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標籤

基督徒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莫讓教會成為瘟疫蔓延的破口 瘟疫蔓延時期的聚會

By
on
2020-03-31

 
 

 
前一陣子,武漢肺炎突然在韓國大舉流行起來,深入追查才發現,原來是大邱的(異端)教會裡出現超級感染者。已經出現徵狀卻還是繼續前往教會,於是造成數百名信徒感染。
已經有數百人感染的教會,卻仍不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隱匿會友名單,造成政府追查感染途徑困難,甚至傳出,大邱當地的防疫官員就是該教會成員,卻值到被確診才坦承,之前都隱匿身分不說,害得其他防疫組成員也得隔離檢疫。
或許你會說,那是異端教會,甚至是邪教,我們不是,我們是正統教會!
姑且不說瘟疫並不看人的身分攻擊(要不然古代許多正統基督徒就都能免於瘟疫攻擊才對),基督徒也會染病也會生病,並非基督徒就百毒不侵,瘟疫的擴散蔓延是和人的生活習慣、健康管理與群聚習慣有關。
無獨有偶,新加坡的其中一起群聚感染,也是教會爆出來的!
不容否認,台灣的都市中的不少教會,其群聚情況與大邱的教會類似,都是在相對狹小而密閉的環境中,湧入大量的會眾一起聚會。
當然,我相信各教會都有自己的防疫措施,畢竟沒有人希望成為瘟疫擴散的破口。
不過,有一點也值得深思,那就是過往太平日子的時候,我們也有不少人因為愛主,或教會欠缺人手,或是不敢違反某種默契下的壓力,即便已經很累了,甚至已經出現生病的徵狀了,也還是強打起精神上教會,甚至不光只是聚會,還投身服事。
教會中的過勞現象,說實話的確存在,熱心愛主的基督徒可以說周間忙世俗工作周末忙教會工作,終日忙碌不得閒。
到目前台灣社會因為政府防疫工作嚴實,加上運氣好,上帝看顧,還沒有爆出大規模群聚感染或社區感染,然而,從目前各國已經發生的情況來看,宗教生活中的人群群聚,的確是瘟疫擴散的破口。
最近社會上為了媽祖是否該維持遶境活動而有不少論辯,或許我們也該認真思考各種特會或大型佈道會的暫緩,甚至是主日聚會的分流分場,更認真的關心弟兄姊妹的身體健康,「不可停止聚會」在非常時期若堅守下去,也許成為造成他人困擾的狀態,或許我們應該更懂得權變,大邱的教會就是強制信徒打卡報到且動用輿論壓力讓沒來聚會的信徒屈服,才會造就即便生病都還是堅持繼續上教會因此造成瘟疫擴散!
敬拜上帝,是用心靈和誠實,兩三人聚集一起敬拜也是敬拜,不一定要在可能造成他人風險的時候還堅持上教會,這是保護自己也保護其他人,不要覺得反正我們只是回天家而太過輕忽此世的身體照顧,身體是神的殿,且我們不該因為自己的作為而造成他人跌倒,願我們能更有智慧的處理瘟疫蔓延時期的聚會生活。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政治立場不同也不該使用羞辱言語攻擊人

By
on
2020-02-07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日前總統與立委選舉結果出爐,勝敗雙方幾家歡樂幾家愁,各有一些情緒很是自然。
不過,我卻在臉書上看到一位認識的弟兄的基督徒朋友,留言中使用了相當不堪的羞辱性字眼指稱與其不同立場的政黨與政治人物。
原本想,可能是一時無法接受選舉結果,不料稍微觀察了該人的個人社群網站,政治文章相當多之外,指涉與自己不同政黨與政治人物時,一律都採用網路上的酸民們發明的仇恨貶抑式字眼,覺得非常讓人難過。
此人在個人社群網站上並不諱言自己的基督徒身分,甚至標註清楚自己是哪一個教會,但卻在談論政治時,跳出了聖經教導的範疇,使用世間的仇恨語言來對自己不認同不支持者貼標籤甚至抹黑,我在想,這樣的身教,不是基督徒該有的行為?
可是,我又深入轉念一想,似乎也不難理解這種語言使用的人格斷裂,因為這樣的情況並不罕見。這位出口成髒的弟兄不過只是其中一位「受害者」!
最近幾年,台灣的國語教派的基督徒,不但籌組政黨,直接參與公共事務與政治選舉,在媒體與社群網路上與其他意見者進行政治或論題攻防時(好比說反同婚),早就已經毫無基督徒形象可言,惡言相向根本只是小兒科,抹黑造假說假見證的情況比比皆是。
我過去幾年常在想,為何這些基督徒,平日在教會裡也是熱心愛主,積極服事,傳福音不落人後,為何在公共事務上碰到其他意見的人,就會失控爆走,仇恨語言上身,對不同意見者大發謬論與傷人言論?
為什麼憑愛心說誠實話之類的教導,身為基督徒的品格與修養,突然都做不到,都蒸發了?
不免想,也許跟某些教會太容易走齡恩路線解釋社會世界發生的事情有關?
靈恩式的思考大概是這樣的,社會上那些跟我不同意見主張立場的人,都是魔鬼撒旦的同路人(早年基督徒對非基督徒的態度也很類似,那些信奉民間信仰的都是拜偶像,都是拜撒旦…)。既然是魔鬼同路人,那就是神的敵人,既然是神的敵人,那就不是人(將人非人化與妖魔化),既然不是人,那麼,就不用以人的禮貌或聖經中教導對鄰人的態度對待之!
香港反送中事件的抗議運動過程中,許多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可以對市民大開殺戒,也頗讓一些人不解?其實,是類似的邏輯在作祟,那些披著警察制服的人平日不斷灌輸上街抗議的香港人都是蟑螂,是社會的害蟲…。這些執法者覺得自己是在消滅社會害蟲與亂源,並不覺得自己在殺人!
或許你會說,兩者怎能類比?其實,言語對人格的抹殺,並不亞於對人的肉體直接進行傷害,這些同樣都是暴力,也同樣都是主張非暴力的耶穌所反對的行為!
不少台灣人常笑基督徒是神學自助餐,也就是雙重標準,不得不說,這個評論某種程度上相當精準,我們總是律己寬而帶人嚴,對待跟我們自己不同立場的人原本應該更有愛與包容,然而,這些人執行愛與包容的方法卻是不斷使用羞辱與傷害人格的語言攻擊不同立場者,真的是把整部聖經跟耶穌都拋腦腦後,只遵循老我的情緒衝動在做事,到底是誰被魔鬼撒旦入了心呢?

信仰主基督 逆社會觀察

面對天朝,台灣的國語教會只會談順服

By
on
2019-11-20

我是不知道只會駡民進黨卻挺國民黨且對天朝鎮壓香港,默許港警到處強姦殺人,衝進教會就放催淚瓦斯,然後抓人的事情不斷上演的主日,國語教會的基督徒怎麼克服自己的人格分裂,繼續坐在教會聚會,假裝沒事的?

台上那些要你愛鄰舍講一堆耶穌的牧長,每個都跟乖孫子一樣,一點都不像駡太陽花學運,駡民進黨執政,造謠性平教育…的時候那麼義正嚴詞。

想來,惡質的統治者從來都是底下的人默許力挺出來的。

以前我都覺得,啊,你國語教會有情感上跨不過的糾葛所以挺國民黨,駡民進黨就算了,天朝在境內迫害基督徒,默許亂殺人強姦民女,身為基督徒卻一句話都不敢公開講。現在的我覺得,根本不是情感問題無法支持民進黨,而是根本習慣站在威權獨裁政府那邊,幫忙魚肉。

國語教會的教堂越蓋越華美,裡面卻越來越瑪門與巴力。

真正的會讓人看不起,覺得開什麼玩笑呢,你們這些人還有臉繼續站在講臺上假裝太平,講耶穌?

耶穌可是得罪當權者而被釘死十字架上的,好意思說自己是基督徒?

神經錯亂,精神分裂吧!?

我看香港基督徒朋友去抗議批判政府,他們的台灣的國語教會的弟兄姊妹,每個都當成沒看到,不敢留言不敢按讚。

如果福音都只有爽爽傳,碰到真的大迫害一句都不敢說,聖經真的白讀,教會史真的白念。

真的悲哀,這種有信比沒信更不如的生命,屬靈嗎?

 

國語教會的基督徒最過份的還不是不願意對抗暴政(抗暴需要勇氣,我能接受不是所有人都有,會軟弱很正常),不是在那邊亂用羅馬書講順服,而是扯說聖經中沒有民主,所以這東西不用甩,民主不是聖經真理。

好啊,民主不是真理,但暴政也不是。

聖經時代固然沒有民主,但也從來不支持任何政權的暴政是合神心意的。

耶穌就是得罪當時政權,不才被殺嗎?

當時猶太人沒有反抗的嗎?

好多哦!

政治上可以這樣解讀,就連主張非暴力也是一樣被殺。革命或和平抗議都會被殺。

讀聖經都這樣只挑自己想信的沒關係,但是,強迫別人也只能接受自己想信的就過份了。

反同婚如此,對抗暴政如此。

如果聖經或上帝不厭惡暴政,那出埃及記裡的法老應該還是持續統治猶太人才是,對吧?

心剛硬的下場,聖經也都有記載。為什麼這些人就看不見?

哦,有可能根本不讀聖經,只聽所謂的但其實聖經沒有這個概念的屬靈長輩瞎扯吧?!

儒化的國語教會基督教在台灣,根本就是天朝帝國神學的擁護者,說自己是基督徒根本羞辱上帝。

天下歸一不等於主裡合一。

天下是儒化法家的天子的,基督徒是屬基督的。

保羅的普世主義平等,是不排除異己,讓相信的人自己加入的有機體共同體,天下則是以道統強迫加入的,不加入就血洗或洗血統。

華人教會只看漢字聖經又按字面意義的胡亂靈異解經,搞出了可怕的嫁接。

這就是漢語神學的話,漢語神學等於是為儒化法家的天朝帝國建構普世(一統式/合一)神學。根本是獨裁政權的幫兇,是希望自己能成為漢語帝國的教宗是嗎?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逆社會觀察

除了禱告,我們還能為香港做什麼?

By
on
2019-08-12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今年六月中之後,香港人民的抗議動作不斷升級,港府也堅定貫徹背後大老闆的意志,不斷派出警察回擊上街抗議的民眾,日前甚至放任黑道在元朗隨機打人,種種作為,雖隔海觀看,卻讓人憤慨。

我常常在想,不斷在想,身為基督徒的台灣人,我們可以為香港人做些什麼?

前幾日,香港民眾自發的募資買下自由時報的頭版,刊登廣告,提醒台灣社會。我看了廣告,很是鼻酸,這些人自己身處危難,卻仍不忘鄰居,著實讓人感動又覺得慚愧。

總覺得是香港的朋友們在替台灣承擔我們應該承擔的重擔。

禱告,當然,禱告是免不了的,是一定要的,求主幫助香港度過這個難關。

只不過,除了禱告,其他我們還能再多做些什麼?

反送中的香港朋友,最希望看到台灣能夠做的事情,毋寧是驅除或抵擋來自中國的勢力繼續滲透與入侵台灣。

團結對抗入侵勢力,堅守自由民主法治價值,守住台灣,守住這份希望。我想,是台灣社會能夠回報香港朋友最好的。

因為台灣能夠選舉換掉對人民不利的政黨,所以,幾次的大規模抗議遊行就能改變政局,這其實是民主社會的公民才享有的特權,非民主國家的人民,無論如何聲嘶力竭的抗議反對政府的作為,都無法撼動其決心,因為無法更換政府,無法更換政府的情況下,最後勢必得有一方跪下或被摧毀。

如此想來,台灣人真的很幸福且幸運,畢竟我們當中有一些人,並不珍惜這樣的特權,還想帶著大家一起放棄,一起投靠那個只許將主政者的政策貫徹到底的政權。甚至有一些教會的牧長,為了能夠進入那片土地傳福音,選擇在不公義的暴力頻頻發生的當下,安靜沉默,甚至反過頭來譴責我們自己國家的政府。

齊克果說,人是先生而為人,才成為基督徒。我們固然是基督徒,也是台灣人,固然應該傳福音,卻不應該對不公義的暴力沉默,屈服那會擊殺傷害人民的政權,只為了自己想要傳福音。

耶穌不曾為了拯救世界而向撒旦跪拜,我們也不應該,更別說看到其他弟兄正在受苦時,不去協助反倒先跪倒在那些傷害兄弟的惡者面前,只為了換取自己想要的禾場。這絕非上帝樂見的。

我們應該成為香港社會的希望與支持,而不是反過頭來落井下石。

我知道歷史上的教會也曾經身處封建帝制,並在其中尋找傳福音的機會。但如今的世界明明有更好的政權形式可以選擇,也有許多人為此獻身爭取,身為基督徒的我們不應該開歷史倒車,不堅守民主法治反倒想要威權專制。

願我們不是拿福音當藉口,向不公義的暴力屈服的基督的教會。

信仰主基督 心靈處方箋

當代教會的示播列

By
on
2019-06-28

(本文發表於長老會教會公報)

士師記第十二章有個故事,提到以法蓮人因為捏造謊言汙衊基列人,基列人了揪出捏造謊言的以法蓮人,派人駐守在河口處,以口音分辨以法蓮人。當時的以法蓮人在發示播列的音時,有自己獨特發音,一聽就知道,想賴也賴不掉,就這樣,基列人在約旦河口抓住並殺掉的以法法蓮人有四萬兩千人。

分辨口音,放在當代語言政治學的脈絡來看,就是分辨正統與否,好比說過去在黨國執政時期,除了禁止台灣島上人民在公開場合講方言外,若聽到講國語者有特殊口音,且通常是所謂的台灣國語或是原住民腔,就容易招來嘲笑(有意思的是,同樣不好分辨的外省腔國語,卻很少會被嘲笑),並以此嘲笑無形中在人群中樹立的族群優劣性的分辨方法。這也令許多台灣人在學國語時,務求去除台灣國語的口音。

這種口音歧視現象,舉世皆然,例如日本有標準語,然後英國腔英語就是比美國佬的英語來得高級等等。

大體人類在世生存,就愛分類不說,還很愛分出高下,不能單單只是區分差異。

歷來的教會裡一直都有「示播列」現象,好比說過往的正統神學與異端的區別,從很久以後的今天往前看,那些當時爭得你死我活的所謂的神學差異,更像口音的誤差而非真正的異端者,所在多有。反而是真正的異教思想滲入教會歷史中而被默許存在的事情,有些並沒有被挑出來,好比說早年的聖誕節中充斥羅馬農神崇拜的儀式,當代聖誕節中充斥消費主義元素等等,都是明顯的異教思維滲入教會生活。

我想說的是,如今不該再以任何「示播列」來將人分群貼標籤,甚至進行擊殺,我們已經進入新約,耶穌為所有的罪人而死,也就是不管你是什麼人,身上有什麼罪行或人格特質,都是耶穌願意救贖的對象。

過去曾經不只一次讀到,一些基督徒寧可自己的孩子是罪犯也不願意是同志的言論,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教會裡某些好心人想要矯正同志的性向,甚至宣稱有成功矯正的案例,這些,毋寧都是以自己所認可的正統強加在他人身上迫使他人屈服的作為。

如今是縱然我們覺得某些人有錯有罪,也不宜自己出手教訓或修正的時代,因為我們已經有耶穌,除非我們認為自己可以代替耶穌對人進行審判?

人以群分,不是為了凸顯優劣,只是因為受造的多元豐富,只是各有巧妙不同,宛若花園裡開滿各式各樣的花,不能因為你覺得某種花比較醜或骯髒就想要以自己的力量將這類花移出花園,畢竟我們不是花園的主人,乃也只是花園中的一種花而已。