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圖書

在地想出版

你買的書,是你的,但卻不能隨己意翻印或重製~

By
on
2018-12-17

你買的書,是你的,卻不能隨己意翻印或重製~

 

文/Zen大

 

可能現在的書的版權頁沒印,也可能買書的讀者不太看,以前的書,版權頁都會放,版權所有,翻印必究(All rights reserved, reprints must investigate)。

 

這句話有點過時了拉,因為現在的買書人不翻印了,而是掃描,不少人買了書之後就掃成電子檔,書就丟一邊了。

 

我記得之前有個住在對岸的大神,公開徵求請人幫忙買一本書然後掃成電子檔寄給他,我記得那件事情我有寫過說,偷偷做就算了,公開徵求,不太好,因為違法阿!

 

一本書被讀者買下來之後,很神奇的是,讀者的自由處分權並不是無上限的,書可以送人,可以引用甚至影印一部分,但卻不能全部引用或影印,不然會違反著作權,當然也不能自行重製(掃描當然就自自行重製)。

 

自己掃描自己偷偷用,不讓別人知道,那可能出版方也沒辦法抓,但如果有人掃描了之後公開跟大家說我要送,或是說因為有電子檔了所以紙本書要送,這些被出版社看到都是很有爭議甚至會直接被對方的法律顧問告上法院的,雖說請求賠償是很難賠多少,,但萬一被一堆出版社聯合提起訴訟,就是不好看拉!

 

而且這幾年,書都已經有另外販售電子版可以買了!所以以前那種抱怨紙本不方便所以才掃描的理由其實也就不成立了…

 

圖書的所有權,不是買下單一複製品就可以隨便處分的了,但好像有一些人沒有這方面的觀念,不小心違法了卻不知道,真的要小心!

在地想出版

搞懂IP:提高知識變現力,壯大文化與知識產業必備工具

By
on
2018-07-17

搞懂IP:提高知識變現力,壯大文化與知識產業必備工具

 

文/Zen大

 

IP,是智慧財產權的縮寫,在原本的圖書出版合約裡,主要規範圖書以外的延伸性版權的取得事宜。

舉例來說,連載小說集結成書後,將來如果有其他媒體想要購買小說的版權,翻拍成電影、電視或改編成遊戲,得向小說版權所有人洽談。

從哈利波特談起

1997年,J. K. 羅林在英國Bloomsbury出版社推出《哈利波特I-神秘的魔法石》,Bloomsbury原本是英國一家中小型出版社,《哈利波特I》推出時,雖然廣獲好評,但不是什麼超級暢銷書。羅林隨後推出二、三集,市場評價不錯,前三集全都獲得英國9到11歲年齡組Nestle Smarties圖書獎。

公元2000年,出版社決定高調推出《哈利波特IV》,面向媒體與市場作了大幅的行銷廣告,此舉果然一舉奏效,非但在英倫獲得好成績,也引起世界各國注意,紛紛售出國際版權。

到了第五、六集出版時,更是大搞全球首賣和同步發行,將行銷縱身拉到全球範圍,在全球高調發行,翻譯本推出時,也全都大規模造勢。使得《哈利波特》一推出便能快速攻佔各國銷售排行榜,創造銷售佳績。

截至《哈利波特VI》出版為止,總共賣出62個語言的版權,總銷售量達三億五千萬本,電影版權更被時代華納公司買下,電影前三集總票房超過七億美金,名列電影史上前十五名。電玩遊戲則由美商電藝推出,另外還有無數周邊商品授權,創造出《哈利波特》工業,總獲利數量驚人,一部《哈利波特》不但讓J. K. 羅林擺脫領救濟金的貧富角色,更一躍成為全英國最有錢的女人(比英女皇伊莉莎白二世還富有)。

21世紀是文化經濟的時代-誰能壟斷原版複製權,誰就是贏家

《哈利波特》不但改變了J. K. 羅林的命運,也改寫了全球出版/發行界的遊戲規則,更見證英國文化產業的興起與蓬勃,也揭示了21世紀文化經濟發展模式。未來世界,生產製造仍然重要,但將逐漸邊緣化,產品/服務的主要獲利來源,乃是背後的「版權」與「品牌」。

誰能擁有「品牌」和「版權」(原版複製權),誰就能主宰世界經濟。《哈利波特》是一例,日本動漫產業是一例,漫威的超級英雄系列漫畫改編成好萊塢電影更是成為獲利金雞母,還有無數的原創小說改編成電影電視影集都大暢其銷,讓原出版社荷包滿滿笑開懷。在圖書越來越難賣且獲利狀況越來越不樂觀的網路時代,原創作品改編成其他媒介載體形式的作品而後暢銷熱賣,再從IP授權中回收利潤的情況越來越普遍。

某種程度上來說,未來的一切經濟活動,都是文化經濟,文化經濟的核心在原創內容的版權的掌握,「代工」只是為他人作嫁(從事低毛利的加工製造),且隨時有被取代的危險;唯有擁有原創版權(專利權或智慧財產權,前者多指科技產品;後者多紙文字、設計類產品)的全球獨家的複製販賣權,也就是說,唯有壟斷原版複製權的人,才能創造高獲利。

試想,《哈利波特》中文版雖然沸沸揚揚的賣了不少,但最賺錢的,其實是擁有原書版權的出版社與J. K羅林(及其經紀人)。對擁有版權者來說,國際中文版不過是諸多版權中的一個。只要兜售版權,羅林和出版社就能繼續有大筆進帳。更別說後來還蓋了,《哈利波特》樂園,讓作品可以永續生存,獲利可以永續。

當今歐美日文化產業之強大,也在於擁有大量優質且具銷售性的原創性內容的版權。也就是說,文化產業的發展重點不在於「內容」,而在於取得「內容」的全球獨家代理。你要不就是內容生產者,要不就是「內容」版權的獨家占有者,其他人/環節全都只是「文化代工」,賺取微薄的代工製作費。

這也是為何歐美近年來媒體、出版界大規模併購事件頻傳的主要原因。併購者看重的,是更有效且大規模的壟斷「內容」的IP的原版複製權,以創造高獲利。出版社的出售,最有價值的不在庫存,甚至不在編輯,而在出版社本身所擁有的版權,是否能夠賣得好價錢。

 

翻譯代工型出版業,欠缺累積IP思維

 

然而IP在台灣,過去向來是聊備一格。除了台灣市場本身不夠重視之外,以翻譯書做為主打與創造出版收益的產業結構,也使得可商業化授權企業使用的原創IP作品太少,也是原因。白話文來說,就是台灣出了一堆根本無法拿到原創IP的作品,反而是人家作品的授權出版方而已。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台灣的原創IP授權最成功當屬插畫領域,像是早年的幾米,還有近年來一眾挾社群網站崛起而跟著崛起的插畫家,像是馬克、當肯、馬來貘、厭世姬等等。

至於傳統意義上的IP大戶,也就是原創小說和漫畫領域,大概只有九把刀和幾位網路文學寫手能算得上大戶,其他的IP授權都是零零星星,偶爾佳作卻難以綿延不絕的產出。

台灣的出版界長年將市場銷售主力在翻譯圖書銷售,以代工模式作為主要獲利來源,版權買賣都是向他人買多於賣給他人的情況下,大多數出版社的版權部門根本沒有專職處理IP授權的需求,自然也就沒有相關領域人才。

最近幾年文化部雖然開始開設相關課程,試圖培養能夠扛起IP授權與推廣的經紀人才。可是,當源頭的原創出不來,空有一堆版權經紀人才恐怕也是無濟於事?

出書有助固化IP

由於台灣的出版屬於代工翻譯模式,連帶也使得台灣的創作人對於作品IP的固化一事較沒有經驗,甚至一無所悉,才會出現知名插畫家作品被人抄襲盜用卻還不知道如何捍衛自己著作權的情況?

對創作人來說,以圖書出版品固化IP是最便宜且有效的好方法。將IP固化在出版品上,有個方便授權的商品作為媒介,也比較好推廣IP授權事宜。萬一被侵權也比較好明確指出嚴重性,求償提告也有客損害賠償的計算依據。如果自己的創作大多在網路上無償讓人使用,被抄襲時也很難認定實質經濟損失,在司法訴訟上可能碰到侵權方雖然敗訴但被侵權方卻無法獲得足夠的賠償的窘境。

如果可以,創作人應該盡可能將自己的IP以出版品的方式固著下來,爾後再擴大延伸到商標權的註冊。

未來創作界與圖書出版將會出現一個嶄新的領域,那就是作品本身未必能夠靠圖書銷售回本或獲利,但卻因為固化IP,從IP的販售上產生利潤。

舉個例子,假設有個人寫了一本寫作書,出書之後,可以將書中的內容授權給其他業者開發實體課程、線上課程、桌遊,甚至翻拍這個作者與寫作方法的故事(微電影、電影),製作成綜藝節目,開設實境節目,都是可行之道。

過去的時代,跨媒介的整合出版只是零星的合作,未來卻是系統性的合作,將自己的IP全都固化下來,只要是輿論反應不錯的作品,即便銷售狀況不理想,都會讓該作品在各種媒介載體上擁有自己的作品,小說可以改編成電影電視遊戲漫畫,遊戲可以改編成小說電影電視漫畫,漫畫可以改編成電影電視小說遊戲,《太子妃升職記》在網路上連載時風評不過一般般,小說銷售也差強人意但是翻拍成電視劇之後卻是收視長紅成了爆款IP。

只不過出版界如果要介入此一領域,得進行產業轉型把自己視為經紀人,而非傳統的出版人,圖書出版只是出版工作的其中一環,更重要的是推廣與販售IP。目前台灣在這一塊的發展上仍然不夠積極,前文所提及的原創出版品不夠多的情況是原因之一外,出版界被動的等待和已經成名的創作人合作卻不積極主動挖掘有潛力的創作人也是原因之一。

如果出版界不能積極先行投資有潛力的創作人,取得出版品的出版權與相關IP的話,以現行的產業發展模式來看,稍有潛力的創作人只怕都會先被文創經紀公司拿下經紀約,屆時出版社只能和創作人合作圖書出版這一塊,很難透過出版品拿到創作人的其他IP授權,就像藝人明星找出版社出書不太可能把自己的其他經紀合約也授權給出版社一樣,未來作家網紅部落客插畫家也都會將出書事宜交給經紀公司代為處理。

還有一點非常關鍵,未來不只是傳統的漫畫或小說才能夠販售IP,綜藝節目、課程、方法、旅遊、桌遊等各種作品,乃至網紅或A咖部落客全都有IP化發展的可能性。

想想中國的《邏輯思維》的羅胖,本人就是一超級大牌知識型網紅,其本人就是個超級IP,以羅胖本身為出發,辦論壇、推語錄、做節目、開發佈會、辦課程出書…全都能作延伸性授權,跨界整合各種媒體,推出各種IP產品。

簡單來說,新型態的IP泛指所有能變現的知識或內容,不單純只過往的圖書之版權。當定義被擴大,變現的可能性與收益也被提高,這是為什麼中國自2016年後開始瘋IP,各影視公司到處搶原創版權外,網路上知名網紅部落客作家也全都被談下了跨界合作,這都是IP思維在運作的結果。

這是未來的趨勢,韓國和中國大陸深知掌握自製IP的重要性,近十餘年來積極培養原創人才,砸大錢把可能可以出版的作品出版,把所有可能改編的作品的IP全都買下,著眼的並不是紙本書的銷售量,而是生產IP的人才之培育,還有IP的固化。

未來是符號資本主義時代,好的原創符號的商品化,才是讓消費者買單,甚至願意花大錢購入的關鍵。

出版界想從紙本書衰退中翻身,IP財是不可不搶的重點,為了搶奪IP財,原本就一種媒體型態的出版業該如何升級轉型,是所有出版同業先進值得認真思索的事情!

文化代工,獲利/壽命有限

「代工」,曾經替台灣創下經濟奇蹟。然而,中國、印度與東南亞(還有東歐)的崛起,以更廉價而且不要命的工作方式,搶走了台灣的「代工」,碩果僅剩的電子業高階代工,還能有多少年榮景,沒有人知道?

除了台灣之外的亞洲其他三條小龍,早在「代工」模式行不通後,便紛紛轉型,拋棄代工。其中尤以南韓在「文化經濟」上的快速崛起,在全球站穩腳步,堪稱典範。南韓自製歷史劇《大長今》開始,到如今堪稱以寒流佔領全亞洲的文化創意產業,每年都有大量的韓劇賺取海外播映權以及周邊商品的利潤,這還不算因戲劇效應所帶動的韓國觀光與韓國品牌的家電與工業產品。在IP不斷擴散的情況下,經濟產值與文化影響力很驚人。

近年來台灣朝野各界,雖然無不渴望以「文化創意產業」幫助台灣產業轉型,然而,就出版市場來看,目前仍是文化代工為主,市場上的超級暢銷書,幾乎都是替他人作嫁的翻譯書。過去的出版界的超級暢銷書還能勉強衝上二十萬扣除管銷費用後,也是一筆高昂獲利。然而,近年來台灣出版產值大崩壞,圖書銷售成績大不如前,花大錢買回來的版權,未必能創造好銷售,只怕回收成本都很困難,更別說獲利。

翻譯暢銷書出版得再多,也無法替台灣累積可以擴大變現的IP,無法以「內容」作為擴展商品授權的商業模式,無法一魚多吃,無法享受作品所創造的永續效益。看看日本的漫畫,因為IP管理與授權得當,許多作品在問是數十年後每年仍能替漫畫家乃至日本創造驚人的市值。反觀台灣,代工型翻譯書在新書促銷完之後,還剩下什麼?

若台灣渴望以文化創意產業立足世界,放眼未來,必須創造出一個既能滿足內需市場,又能投入世界的商業模式才行,而其核心就在於掌握大量優質原創性「內容」的原版版權,並且將延伸授權的IP也都抓在手上才行。但想要做到這一步,出版社除了傳統的編輯出版發行,還必須肩負起星探、製作人和經紀人的角色,尋找具潛力可培養的創作人(其實不必非得只是台灣人,中國、香港、新加坡或海外華人之優秀「中文內容」生產者,皆可納入),鼓勵創作。

舉例來說,出版社所簽下擁有優秀的內容原創者之作品版權(通常會一並簽下其他改編版權),除了可以出書外,可販售繪本、漫畫、電玩、電視、電影版權,還能根據作品發展週邊商品,作者本人則能接演講、廣告代言、活動出席費用等等,獲利遠不只是書籍銷售,還有更龐大的延伸利益,也能帶動內需經濟,成為復甦景氣的火車頭。

在文化經濟之下,暢銷作家是必備明星化、品牌化,IP化。

建立整合性平台,制度化的培養新人寫手

其實,台灣能寫的作家不少,但產值卻不若歐美日等出版先進國,關鍵在產業鏈無法協助作家的作品取得更多商業收益,不能協助創作人的IP授權的進行。

 

皇冠當年對寫手在經濟上的禮遇,讓寫手能夠無後顧之憂的投入文字創作,讓皇冠成為台灣出版產業的第一把交椅,擁有最多本土自製暢銷作家,更足見培養本土自製書的重要性與可行性。

我以為,若出版界能夠積極整合報刊、雜誌、網站(部落格)等廣義的文化創意產業,乃至與實業界合作,創造出一片創作園地,有計畫的培育寫手,媒合創作人與經紀人,讓其發表作品都能被好好對待且推廣IP。

 

此外,台灣在IP洽談與授權不能只著眼於作品的藝術價值而是應該著眼於商業價值。從過去數年台灣出版界的IP銷售思維來看,不少出版人仍將心力與期盼放在高雅文學的影視改編上卻忽略了大眾小說與通俗商品。說實在的,改編後真正能暢銷且能擴大IP授權金賺取的絕對不是高雅文學創作而是通俗小說乃至所謂的言情小說。

 

創造平台/環境,挖掘並培養這些具潛力的新秀,跨界整合與推廣創作的IP是台灣出版產業未來必須加緊投資的地方。眼下的台灣已經因為長年接受翻譯書餵養而逐漸失去文化話語權,更可這新一波中國暢銷作家強勢入侵台灣出版市場的風潮中不斷讓出地盤,長此以往是非常讓人憂心的事情。因為他國的文化與觀念將主導台灣社會思考與行事,再也看不見台灣自己的文化主體性,因為被其他文化的創作淹沒了。

在地想出版

名不符實的所謂暢銷作家

By
on
2018-06-04

名不符實的所謂暢銷作家

 

文/Zen大

 

寫作人所有的頭銜裡面,最虛空的就是暢銷作家這個。

 

早年出版還算可以的時代,一本書沒賣五萬本卻敢掛上暢銷作家的頭銜是會被笑死的。

 

現在則是到處都看得到,但以我對出版世道跟那些書的銷量的了解,這真的是一種自我抬舉的掛名。

 

更慘的是,完全沒有幫助,虛名跟不上實質,暢銷這件事情是唯一不會因為自己說自己暢銷就變得暢銷,得市場來支持才會成立,而且當你成為暢銷作家就算不掛名人家也都知道,因為暢銷作家的特徵就是,看到你的臉就知道你是寫哪一本書的作者,即便是不看這個領域的書的一般人~

 

我知道出版社為了拉抬聲勢會這樣做拉,我在對岸出版的簡體書也被這樣灌水過,但是,真的沒有用啦,而且背負一個名不符實的頭銜只是徒增愧疚感而已,不要比較好~

 

#資深 #知名 #都比暢銷好

在地想出版

說一件關於簡體書輸入台灣的陳年往事

By
on
2018-05-04

說一件關於簡體書輸入台灣的陳年往事

文/Zen大

 

台灣最早期開放簡體書進口時,要求只能是學術書,且該書不能在台灣有繁體中文版。

 

是以,在台灣能看到的簡體書的種類不多,我是直到去過廣西跟香港後才知道簡體書有多少以及兩岸都有發行的翻譯書有多少?

 

後來台灣的出版界就一直用這個法規自我保護,如果是要阻擋外文翻譯書的低價競爭勉強算是個理由(但也完全不是個理由而且沒用),後來則是為了保護自己買下的中國版權在台灣出版時不會被原版競爭。

 

這些法規在當年網路買書以及電子書還不是那麼普及時,或許多少能擋下一些,而今兩邊來往的普及,電子書或跨國電子商務的普及,都只是讓有辦法的台灣消費者直接向中國買而已~

 

當然中國也是阻擋台灣出版品進口的,不過他們是凡不喜歡的都禁,而我們只禁中國的,表面上的理由拿的是兩岸間的特殊關係,實際上的目的大家都知道,經不起低價傾銷。

 

我想說的是,台灣的出版界就是一次又一次這樣面對自己的系統性危機的,所以到如今可以說兵敗如山倒,因為取代人們閱讀需求的不是出版品而是數位新世界…

閱讀資訊饗 在地想出版

產值衰退下的奮力掙扎~2017年台灣出版產業回顧

By
on
2018-04-23

 

產值衰退下的奮力掙扎~2017年台灣出版產業回顧

 

文/Zen大(本文發表於臺灣出版與閱讀 107年度No.1/原全國新書月刊)

 

年度暢銷圖書

 

2017年,《被討厭的勇氣》、《解憂雜貨鋪》持續盤旋暢銷排行榜,持續長銷中。《解憂雜貨鋪》還有電影上市推波助瀾,銷售成績更上一層樓。《被討厭的勇氣》則在今年出現了相關主題的暢銷作品,像是年初台灣本土出版的周慕姿的《情緒勒索》(寶瓶)、楊嘉玲《心理界限》(采實)等作品,帶動一系列拒絕被勒索與設立心理界限的出版風潮,甚至讓絕版多年的原版《情緒勒索》都獲得重新在台出版的機會生(舊版是智庫文化出版,新版歸入圓神集團)。

 

工作與學習方法書崛起

 

《恆毅力》、《刻意練習》、《深度工作力》在2017年成為自我進修成長類的熱門讀物,不但銷售成績長紅,還有不少商業界的讀書會都熱烈追讀,在市場上引爆一波學習熱潮,威力仍然持續延燒中。

 

磚頭人文書竟有不少人看

 

說到人文社科,向來是冷門小眾,然而《人類大歷史》、《人類大命運》的熱銷,似乎隱隱約約地改變了消費市場的閱讀習慣,越來越多磚頭書能夠開出不錯成績,也越來越多出版社肯投注心力出版厚重型作品,像是劉仲敬的《遠東的線索》、馬克思的《資本論》(經典重出)等等,是個厚重作品不斷推出的年份。

 

本土話題暢銷書

 

要說2017年台灣最有話題性的暢銷書,除了《情緒勒索》之外,就是已故的林奕含的作品《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和林立青的《做工的人》。前者因為作者自殺後爆出的消息引發社會關切,許多女性讀者讀書之後紛紛說出自己的經驗,對社會投下一顆震撼彈,讓許多人了解性侵與性騷擾在台灣的普遍性與許多至今仍然無解的難題。《做工的人》則是第一本由台灣本地的工人著手撰寫的作品,書尚未出版其文章就已經在網路上引發瘋狂轉載,出版後更是銳不可擋,此書最大的貢獻毋寧是讓更多台灣人看見做工的人的真實生活樣貌,看見那我們都知道存在卻說不出來的辛苦人的樣貌。

 

從《情緒勒索》到《做工的人》再到《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說明了圖書出版在這個年代要能暢銷,必須能說出自己土地上長久以來應該被關切卻沒能被好好關切的議題。

 

新體裁講老中文

這些年以白話文重新解讀老中國文化的作品不少,2017年陸續出版陳茻的《地表最強國文課本》、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與謝金魚的《崩壞國文》,都令人耳目為之一新,自然也吸引了不少目光,銷售成績也不算太差。

 

中文學習的議題在台灣持續爭論中,課外補充類的作品只要認真經營,都仍大有可為。誰多中文學習一定要正經八百呢?

 

中國來的書暢銷

 

2017年有不少中國非文學類作家的作品開始在台灣暢銷,像是《你的善良要有點鋒芒》、《斜槓青年》、《通往財富自由之路》、《精進的力量》等等,代表中國作家的論述已經逐漸為台灣市場所接受,而反觀台灣作家在中國的心佔率卻是一年不如一年,此消彼漲之下,未來台灣的閱讀文化勢必會繼續受到來自中國的新觀念影響,是好是壞還很難定論?

 

電子書崛起,電子書銷量聽說有成長

 

根據博客來的2017年出版年度報告指出,電子書的銷量在去年有實質的成長,特別是市場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博客來電子書服務,雖然目前的平台介面差強人意,但畢竟挾會員人數優勢,加上數位原生族時代開始邁入三十歲,也成為圖書市場的重要購書族群,電子書對新世代並不那麼感到抗拒,加上的確有價格優勢(紙本書定價的五到七折),未來銷售成績應該還能持續看漲。

 

只不過,在圖書出版總體銷售數字不斷下滑的今天,電子書遲到的成長率能否彌補低迷的出版市場產值下滑所造成的缺口,還值得持續觀察,因為還沒有通路或出版社站出來公布實際的銷售數字,大多只是銷售數字的統計百分比的樂觀解讀。

 

行銷:線上社群崛起,線上線下開始整合

 

今年在圖書行銷面最值得一提的現象,首推說書型知識型網紅(如冏星人、超級歪)崛起,說書型知識型網紅推介的作品,即便不是當期新書,卻能在影片推出後推動一波圖書銷售熱潮,甚至還有長銷化的趨勢(如冏星人推薦《斜槓青年》後持續熱銷)。

 

出版界再也不能忽視的說書人,導購力與市場影響力與日俱增。只不過,此一現象未必全都是正面,畢竟說書人知識型網紅的推薦能量固然驚人,但合作邀約乃至合作價碼恐怕也不會太便宜,對於行銷預算捉襟見肘的眾多小型出版社來說是否能夠因此波熱潮而受惠,還值得持續觀察。

 

另外一個值得觀察的熱潮,是讀書會的大量崛起與橫向串聯。去年市場上出現了一個「書粉聯盟」,積極串聯各讀書會的主事者,共同舉辦活動,推廣閱讀。

 

未來,聯盟登高一呼一起推動某一本書的閱讀,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而全國讀書會大串聯共讀一本書能否帶動閱讀乃至圖書銷售熱潮,我想許多人都引頸期盼這一天的到來。

 

從電子書和說書型知識型網紅崛起,乃至讀書會透過社群串聯結盟,說明了一件事情,未來圖書銷售的推廣行銷必然是線上與線下得充分整合,不管是要推實體書還是電子書,都需要線上與線下的愛書人與賣書人一起努力,已經無法各自為政或自顧自的經營自己一方小天地的時代,這是個得千方百計向各種社群訴說自家作品好的時代。

 

書店的進化

 

2017年,台灣出版通路界也有一些有趣的新發展,獨立書店持續發光發熱,且開始出書訴說自己的身世跟近況。獨立書店在出版界的發聲權與影響力不容小覷。

 

此外,不以賣書而以生活提案為主的書店,除了老字號的誠品之外,日系的大型連鎖集團無印良品推出無印書店,蔦屋書店更是積極拓展門市,有意在台灣這個圖書出版極度不景氣的社會奮力一搏。

 

然則,我個人認為生活提案型的書店,對圖書銷售的業績貢獻不大。這類型書店不過是看準現代人喜愛群書圍繞的氛圍,以書作為風格訴求建立起一個獨特的文化品味空間,招攬讀者前來消費空間。好比說蔦屋書店實質獲利與其說是圖書不如說是餐飲,而無印良品更是無需在乎圖書部分是否能夠實際產生利潤,只要能夠強化集團品牌形象即可。

 

出版人應該留心的是,當代消費者「更喜歡群書環繞的空間而非書籍或閱讀本身的趨勢」對出版業的影響,因為未來可能有越來越多類似蔦屋書店或無印書店的空間出現,需要很多來自出版業的作品填充空間,銷售成績卻難見利潤而出版人卻得付出極大心力去經營這些供應商…。

 

產值衰退下的奮力掙扎

 

總的來說,2017年的台灣圖書出版業在行銷上,是一個線上與線下開始整合的一年,博客來投身電子書服務與說書型知識型網紅的崛起,讓圖書的線上線下整合逐漸成形。

 

至於圖書銷售方面,關心個人情緒的解套不受旁人壓力與侵擾的趨勢仍在繼續中,短期內大概仍不會退燒。

 

通路方面則是生活提案型書店崛起,實體書店的圖書銷售功能持續衰退(但展示與品味氛圍建構功能日漸明顯)。

 

出版人如何因應上述趨勢的變化,在2018年乃至爾後數年好好布局,將是能否扭轉持續下滑業績之頹勢的關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