅自己也開始對中共懷柔,希望以經濟發展換取天朝的民主化與民族國家化。可能是這種巧妙的貌似一致性,讓國民黨的親共政策沒有被美利堅的執政者即時阻止與反對。

而今,形式已經不同,美利堅再度決定封鎖天朝出海,不再寄望天朝可以因為經濟崛起而加入萬邦系統,甚至看透天朝過去只是假裝,因此,美利堅的東亞政策回歸過往的反共用防堵,而今,能夠承擔此一責任的台灣政黨,轉換為小英帶領的民進黨,而國民黨則成為棄之亦可的無用之物,甚至是絆腳石。

美利堅目前仍在觀察敗選後的國民黨態勢,國民黨內部已經有些人嗅到這個改變而提出不要再堅持九二共識,要改變親中路線,表面上是怕無法再台灣繼續執政,實情是怕美利堅將之視為地緣政治到搗亂者,被貼上敵人標籤。

畢竟,美利堅的台灣政策向來也是留島優先,而誰能幫忙留下台灣島為己所用就支持誰?

目前看來,這個朋友絕對不是國民黨而是民進黨。

所以,答案很簡單,局勢已經改變,跟不上的國民黨,就會被美國剷除。別忘了法理派台獨份子過去一直主張的台灣地位未定論,蔣介石某種程度只是接受美利堅拖管台灣,順便讓中華民國有個地方可以安置。如果沒有特別意外就沿用(美國自己不是很在乎別人社會的國號,都是堪用就好的務實主義作法,這也造成戰後很多地區動亂的根源),但也不是不能改變…

接下來十年,至關重要,過去的兩岸維持現狀論,會隨美中關係的大幅改變而瓦解。很可能回到美利堅承認天朝之前,重新定義台灣關係與台灣的國際地位。

美利堅既然可以率先承認天朝為萬邦體系的合法國家,當然也可以率先承認中華民國台灣為合法國家。

選錯邊,會很慘,還好,這次守住了!

(在某種意義上,柯文哲說兩黨都在操弄亡國感是成立的論述,因為台灣無論統獨都不是台灣說了算,而是背後勢力要點頭。

但有一點柯文哲故意無視,那就是兩大勢力還是看島內民意的呈現狀況來進行後續的發展工作,且無論統獨都需要相當漫長的時間,只是選舉結果會是啟動往某一邊發展的樞紐。

在這個意義上,柯文哲是某種希望繼續維持現狀派,也算代表台灣島上的某派聲音沒錯,至今仍然有不少人希望不要變動維持現狀。)

我想說的還有一點,國民黨別以為下次取得執政權就可以繼續親中,只要美利堅已經不是親中路線,國民黨執政卻親中這個選項,可能會被美利堅直接沒收。

韓國瑜這次選總統竟然膽敢美利堅都不去正式拜會,那就是擺明要跟天朝同一邊,下場就是美利堅強力放送利多給民進黨跟挺美的勢力,甚至動員其他國家協防(選前澳洲都出手就是一例),就別說天朝自己的誤判局勢,在這個敏感時間點用力打香港人給台灣人看,讓大家認識天朝一國兩制的威力!

 

心中的世界只有兩岸沒有萬國者,才會相信武統論

一言以蔽之,武統就是恐嚇那些世界地圖中只有兩岸關係,被困在天朝主義底下的傳統華夏洗腦教育出身的台灣人。

(正常人想一想天朝周邊幾個鄰國,多少解放軍,多少軍區,維持常備戰力要花多少錢,別人國會否趁你某處空虛滲透或打你,就知道打台灣是最蠢的下下策,共產黨當年自己就是利用他人對戰的空隙擴大佔領的高手,怎麼可能自己犯這種低級錯誤?)

不能怪天朝願意打武統牌,因為過去的蔣介石也很配合這套大論述在玩兩岸爭霸遊戲。他是剩下思想論戰層次的遊戲可以滿足他仍然在和共產黨逐鹿中原的幻想,只是拖了上千萬台灣人陪葬。

不是每個人受過黨國國民義務教育出社會後都有機會覺醒與了解真相,特別是那些身分本身偏外省族群的更是。

簡單說,武統是恐嚇49年後來台的中國裔台灣人,他們的世界觀的確只有兩岸,活在天朝主義底下。

也不算都是他們的錯,想想過去的歷史地理課本是如何的大中華主義作為貫穿的核心(蔣介石是梁啟超思想的實踐者,雖然只能在台灣島上洗腦台灣人)。

一如過去許多人直覺會以明鄭或歷史上最後被打敗或一統的南朝來看台灣帶所謂偏安。偏安論本身就藏著華夏天朝主義。

台灣已經順利進入萬國系統,阻攔已經搬開,國際也給予肯定。

蔣介石時代他自絕於萬國系統,以漢賊不兩立論選擇退出聯合國,不願意接受兩個太陽並存與聯合國,拉一票台灣人陪他做春秋皇帝大夢。

在萬國系統的人看蔣介石的選擇是無法理解的,因為洋人實在是不懂華夏天朝主義的奧妙,這跟羅馬帝國完全不一樣,給統治者的更純粹的鴉片。

但其實,後來又用一堆非正式邦交手法回歸萬國,只是局限在經濟上,對島內則大力主推台灣等於中國論。形成兩套並行與台灣的荒謬狀態,直到而今才算稍稍緩解。

美利堅不可能放任自己遠東利益受天朝侵吞

讀歷史的好處是,當世事出現關鍵轉折點時,你才可能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戰後台灣的國際定位,從來是美國決定的,無論是蔣介是能以中華民國身分待在台灣,還是後來美國放棄台灣代表一中選擇天朝,都是美國決定!

舊金山條約裡的細節,俗稱台灣地位未定論,美國並沒有否認。

有個細膩的大前提,土地與國號和人民三者的破折號連結,三位一體時才會出現民族國家,但是,並非三位一體,並不是就不能用,只要國際強權認可!

過去台灣就是如此,土地國號與人民各行其是,是美國將之統合放在一起。

但是,這些並非永遠不變,如今到了即將出現轉變的時刻,因為美國對中國的態度變了,所以對台灣的使用方式也變了,那就牽動台灣的未來發展。

要看懂這個大前提,才知道美國為何這次出手這麼大,天朝如此跳腳!

天朝當然知道自己沒有武力犯台的實力,天朝的武力大多時候都是拿來主義,戰場上的實績超級難看,總之,是打不贏美日聯軍。要拿台灣得看美國臉色!

這次最不看美國臉色的就是決心被統的國民黨候選人,連美國都不去,試圖將台灣島上的人民一起連同國號帶往天朝,並使之消滅,然後讓台灣歸屬天朝,這對美國是不可接受的底線挑戰,自然要用力防,不惜與天朝翻臉也要防堵!

天朝拿下台灣,拿下整個東亞航道,美國在遠東的利益將會喪失大半,美利堅合眾國作為世界霸主,不可能接受這種挫敗!

未來,美國應該會續加碼對付不知悔改的國民黨跟敢直接拒絕美利堅的韓國瑜,後面還有很多好戲會上演!

美國在國際事務上沒在管什麼人權或民主法治的,那些是美國境內的美國公民才享有的特權,對於境外維護美利堅帝國的利益,美國雖然經常錯判但從來不會手軟!

逆社會觀察

逼退中產中間選民,就是民粹操弄者獲勝的契機

By
on
2019-12-30

 

撇開政策能否兌現不談,應該不少理性務實中立(諷刺意義也算)的經濟選民發現,這次選舉政策聲音能見度極小,都在比網路聲量吧?!

其實,執政者有推政策政績,但是,擴散不出去,新聞炒不起來。只有跟網紅合作拍片時,對抗民粹的反諷時,才有流量。

有些人就不開心,覺得選成這樣,是另外一種兩黨一樣爛。

我的回應是,這次未必是最後一次,只要大家還找不到勝過操弄民粹者的手段,他們會食髓知味,繼續操弄。

別以為小英找網紅炒高聲量穩贏,韓導那邊靠民粹已經牢牢抓著基層,而台灣還多一個軍公教可以綁架,比過外操弄民粹的政客還多一群可以綁架。

更別說人家國外操弄民粹的通常是本國國族主義者,台灣卻是外來侵略勢力的天朝主義者。

我想,連美國都想看小英這套大舉跟網紅合作的懷柔手法加上唐鳳將國家機器訓練成可以擴散迷因的操作模式能否成功反制民粹。

如果可以,相信我,這會是台灣在自由國家的一次重大勝利。

我們社會的菁英比較不擅長用肯定式建構理論的態度看待正在發生的事情,只要跟海外理論比較不到的新現象就斥責。

這很可惜。

然而,小英這套能贏嗎?

老實說,不知道,得看當天有多少人願意站出來投票?

而且,勝負論英雄,輸了就是輸了。

唯一的勝算是韓國瑜跑太快政績太爛,不是民粹很好破解,只要社會上少數菁英才能自外民粹語言,但能在網路上自主發言的大多已經不是真正庶民(沒錢或許是,但未必沒腦),所以光看網路言論會出現系統性偏差,以為穩贏。

老實說,民粹很難打,特別是民粹能逼迫民主價值的根基中產階級逼離投票場所,拒絕投票,拉低理性選民投票率,讓這些人厭惡政治,讓雙邊對決的態勢對掌握多數庶民的民粹方有利。

東亞理性選民或富裕選民還有個機制,他們可以出國求生,因此,對於共患難或以犧牲個人意願拯救社會弱勢免於被逼迫的貴族情操比較欠缺,這些都是讓他們不願意特地投票給另一個不怎麼支持的政黨而去投票的潛在理由。

問題很棘手,多元化社會下的社群太多,共同體的構成太複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要求與不滿,當好學生的很難顧到多數人,當壞學生的很好牟利,扯後腿即可。

還是希望能多出來投票,不為了自己也為後代,香港的事情不是不可能發生在台灣而是已經發生過了,七十年前就發生過了。

不是今天香港明日台灣,是昨天台灣今日香港。差別在,明天的台灣我們能夠自己決定,香港已經不行,因為這兩個殖民地當初的交還方式不同(英國收了中共還的外債給了中共,美國將台灣丟給蔣家託管),決定了最後的分歧,如果台灣最後又交還天朝,那麼,七十年前事件絕對重演。

逆社會觀察

您還可以投票決定2020的台灣,不覺得很幸福嗎?

By
on
2019-12-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一年,不知道大家過得好嗎?

自從六月開始看著香港人上街反送中條例,越演越烈,許多年輕人被襲擊甚至被消失被自殺,連下樓買個晚餐都會被警察暴力盤查,就覺得很難過。

身為時事評論工作者,連續幾個月看著香港年輕人的慘烈抵抗,回頭再看台灣社會為了來年總統大選的爭執,即便再激烈,雙方陣營再怎樣不滿意對方,目前也都還是在民主法治社會這個最大公約數下生活,兩個不同陣營一起上街遊行,能夠和平落幕,心裡有一種莫名的安慰,即便我們不同立場,我們都是民主法治社會中遵守法律,尊重他人異見的好公民。

雖然很不喜歡這樣比較,但是我們生活在還可以用選票選舉總統與民意代表的台灣,真的已經夠幸福了!

幸福,也許真的不是賺很多錢,可以吃很好穿很好到處去玩,而是能夠生活在一個不用恐懼害怕的社會裡。

即便我們暫時不富裕,但社會上仍有許多良善的力量願意協助我們,但警察與公職人員仍然是可以信任的,不會反過來成為讓人恐懼的象徵!

民主,最棒的地方就是,可以透過定期選舉,用選票告訴執政者你的新選擇,所有人都必須尊重這份選擇。

在這個意義上,民主並不只是理念或一套社會制度,而是一種集體的社會行動,也就是大家在某些日子一起走出門去,到一個定點,投下你的選票,表達公民集體意志。

所以,民主不是在臉書或網路上嘴砲,不是到處罵自己不喜歡的政治人物或立場不同的公民,而是實實在在的公民集體行動,實實在在的以投票表態,以行動監督。

所以,身在民主國家裡的每一個公民,不能只是擺出高姿態的批判眼下自己不滿意的事情,卻不付出行動,不讓大家知道你的真正選擇。

所以,如果你覺得這一年過得不好,那你就去投票,用選票告訴執政者。

但是,如果你覺得過得很好,也請不吝於用選票告訴執政者,我肯定你並且支持你繼續為我們服務。

有時候,幸福的公民很懶且貪心,常常因為過得還不錯,就忙著自己的事業與小幸福,忘了以實質行動肯定讓我們過得比較好的政府或民意代表,心理幫自己找各種藉口說,我沒去投票應該沒關係吧?現在的政府做得不錯,其他人應該也會做出理智的選擇吧?並且,對自己支持的政府的要求標準越拉越高,稍有做不好的不滿,就被放大!

即便其他人都會做對選擇,即便你肯定的政府貌似也被其他許多人肯定,但是我認為,這並不構成自己偷懶不站出來的理由,因為,以行動表態告訴社會自己的選擇,是民主國家的公民的權利,但也是義務,既然是義務,就要盡好盡滿。

更多時候,人們比較願意出來投票,是因為不滿,是因為不爽,是因為生氣,卻不一定是根據客觀事實的判斷。

導致民主的政黨輪替,好像比較常在民怨沸騰下發生。導致民主的寶貴特質往往跟負面情緒連結,導致某些人因此厭惡政治或投票,試圖遠離。也導致選戰經常落入負面文宣攻擊,彼此互相傷害!

如果換個角度來思考,如果選舉不再是比誰爛而是比誰好,每個立場的支持者都是因為我支持的政黨或政治人物為我們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好的在野黨當然也能透過監督,幫人民做很多有益的事情),所以我們紛紛站出來投票去推舉我們認同的政黨,假若社會真的能有有那樣一天,那麼,即便雙方陣營仍然各有擁護,這個辯論卻會變成是比哪一邊對人民的貢獻更多,而不是爛蘋果中挑一個!

這不是烏托邦想像,是有可能發生的,只要公民們願意開始做一件事情,正面數算執政者替人民真正創造的益處,而不是把執政者對國家社會創造益處當成理所當然。

當成理所當然,容易落入扣分思維,做好沒加分,做壞就扣分,一些失和家庭往往也都是因為把其他家人的付出當成理所當然,有做好的地方不肯定不感謝不讚美,一沒做好就拼命罵!

是不是,如果我們評估檯面上的政黨時,可以使用損益表的方式,公平地羅列效益與錯誤,優點與缺點,而不是光憑個人情感的好惡選擇單一邊來看,落入永遠只是以證據鞏固自己的立場卻不肯承認改變已經發生的閉鎖狀態,社會也許會變得更正向一點,少一些抹黑與暴力?

拋出一個顛倒現狀的思維方式給大家參考,畢竟歲末年初,展望來年時,要心存盼望,不要一開始就悲觀絕望的失敗主義上身!

無論喜不喜歡,過得好不好,2019年都要過去了。

至少我們值得慶幸的是,還能平安地迎接2020年,去投下我們自己的那一票,決定未來四年台灣的領導人!不覺得還能夠投票決定自己的未來,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