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台灣

逆社會觀察

超越華夏文明的天花板

By
on
2020-04-05

加入日本,擺脫天朝之前,台灣是天朝系統的邊陲,來此發展的大多是混不下去的唐山公,還有住在這裡的南島語系族群,就是化外之地,天高皇帝遠,也不被視為可以獲得天朝文明教化的可有可無之地。
日本戰勝天朝後,透過兩國合約正式取得台灣,日本統治替台灣帶來了西方現代文明,直接帶領台灣人一口氣超越前宗祖國的文明天花板。
這也種下了日後大陸那邊來人,因接收台灣時的文化落差,被接管方的文化超遠接管方,從而釀成後續數十年的悲劇。228,其實只是悲劇的開端。
香港也類似台灣,原本是天朝邊陲,大英帝國從海洋文明角度看出其價值,要走了香港之後,投入開發,也讓香港超越原本宗族國的天花板,種下回歸後的悲劇。
原本華夏天朝陸路文明的邊陲,進入海洋文明後卻反而成為最先進。
原本也無不好,只是天朝這個極為自我中心又自大傲慢的文化系統,無法接受外來番邦比自己強大的現實(歷代天朝都是以竄改歷史或漢字書寫來扭曲外族比自己強大或文明的事實),更別說是自己原本不要的棄子,竟然被栽培的比自己的文化濃密度高且強大,這不是直接打臉天朝系統的文化成就嗎?
是以,動用武力或象徵暴力強行鎮壓是不可避免的必然,否則原宗族國面子掛不住。天朝沒有欣賞邊陲超越自己的雅量,天朝的核心就是文化文明必須只能從中央往外輻射。
這是為何共產黨對港台都擺出留島不留人的政策,而西藏新疆卻只是鎮壓即可,因為後兩者沒有直接接觸外國文明統治的經驗。
然而,中原陸路文明是結束了,曾經比天朝更強大的中亞文明都沒落了,更別說原本是中亞文明的周邊的天朝。
瘟疫雖然按下暫停鍵,但是,而今依然是西方系統勝出的世界體系時代,越靠近西方制度的,文明高度越高。
天朝無論德性,還是制度思想,抑或是武力,都不足以扮演輸出秩序的文明承載者的角色。
若讓天朝領導世界秩序,世界只能趨向滅亡。
別說世界,連東亞霸主都不夠格。
只是土地人口多,並不代表能夠成為系統秩序制定/輸出者。
華夏科技史乃至華夏人最大的問題,在於總想以自家早於西方就出現的一些發明,來證明華夏優於西方。
造紙印刷術羅盤火藥等所謂的四大發明,成了百年國恥後的華夏人,自我安慰仍是泱泱天朝的一種存在。
華夏對日本也經常擺出這種姿態,一種那些傳去日本的東西還不是我們先發明出來,要不然你們能拿去改良嗎的姿態!好像原創比改良好一樣,好像原創真的很了不起一樣(看看迪士尼,原創哪裡能比的上認真改良且懂商業化的好賺?)。
問題是,出現順序並不是關鍵,能否普及與商業應用才是。
也就是,華夏人試圖倒果為因(到了當代只剩事後諸葛亮),以後來的某些些東西出現強大的結果,回頭證明自幾很強,因為華夏人說這些我們早就有了。
其實,就算華夏不發明,也遲早會有人發明,根本不會影響世界史的運作。
問題是,華夏有人能發明卻無法將之實用化與擴散普及,發明根本介於有跟沒有之間,沒什麼X用!
就說漢字好了,沒有日本人的再提練,今天華夏人要接軌西方文明都不知道要多耗費多少心力跟時間?
一個只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卻成天怪別人造成自己陷落的巨嬰化文明系統。
劉仲敬認為,對世界輸出秩序從來都不容易。
華夏曾經輸出四周,但是歐美列強崛起後,再無力輸出秩序到周邊。
台灣,過去長年是秩序輸入方。直到這次瘟疫爆發兩個月後,各國開始接受台灣抗疫經驗的秩序輸出。
別以為只是抗疫,就因為歐美長年扮演秩序輸出方,才會輕忽怠慢從遠東的小島發展而成的抗疫秩序,延宕了防疫時機。
另一部分原因是西方過去數十年積極發展新自由主義,走小政府路線,削減政府管制與干預,推崇人民的個人自由,瘟疫爆發後政府能使用的有效控管手段不多,且成效不彰。
第三,過份相信自己過去在世界上建立的國際組織所發展出來的秩序輸出系統,因而被天朝所矇騙。
也就是說,天朝利用造假,一時間順利瞞騙了萬國,達成了甲秩序的輸出。從兵不厭詐的角度,從戰爭或兵法的角度,這是成功的,但若從希望成為秩序輸出者的角度,毋寧是華夏史上最慘烈的一次失敗,一口氣得罪萬國,包括過去幾年加入一代一路與中國交好的友邦,中國都毫不手軟的傷害了這些國家。
抗疫的結果與世界的未來如何,還不知道?但是,台灣這次在世界史層級的世界上扮演了關鍵角色。真心希望國人一起撐過這段,這是台灣的關鍵時刻,不亞於明治的日本打敗俄國那場戰爭。
因為遠東島國做到歐美日列強都做不到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共產黨,台灣的統派,乃至推崇歐美派很難接受的部分。

逆社會觀察

能生活在台灣,其實是很幸福的事情

By
on
2020-04-01

台灣長期詬病的普遍低薪,幾年前的經濟學人寫過一篇文章分析這個問題。
經濟學人的觀點是從宏觀的系統論來檢視,比起歐美選擇讓少數人維持超高薪而放棄絕大多數人的基本收入保障(歐美的窮人常常連賺錢活下去的低薪都達不到,得靠食物券之類,且負債驚人),台灣選了讓多數人勉強都能活下去的低薪,壓制受薪階級的收入成長幅度(用選擇好像有個人在決定,不是很好的用詞,應該是說系統自行發展成這個模組)。
注意,這裡不是談超級勝利組或資本家,而是指受薪階級的薪資分布狀況。歐美的超級勝利組或資本家,也很多比台灣的有錢好嗎?
(補記:這篇文章指涉的對象是弱勢窮人社會底層,不是普通中產階級更不是上層階級!當社會上就有一些基層工作無法獲得高薪,在無法分得高薪的情況下,有些國家是放給他死,讓市場機制拼命壓榨;有些則是大家都勉強能分到能基本存活的程度,我認為台灣是後者而歐美是前者,有感而發寫了一下~)
過去看這篇文章時,解開一部分困惑,突然覺得低薪好像也不全然是不好,如果有其他配套存在(穩定的物價與健保)。
而且,如果不是房價被馬英九時期開放回台的資本炒高,也就是如果可以不計房價的話。其實,台灣的薪資水準勉強可以活的不錯。
最近瘟疫爆發後,更可見讓盡可能多的人都有工作的好處很大,社會較不會馬上陷入動盪,需要補助的人或補助的幅度都可以縮小很多,可以透過一些相對較省預算的方法補強。
眼下的社會經濟發展問題,有一些不是政府能夠擋的趨勢,好比說數位科技發展出只要極少數人力就能創造高額產值,少子化高齡化等等。
我當然不是覺得低薪好,低薪當然不好,讓大家都能得到不錯的高薪更好。只是,當過往我們在追捧歐美的高薪之高與工作時數時,忽略了能夠受惠的人口比例,以及其他沒能取得高薪者的人數規模與慘狀(這方面的書我讀了很多,在台灣通常是隸屬於賣得很爛很少人讀的社會科學類作品)。
或許我們許多人都在無形中,幻象自己是能夠擠身歐美取得高薪的族群,也是過度樂觀了。
正義論的作者說,如果讓他選擇,他要能夠保障弱勢基本生存權的社會而非強者拔尖的社會。我也是,我不會幻想自己能夠成為人生勝利組,而是思考如果我是需要被幫助的弱勢族群,我希望生活在什麼形態的社會?!
歐美社會的弱勢,很多活的比台灣的窮人還慘(生活成本很高)。而且,弱勢窮人的比例很高。
在台灣也許不能超有錢,但是淪為超慘的機率也比較低一些。
至少我們擁有的健保所保障的東西,在歐美許多國家就連中產階級都得不到。美國很多人生一次病就花光積蓄甚至負債。
看薪資收入不能只看帳面數字,還要看能夠買到什麼服務?不能只看平日生活消費支出,還要看老後困頓生病時的花費。
我想說到是,延續之前我在專欄裡提到的論點,不要因為是台灣自己的經驗就否定,也不是國外的方法就一定比較好。應該從肯定面發展論述,不要急著否定。
社會的運作,往往很難有絕對的好或壞,就是看要犧牲誰來保護誰?你想自己是會被保護或犧牲的?你希望自己被保護還是犧牲?
更全方位的檢視,你會發現生活在台灣其實很幸福。

逆社會觀察

防疫超英趕美 請對台灣多一點自信

By
on
2020-03-30

(本文發表於上報)
這次瘟疫爆發後,絕大多數台灣人都跟政府一起認真防疫,不過,有一小部分人,卻拼命唱衰台灣的防疫政策,從禁止口罩出口,到堅持疫調、不普篩,不風城,都有意見。
任憑官方怎麼解釋,他們就是不聽。尤有甚者,抓住官方解釋的語句,製作稻草人,寫出「如果封城…」的報導。
與政府不同調的異議者,我發現大致上有以下的類型:
第一、認為能提出跟不一樣的意見,就是監督政府。
第二、不同專家的防疫對策的流派之爭,專業人士的理論對策的流派之爭。
第三、統戰勢力在扯防疫後腿,怕台灣的防疫成功會讓更多人發現中國與台灣的不一樣。
第四、雖然也愛台灣但是更真心相信中國強大,害怕得罪中國會讓中國對台灣不利,相信臣服跪拜,不惹怒中國,討好中國,跟隨中國腳步走,才是台灣活下去的唯一方法。
或許是過去黨國教育中的華夏道統論述作祟,或許是親眼看過高速成長期的中國的表面富麗堂皇,意志被懾服,真心相信台灣不能抗衡中國(白色力量與知識藍支持者中有不少)。
第五、還有打從心裡不相信台灣,認為國外的做法比較好的人。認為,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國外都在做的事情,台灣應該跟著做(從眾姓)。
說實話,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更是台灣社會普遍存在的心病。
若不是此次瘟疫爆發後各國防疫的荒腔走板,我自己過去也經常落入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迷思。日本比較嚴謹,歐洲有豐富歷史文化,美國科技文明昌明…。
從殖民地時代不被允許發展主體性,到威權時代未經同意而逕自強加在我們身上的主體性,長年被壓迫,導致習慣性的自我否定。
當年台客文化崛起時,不少人都認為很粗俗,無甚可觀之處,直接援引歐美日的精緻文化與之對比,輕易地就否定了我們自己土地好不容易發展出來的文化幼苗。
或許是台灣當慣了殖民地,我們很習慣以負面否定貶抑的心態,看待自己社會長出來的東西,不若歐美日等國家,會從肯定自家土地經驗的角度出發,將之發展建構成系統性論述,甚至擴散到全世界去。
我是受西方社會科學訓練的人,十分推崇西方科學實證主義精神。這次瘟疫卻讓我跌破眼鏡,素來追求精確性與重視實證資料的歐美社會,卻被WHO與中國的假資料耍得團團轉,輕信WHO與中國,甚至根本逃避面對防疫,跟我過去在書中所學大不相同。
要說大外宣修辭,已經癱瘓了過去西方社會素來自豪的邏輯思辯與科學實證主義精神也行,跪拜人民幣而對中國擺出綏靖主義政策,不敢得罪中國也可以,甚至將少數還敢說真話的科學家硬是打壓下去,拆了西方現代性的根本,著實可悲。
撇開瘟疫是否是人為病毒,是否是中國刻意往外擴散不談,這次瘟疫讓我意識到,西方社會過去所宣揚的那些特質,至少在國家層級根本施展不出來,而企業組織就算有此能力,若沒了國家守住邊界,企業再強也無濟於事。
國家的主權並不如過去新自由主義派全球化論者說的,可以丟掉了。反而我認為,未來國家的主權會再度揚升,會開始設立一些邊界阻擋過濾外來訊息,太過無邊界的自由流通,並不是全然有利無弊的事情,這個下檔風險遠超過往太平時期所創造的利潤之總和。賺十年的榮景,經不起兩個月的摧殘而倒下者大有人在。
而如果說,國族認同發展有所謂的歷史關鍵時刻,此次抗疫之於台灣,很可能就是了!如果最後台灣守住了,國民全體的自我認同感將會大幅上升,對自己是台灣人的自豪與榮譽感應該會來到史無前例的高。此後,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會不斷攀升。
能夠有此成就,當然是很多人的共同努力。只要團結且隨時警醒,抱持憂患意識,可以挺過風浪。
不過,我認為台灣還有一件事情很急需去推廣與改變,那就放下殖民主義心態,好好正視自己的主體性的發展與建構,不要輕易地以其他社會的論述否定自己社會正在發生的事情,逐步捨棄外國月亮比較圓的想法,放下拿來主義,發展自己的論述,我們應該對自己更有信心一些,台灣會逐漸走出自己的路!
聖經中,年少大衛打敗了巨人歌利亞,大不等於強,小不等於弱,我們不要妄自菲薄,我們是小國小民卻是好國好民,且能對世界人類做出屬於我們的貢獻,想讓世界接納我們,我們得先肯定自己的存在有其不可取代的獨特性,不是嗎?我相信瘟疫過後,台灣會有很長一波的上升榮景等著大家!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瘟疫過後 世界運作規則將重組…

By
on
2020-03-28

稍微重溫翻讀了一些探討消費主義的作品(過去花很多心力探索的一個主題),總覺得瘟疫過後,消費主義狂潮會暫時收斂。
人們對於生命的輕重緩急,也許會有不同的排序。
資本主義社會就算捲土重來,也會是不同樣貌了,1960年代逅開始昂揚的消費主義社會形態,會被暫時擱置。
過往消費社會承諾的豐盛,原理是一種遮蔽許多前提下的特定現像。當系統的穩定供給消失,豐盛也消失了。
更可悲的是,不必要的多餘奢侈物的豐盛,是以必要的生存需求所交換的。商店裡有一堆賣不完卻也賣不掉的包包衣服鞋子智慧型手機…,卻沒有足夠救命的醫生藥物呼吸器口罩…。
許多餐廳開始倒閉,旅遊業業績歸零,太陽馬戲團倒閉…,我們生活需要什麼,有了完全不一樣的評判方式?
豐盛的假象被瓦解,取消了。現實是一片荒蕪,著實殘酷的風景。
未來是新時代,而現在是暫停/斷裂/撕裂/拆毀過去的模型。
必須戴上開放的心,探索未來,重新建構世界的秩序與規則。
系統更新後,人們對商業活動的評估標準也會更新。
傳統活動方式仍然有效,人們仍然需要消費非必需品與娛樂文化,只是影響力會衰退,規模會縮小。基本需求還在,關於基礎的部分則會被重新看重,其他外掛則不得而知。
掌握更新系統後的思考邏輯與關切重心者,能夠勝出。
這一次的狀況,是全人類有生之年沒有碰過的,只能從過往歷史文獻找相關案例來推敲。
讀史與社會科學的重要性,日後清楚的會展現出來。
最近出門工作時,心裡都很感恩,還能如常地搭捷運公車,進店吃飯買東西,走在馬路上…,想起歐美一堆國家休市封城隔離,世界暫時停止,真的很感謝那些在邊防前線日夜不休的保護台灣的軍公教醫護藥師…。
還有許多默默付出的台商,這次台商真的很愛國,又是做口罩,又是防護衣,還有奎寧,有的無償奉獻,有的台灣優先,推掉海外訂單!
很多事情,平日是一回事,患難又是另外一回事!
比起一些國家的政客與商人,寧可把物資往外送往外賣,也不留給自家人,真的是讓我感受到患難見真情,能共患難才是真的好。
平日的好也許並不是真的好,只是一種收服手段。
我原本就不是信奉新自由主義論的人,也對那些成功都是自己厲害的嘴臉很反感,歐美那套人道人權無限上綱與新自由主義論,在這一次瘟疫,真的是讓我覺得唏噓!
之前有人說,投胎成為台灣人不容易,畢竟全世界七十七億人才只有2300萬個名額…
十幾年前我就常在想,我們是深受殖民主義箝制,乃至凡本土長出來的東西,一經跟西方理論比對後找不到根源就採否定方式進行批判或排除,著實可惜了,我們應該更有自信的建構發展自己本土長出來的經驗為理論,往外推廣。這些年投入鼓吹專家出書,也有這一層意味在,我常說,不是歐美人厲害,是他們會寫書建立論,我們太少花時間在書寫與理論建構上,可惜了~
幾年前讀過一本書,提出改革社會要能成功,關鍵在激發榮譽感後將新元素納入,我想,這次是絕佳時機,如果台灣最後順利挺住。
希望今後台灣能在論述建構上更多著墨,將我們的強項推廣到世界上去,我們並不弱(雖然有害群之馬XX等…) ,應該對自己更有自信一些!

逆社會觀察

別被網軍帶了風向,而戴上仇恨眼鏡看世界…

By
on
2020-03-18

說真的,最近天朝這波對台資訊戰是蠻成功的,在各種新聞底下大量的放話要政府趕快鎖國斷航,激發留在台灣的台灣人跟在海外的台灣人的對立…
(網軍希望的是台灣人彼此仇恨與分化,分化與仇恨的理由不重要,但只要你習慣用二分法的仇恨意識看待世界就可以了,只要將台灣社會的人洗成這種看事情的態度,中國遲早能夠找到破壞台灣社會秩序的破口!)
鎖國斷航對台灣極度不利(航空客機的腹部就是貨運,少了一堆班次會減少多少空運量?),別說貨物流通出狀況台灣馬上垮,就是之後要重新恢復航權的談判什麼也很辛苦,甚至可能直接就被中國接收了航權與各種實質佔領。
很多事情得有外交單位細膩的處理溝通好才能公布,不是自己說想幹嘛就幹嘛。
台灣的實質獨立地位是需要各國的承認,也就是某種實務上的雙邊關係流通來維繫的,跟那種有正式邦交只是暫時停止往來的正常國家根本不一樣的狀況。
可是很多台灣人被挑釁進而加入要求鎖國斷航並且仇視還在海外的台灣人,那都很危險的,台灣的疫情明明還很不嚴重卻搞得比國外已經很嚴重時還慌亂,顯見有一些聲音在民間謠傳擾亂著(例如鼓吹囤積物資的謠言)~
國民黨一堆人吵著要政府宣布緊急狀態。
想想,今天光是案例增加跟宣布關門,就已經讓一堆人跑超市搶物資了,如果宣布,情況能控制嗎?
中國黨就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想搞垮台灣耶!
緊急命令形同戒嚴令,要民進黨政府發這個,以後國民黨很有的嘴了!
法律終究是為政治與社會服務而非獨立存在,畢竟我們真的不是歐美那套形式法底下的法律國家,台灣的法律也是各種拼盤組合。
法的根源是反應一個社會的構成規則,並不是某些法學專家那樣直接拿歐美的版本當正統下去推動就是正確。因為,到時候台灣自己的特質會消失。習慣負面否定本地特質而高舉外來文化的特質所建構的法律或理論系統,本身都還含有殖民色彩在裡面,也無法充分反應一國的需求。
最常被法律人詬病的情理法,認為不如歐美的法理情,認為應該以歐美的為好,就是典型的一個例子。
信任是社會秩序的基礎,如果彼此仇恨彼此排除並且彼此分化(理由不重要),那才是真正對台灣的防疫最危險的事情!
對岸只要時不時讓留在台灣島上的一些人出來鬧,或假裝成某種輿論在網路上去發動各種的撕裂群體與二分敵視,就夠了~
接下來兩週,這波關在關門前從歐洲重災區回台灣的人能否減少確診案例,不要釀成本地群聚感染,會是防疫能否守住第二波的關鍵。
數字不可能是零,不要有錯誤的零容忍心態。
要我說,就是勤洗手戴口罩避開人潮高峰的通勤時間(提早上班或晚下班,或在家上班都好)。
小孩,如果你真的覺得很危險也可以自己帶,請假應該也是可以考慮的選項。
人多的地方不要去,但是,不要跟大家產生一樣的錯判,我最近發現一堆人去戶外,沒人去百貨公司或餐廳,結果反而一堆人都在戶外,百貨公司跟餐廳都沒人。
現階段來說,街邊小店跟家戶反而才是危險。
然後,千萬不要跟最近從歐洲回來的朋友親族聚餐或見面。讓他們好好自主隔離兩週再說。
總之,台灣的疫情還沒有很嚴重,但是要小心這波境外移入。
最後,不要被社會上的恐慌所壓垮,不要盲從社會潮流做很多破壞社會秩序或造成擠兌的事情。不要被某些輿論煽風點火了。
抗疫還需要三四個月才能挺過這一波,而且今年秋冬還會有一波。
今年,總之就是抗疫,謹慎衛生習慣。
願大家都能平安撐過這暫時停止的一年。人生數十載,少吃喝玩樂一年,不會怎樣,搞不好身體還變健康了!
在家沒事多讀書寫作發粉絲團,陪伴自己的客戶家人朋友,渡過這一波難關。
人生自古誰無死,比瘟疫難受的疾病也不少,我們的人生遲早也都會碰到一些病痛,不要被恐懼給擊垮了…
社會秩序/信任的瓦解最怕的是蔓延的恐懼的侵襲,而不是瘟疫~
外在雖有風浪,內心仍有平安!
至少台灣現在還遠不及當年Sars嚴重,雖要謹慎小心但不要自己嚇自己!
如若社會秩序真的瓦解,個人怎麼準備也只是比運氣的成分更多。
團結才能抗疫,不要自己嚇自己也不要彼此恐嚇驚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