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地緣政治

逆社會觀察

歐陸不想讓你知道的世界史

By
on
2020-05-23

幾年前歐洲學界就有人開始宣告後現代主義的終結。
這次瘟疫過後,我認為算是算是正式結束。
解構,小敘述,遊戲化…,感覺都是逃避歐陸/世界大歷史的一種逃逸思想路線。
歐洲的假仁假義,武漢肺炎發生後,總算是徹底見識到了!
西歐國家長年以二戰的重創(假託蘇共威脅)的可憐形象,逃避掉了自己在十九世紀之前三百年,對世界的破壞剝削與蹂躪該承擔的責任(轉型正義不是應該先究責再看要和解還是懲處嗎?),造就戰後歐洲一堆巧妙的左派。
靠著美國霸權支撐的和平安逸,發展出一套好像他們天生就充滿正義與道德,重視人權與環保,而其他國家都很糟糕,追不上歐陸的先進一般。
當然歐陸哲學家很厲害,所以要論述論證還是強辯,其他世界可能真的是贏不了!世界史的建構與詮釋權算是掌握在擁有大學系統的歐洲手上。
美國在實務上當然很強,科學也很強,但在文化與思想上的發展,美國在歐陸面前也經常是矮一截的存在,難以抗衡歐陸兩千年哲學思想史的分量(但其實,歐陸這些文明結晶之所以能夠在今天大肆宣傳,還不是靠著美國打贏二戰的緣故)!
就說亞洲的日本當初發起大東亞共榮圈,唯一的失策就是去打美國,引來美國反擊,結果丟失了一堆亞洲佔領區,否則,今天的歷史還不知道會怎麼寫?
畢竟日本佔領了亞洲各國之後,首先市區除了西歐殖民帝國的勢力,接著才接管,且因為打仗打輸了,話語權在人家贏家手上,所以,史學研究承認日本當初其實幫助了亞洲脫離殖民統治的論述不多,大多都只是抨擊日本發起戰爭,卻不想想日本為什麼要發起戰爭?日本其實也可以說成是在對抗侵略亞洲的歐洲帝國主義!
仔細回想戰後歐陸思想家的思想開展,認真對待歐洲過去三百年對世界的破壞的不多(大概就年鑑學派還有一些歷史學者),都在檢討納粹希特勒或社會主義的危害,不然就是討論工業革命後的現代社會的各種優缺點,重新發明歐洲世界對人類歷史的重要性的歷史論述(黑暗跟破壞面就放在小角落稍微帶一下,混過去)。
最糟糕的就是歐洲,特別是西歐跟南歐。最會成本外部化利潤私有化。國際責任不要扛,對我有好處的,我都用法規跟思想論辯制定好好的一群國家(環保問題無解的原因之一,不也是這些所謂的先進國家不想承擔工業革命以來,帶頭造成的汙染累積下來的破壞的責任?只是不斷地在規範現在承擔歐美產品消費生產製造的開發中國家的環境保護標準,這是非常狡猾的逃避策略)。
好好讀一下大航海以後到二戰結束前的歷史,歐洲真的是鬧很多事,破壞很會的一個地方。造成兩次大戰的原因,歐洲似乎也簡單的推給了發動戰爭國,然而從社會史的角度來看,這種都是託辭。
這些搞出一堆爛攤子的國家們,戰後靠美國的馬歇爾援助計畫活了過來,活在美國霸權的體系保護下,卻開始編織自己是西方文明的發源與建構者的神話(當然,歐洲出現的科學與哲學、政體形式、法律、會計、醫學,金融邏輯這些知識系統都很棒,也是事實,但是他們並沒有像他們說的那麼認真盡責的推動並落實這些知識系統,且開始以思想成就掩蓋真實世界史發生的鳥事),以歐陸思想的成就睥睨整個世界。
某種程度和鴉片戰爭以前的東方天朝一個德行,以重新研究與解釋世界史的聚焦方式引導大家遠離某些議題。
所以,不要太指望歐洲反共,美帝跟亞太的澳州與長年與中共邊境鄰接,彼此有仇的亞洲各國,還比較有希望一點。
不過,美國畢竟打算修改對中政策,從協助融入世界體系改為對抗,因此,接下來十年,國際地緣政治版圖開始大規模調整。
不能預先看清楚趨勢的組織或個人,可能會在這波大調整過程中被市場與國家清洗掉。
感覺上會洗掉不少人,因為大腦中的世界模型一但建立後,會隨時根據真實世界的資訊修改的人不多,往往是扭曲世界真實來配合模型。
修改模型是不斷自我否定與批判的過程,違反人類喜歡穩定與秩序的慣性。會願意且能夠持續做的人比較少。
這是為什麼典範轉移過程,有些人會殞落,有些人可以趁勢崛起。

逆社會觀察

地緣政治的現實考量下 國家利益與普世人權的取捨

By
on
2020-04-20

 
(本文發表於上報)
近來政府陸續對歐美與亞洲國家捐贈口罩。
救人於危難之中,想必應該得到一聲基本的致謝吧?
沒想到,少數國家的政要非但沒感謝,還顧左右而言他,引發部分台灣民眾的不滿,要求政府不要再幫助這些「不識好歹」的國家。
好心被雷親,會憤怒或不滿是必然的。
不過,情緒過後,我們或許可以靜下心來想一想,為什麼這些國家的政要竟然違反人情義理,對於施予援手的我們擺出冷處理的態度?
相信不少人腦中已經浮現答案,是的,就是那個讓我們警覺提防因而能免於這次危難的國家在施壓。
或許你會再問,那為什麼有些國家無懼壓力,還是膽敢對台灣表示感謝,甚至還做的更多,幫我們發聲,認為我們應該加入WHO甚至獲得主權承認?
說到底,或許和「地緣政治」有關。
如今的地緣政治和戰後不同,不一定非得在地理上鄰近的國家,才有利害關係的糾葛。生產供應鏈或生存物資鏈綁在一起的國家,同樣有其「地緣政治」因素的考量。
以新加坡來說,重要生存物資全都仰賴外國供應的城邦型國家,必須妥善處理自己與世界各國的關係,誰都不能得罪,或者說,仔細權衡過國家利益後,選擇得罪誰而不得罪誰!
再以美國為例,單就人權等議題來說,崇尚自由派的民主黨的許多國家政策什麼,或許真的比保守派的共和黨,可是,對台灣來說,親中的民主黨執政,其實比較不利。反而是保守派的共和黨執政,雖然在普世人權議題上比較無法獲得人權派的青睞,卻因為其相對反共與防共,對台灣是相對友善。
這裡就出現一個問題,當魚與熊掌不能兩全時,究竟是普世人權的推崇與落實比較重要,還是國家利益與地緣政治?
對進步派的知識份子來說,也許仍會推崇普世人權。進步派知識分子的視野是全球性的,且其生存活動範圍也是跨國家的,也就是說,萬一自己生存的土地出狀況,移出是相對容易的事情。
對普羅大眾或國族認同優先者,選擇就不一樣了。普世人權是可以暫時擱置或延後處理的,國家利益成為優先考量。雖然我知道你的人權紀錄不好,但因為我的國家生存需要你的資源,我會選擇忽視或妥協。
寫到這裡,就不難理解為何歐洲一些國家也選擇對台灣的援助默不作聲了吧?
遠東國家的認同紛爭,歐洲人未必會想過問,他們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國家利益,而不是普世人權。
雖然平日裡,這些國家會到處推廣自己認可的普世人權(所以台灣每次執行死刑都會被來自歐洲的聲音譴責),但實際上普世人權對上國家利益時,我們都看得出來歐洲國家的實務選擇為何?
口惠的譴責或許仍會說幾句,實際上的利益損傷卻是萬萬不可。
我相信,政府決定推動口罩外交時,已經把這些可能出現的反應都納入考量。甚至可以說,正是有這些不肯感謝台灣的聲音,反而更能凸顯台灣在國際上的孤兒地位,更能讓關心且願意支持台灣的國家看清楚背後的干預因素!
近日,美國與日本政府紛紛宣布,願意補助資金協助在中國的企業撤出工廠,或遷回國或遷往其他地方。相信未來會有越來越多將生產製造基地外移的國家,檢討本國的製造業政策,做出必要的修正與調整。
也就是說,因瘟疫按下的全球化暫停鍵結束後,接著是全球生產製造基地的重新洗牌,台灣能否替自己爭取到更不可取代的關鍵地位,搶得更多的國際資源投資台灣,對於未來台灣的發展事關重大。
我們不是為了換得口惠的感謝而捐贈口罩,我們是為了瘟疫過後的地緣政治布局而做。我們也應該知道,眼下各國的表態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有些可能是出於情緒或迫於無奈,所有的一切,是再瘟疫過後,重新整理整頓時,才會開始,屆時各主要民主國家的人民也都會追究其政府責任,盤點瘟疫時期的各種作為,並給出結論。
台灣不只是防疫超前部署,就連日後重新建構全球生產鏈也得超前部署,畢竟我們人口與土地規模都有限,且身處幾大強權之間,必須創造出自己的地緣政治不可取代性,才能繼續在國際強權的競爭夾縫中生存下來。
普世人權當然很重要,但在國家利益之前,有些事情得暫時擱置,否則別說普世人權推不動,國家利益也會大量的喪失,而連自己都無法保護自己的國家,談普世人權只是奢望,看看那些醫療近用性崩潰導致瘟疫死亡率居高不下的國家就知道了,在沒有充足醫療物資的情況下,生命是如此脆弱而無助的存在!

逆社會觀察 經濟與生活

年關過後,想好該如何面對疫後中國了嗎?

By
on
2020-01-29

(本文發表於上報)

武漢肺炎在中國全境快速擴散,也輸出了一些病例到往來較為頻繁的國家,台灣也有返台過年台商與來台旅遊中國人確診。

或許有些人至今仍然相信,台灣可以僥倖躲過一劫?

料敵最好從嚴,特別是出現過武漢回台卻不自主通報或隔離還不帶口罩到處走的案例後,對於本次武漢肺炎在台灣的擴散情況,大家不應該抱持沒有證據的樂觀!

面對下檔衝擊很大的風險,進行決策思考時,應該審慎保守,不宜過度樂觀。勤洗手、戴口罩,避免出沒人多的密閉空間,是還沒有研發出疫苗的我們少數能自保的手段!

本文不打算談公衛,而是要從風險管理的角度,請大家思考,初五年關過後,在中國仍有工作或投資的你,是否要一如既往地返回?身處台灣的人,又該如何面對中國經濟可能出現的下檔衝擊?

以中國當局過往總是以隱匿問題與打壓通報問題者作為處理問題的手段,在武漢肺炎的擴散等問題尚未完全明朗化的階段,貿然按照過往慣性,年後就回到工作地,似乎是把自己推入風險之中!

工作沒了再找就好,碰上這種不可抗拒的黑天鵝,我等小民也難以扭轉乾坤。

我真心認為,台灣社會應該好好思考自己在中國的布局與兩岸關係的再定位了!

中國改革開放以後的各種紅利優惠不再,且美利堅決定重返遠東,重振自己在遠東的勢力,不再放任中國坐大。

日前完成第一階段的中美貿易協議簽署,許多人都被美國方面詳細表列的附錄嚇傻了,想說這根本是對中國該如何在國際上做生意下指導棋,而中國竟然也簽了?不正代表中國在此次中美貿易戰是敗戰一方嗎?

武漢肺炎尚未擴散前的中美貿易戰尚且如此,瘟疫爆發後的貿易戰中國又該怎麼跟美國打下去?

剛結束的台灣總統大選,美國一堆官員率先祝賀不說,選前的用力助攻,再再表明美國在遠東的利益底線,精明的台商不可能看不懂趨勢,否則去年台商回流的速度與力道不會如此快速?

大環境的風向已經變了,各種數據與狀況都指向情勢不利中國,除了已經在中國結婚生子打算規劃深耕的人以外,其他只是在中國求學或工作的台灣人都應該好好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真的要在那塊土地上繼續下去,還是要轉換跑道?

中國的富強泡沫,也是該破了!

過去中國經濟榮景的潰而不崩,靠的是中國共產黨的宏觀調控。然而,人或產業或許可以靠大撒幣,被自殺、國進民退等手段宏觀調控,病毒卻無法。

縱然這一波病毒最後可以防堵(但已經損失慘重),根據共產黨處理問題的不透明、欺上瞞下,報喜不報憂與專制等處理態度來判斷,重蹈覆轍是極有可能的事情,難保哪一天又在哪個地方出現無法收拾的失控災情?

古人有云,危邦不入,更別說這個危邦過去幾十年來不斷用炮口對準台灣,要脅絕對不放起武力犯台,每一次台灣需要國際援助時都率先出面阻擋,甚至幾次害台灣錯過黃金救援時間,讓不幸在台灣孳生!

雖說我們不落井下石,對著已經落入苦難的中國人民吐口水,但是,我們不能不尋思預防下檔衝擊的自保手段,畢竟保住小命,日後才有機會。

人生總會碰上幾次牛市熊市,幾次關鍵時刻,我想,對台灣來說,如今就是那個關鍵時刻。好比說,中國撐過這一波之後對台灣與世界的態度是否會轉變,而我們又該如何因應?面對關鍵時刻,不宜以過去的慣性作為應對,應該多方收集資料,審慎思考,因為新的未來道路已經開啟,過去的做法已然不合時宜。

我不是說絕對不能回中國去,畢竟富貴險中求,武漢肺炎固然會重創中國,中國也可能劫後重生(也可能不會,如果不思悔改繼續以過往方式處理問題),此次出現的變異中仍然藏著巨大的機會,只是我們得思考的是,這些機會是否真屬於我們,我們是否真能抓得住?

《黑天鵝效應》的作者塔雷伯說,如果做一件事情的下檔風險很大(例如會致命),但上檔收益很小時,他建議最好不要做。

這是寫歷史的一刻,每個台灣人都必須審慎判斷中國未來的可能發展趨勢,做出自己的決策!沒有人能給你萬無一失的答案,只是無論如何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不能逃避問題,假裝瘟疫過後一切如常!否則難保下一次黑天鵝來襲時,承受下檔風險的當事人不是你?

願我們在瘟疫蔓延時,仍能保持內在清明,審慎決斷而不混亂,共勉之!

逆社會觀察

三流政客口中的武統論,其實是一種文統

By
on
2019-11-22

前兩天有則新聞,台灣只有某個裝開明的統媒國際版稍微寫了一下長文報導,且頗有譴責之意,那就是川普對以色列那邊的一些疆界糾紛做了一些承諾。

很多人覺得,這太過分了,簡直是拋棄另外一邊的人。

統媒自然是拿這個威脅台灣,說川普是個會選邊會捨棄的人,暗示川普會拋棄台灣。

但是,川普或者說美國現在拉攏以色列,卻是為何?

拉攏的是猶太人這個堪稱世界腦的族群,也是資產雄厚的族群,這個拉攏某種程度是美國承認自己的經濟實力需要其他奧援來相助,即便長期來說會對中東增加亂源,但是,短期拉攏對美國有好處。

反正,一切都是可以再調整的。

我倒覺得,川普對北韓跟以色列的示好,重新確認美日關係,以及之前擊斃ISIS首領,乃至通俄門爭議不斷這些事情(遠一點還有歐巴馬促成古巴跟美國的恢復關係)如果整合起來看,說明了美國打算將次要敵人或問題全都先行擱置,要專心對付主要敵人!

可以仔細盤點一遍,美國最近兩年的國際關係問題處理,收拾或者說暫時穩定住的局面有多少?

還剩下什麼?

想完,我想不少人應該會覺得,接下來就是美國聯合東亞島鏈開始嚴密防堵天朝,而香港事件剛好給了需要仁義作為理由的最好契機。

國際新聞難讀懂,是多數人都從自己國家與當時的本位主義出發進行解讀,但是國際關係的歷史盤根錯節,且不同國家各自的歷史糾葛 還有全球幾大霸權的動向與態度都必須納入考慮,才姑且可以猜出一些。

單獨對某件事情引人個人本位道德應然式的解讀或評判也很重要,但不是判斷國家級行動的關鍵。

再好比說一直存在而最近常常被討論的武統,武統這東西,不是不可行,需要非常多條件配合,但是,現在不可能,現在的天朝沒有這些實力條件,因為周邊國際關係就夠天朝中央煩惱了,不可能真的分兵力打台灣。

除非,美國有一天突然打算放棄東亞島鏈上的所有利益,放任天朝出海並且成為美利堅的威脅。

其實,就算美國願意,蘇俄都未必願意看天朝再坐大,別以為他們什麼都不懂?

伊斯蘭世界表面上跟中原天朝好像沒有交惡,但是一代一路的勢力擴張也都看在眼裡。

其次是天朝真的一統了,天朝遠遠離一統還很遠,就看上一次大一統雛形的成形,大清帝國初期,還沒有太多海外國家元素干擾,統一台灣都是最後的一步棋,更何況今天?

天朝內部有多少矛盾與鬥爭,領導班子已經搞定其他競爭團隊嗎?

軍區改革已經完成嗎?

武器已經完全不用仰賴他國供應嗎?

軍區領導的實力跟能力真的能駕馭渡海作戰嗎?

打仗花費的軍糧跟外國威脅呢?

周邊各國趁是合縱圍堵天朝,甚至進一步進逼天朝境內奪取版圖,不可能嘛?看看歷史地圖上的天朝版圖與周邊鄰國的消長?

想一個簡單的數字,天朝220萬解放軍守護多少人口跟多少土地?周邊跟多少國家不好,不需要分兵去屯防嗎?台灣的軍隊人數多少守護多大土地?

不知道天朝打算派哪個軍(戰)區迎擊美利堅合眾國以及東亞島鏈上的美軍? 

不知道該軍區出動後會否位置就被其他軍區佔領?

不知道軍費算中央的還是軍區買單?

不知道隔壁的蘇俄,二十年前才拿走天朝數十萬平方公里的蘇俄,會否趁機出兵卡油?

不知道被天朝打了二十年都打不下來的越南,以及跟天朝有南海爭議的各國會不會也趁機出兵卡油? 

這些只是很簡單的大方向思考。

一個最關鍵的,萬一打輸了怎麼辦?

我說的打輸是指,一開始某軍區出動沒能拿下,必須再增援時的額外支出造成的內部動盪,這些軍事的政治的奪權戰,難道天朝內部就不會上演?

台灣小小一個尚且一堆勢力在爭奪,你以為天朝內部沒有爭奪?不過是全部蓋起來不讓人看到,資訊控制而已!

總之,不會打也打不起來。上面都還沒談到台灣的科學園區被毀對全球電腦產業的衝擊!

台灣人看天朝往往看的世界只有天朝跟台灣,都沒有別的國家跟天朝往來的糾紛,然後成天用奇怪的武統論恐嚇自己~ 

這真的是很棒的國際觀,幫自己鎖死在天朝架構下的國際(天下)觀~

武統這東西是這樣,拿來說嘴是最低成本效益最高的使用方法,真的打下去,黑天鵝都不知道要飛出多少隻?

打台灣沒有百分百的必勝,天朝不管誰當權都不會打,反作用力太大,最後甚至可能再回到過去的大分裂時期,別忘了春秋戰國三國五胡亂華五代十國軍閥割據,中原歷史上的分裂時期多的很,一統時期短得多!

要小心的其實是,台灣哪些人在販賣武統論?圖謀的又是什麼?

天朝要統台灣,經統政統文統都好過武統,下行損失小而效益大,慢慢統就好,急於非得在現在完成歷史那是典型的當代主義思考的自我中心,相當詭譎的驕傲。

最近很多人看香港事件,武統論就又開始熱絡起來,著實是很會利用時機。

在我看來,武統論是一種文統,也就是使用武統論述這種文化論述工具進行統戰。

況且,真的戰爭形態很花錢的,熱愛歌頌天朝武統台灣派先把賬算給大家看一下。

財政支出與額外國防支出,還要損害評估?

以及萬一美國的東亞軍事同盟全都反擊的擴大戰線支出?

還有印度越南菲律賓趁亂奪取邊防土地造成的防衛支出?

各軍區的攤提跟勢力消長變化,可能造成的一統分裂危機機率評估?

編一份預算書來看看啊?

什麼居心一直喊天朝就要打台灣?

打仗可不是玩線上遊戲,簡單課金就可以。

這麼多決策風險無法有效消除的情況下,你說為了一個什麼一統江山的霸業夢,就出手打台灣,至於嗎?天朝內部高層都是相當務實幹練的人,不然不會家人都拿外國籍,財產都趕快往外搬吧?

不是說台灣就因此不用充實國防,備戰當然很重要,但就不要成天被不懂國際關係或財務會計的外行人構造的三流武統論給恐嚇了~

最後說一點兩岸軍力的負面對比,在台灣當過兵的都知道,應付文化很強大,假設你是相信兩岸同文同種,那麼,軍隊有可能自外於普遍的華人文化陋習嗎?我是覺得不可能啦~

逆社會觀察

佛里曼的稱讚…

By
on
2012-03-24
佛里曼的稱讚… 文/zen(本文寫於2012/3/13) 《世界是平的》一書的作者,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日前在專欄中寫道,除了美國之外,他最喜歡的國家就是台灣,因為缺乏天然資源的台灣,竟然靠教育與技術鍛鍊,創造出外匯存底第四的成就。 我想,喜歡聽外國人稱讚台灣的台灣人大概會很開心,更何況佛里曼可是之名暢銷作家。 只不過,佛里曼的稱讚,是否過譽,只看到台灣好的一面卻沒看到台灣的問題,只看到個人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