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國民黨

逆社會觀察

政治人物嘴裡爭論的國旗,是件不存在的國王的舊衣

By
on
2019-03-20

政治人物嘴裡爭論的國旗,是件不存在的國王的舊衣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因為民進黨政府主導的新式身分證準備拿掉國旗,招致一群國民黨政治人物的質疑與批判,指稱身分證不可以沒有國旗。

 

雖然民進黨政府拿出蔣介石時代的身分證同樣沒有國旗作為解釋,顯然國民黨政治人物並不理睬,他們要的只有把國旗放到身分證上。

 

明眼人都知道,這是國民黨政治人物的招數,跟之前民進黨試圖改各種機關團體的稱號中的中華為台灣,試圖修改歷史課本的天朝主義將台灣納入東亞系統來理解,試圖改新台幣的圖案時,國民黨人就跳出來批判民進黨的修改是去中國化。

 

國民黨在各種地方堅持國旗,批判民進黨的去中國化,試圖引導民眾往堅持放國旗的國民黨才是愛國,想拿掉國旗的民進黨是不愛國的路上走。畢竟,社會大眾也都知道的是,民進黨的終極政治目標是擺脫中華民國的台灣實質獨立。以此凝聚仍對中華民國有感情的國民之心,對抗民進黨的「惡質」。

 

如果是反共抗俄時代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對民進黨政府提出去中國化的批判,那我想大家都還聽得進去(無論是否支持中華民國這個體制繼續留存台灣,但至少當年的國民黨政府是跟中華民國密不可分),但是,今天的國民黨,大家都知道這些人堅持在島內保留中華民國的一切象徵或機制,不過是一種讓他們還能可以和另外一個中國議價的籌碼,因為唯有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存在,國民黨才能跟共產黨說我們還在內戰的休戰狀態,還可以坐下來談和。

 

國民黨人之所以要保留中華民國的一切,弔詭的是,為了保留將來談判統一時的資本,也就是國民黨人堅持保留中華民國,是為了與對岸統一成一國,而不是為了讓中華民國獨立(也就是台灣坊間所謂的華獨)。

 

中華民國的實質獨立,早就被中國共產黨視為台獨的一種途徑也是不被接受的,這是為甚麼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的九二共識是只有一個中國下的一國兩制,這也是為什麼只有國民黨政治人物還在說九二共識是一個中國的各自表述,為的就是保住國共內戰狀態,為日後的和平統一做準備。

 

這也是為什麼國民黨能堅持中華民國的象徵符號的地方,只有台灣島上的機構或身分證明工具上,而不是海外可能碰上另外一個中國政府或人民代表的任何地方。因為在海外,國民黨人不說但是正默默在做的是支持一個中國原則。

 

國旗是國家的象徵,也就是說,國旗的存在是跟其他國旗擺在一起時才能彰顯真正的意義(自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好比說,在奧運比賽中出現國旗,但是,現在的國民黨敢支持國旗在台灣島以外的土地上飄揚嗎?

 

又,堅持國旗必須在身分證上保留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們,敢在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時也拿出國旗來主張自己的主權嗎?

 

國民黨人早就不在台灣島上堅持中華民國國旗的存在,如果記憶力沒有太差的人應該還記得,當年陳雲林來台灣時,那些堅持在島內拿國旗的人,只是要讓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看見台灣仍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下的土地的國民,是怎麼被國民黨對待的?

 

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現如今,出現一種極致的弔詭,致力於爭取國旗在國際上曝光的是最後打算獨立的政黨,因為現階段還不能或無法獨立因而必須借殼上市,必須好好保護這個殼,不能令其消滅(至於某些反民進黨份子說為何民進黨不敢逕自宣布獨立?那是因為台灣姑且是個民主國家,不容個別政黨獨裁專制,片面宣布獨立或統一,必須經過公民共同決定,因此民進黨不能逕自宣布獨立)。

 

當初創造出國旗的政黨,如今只想跟另外一面國旗統一(別告訴我統一之後,這面被堅持要出現在身分證上的國旗還能續存),碰到另外一邊的代表時,藏國旗藏得比誰都快。

 

在台灣,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嘴中談論的國旗,是因為仍需要中華民國這面牌匾的剩餘價值,卻沒多少人真心相信或擁護這面牌匾的續存,沒有多少人是為了中華民國的永續長存而努力,而是各有盤算。

 

這就像一場國王的新衣遊行(喔,應該說是舊衣,是件早就不存在蛋所有人仍然堅持其存在的舊衣),所有人都知道國王沒穿衣服(或者說沒衣服穿),但卻都要誓死否認這件事情,堅持國王的衣服還是很漂亮。

 

 

逆社會觀察

內政不滿教訓民進黨,不代表支持國民黨的統一

By
on
2019-01-31

內政不滿教訓民進黨,不代表支持國民黨的統一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上報)

 

去年底九合一敗選之後,民進黨似乎是真的被選票教訓了,有不少事情做了調整。

 

好比說更換行政院長,防疫強度升高,部會與內閣網紅化,第一時間透過網路與民眾溝通等等,有不少都贏得好評,覺得政府有認真傾聽民意。

 

雖然還是有一群堅定的反對者,在政府施政與選人任職上積極唱反調,堅持自己的理由反對著各項政策與政治任命。

 

不過,我發現民進黨政府在回應反對者抨擊的時候,姿態也不若過去那麼強硬,雖然知道有些人再怎麼解釋也不會聽,但卻沒有因此而被激怒說了不該說的話,造成戰場的延燒。

 

不知道這樣的堅持能撐多久,但希望能撐久一些,因為不久之後就要選總統。

 

執政黨應該了解,這個世界上就是會有一些人對任何事情都持唱反調且大酸特酸的態度,跟這些人認真就輸了。

 

再者,有一點很重,政策論辯,很難取得全民共識,社會中的各種政治和經濟勢力各有盤算,會以各種方式堅持說出自己的主張並且反對別人的主張,這是民主國家的必要之惡,必須容許不同意見者自由表達意見,且不能因為別人跟自己意見不同就消滅對方(獨裁國家可以讓你被消失,民主國家不行)。

 

所以,在政策攻防上,更關鍵的其實是態度而非論點的證明,也就是情感面能否贏得民眾的支持遠勝過理性說服面能否壓倒對方?

 

政策辯論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地方,那就是,透過與反方意見的攻防,呈現出我方意見的同時,說服在這個政策上仍沒有定論,還在思考的第三方。

 

任何公共議題,有明確主張且願意不斷訴說的人數比重極低,絕大多數國民都是參考各方意見後做出自己的判斷,而有不少議題的論辯太過複雜,因而輿論更多的是觀察正反雙方論辯時所呈現的態度給人的感受,再決定自己要支持哪一方?

 

腦科學研究也指出,人其實是根據情緒做決策,而非理性客觀的資料,資料只是輔助,真正完成決策的是情緒。

 

好比說,反核四運動之所以能夠順利開展,有相當一部分是因為民眾厭惡了支持核四派的科學主義態度,論辯時丟出一大堆數據資料試圖把人淹沒,且表達的口吻頗有將反對方與還沒表態的民眾當白痴看待的高傲氣焰,激怒許多人,因而讓人更往反核四方向靠攏,特別是原本民意中有一些並不反核但卻願意反核四的人,毋寧就是想和那些拿著科學當令箭,錯把科學主義當科學的擁核派份子。

 

科學是一套檢驗論點真偽的方法流程,是可容錯且可修正的,科學不是搬出一堆科學研究結果來強調自己很科學,科學更不是因為只要是根據一套符合科學程序做出來的結果就不能質疑挑戰,科學更不會不尊重或不體諒非科學因素對人的影響,只有把科學上升到不容質疑挑戰與論辯的科學主義,把科學當信仰者才會變得如此!

 

完全執政後的民進黨,雖然蔡英文當選總統時對外表示必須謙卑謙卑再謙卑,但不容否認的是,黨內有些人在面對一再挑釁或質疑的聲音時,忘記了謙卑,以更高傲的態度回擊,結果在部分媒體刻意的扭曲與簡化下,在許多人更關心態度而非事實的情況下,民進黨就成了一個傲慢的政黨,形象已成,敗象已定。

 

如今的時代,都是對執政黨不利,因為執政得背負人民期待與解決問題,但有許多問題無解或難解,而人民未必會體諒更別說社會上的反對勢力原本就期待這些失敗好當作攻擊點。執政者應該將這些原本就會發生的事情考慮在內而不是假裝沒有,再來對社會的理解跟自己預期產生偏差表達不滿。

 

想想柯文哲,四年來有多少假新聞與扭曲報導貼在他身上?有多少人從柯粉便柯黑並不是因為不支持其政策而是變得討厭這個人?

 

這就是當代的輿論操作模式,先搞臭一個人再說,反正我討厭你,你就做什麼我都看不順眼。

 

不過,我覺得民進黨也不用太悲觀,國民黨也不用太得意。九合一大選的大勝,最多只是民眾教訓不再謙卑的民進黨,並不是支持國民黨的統一論。仔細觀察大選結果就知道,若是有夠強的第三方勢力可以選的選區,第三方勢力的得票數雖然未必能拿下席次但都比以往成長,說明了人民其實也很厭煩內政的兩黨惡鬥與坐地分贓,渴望有更強大的第三勢力能夠制衡兩黨。

 

此外,習近平的緊縮台灣獨立空間的言論引發蔡英文總統回擊後,社會輿論一面倒的挺小英,也可見內政與外交上,社會輿論的態度是有所區隔的,不滿民進黨的內政成績不代表接受國民黨的統一。某種程度可以一部分柯粉支持柯文哲當台北市長,但不支持他選總統的理由來理解,這些人認為柯文哲市政部分沒問題,但若想當總統則是兩岸關係的發言不及格無法接受。

 

最後卻不是最不重要的一點,國民黨大勝之後,執政包袱轉移到國民黨身上,而如今是執政即屈居劣勢被收監督與抨擊的時代,若當選的國民黨地方首長們今年拿不出有感政績,說服改投國民黨的選民,來年總統大選,民意可能在上述諸多成因下再次出現翻轉,原本鐘擺效應就是社會常見的狀態,人民透過不斷來回擺盪,制衡只有兩大黨可以選的無奈局勢,想來也算是一種群眾智慧吧?

 

 

逆社會觀察

未來不是左右或統獨之戰,而是菁英與民粹的對決

By
on
2018-05-10

未來不是左右或統獨之戰,而是菁英與民粹的對決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生鮮食書)

 

日前,從臉書上的一個知名的評論類粉絲團上的貼文發現,某個我在太陽花時期認識的覺青,竟然重新回歸他原本脫離的政黨陣營,投入地方議員的黨內初選。

 

由於這位年輕人在過去幾年投入不少精力於解殖與營救陳水扁前總統,結識不少泛綠陣營的有力人士或知名網路人士,因此,此一消息曝光後,蠻多曾經的同志不甚諒解,也有一些人立馬切割、表示唾棄。

 

我自己倒沒有生氣的感覺,只是有點遺憾。然而,深思過去幾年與這位青年朋友的互動,以及從他那裡聽到的訊息。我在想,或許他會這樣選擇有其不得已而為之的無可奈何,這些無可奈何是屬於菁英光譜端的人無法理解的吧?

更深入一層想,也許這位青年的改宗再改宗的背後,其實竟是印證了《民粹時代—這是邪惡的存在,還是改革的希望?》一書所談的東西。

 

這位重新回歸藍營,曾經因為太陽花兒「覺醒」的青年,是非常草根而基層的年輕人。高中畢業就投身軍旅,服志願役。退伍後在南部的一家網咖工作。在網咖裡,他看見了我們這些相對菁英階級的人所看不見的底層世界的真實運作方式,看見了新聞報導中所謂的慣老闆如何壓榨員工(曾有努力工作且達到業績目標的員工,竟然只得到五百元的微薄獎勵且還不是每次都有),更看見許多社會底層青年的翻身無望。

 

我不免在想,像他這樣擁有滿腔熱血與正義感但卻沒有家世背景學歷的青年人,雖然有幸短暫抓住了時代洪流的機運,雖然也曾經努力把自己的寶貴青春全都投注於他所相信的改革,到最後卻因為欠一張文憑而連成為自己原本支持的政黨的議員的助理都沒辦法,更別說根本打不進由原本菁英把持的政治場域時,很想有一番作為的他,若又有另外一邊陣營的人招手時,再度轉換陣營,想來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赫緒曼的《叛離、抗議與忠誠》一書中提到,當留下來抗議卻沒有機會看到改變的發生時,忠誠將會消失,原本留下的人也將叛離,到市場上選擇其他機會。

 

當從基層、草根與民粹的角度來看,無論統或獨藍或綠都是由上層精英說了算時,那底層的人民怎麼辦?只能乖乖追隨嗎?不能奮力一搏嗎?

 

要繼續待在沒有半點機會往上爬的陣營,還是選擇願意給自己一次機會放手一搏的陣營,也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但得出此一答案的理由,不應該只是簡單的二元對立式思考。

 

批判或與青年切割的人,有認真想過這樣一個曾經覺醒的青年為何又重新回到那個他當初選擇離開的陣營嗎?

《厭世代》中無力靠學歷人脈家世翻身的社會底層青年,被低薪過勞等困境困住但想要有機會有所作為的青年,有時候很難讓手段與目的都服膺社會規範,不得不破格思考,放手奮力一搏。畢竟,《當收入只夠填飽肚子》時,道德阿正義阿什麼的,都比不上讓自己能夠活下來這件事情。

這位青年的再度出走,不管再次的背叛會被多少人嘲諷與批判都要想辦法替自己在想要投身的政治場域搏取一席之地的決心,某種程度上,是一種《素人之亂》,雖然未必有機會成功,很可能等在未來的是失敗且再無路可走,但還是選擇奮力一搏。

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很讓人敬佩的,如果只用選邊站的意識形態去看待這樣的事件,甚至用陰謀論去追溯過去所發生的事情,某種程度上是再逃避面對問題,逃避面對青年貧窮世代可能開始做出不從藍綠統獨等既有政治光譜進行選擇,而打算走民粹主義路線,招聚有志一同的草根群眾,不分際有黨派勢力,各自從自己內部向上挑戰各自的菁英階層,試圖瓦解原本的統治階級。

 

想想,川普都可能透過民粹的操作選上美國總統了,這個世界上不滿既有統治階級的菁英主義,想以民粹的力量拔除之,重新制定遊戲規則的力量,也許已經到了不容小覷的地步。覺青的再度回歸既有勢力,其考量背後的結構性問題也許才是應該真正好好重視的。光是切割或開嘲諷是,無法消滅這股逐漸擴散開來的民粹力量的反撲。

信仰主基督

基督徒參政,不要假公義之名偷渡個人價值好惡

By
on
2017-11-02
基督徒參政,不要假公義之名偷渡個人價值好惡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傳揚論壇) 近日有一事件頗引起討論,問政算是犀利,不少網路鄉民公認認真監督政府的立委黃國昌,竟然有人發動罷免,且連署人數不少,已經達成案門檻,未來可能要訴諸投票。 有意思的是,此次發動罷免的核心人物,來自教會。組織動員非常積極,且看得出來有動員了教會力量。 雖說罷免是國家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基督徒身為公民當然有權行使罷免權。只不過...
大員的通訊

當不中立的文官鬧事 蔡英文政府怎麼辦?

By
on
2017-06-09
當不中立的文官鬧事 蔡英文政府怎麼辦?文/Zen大(本文發表於207/6/9東方日報大員通訊) 林飛帆婚禮被爆料曝光一事,有些人糾結在抹黑林飛帆,有些則當成八卦在討論,而我看到的則是,小英跟民進黨始終拿中華民國文官沒轍,無法讓文官中立,就是有人在裡面鬧事,癱瘓政府效能,而民進黨無可奈何...進入正文 (歡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