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右派

書籍品評介 心靈處方箋 在地想出版

做人良善當好人可以,不過有但書…

By
on
2019-05-13

這兩年,做人良善不過要有但書類型的作品幾乎可以說本本暢銷,甚至捧紅了一位在中國不算有名(沒有暢銷),在台灣出書後爆紅又回頭賣給中國的作家(你的良善必須要有點鋒芒)。

 

這類書我也看了一些,再跟較早一些的李尚龍咪蒙等人的作品比對之後,發現良善但書系列作品的筆觸比較不那麼銳利而直接,雖然也是提倡右派努力論,也是辣雞湯的一種,但修飾的比較符合台灣社會自認是溫良恭儉讓的環境。

 

更深層來說,這類書從被討厭的勇氣開始,就受惠於一種預設:我們每個人都相信自己是在生活中受了委屈的好人,因為是好人我們不能更率性直接的發作不滿,但的確也有不滿…

 

這類書把好人的不滿跟問題(欠缺人我界線)說了出來,給了更精準地做好人的建議,那就是,有時候得不做過去的好人所認為的好事,才是真正的做好人,也對旁人和自己同時有幫助。

 

直白來說,這類書修正了好人的定義,以爛好人、老好人、工具人等概念,和真正的好人做出區別。真正的好人要懂得設定人我界線,保護自己,行有餘力再看情況照顧人、幫助人。

 

說起來我倒是比較能接受更直白的李尚龍等人的路線,直接承認自己其實可能不是傳統意義的好人,不要又想佔據道德至高點,又不能承受相應的壓力,乾脆放棄制高點,搬到至低點就好了。

 

坦然無懼地承認自己市儈,不是好人,很難相處,要求嚴厲,但是工作很厲害,對知交朋友很真誠,對家人很好,對愛人忠誠…

 

說起來上述不同派別也沒有對錯,書是寫來解決人內心生存焦慮和問題的,不同的類型的人有不同的問題跟解決路徑,這也是暢銷書多半能看出一時一地社會關懷與生存焦慮的原因,書能暢銷多半是能抓到時代氛圍與社會集體需求。

逆社會觀察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By
on
2019-05-11

明明左派的社會圖像比較美好,為何選右派的人比較多?

文/Zen大

多年來,身為社科院出身的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明明左派承諾的社會平等與制度保障人民生存的社會圖像能夠落實真的比較好,北歐國家的案例更是明證,但為何,有許多社會裡的人卻毅然決然地選擇的右派論?相信個人努力更勝過改善制度?

後來我想通了,跟左派講述的道理無關,跟人的生存時間感受有關。

人生關鍵選擇,好多年才出現一次,以我自己來說,每七八年才出現一次職涯關鍵選擇,每一次的選擇也要七八年到十幾年時間才能讓結果浮現,要等到成果浮現與穩固又要好多年。

左派在講翻轉結構跟體制改革,通往理想世界的進程時,常常讀的時候會讓你誤以為明天就會發生,後天就能穩固。

真實情況是,結構變遷的速率更加緩慢(而且,未必只會往好的一面推進),如果不讓人產生誤解,恐怕願意投身者將會更少,因為一個結構變革的成功至少要三十年,甚至更久,而結構變化完成美好變化,往往只能在次世代身上才會發生,也就是說,你跟同世代人拼命努力,卻是後面那些不用努力者坐享其成,而且他們還會覺得,世界本該如此,完全不懂(為什麼要)感念前人的努力?!

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推崇個人努力論的右派討厭推動結構與制度改革的原因之一。因為我自己努力自己拚自己享受成果自己承受失敗,無論如何都是我的人生的體驗,在這一點上,右派思想更符合故事法則的個人實踐,左派卻得靠相當高的抽象化理解程度去鞏固相信者堅持下去。

畢竟努力的結果自己很可能爽不到卻會很累,真的要有熱忱或是道德高尚,或是被逼到沒退路的人,才會願意投身。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教育與學習 文化創意考 在地想出版 經濟與生活

為什麼自我提升的書總是比改善社會環境的書好賣?

By
on
2019-02-01

為什麼自我提升的書總是比改善社會環境的書好賣?

 

文/Zen大

 

我有個假設可以用來解釋左右派的書籍銷量懸殊的現象。

 

改善社會環境的書通常是偏左派的作品,通常闡述系統問題,寫作的切入點是集體與宏觀面,論述多嚴謹且綿密,談的主題很重要但能讀得動的人,大多只有認為自己應該替弱勢發聲的代言人,這樣的群體規模有限,在台灣也就數千到萬人。至於真正需要被幫助的弱勢,也就是這些書談及的對象本身,是不讀書或者說讀不懂這類型的作品的書,這大概就是馬克思說的異化吧?

 

右派的書中雖然也有談制度與結構的,但更多是從具體個人的問題解決切入,談自我提升與成長的秘訣,文字通常簡單直接且訴諸效果,而作品訴求對象是所有想要提升自己與改變人生光景的人,作品直接賣給想變強的人而非代理人,因此,母數群體較大,在我推估,至少有兩百萬人上下(光是各領域的業務工作者中的中等以上人數,大概就有百來萬)。

生活有感想

到頭來,你會發現能靠的人只有自己時...

By
on
2017-03-20
到頭來,你會發現能靠的人只有自己時...文/Zen大 最後你會發現,有能力堅持百分百悲天憫人的極左派份子,往往有個相對優渥的家庭出身,作為支持其開展理念的社會資本。 這沒有不好,出身富裕階層卻利用資本累積後的優勢來批判或修正資本主義的錯誤。終究獲益最多的還是這個階層的人。而且,他們也隨時可以回歸人生勝利組的世界。 反倒是有一些人,沒有社會積蓄,被虛假意識制約,甚至得承擔原生家庭的債務和各種創傷,起...
書籍品評介

石油戰爭底下的秘密

By
on
2010-10-05
石油戰爭底下的秘密 文/zen 書名:騙局遊戲 作者:史蒂夫艾騰 譯者:陳榮彬 出版社:時周文化 其實我一直很喜歡時周文化出版的書,所以當時周的行銷企劃說要送我一本(八月份)新書時,我一下子就答應了(好吧!本來不是要送新書的拉,是書稿還是試讀活動,但我說我太忙沒空參加試讀活動,但如果出版後願意送我一本書,讀完也許能寫幾句話聊聊,然後對方就很阿沙力的同意送我書了)。 所以拿人手短,雖然很忙,還是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