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同溫層

生活有感想 職場煉金術 心靈處方箋 教育與學習

走出同溫層並不難,只要走進生活傾聽

By
on
2019-01-07

走出同溫層並不難,只要走進生活傾聽

 

文/Zen大

 

蔡總統說新的一年要走出同溫層,我在網路上看到我的同溫層也有好多人說要走出同溫層。

 

我自己是覺得,走出同溫層不難,像我,我每天走出家門後,都是走出同溫層,因為我長年以來,一直住在各種意見立場跟我不一樣的選區(大安-文山-大安-新店)。我光是搭個電梯下樓就能聽到各種突破同溫層的言論了,完全沒有同溫層包圍的困擾。

 

這話一半開玩笑一半認真,其實,走出同溫層並不難,真實世界裡到處都是跟我們不一樣立場與價值觀的人,關鍵在於,一個人有沒有抱持善意理解原則傾聽那些不同的意見?

 

如果只是帶著自己的道德應然論的眼鏡,那無論人在哪裡,內心的小警總永遠在維持自己的同溫層思考模式,並沒辦法出走。

 

我是這樣覺得拉,網路上的生活有同溫層沒有關係,那是取得意見與資源的地方,但是,不要只是生活在網路,要下線,進入現實世界。

 

不要只是搭私人轎車,出入自己階級會去的場所,要去搭公車搭捷運,要去大眾或跟自己不同意見立場的人會去的場所,然後,好好觀察這些人,傾聽他們的聲音,偷聽他們講話,細細思量。

 

回到網路生活之後,要適度地跟自己的同溫層說自己所看見的。

 

真正可怕的同溫層是內在的大腦,單一的資訊來源與價值判斷。

 

另外還有一點很可怕,那就是現實生活中讓自己活在圈子或場域的核心,旁邊有一堆人對自己唯唯諾諾或追捧,無論說甚麼都會有人對你說:某某某,你好棒啊!

 

這樣的人,也就是被自己的支持群眾所簇擁的掌握權力者,也很難走出同溫層,無論現實生活還是網路生活。

也就是說,當你是在某些場域是核心菁英,才會有被同溫層包圍而無法突圍的困境,像我這種邊緣人,橫跨在不同場域的交界處,沒有權力沒人追捧又生活在不同立場選區的人,完全沒有這種困擾,呵呵。

 

 

信仰主基督

想一想,「你與誰為伍?」

By
on
2018-04-17

想一想,「你與誰為伍?」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耶穌在世傳道那三年,根據聖經紀載,多數時候他都在市場,和當時的上層階級人物所不喜歡的稅吏、窮人、瞎眼殘疾等社會邊緣人在一起,也屢次三番為了捍衛社會弱勢而槓上文士或法利賽人。

 

耶穌更因此被當時的統治集團貼上「麻煩人物」的標籤,最後成了被送上十字架的理由之一(神學有神學的理由,不代表世俗沒有其原因)。

 

耶穌明明是救世主,在世時至少也是個拉比,如果想要的話大可以和統治階級或上流社會站在一起,但他卻沒有,他「為了福音的緣故」和社會最底層的弱勢站在一起,也教導追隨者日後要好好的對待「最小的一個弟兄」,因為坐在他們身上就等於是做在耶穌身上。

 

讓我們來想一個問題:

 

今天大多數的中產階級教會跟基督徒,「與誰為伍?」

 

是更多和自己的同溫層在一起,還是像耶穌那樣?

 

如果耶穌是我們的生命榜樣,如果追隨耶穌就是要效法基督耶穌的生命樣式,我們必須認真的思考,「我們與誰為伍?」站在那些人的身邊?替那些人發聲?致力於捍衛那些人的權利?

 

如果你覺得自己跟耶穌為伍,那麼就要再多往深一層想,耶穌都是和誰為伍?而你的身邊是否真的都是這樣的人圍繞?

 

的確有一些基督徒(但我們必須老實承認並不是多數)和弱者窮人站在一起,全人全心的奉獻,另外有一些基督徒(好像也不是太多)願意委身在社會貧窮與疾病的根治,這些人都是致力於活出基督耶穌的見證,讓人佩服。

 

可是很遺憾的,回過歷史,我們發現基督徒在被羅馬帝國的皇帝保護並上升為國教之後,在擺脫了被壓迫而成為權勢集團的一份子之後,一直都有人站在統治階級那邊,甚至成了協助壓迫弱勢的幫兇。

 

遠的歷史姑且不說,就說我們台灣自己,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戒嚴時期的教會與統治階級的關係,並非都是對抗不公義政權的,有更多是屈服於權勢且以此換取好處的。

 

如果當我們讀納粹時代的德國教會或是種族隔離時代的美國南方教會的歷史感到不可思議時,也許我們更應該讀一讀台灣的戒嚴時期的教會的歷史,並且想一想,關於這些該被清理的「轉型正義」,基督教會內部自己又做了多少?

 

認罪悔改的有多少?假裝沒發生過的又有多少?死鴨子嘴硬認為當初沒錯反而回過頭來攻擊那些當初和威權政府對抗的教會的又有多少?

 

不用說複雜的大道理,就看看自己的教會和弟兄姊妹過去乃至今天和誰在站一起?致力於捍衛誰的權利?這樣的選擇和作為和耶穌基督在世傳道時的價值是否一致?

 

我們如果都假裝不面對,遲早這些被掩蓋的膿包,會從內部潰敗而傷害教會肢體。

 

多想想,我們在各種社會議題和生活選擇上,「你與誰為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